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本文章節安排

二、 蒙古管轄下的唐努烏梁海地區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9

公元十一、十二世紀時,黠戛斯控制唐努烏梁海,但因北部中國的契丹(кидань)部 落的興起並進一步佔領現代的蒙古地區,將黠戛斯領導人之領地逼至薩彥嶺下49

二、蒙古管轄下的唐努烏梁海地區

十一、十二世紀時,蒙古諸部前往西方並佔領突厥諸部部落之領土,部分蒙古斡亦剌

(ойраты)佔據唐努烏梁海華克穆河(р. Каа-хем)50流域。當地圖馬特(тумат)51部落被 迫退到黠戛斯游牧區。52

為了打敗外來的蒙古諸部,居住於今蒙古的北部及今新疆的北部(歷史上「準噶爾」53 地區)的突厥諸部聯合起來,自稱吉爾吉斯(кыргыз)54。但蒙古領袖鐵木真(Темуджин)

統一蒙古諸部,及至十三世紀初期,佔領今蒙古西北地區及準噶爾盆地。

1206 年春,鐵木真召集全蒙古貴族,舉行大聚會(курултай)。會中,鐵木真取得了 大汗之位,號成吉思汗,宣告大蒙古國成立。次年,成吉思汗派遣長子朮赤(Джучи)領 兵北進,征服居住在色楞格河以北的「森林百姓 」55。朮赤降服了圖瓦人以及斡亦剌、撼 合納(хабсаги),取得了整個唐努烏梁海地區。

當時,圖瓦人祖先的住地歸成吉思汗直轄,這些地區以後成為元朝嶺北行省的一部分。

古都波之後裔,圖馬特 1217 年試圖擺脫蒙古統治,蒙古領袖派遣軍隊平定起義者。1218

49 Ibid., c.96

50 又稱小葉尼塞河(Малый Енисей),與大葉尼塞河(俄:Большой Енисей;圖瓦文:Улуг-хем)形成葉尼 塞河。

51 圖馬特,中文資料中「都波」之後裔,圖馬特(Тумат)氏族之祖先。先下屬黠戛斯,之後向成吉思汗宣 誓效忠。

52 Л.Р. Кызласов, История Тувы в средние века, с. 131

53 俄:Джунгария, 指今新疆北部的準噶爾盆地。

54 Л.Р. Кызласов, История Тувы в средние века, с. 131

55 住在貝加爾湖到額爾濟斯河流域的說蒙語與突厥語的部落。「森林百姓」又稱「林木中百姓」,中國邊疆歷 史語文學會叢書《蒙古研究》程發軔先生在其文章〈中、俄、北部(外蒙)界約概述〉中,指出:「……以 此三烏梁海之地,皆元秘史所謂「林木中百姓」」,此乃指唐努烏梁海、阿爾泰烏梁海以及阿爾泰諾爾烏梁海。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0

年,圖馬特部落又起身反抗蒙古的管轄,獲得居於唐努烏梁海地區的其他部落的支持。此 一年,成吉思汗重新征服了唐努烏梁海地區。56

唐努烏梁海地區在元朝稱謙州57。《元史》記載說:「謙州亦以河為名,去大都九千里 在吉利吉思東南,謙河西南,唐麓嶺之北。居民數千家,悉蒙古回紇人。有工匠數局,蓋 過初所徙漢人也。地沃衍宜稼,夏種秋成,不煩耘耔」58。樊明方先生在其著作寫,謙河是 指魯克穆河(葉尼塞河在唐努烏梁海境內自貝克穆河和華克穆河匯合處往下的一段);唐 麓嶺則是唐努山59

自成吉思汗以來,唐努烏梁海地區成為該地區手工業的中心。因謙州自然資源豐富(良 鐵、毛皮),唐努烏梁海地區在元朝初期設置了若干製造武器、甲胄的工匠局。1270 年忽 必烈(Хубилай)「詔遣劉好禮為吉利吉思、撼合納、謙州、益蘭州等處斷事官」60。劉好 禮在益蘭州修建倉庫,設置傳舍,作為治所。該地區居民不熟悉農具、鑄造等工藝,劉好 禮從朝中請來工匠,教導當地人。

元代,居住於唐努烏梁海地區的部落稱為「兀良哈」,「這是一個古老部落的名稱...

產生了者別、速不台61這樣叱吒風雲的人物」62。薄音湖先生在其著作中提出,兀良哈這一 民族從古主要居於森林之中,但是幾百年的社會動盪(主要是周邊民族、國家的影響)使 他們發生了頗大的變化。學者指出,這個變化有三種:第一,者別與速不台在成吉思汗統 一蒙古時,成為千戶長。速不台控制的千戶的發展,史料無所記載,者別的後裔,明清也 存在。第二,兀良哈成為成吉思汗陵寢和斡耳朵的守護者63。薄先生舉拉施特的《史集》:

「在成吉思汗時代,「森林中兀良哈」這個部落叫烏達其的左翼千戶長,後來他和他的千

56 Л.Р. Кызласов, История Тувы в средние века, с. 134

57 元史亦作「謙謙州」、「欠州」、「欠欠州」。

58 許嘉璐著,《二十四史全譯》,《元史》,第六十三卷,地第十五,地理(六)(北京:同心出版社,2012), 頁 1222

59 樊明方,《唐努烏梁海》,頁 24

60 許嘉璐著,《二十四史全譯》,《元史》,第六十三卷,地第十五,地理(六),頁 1222

61 者勒蔑(Джэлме)與速不台(Субудай, Субэдэй)是蒙古帝國大將,是成吉思汗「四狗」之二。

62 薄音湖,〈明代蒙古史論〉,蒙藏專題研究叢書之八十五,(台北:蒙藏委員會印行),民國 87,頁 1

63 Ibid., 頁 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1

戶一起被指定保衛不峏罕哈勒敦之地的成吉思汗的偉大禁區」64。第三,明代兀良哈三衛組 成的是一部分移到東、南下去。三衛是指朵顏、泰宁與福余。學者指出,其中只有朵顏為 兀良哈65

元明之際,唐努烏梁海由蒙古瓦剌(ойраты)部控制。唐努烏梁海地區華克穆河(Каа-хем)

上游有斡亦剌部居住,撼合納人在貝克穆河(Бий-хем)流域游牧。唐努烏梁海其餘地區為 禿巴斯(圖瓦人)人居住。斡亦剌、撼合納等部倂成四個千戶,由斡亦剌部首領忽都哈管 轄,圖瓦人的住地則歸成吉思汗直轄,這些地區以後成為元朝嶺北行省的組成部分。

明末清初,唐努烏梁海屬於喀爾喀蒙古扎薩克圖汗部(Дзасагту-хан)和托輝特 (хотогойт)66首領管轄。「和托輝特為喀爾喀極邊,西近瓦剌,北近俄羅斯,俗喜鬥,烏梁 海复錯處其間,捕貂射獵,依木而居,納賦和托輝特,有事則籍之為兵」67

早在十七世紀初,和托輝特阿勒坦汗與俄羅斯人接觸。俄國勢力自十六世紀末越過烏 拉爾山之後,實施「東進」政策。南西伯利亞、喀爾喀蒙古北部成為俄羅斯南下之必經之 路。

1616 年,俄羅斯托博爾斯克將軍庫拉金派遣俄國代表團到和托輝特首領的駐地,試圖 勸說他臣服俄國沙皇。和托輝特首領則願意與俄國建立友好關係,因此,「用喀爾喀西部 全權主人的態度,以對等的身份接待了」俄羅斯人68。之後,沙皇俄羅斯幾次派遣代表團,

試圖再勸服和托輝特歸附俄羅斯版圖,每次被拒絕69

64 Ibid., 頁 5

65 Ibid., 頁 6

66 俄文文獻中稱為「государство Алтын-ханов」,譯為「黃金汗國」,其首領稱阿勒坦汗。當地烏梁海人屬於 和托輝特管轄,在分散於森林以狩獵維持生活的烏梁海人眼中,統治者是頗有權威的國家,但實際上和托輝 特在當地政治舞台上的影響力並不大。參考:Г.Е.Грумм-Гржимайло, Западная Монголия и Урянхайский край, т.2, с.702-703; John F. Baddeley, Russia, Mongolia, China Russia, Mongolia, China ... during the 16th, 17th, &

early 18th centuries, (New York : Burt Franklin, [pref.1919]), v.II, p.46

67《欽定外藩蒙古灰布王公表傳》,第六三卷,本篇引自憑樊明方《唐努烏梁海》書,頁 28

68 樊明方,《唐努烏梁海》,頁 33

69 俄文資料中卻指出,阿勒坦汗當時向俄羅斯沙皇宣誓效忠,此一事件於本論文第四章第二節探討更詳細。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2

從 1638 年起,喀爾喀車臣汗、土謝圖汗、扎薩克圖汗每年向清「貢白駝一,白馬八,

謂之九白之貢」70。1655 年,清政府封喀爾喀蒙古部落長為「扎薩克」71,通過扎薩克統治 蒙古地區。

當時,唐努烏梁海西南部由瓦剌(ойраты)控制72,西、西北部為準噶爾管轄區。十七 世紀末,準噶爾首領噶爾丹佔領了喀爾喀蒙古絕大部分地區,使和托輝特領導對唐努烏梁 海地區的控制困難倍增。

十七世紀初,滿人在中國北部興起。滿人領袖努爾哈赤(1559—1626)征服周圍通古 斯(тунгус)部落之後,向中國與蒙古進攻。最初,滿人與蒙古各部落之間「友好關係」

十六世紀 90 年代已建立73。從此,為了加強,兩族之間的友好關係,滿人領導人多次娶蒙 古貴族女兒為妻。

1618 年,努爾哈赤向朝鮮進攻之後,與明廷開戰。滿人金國與明廷的打戰對滿與蒙的 關係造成困難。早期以來,明廷為了保持北境的穩定,向蒙古個部落長獻上寶貴的禮物。

除此,蒙古族常常向中國地區侵略。因此,蒙古部落長對滿侵占中國地區不滿,因為會失 去「合法的利潤項目」74

滿人統治中國、1644 年建立清朝後,與北部準噶爾發生戰爭,試圖爭取當時由準噶爾 控制的蒙古地區。此外,俄國當時東侵活動日益積極,俄羅斯試圖在對待準噶爾部政策上 盡量在貿易、禮儀來使等問題上予以滿足,擴大對準噶爾部的滲透。75另一方面,準噶爾在

70 《欽定外藩蒙古灰布王公表傳》,第六三卷,本篇引自憑樊明方《唐努烏梁海》書,頁 31

71 「扎薩克」,蒙 「засаг」,稱清廷授予蒙古貴族的官職。圖瓦問目前存在「чазак」詞,是「政府」的意思。

72 平定準噶爾方略,第十五卷,頁 19-21

73 Н.С.Модоров, В.Г.Дацышен, Народы Саяно-Алтая и Северо-Западной Монголии в борьбе с Цинской агрессией.1644-1758,電子資源 http://e-lib.gasu.ru/eposobia/modorov/cinskaya_agressiya.pdf, с. 28

74 Ibid., 頁 29

75 《準噶爾史略》,(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頁 9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3

反抗中國時,「急需尋找外力支持」76。噶爾丹認為,與俄國結盟有助於征服全面蒙古、進 攻中原。

當時,準噶爾控制唐努烏梁海地區,清朝康熙至雍正年間的政治人物圖理琛在其著作 記載:「托木斯克,此處有塔塔爾人與巴爾巴忒人兩種人雜處。鄂羅斯、哈薩克哈拉哈爾 榜、策妄拉布坦四國連接接壤。此處所居塔塔爾並巴爾巴忒人與鄂羅斯、策妄拉布坦兩國 皆納賦。」77

十七世紀末,清軍經過數年的征戰,打敗了準噶爾的軍隊。漠北喀爾喀三汗,即土謝 圖汗、車臣汗、札薩克圖汗於 1688 年已表示願投入中國78,1697 年準噶爾首領噶爾丹過世,

則有助於中國完整統治外蒙地區。不過,西伯利亞南部這一地區仍為準噶爾汗策妄阿拉布 坦管轄之下。俄國勢力尚未抵達西伯利亞南部、蒙古北部。俄羅斯專家茲拉特金(И. Я.

Златкин)提出,「一直到 1701 年,克拉斯諾亞爾斯克以南的地區連一個俄國居民點都沒 有」79

1710 年,俄羅斯人已深入到今比亞河流域和今卡通河流域的準噶爾牧地,並要求策妄 阿拉布坦停止向當地人民徵收實物稅。準噶爾領袖針對俄國的無理責難嚴正指出:比亞河 和卡通河間的土地是準噶爾的領地。80

俄羅斯與準噶爾之間存在著領土爭端,除此,十八世紀初,俄人推進到額爾濟斯河及 葉尼塞河的上游地帶,導致兩國關係的惡化。在西、南邊,準噶爾對立哈薩克及中國,因 此,準噶爾領導人試圖與俄國保持友善關係,以避免四方受敵。俄羅斯學者茲拉特金提出,

在清朝威脅之下,準噶爾領導人請求彼得大帝保衛其國。81 但俄羅斯要策妄阿拉布坦答應

在清朝威脅之下,準噶爾領導人請求彼得大帝保衛其國。81 但俄羅斯要策妄阿拉布坦答應

在文檔中 十九世紀以來唐努烏梁海與中國、俄羅斯政治關係變動之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