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清朝在唐努烏梁海的政策

在文檔中 十九世紀以來唐努烏梁海與中國、俄羅斯政治關係變動之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57-68)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7

關稅不能自主,外國之貨品盡量輸入,於是洋人之經濟勢力,逐漸控制市場,固有之舊式 工業,遭受壓迫,民族經濟逐日趨於凋殘」249;使得人民生活愈來愈難。

在此種條件之下,國家人民逐日變窮,社會各級不安,義和團之擾亂無法避免。「義 和團運動」之起源有兩說,「其一、即所謂白蓮教之支流餘孽,俱係離卦教之子孫徒黨 也…………其二、即所謂鄉民團練自衛,以議和二字為標幟,而敦睦鄉黨者也。」250此排 外之運動,1899 年始於山東地區,於 1900 年夏,進入天津、北京;而「慈禧在戊戌政變以 後,久謀廢立,即見阻於外人,心甚恨之,時欲藉機以洩憤。」251在慈禧太后及高等官員 支持之下,起義者襲擊外國的使館,使得外人舉行自衛之措施而動員軍隊進駐北京。八國 聯軍入京壓迫起義,要求清廷回复國家社會秩序,並於 1901 年簽訂〈辛丑條約〉。

「義和團運動」基於人民對國家狀況之不滿並反抗外國帝國主義之活動,其在中國君 主制歷史為無可挽回的臨界點。起義後果顯示清朝在面對外國勢力之無能無權,失去國家 主權;不過,外國卻希望皇帝在位,減少中國國內局勢,保衛其在中國本土之投資於貿易。

運動之後,清廷意識到非進行政治改革不行,於 1901 年,光緒皇帝下詔:「我中國之 弱,在於習氣大深,文法太密,庸俗之史多,豪傑之士少。文法者庸人藉為藏身之故。而 胥吏倚為牟利之符。公事以文牘相往來而毫無實際。人才以資格相限制,而日見消磨。誤 國家者在一私自,因天下者在一例字。至今之學西法者,語言文字、製造機械而已此西藝 之皮毛,而非西政之本源也居上寬。」252

第二節 十九世紀清朝在唐努烏梁海的政策

1636 年,滿洲大清王朝建設蒙古衙門以管理蒙古的事宜;三年之後,改為理藩院,鑄 理藩院印信,直屬於皇帝。蒙古各地設立地方特殊機構,管理喀爾喀蒙古、唐努烏梁海與

249 蕭一山,《清代通史》,卷四,頁 2162

250 Ibid., 頁 2169-2171

251 Ibid., 頁 2195

252 〈覺羅勒德洪等奉敕撰〉,《大清德宗景(光緒)皇帝實錄》,( 臺北 : 華聯, 民 53),卷四百七十六之九,

頁 4379

254 Denis Twitchett , John K. Fair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 10, p.48

255 扎蘭章京,又稱「札蘭章京」、「甲喇章京」、「甲喇額真」,滿語音譯「jalan janggin」,官名。清代八旗組

257 章京,滿語音譯「janggin」(此詞本為女真人對漢語「將軍」之訛讀,後又譯成滿文「jiyanggiun」,但宗 室封爵中的鎮國、輔國、奉國、奉恩等將軍,均為「janggin」,不用「jiyanggiun」)。亦作「獐鷹」。職守官之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9

據《烏里雅蘇台志略》記載:定邊左副將軍「每年五月補放烏梁海佐領、驍騎校額缺,隨 時諮報理藩院」266。唐努烏梁海總管是一種提名委任的職務,「總管對定邊左副將軍和清 朝中央政府有明確的隸屬關係。其產生有法定的程序。任職有一定的條件,職務關係消滅 也有一定的形式。」267

清代,喀爾喀蒙古享有高度的民族自治權利,而唐努烏梁海因地理位置更為偏遠,其 自治權力更大。地區五旗的總管作為唐努烏梁海的行政首腦,肩負起地區行政、司法、邊 防、納稅等公共事務的責任。總管負責劃分本旗的牧地,徵收貢皮;貢皮的總額是法定的,

總管照各佐領的人數而分配各旗納稅的數額。徵收貢皮之後,總管親自將貢皮運到烏里雅 蘇台城交給將軍。

中、俄於 1727 年簽訂界約,及清朝打敗準噶爾兩事件導致唐努烏梁海歸入清朝版圖,

乃是以戰而獲的地區,並且,雙方大戰理由不在於唐努烏梁海。中國消滅準噶爾威脅,將 準噶爾領土納為其管轄範圍,地方與中央隸屬關係則由進貢調整。任何民族、部落向另一 方納稅,乃是宣誓效忠並承認其下屬的地位。中、俄簽約之前,居住於薩彥嶺一代的一些 部落,向兩國納稅,〈布連斯奇界約〉劃界並規定,界限以北的部落為俄國的臣民,向俄 廷進貢;界限以南則向清廷進貢。

控制唐努烏梁海的和托輝特置於準噶爾管理之下,中國佔領準噶爾領土之後,唐努烏 梁海四部(後來五部)改向清朝中央政府交納貢品。1805 年(嘉慶十年),清政府對唐努

花金,無頂珠者無官品。

260 筆帖式,官名,滿語音譯「bithesi」。滿語意為辦理文書、文件之人。

261 佐領,清代八旗組織單位,牛錄之長官。滿語稱「牛錄額真」、「牛錄章京」,1660 年定漢名為「佐領」。

262 驍騎校,官名;清代八旗下各佐領均設。秩正六品,為佐領之副。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包衣每個佐領下 各一名。協助佐領管理所屬戶口、田宅、兵籍、教養等各項事務,以及驍騎營(軍營)操練、守衛等事務。

初名「代子」,1660 年改稱「驍騎校」。

263 達魯噶,達魯噶。今圖瓦文「дарга」相同,譯為「主任」。

264 撥什庫,清代官名。 滿語。 漢語稱領催。 管理佐領內的文書、餉糈庶務。

265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100

266 《烏里雅蘇台》,(台北市 : 成文出版社, 民 57),頁 62

267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10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0

烏梁海進貢貂皮制度改變。自是年,進貢貂皮總額永遠不變,中央政府規定,「將該烏梁 海等現有人丁一六七九戶、進貢貂皮四一四四張作為定額,每年添戶不添皮張。」268

樊明方先生提出,「這個規定把對烏梁海人的貢賦徵收額永遠固定在一個水平上,逐 年增加納貢戶,是每個納貢戶的貢賦負擔緩慢而又一步一步地減輕。嘉慶十年的規定施行 到清朝末年,期間沒有再作改動。」269 並相關檔案又記載:「1900 年至 1904 年的五年裡,

唐努烏梁海人年年保質保量按時完成納貢任務。1900 年八月,八國聯軍侵占北京,慈禧太 后和光緒皇帝於九月逃至西太原。該年唐努烏梁海的貢皮交來以後,烏里雅蘇台將軍派人 護送到太原行在。」270

從以上所述的資料中,可以了解清廷對該地區按時照規定繳納貢品,連十八世紀末年 清廷遭受國外帝國主義力量壓制時,亦切實遵守中央政府之規定。樊明方先生又提出,「有 時個別旗遭受嚴重自然災害無力完成納貢任務,其他旗就主動分擔這些任務」271,舉例寫 1863 年托錦旗因「騎乘打貂之牲畜倒斃甚多」,「未能補足定額」;「其他各旗願意分攤 托錦旗欠交貢皮」272

不過,在分析俄文文獻之後,我們可以發現,嘉慶十年所定的貢品總額對烏梁海人而 言是無法承受之負擔。如,著名人類學家格倫格日麥羅(Грумм-Гржимайло)於 1926 年出 版的書籍裡特別注意到烏梁海人民之貧窮情況:「在此種情況下,我們毫無驚訝烏梁海人 使人注目的貧苦狀………在此地區一個富有的索約特對比 99 個窮人…………」

273

從俄、中文資料中我們可以知道,唐努烏梁海地區自然資源頗為豐富,而人口又稀少,

不禁使我們產生疑問:在此種條件下,人民為何無法脫離貧窮生活。自十九世紀開始,俄

268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104

269 Ibid., 頁 104

270 台北故宮博物院故宮文獻編輯委員會編:《宮中檔案光緒朝奏摺》,第十三輯,頁 747-748,第十四輯,415-416 頁,第十六輯,頁 150;第十八輯,頁 293-294;第二十輯,頁 201-202

271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107

272 Ibid.,頁 107

273 Грумм-Гржимайло, Западная Монголия и Урянхайский край, т. 3, стр 16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1

羅斯旅遊家、探險家開始探索該地區指出烏梁海人的社會制度並不發達,並強調人民在金 錢、買賣的方法相當原始,導致來自俄羅斯的商人在該地區迅速地累積大量的財產。除此 之外,探險家指出當時唐努烏梁海地區「缺法制(отсутствие законности),管理階級恣 意橫行」274

當二十世紀初俄文資料中指出當時的烏梁海管制階級,唐努烏梁海各旗領袖之貪污情 況嚴重,不過,探險家又指出此種情況因納貢制度而產生的。如,探險家在其著作中道:

「搜有特人(сойот)因各種原因付出各樣的苛捐雜稅(поборы- ундрюг)………

克穆齊克大諾顏(да-ноян)海都泊(Хайдуп)275之野心導致此旗借大債務,因為烏里雅蘇 台及北京賜予個別的印章與紅色的珊瑚球(красный коралловый шарик)276時要求大量的 金錢。」277

沙皇時期之資料卻特別指出俄羅斯商人在唐努烏梁海地區之貿易對烏梁海人有巨大的 利益,「1912 年之後俄羅斯承有道德的負擔(нравственное обязательство)改變當地人民 的狀態」278,由此試圖解釋 1914 年地區接受俄羅斯的保護之合法性。

在談論當代唐努烏梁海與清朝之政治關係時,「唐努烏梁海偏處遙遠的西北邊陲,喀 爾喀和漠南蒙古將其與中國內地遠遠隔開,唐努烏梁海人是少數民族,清朝賜予他們高度 的自治權利。然而,清朝對此地的內務民政也沒有放任不管,而是進行了一定的管理。」279 專家從行政(即行政區劃、戶口統計、社會調查)、社會(即賬濟災荒、抑制官吏勒索、

興辦教育)與邊界(即實行邊境制度和封禁政策)三個方面論述清朝對此地之管制。

274 Ibid., 頁 165

275 海都泊,俄文稱 Хайдуп,又稱 Хайдып,為十九世紀唐努烏梁海克穆齊克旗長(угер-даа)。俄人剛開始 出現於唐努烏梁海地區時,海都泊熱情接待,但日俄戰爭因俄羅斯戰敗,克穆齊克領袖歧視俄羅斯人,並驅 除俄人離開唐努烏梁海。

276 是指頂珠

277 Ibid., 頁 166

278 Ibid., 頁 166

279 樊明芳,《唐努烏梁海》,頁 12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2

嘉 慶 朝 《 大 清 會 典 》 第 五 十 二 卷 中 , 理 藩 院 道 「 凡 游 牧 之 內 屬 者 曰 察 哈 爾………曰烏梁海,烏梁海居唐努山者為唐努烏梁海,屬定邊左副將軍。」280 同 書第四十九卷道:「旗各建其長曰扎薩克,而治其事。扎薩克之眾曰阿爾巴圖,其治皆統 於扎薩克。無扎薩克則繫於將軍,若都統、若大臣而轄之。不設扎薩克者,土默特轄於綏 遠城將軍………唐努烏梁海轄於定邊左副將軍,科布多之明阿特、額魯特、扎 哈沁、阿爾泰烏梁海、阿爾泰諾爾烏梁海,轄於科布多參贊大臣,統於定邊左副將軍。」281

《大清會典》又曰:「定邊左副將軍所屬,東至車臣汗部東境索約爾濟山偏東三度,

西至科布多西境阿爾泰山偏西三十二度三十分,南至瀚海,北極高四十三度,北至唐努烏 梁海北境托羅斯嶺,北極高五十六度四十分………凡地之墾者曰田,田亦曰

西至科布多西境阿爾泰山偏西三十二度三十分,南至瀚海,北極高四十三度,北至唐努烏 梁海北境托羅斯嶺,北極高五十六度四十分………凡地之墾者曰田,田亦曰

在文檔中 十九世紀以來唐努烏梁海與中國、俄羅斯政治關係變動之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5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