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六課 與元微之書 白居易

題解

1.白氏長慶集:白居易詩文集,因完成於穆宗長慶年間,因以為名。元稹詩文集亦稱元氏長慶集。今全唐 詩收白居易之詩二千餘首,為唐人之冠(陸游則為古今之冠-約 9300 首)。

2.元稹:排行第九(故稱元九)。八歲喪父,家貧無師,由母課讀。十五歲,以明經及第。後遊蒲州,有豔 遇,終訣絕,作會真記,即鶯鶯傳。後元劇作家王實甫改編為西廂記。與白居易同年登科,後因對策第一,

授左拾遺。上疏論政激切,貶為河南尉。

3.留下動人的書信:如:(1)與元九書:內容論及文學理論,以「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為文 學寫作綱領。(2)與元微之書:以言情抒懷為主,深具情味。述友情的可貴,知己的難得。

4.貶江州司馬:(1)唐憲宗元和十年,宰相武元衡被刺,白居易首先上疏,請全力緝拿兇手,但因他已改職 為太子左贊善大夫(專陪太子讀書,不可過問朝政的閒職),被權貴誣稱「僭越言事」,又被姦佞之徒誣枉 他在母親因看花墮井死後,仍寫賞花、新井等詩,有傷名教,因而外放江州。

(2)心情變化:c元和十一年:作琵琶行:以「同是天涯淪落人」寄託感傷。d元和十二年:作草堂記,

表達脫離塵世,歸隱山林的意願。作與元微之書,以三泰安慰知己,心情歸趨平靜。

(3)司馬:州郡的佐官,無實權,為閒職,多用以安置貶謫官員,如柳宗元貶永州司馬。

5.元稹已遭貶謫:元稹因宿敷水驛時與宦官劉士元爭廳,先於元和五年貶江陵,元和十年改遷通州司馬。

兩人同遭貶謫,感受相同,故此文相知相惜之情貫串全篇。

6.三泰:三件令人心安的事:(1)一泰:敘己體健心安,親人同聚。(2)二泰:環境安適,生活自足,自甘儉 樸,有君子「固窮」、「無入而不自得」之意。(3)三泰:建置草堂,忘歸終老,自放山水之間。蘇轍黃州快 哉亭記之「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寄情山水、自適自得之道與此相印證。

作者

1.居易,字樂天:(1)中庸:「君子居易以俟命。」意謂:君子居心平易坦蕩,以等待天命的安排。周易 繫 辭:「樂天知命故不憂。」取字樂天,蓋以「樂受天命」來詮釋「居易」之義。(2)白居易十六歲初至長安,

以詩謁見著作郎顧況。顧睹姓名,熟視白公,曰:「米價方貴,居亦弗易。」及披卷首篇曰:「離離原上草,

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即嗟賞 曰:「道得箇語,居即易矣。」因為之延譽,聲名大振。

2.卒於唐武宗會昌六年:白居易死後,唐宣宗曾以詩弔之:「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浮雲不繫 名居易,造化無為字樂天。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愴然。」(弔 白居易)此詩藉居易字樂天,將其一生處世態度與文學成就,作了適當的評論。

3.生而敏慧:(1)白居易與元九書:「僕始生六、七月時,乳母抱弄於書屏下,有指無字、之字示僕者,僕雖 口未能言,心已默識。後有問此二字者,雖百十其試,而指之不差。」成語「略識之無」(指人識字不多)、

「初識之無」(指學習之初)、「不識之無」(比喻不識字或毫無學問)、「七月識之無」(指白居易早慧之事 蹟)皆典於此。(2)居易雖敏慧,仍刻苦力學,以至「口舌成瘡,手肘成胝(音ㄓ,厚繭),既壯而膚革不 豐盈,未老而齒髮早衰白,瞥瞥然如飛蠅垂珠在眸子中也,動以萬數(飛蚊症)。蓋以苦學力文所致。」(與 元九書)

4.藉詩歌改革政治:白居易承認文學有很高的意義與價值,它的重要使命,是要補察時政、洩導人情,詩 歌創作要為現實政治服務;「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救濟人病,裨補時闕」。其詩歌創作之 精華為諷諭詩,包括新樂府五十首、秦中吟十首等代表。反映社會弊端、現實黑暗與民生疾苦。

5.社會寫實詩:唐代社會寫實詩自杜甫開始,到元白達到高度發展,成為中唐詩的重要內容。以杜甫首開 蹊徑,中唐後,白居易、元稹、劉禹錫大力倡導。

6.平易美:(1)白居易因反對淫辭麗藻,其詩洗盡鉛華,文辭質樸,直寫性情,因此平易近人成了最顯著的 特徵。(2)樂天每作詩,令一老嫗解之。問曰:『解否?』嫗曰解則錄之,不解則不復集。「老嫗能解」的成 語由此而來。(3)一瓢詩話:「元白詩言淺而思深,意微而詞顯,風人之能事也。至於屬對精警,使事嚴切,

章法變化,條理井然。」

7.元白:(1)「稹聰警絕人,年少有才名,與太原白居易友善,工為詩,善狀詠風態物色,當時言詩者稱『元

白』焉。自衣冠士子,至閭閻下俚,悉傳諷之,號為『元和體』」。(舊唐書 元稹傳)

(元稹樂府古題序),再發展到白居易有意識創立的「合為事而作」的新樂府,可以看出樂府詩歷史足跡 的新趨向。新樂府詩的特點是:寫時事,用新題,不以入樂與否為衡量標準。白居易的新樂府運動繼承和 發展了詩經和漢樂府的優良傳統,從理論上和創作上把文學改革推向了一個新高潮,開創了一個新局面。

(二)主張:新樂府詩是指唐人自立新題而作的樂府詩,內容側重寫實,以反映社會問題為主。白居易主張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詩歌要能「補察時政,洩導人情」,「非求宮律高,不務文字奇,

惟歌生民病,願得天子知」。此外,新樂府詩不合樂,只能誦。

(三)背景: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宦官擅政、賦稅繁重(可參柳宗元捕蛇者說),有志之士希望透過改良 政治,以使王室中興,因此有韓柳的古文運動、元白的新樂府運動。

生平軼事

1.夫妻情篤:白居易三十六歲,授縣尉,後娶妻楊氏,並不識詩書,白居易勉妻:「黔婁固窮士,妻賢忘其 貧」、「庶保貧與素,偕老同欣欣」。他的妻子和他年齡相差約二十歲,但能居窮持家,十分賢德,可惜他 們的長女「金鑾子」降生後,三歲便夭折,以後有次女阿羅和早夭的三女,直至白居易五十六歲時始得子,

可惜亦夭逝,夫妻為此感傷不已,但白居易始終不以無後而立妾。

2.憐香惜玉:白居易喜音樂,會彈琴,又擅長五弦、七弦、琵琶、箏。他說自己是「愛琴、愛酒、愛詩客」,

他喜歡靜夜獨奏,更喜歡聽別人彈奏。他最欣賞的是霓裳羽衣舞,所以做了杭州刺史後,便調教些樂妓,

為他表演歌舞。後來離開杭州,也把她們帶回洛陽,過了幾年後,便遣回錢塘,任她們自由婚嫁,但惹來 劉禹錫告訴他「其奈錢塘蘇小小,憶君淚點石榴裙」,可見白居易雖然自詆「三嫌老醜換蛾眉」,實際是深 得歌妓尊敬懷念的。

他晚年得疾,放歸名聞洛下的樊素、小蠻,更是令人贊歎之事。人稱「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二妓色藝雙全,但白居易卻自感「柳老春深日又斜,任他飛向別人家」,只是二妓依依不捨離去後,白居 易也不禁傷神地說:「兩枝楊柳小樓中,嫋娜多年伴醉翁,明日放歸歸去後,世間應不要春風。」但白居 易這種憐香惜玉的行徑,總予人風流而不下流之感!

3.醉吟逍遙:六十七歲時,白居易效陶淵明五柳先生傳作醉吟先生傳,而自號醉吟先生。他自言: 「性 嗜酒,耽琴,淫詩;凡酒徒、琴侶、詩客多與之遊。遊之外,棲心釋氏,通學小中大乘(ㄕㄥˋ)法。與 嵩山僧如滿為空門友;平泉客韋楚為山水友;彭城劉夢得為詩友;安定皇甫郎之為酒友。每一相見,欣然 忘歸。……往往乘興,屨及鄰,杖於鄉,騎遊都邑,肩舁適野。舁中置一琴、一枕、陶、謝詩數卷。舁竿 左右,懸雙酒壺。尋水望山,率情便去;抱琴引酌,興盡而返。」

這篇自傳已將他委心世外之情道盡。由於得了風痹之症,第二年,他更放妓女,賣駱馬,似乎預作身 後的安排,只有飲酒吟詩不止,遺命卒後墓前只要刻醉吟先生傳即可。

4.白詩價高:白詩在朝鮮很受歡迎,當時的宰相還能分辨白詩的真偽,願以百金易白詩一篇。元稹白氏長 慶集序即言:「雞林賈人求市頗切,自云本國宰相每以百金換一篇,其甚偽者,宰相輒能辨別之。」另外 長安歌妓也常以白詩來提高身價,白居易便曾在與元九書中,自述長安歌妓因為會唱長恨歌而身價大增,

其云:「及再來長安,又聞有軍使高霞寓者,欲聘倡妓。妓大誇曰:『我誦得白學士長恨歌,豈同他妓哉?』

由是增價。」由此可見,居易詩歌無論國內外都備受讚揚。

5.詩筒遞詩:白居易和元稹情誼深厚,然而兩地為官,身相分離,若有互相唱和的詩篇,便放在竹製的筒 中傳遞,以互訴心情。「詩筒始元白。白官杭州,元官越州,每和詩,入筒中遞之。白有詩云:『為向兩州 郵吏道,莫辭來去遞詩筒。』」由此可見,元白可說是中國首先使用詩筒的人。

深究鑑賞

1.全文以「離」為線眼 2.追述平生交情,暢論三泰處境,而期待人間相見。

3.以彼此書信贈詩為始末,首尾照應 4.全文呼「微之」九次(呼告法),可見兩人交情之深 5.以文學之心撰寫,以散文之筆創作,全文敘述條理分明,結構完整

6.作者筆端情感豐富,文字真切自然,讀來令人為之惻然,堪稱「為情造文」之佳作。

段落大意

第一段:以身心兩線,道出所處困境及思念之情。

1.疊句呼告,在本文中共出現四次,極力寫出白居易思友的強烈情感。

2.書信中對平輩之敬稱。首見於介之推逃祿,晉文公燒山以求其出,介之推抱樹燒死。文公哀之,遂伐木 以為屐,常曰:「悲乎足下。」(劉敬叔異苑)

3. 心契合──膠漆之心──退不能相忘─牽攣。身離闊──胡越之身──進不得相合─乖隔。

4.身不由己,問天吶喊。寫對未來渺茫難測、對命運的無奈、對會面遙不可期的不甘。

5「胡越」例句:(1)諫太宗十思疏:「竭誠則胡越為一體。」(以胡越喻疏遠)

(2)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喻思鄉不忘本之情)

第二段:敘述讀來信的感想。

第二段:敘述讀來信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