俄羅斯與唐努烏梁海(1911-1944 年)

在文檔中 十九世紀以來唐努烏梁海與中國、俄羅斯政治關係變動之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4-0)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4

清朝末年中國受到外國的壓制,義和團運動削弱中國國力,中國到處發生反對清廷政 策的抗議運動。此種情況下,無法重視遙遠的唐努烏梁海。除了自北京遠距離之外,居住 於唐努烏梁海的圖瓦從古以來對中國保持反對的態度。可視為殖民者與被殖民民族的關 係。

不只圖瓦人, 1911 年辛亥革命之後,喀爾喀蒙古亦建立獨立國家。中國內部的革命 為俄羅斯在蒙古以及唐努烏梁海的擴展創造良好的條件。後者希望借用俄羅斯排除中國人 的管制。二十世紀前十年,圖瓦社會情緒的變化作為俄人決定擴大其勢力的原因。4231911 年十一月聖彼得堡舉行會議,政府決定「一步步地開發唐努烏梁海」。424俄人雖無法立即 將該地區納入自己版圖,但十二月開始的圖瓦人反中運動使俄羅斯尋找歸併唐努烏梁海的 新途徑。

第三節 俄羅斯與唐努烏梁海(1911-1944 年)

二十世紀初,帝俄佔領唐努烏梁海的意圖不容置疑。1910 年,俄國內閣特別會議討論 中俄邊界問題,會議決定,在 1881 年中俄「改訂條約」有效滿之前,以最後通牒的方式,

向清廷提出一系列要求,並以軍事威脅迫使清廷就範。425當時帝俄外交部部長塞佐諾夫

(С.Д.Сазонов)先提出,以軍事示威的方式佔領伊犁地區及唐努烏梁海,不過,因公開佔 領唐努烏梁海會引起其他國家的強烈反對,帝俄決定將軍事示威的範圍限於伊犁一地。426

當時,帝俄中央政府以及西伯利亞地方官員對處理「烏梁海問題」的看法不同。伊爾 庫茨克軍區(Иркутский военный округ)司令部於 1911 年五月開始制定武裝佔領唐努烏梁 海地區的計劃。427到 1911 年中國辛亥革命之後,因唐努烏梁海宣布獨立,帝俄已不需採用

423 Ibid.,c.250

424 Ibid.,c.251

425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236

426 Ibid., 頁 237

427 В. А. Василенко, Танну-Урянхайский край в 1911–1912 гг. и рождение трехстороннего соперничества [Электронный ресурс] // Новы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Тувы. Электр. журнал. 2013, № 3.

http://www.tuva.asia/journal/issue_19/6514-vasilenko.html (2016.07.0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5

軍事方法佔領。

西伯利亞官員認為,佔領唐努烏梁海極具重要性,指出該地區的俄人需要政府保護,

且俄人在當地的經濟利益頗大。不過,帝俄政府了解此種侵略行為會引起西方國家的不滿。

428辛亥革命後,唐努烏梁海的領土之爭更嚴重,帝俄在軍事方面更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俄羅斯人民早在二十世紀初就開始了殖民活動,並且已有實際成效。1911 年 11 月,帝俄內閣決定:「如果在烏梁海地區設立俄羅斯居住地,可以作為保護當地俄人的基地,

並且有助於我國勢力深入烏梁海地區,並且逐漸發展「保護制度」(протекторат),提高地 區未來加入俄羅斯的可能性」。429此次會議認為處理當代「烏梁海問題」最適合的方式為土 地殖民(земельная колонизация)。

圖瓦社會早在 1870-1880 年代就開始有反中運動。俄羅斯、中國商人日益增多的衝突,

加劇了圖瓦社會內部的問題,並加深了圖瓦人對中國管制的排斥。辛亥革命發生之後,唐 努烏梁海宣布獨立,不過,圖瓦領導人意識到,作為相對少數的圖瓦人,很難在三國(俄 羅斯、中國、蒙古)之間保持獨立。當時圖瓦領導人分裂為親俄及親蒙兩派。親俄派最終 於 1912 年獲得勝利,並向俄政府尋求庇護:「我們唐努烏梁海人,作為滿人汗(маньчжурский хан)的下屬,篤信佛教,但近來滿人以及漢人對我們態度惡劣並歧視我們,使我們家破人 亡。目前滿人、漢人、蒙古人分裂,各自建立獨立國家。我們烏梁海人聽天由命,未建立 國家,因此我們…………世俗官員、宗教領導人及人民一致決定:將烏梁海特斯河、葉尼 塞河以及托錦(Тоджа)三旗(кожуун)的按班諾顏(амбын-нойон)、由大清皇帝任命管 軍(корпусный командир)並授予孔雀花翎(павлинье перо)、俄羅斯帝國白沙皇(Белый царь)賜予金牌(золотая медаль)430及二級聖斯達尼斯拉夫勳章(орден Св. Станислава второй степени)431的貢布多爾濟(Комбу-Доржу)選為領袖」。圖瓦領導人請求俄皇保護

428 Ibid.

429 Ibid.

430 無指金獎類別

431 聖斯達尼斯拉夫勳章為俄羅斯帝國自 1831 至 1917 年的勳章,沙俄最低國家獎賞,平常授予官員。

http://ir.minpaku.ac.jp/dspace/bitstream/10502/4187/1/SER91_004.pdf (2016.07.08)

433 Н.М. Моллеров, В.Д. Март–оол, «Урянхайский вопрос» в 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стории России: возникновение и долговременная актуальность: монография, c.38

434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 отношения в эпоху империализма: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царского и Временного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 1878–1917 (1933), (Москва ; Ленинград : Гос. соц.- экон. изд-во), Сер. 3: 1914–1917. т. 2. 14 марта — 13 мая 1914 г., с.282

435 據 1991 年 UNESCO 出版的「International law : achievements and prospects」,相對弱小的國家可以尋求另一 國家的庇護,兩國可以建立「保護制度」(protectorate)。俄羅斯圖瓦歷史家莫李洛夫指出,兩國可以建立「保 烏梁海的代表人,但各旗對該地區的未來抱持著不同的看法。此種情況一直維持到 1921 年。參考:Mohammed Bedjaoui, International law : achievements and prospects, (Paris : UNESCO ; Dordrecht ; Boston : M. Nijhoff Publishers ; Norwell, MA, U.S.A. : Sold and distributedin the U.S.A. and Canada by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1), p.51-52; Н. М. Моллеров, Протекторат России над Тувой в 1914–1924 гг. (историко-правовой аспект) [Электронный ресурс] // Новы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Тувы. 2014, № 3. URL:

http://www.tuva.asia/journal/issue_23/7321-mollerov.html (2016.07.08)

436 К. А.Бичелдей, Особенности исторического момента в Урянхайском крае между начертаниями Николая II

«Согласен» и «Успешно» в 1914 году [Электронный ресурс] // Новы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Тувы. 2014, № 3. URL:

http://www.tuva.asia/journal/issue_23/7317-bicheldey.html (2016.07.0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7

同年 7 月,貢布多爾濟旗下烏梁海人舉行歸順儀式。俄國邊界官員彩列林(А. Церерин)

在儀式上宣布:「俄皇已接受貢布多爾濟兩年前的請求,批准接納貢布多爾濟及其所屬唐努

(Оюннарский кожуун)、薩拉即克(Салчакский кожуун)、托錦(Тоджинский кожуун)

三旗的烏梁海人受俄國庇護」。437俄國作為宗主國要求唐努烏梁海不得與其他國家有任何往 來。如需進行往來,必須透過俄國政府駐唐努烏梁海地區代表。此外,自此之後,烏梁海 各旗之間的一切爭執必須由彩列林裁決。

1914 年烏梁海人雖受俄國的庇護,雖未確立俄國在唐努烏梁海的正式管轄權,但是實 際上俄人已確立對該地區的政治統治。與此同時,俄人的殖民活動更加活躍。早在 1912 至 1914 年間,在西伯利亞當局默許之下,許多俄羅斯農民前往唐努烏梁海進行土地開墾。俄 羅斯殖民者與烏梁海人之間的關係時時發生摩擦,其主要癥結點在於土地問題。

俄羅斯史料記載,當時該地區經常發生土地爭執。新來的俄羅斯農民逕自佔領圖瓦人 的土地,引起當地居住民的不滿。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西伯利亞當局建立了特別委員會。438 學者指出,委員會大多滿足俄人的要求,將烏梁海人土地交給俄羅斯農民。由此可見,俄 國對唐努烏梁海內部問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進而迫使當地統治者服從俄人的決議。

1914、1915 年,俄政府機關計算俄人所佔領的土地,進行助於俄人的基礎建設

(инфраструктура)等。其中教堂為重要的建設之一——1915 年特別會議決定,在唐努烏 梁海建立五間教堂。439據推測,西伯利亞當局了解到,烏梁海人因宗教文化方面的不同,

對外來殖民者的態度並不友善,進而造成俄羅斯農民與當地人之間的衝突。除此之外,在 宗教、文化、習俗各方面與烏梁海人較相似的蒙古,對唐努烏梁海數世紀的統治也對俄人 勢力造成威脅。另外,1914 年的「保護制度」並未獲得其他國家承認,因此俄國對唐努烏 梁海的統治尚未穩定。

437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 отношения в эпоху империализма :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царского и Временного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 1878-1917 гг. : Серия 3 : 1914-1917, т.4, 28 июня - 22 июля 1914 года,с.326

438 В. И. Дулов, Социальн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Тувы, XIX - начало XX в,, с.399

439 Ibid.,c.417

http://ir.minpaku.ac.jp/dspace/bitstream/10502/4187/1/SER91_004.pdf (2016.07.08)

443 高爾察克(1874-1920)海軍上軍為俄羅斯國內戰爭時期的白軍領袖、政治家、北極探險家。1918 年至 1920 年,由全俄羅斯臨時政府(Временное Всероссийско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任為為俄羅斯最高統治者(Верховный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0

(Инструкция Полномочной Комиссии ЦИК СССР консулу в Урянхае, Райбюро РКП и Президиуму РСТК)。

蘇維埃中央政府試圖「與圖瓦人民以及唐努圖瓦政府的在文化、政治方面的接近」。453 蘇維埃領導人一方面推廣俄羅斯文化、語言,不過,也意識到圖瓦人的傳統文化、語言的 重要性。聲明書第一條規定,俄人必須要協助建立圖瓦文字。進行政治教育活動時,需要

「避免所有會…………嚴重的辜負宗教以及民族情感的東西」。454除此之外,蘇維埃中央規 定,俄羅斯人民並不具有任何特權。

1925 年七月圖瓦政府代表人前往莫斯科,簽署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與唐努 圖瓦人民共和國建立友善關係協議〉(Соглашение об установлении дружественных

отношений между Союзом Советских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 и Танну-Тувин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ой)。協議規定兩國之間的外交往來程序、承認劃界的必要,並取消了 雙方之前所簽署的協議及合約。455

唐努圖瓦共和國的「蘇維埃化」毫無疑義的是受俄羅斯影響所造成的。共和國政府機 關均以俄羅斯政府為形式而組成。此外,新興國家需要領導幹部,初期領導人在佛教喇嘛 指導之下受到相當教育。如,共和國部長會議主席布顏巴德葛(Буян-Бадыргы)是著名蒙 古喇嘛的學徒。4561921 年第一次唐努圖瓦革命代表大會決定地區的未來時,布顏巴德葛作 為大會主席指出,「至今,俄羅斯勢力以及中國人一律剝削圖瓦人民。目前,新蘇維埃法律 來到烏梁海地區…………唐努圖瓦往後不再為無權利的國家」。457

隨著蘇維埃政府馬克思主義將宗教視為「鴉片」,對工人階級的剝削並對他們進行麻痹,

存在著 25 間學校;自 1925 至 1931 年出版勞動營的報紙。1932 年,俄羅斯自治勞動營被撤銷,俄羅斯中央政 府在地區成立蘇維埃委員會。居住於圖瓦地區的俄羅斯人失去了自治權利。

453 История Тувин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в архив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1921-1944 гг. , с.37

454 Ibid., c.37

455 Ibid., 52-54

456 Н. П. Москаленко, Этно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Тувы, с.87.在此用電子版

http://ir.minpaku.ac.jp/dspace/bitstream/10502/4195/1/SER91_005.pdf (2016.07.08)

457 История Тувин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в архив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1921-1944 гг. , с.1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1

但初期因在唐努圖瓦的俄國地位尚未穩定,且成立新的國家需要當地統治者,俄人不願意 公開管制圖瓦人。1920 年之前,圖瓦人並沒有現代教育,貴族只可向佛教喇嘛學習,因此 這些受到佛教教育的人最為適合組成政府。不過,此種情況,20 年代下半葉已發生改變。

1926 年,俄羅斯邀請二十名圖瓦人到列寧格勒現行東方語言學院(Институт живых восточных языков)就讀。458除此之外,莫斯科東方大學(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трудящихся Востока)亦培訓圖瓦政治精英。因此,圖瓦統治者大多數在俄羅斯學校唸書 受蘇維埃影響。奧地利學者孟衡·赫爾分(Отто Менхен-Хельфен)1929 年訪問圖瓦時,道:

「數百個年輕東方學者—雅庫特人、蒙古人、圖瓦人、烏茲別克人、韓國人、阿富汗人、

波斯人,在此(指莫斯科)三年之內受教育,回國之後炸毀一切舊的東西。三年之後,薩 滿教徒成為無神論,信佛人成為卡車崇拜者(поклонники трактора)」459

人才需求使俄政府成立專門圖瓦工農速成中學(Тувинский рабфак),因為「經濟及文 化建設…………需要相關各專業的科學及實踐人才」。460

此種蘇維埃滲透引起一部分烏梁海人民的反對。其原因有幾種:農業集體化,沒收財 產、剝奪選舉權、一些積極分子被放逐、宗教迫害等。1930 年二、三月兩次克穆齊克起義

(Хемчикское восстание)發生,但俄羅斯中央政府不願意干涉此事,使圖瓦政府獨當一 面。政府平定圖瓦起義者時,地區俄羅斯富農亦開始反蘇維埃起義活動。俄政府怕俄富農

(Хемчикское восстание)發生,但俄羅斯中央政府不願意干涉此事,使圖瓦政府獨當一 面。政府平定圖瓦起義者時,地區俄羅斯富農亦開始反蘇維埃起義活動。俄政府怕俄富農

在文檔中 十九世紀以來唐努烏梁海與中國、俄羅斯政治關係變動之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