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論

在文檔中 盛唐詩舟船書寫研究 (頁 19-130)

59 利用網路資源:中南民族大學教授王兆鵬與搜韻共同合作《唐宋文學編年地圖》:https://sou-yun.com/poetlifemap.html

60 傅道彬:「由舟船之象帶來的『濟』與『不濟』是嵌入中國文人心靈深處的重要情節。」見 氏:《晚唐鐘聲——中國文學的原型批評》(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 年),頁 273。

因素交互影響,使得盛唐詩人將舟船成為經常書寫物,並且分析此盛唐詩人在 此二者交互作用下,透過乘舟、賞景經驗書寫,呈現不同地方江舟水景,所表 達的心裡狀態與精神,以及詩人透過舟船的象徵符號,所透顯不同時空下的情 感精神。以舟船為核心,詩人為主體,經由交通路線、文學作品二者產生的交 互作用下,所書寫的詩歌提出解釋性的結論。再回顧研究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 與新的發現,並且開展可待深化的面向。

第二章 盛唐文人以舟行旅的書寫背景

中國幅員遼闊,行旅與遷移成為唐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事項,而交通方式在 行旅遷徙中則為重要的部分,騾驢、車船、肩輿速度都較緩慢,最快的就屬驛 馬,也不過日行三、四百里,且陸路依山勢起伏蜿蜒,地形差異限制了行旅的 速度,1經過河川水道上需橋樑通過,否則須繞道而行,所以舟船早在六萬年前 就已發明,《淮南子・說山訓》:「見窾木浮而知為舟。」2舟船的出現代表人類文 明的進步,即可以透過舟船不避川水的阻檔,甚至依水順流而下,更簡潔快速 抵達彼方,因此古有大禹治水、戰國時期秦國有李冰建設都江堰,水利的整治 與建設可視為國力進步的象徵。

隨著水利建設的進步,舟船也跟著日益先進,成為人們行旅時尋常的交通 工具,雖然騾驢、驛馬更加輕便普及,但經過大水皆需通過舟船的承載,才得 以前進。車馬冠蓋為顯貴世族才所有的搭乘工具,並不講究行動速度,而被視 為顯示身份地位財物,舟船則並非有特權顯貴的專屬,普及於農漁百姓之間,

有過行旅漫遊經驗的文人,也都有過舟船行旅的體驗。本章從文人為核心探 究,先討論影響文人舟行的外在因素,水道的交通變化與硬體船隻的改良;接 著為探究唐代文人行旅內在因素,制度改革與風氣轉變所造成的舟楫漫遊,全 面建構唐代文人舟船行旅的內外背景與因素。

第一節 隋唐以來的水路交通變革

中國自古以來便有豐富的水利資源,東西貫穿的的自然水線,造就古文明 的興起,因而出現農業社會的以穩定國力,然而除了提供充沛的水資源,涉 江、渡河成為交通急需解決的難題,隨著造橋、造船的建設與勃發,水上交通 帶動起不僅漁業,商業也隨之繁榮。隋朝興建大運河,解決南北往來水上交通 的不便,促成南北交通的一大躍進,除了商業往來的繁榮昌盛,也影響文人行 旅方式的選擇,透過四通八達的水利,運用舟楫行旅的方式,往返京城與江南 等地方之間,也影響文學的書寫。本節欲探究自隋至唐代水道路線的改變與革

1 李德輝:《唐代交通與文學》(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 年),頁 28。

2 〔漢〕高誘註:《淮南子・說山訓》(臺北:藝文印書館,1974 年),頁 229。

新,內河淡水路線分為自然水線、人工運河,以及國內外海線,另外探究唐代 的新型的船隻與改革。

一、自然水線

中國的自然水線,由於地形西高東低,都是由西向東的流向,利於河岸上 下游城市的交通往來。自隋代以來,船運一直是重要的糧食運輸路線,所以在 道路的增設與拓增之外,河流便是在道路阻隔艱險時候的最佳替代方案。《隋 書・食貨志》在開皇三年,便有詔曰:「大河之流,波瀾東注,百川海瀆,萬里 交通。雖三門之下,或有危慮,但發自小平,陸運至陝,還從河水,入於渭 川,兼及上流,控引汾、晉,舟車來去,為益殊廣。」3隋代的自然水線分為黃 河流域、長江流域,南北兩大水系。黃河流域主要支流為渭水、汾水,是關中 連接關東和河東廣大地區的水上主要通道,另渭水支流斜水與漢水支流褒水為 關中通往漢中連接巴蜀的水上通道,接通秦、蜀內陸地區。淮河為黃淮平原上 主要水線,西邊連接桐柏山區,通過其支流可以北通中原和黃河水道相接。

至於長江水系,西邊連接巴蜀、東接江夏、九江、江都、吳郡,通過支流 漢水溝通襄陽、沔陽、江夏諸地區,也是連接江、淮地區的主要水上通道。湘 江和贛江是嶺南地區淮南、江表諸郡兩條主要的水路。浙江和東南諸水,則為 連接東南地區主要水路。4

隋代自然水線不僅是地方與地方食貨溝通往來的重要運輸路線,在軍事上 也為重要的征討路線,文帝楊堅四處征戰之時便「率水軍三萬,破齊師於河 橋。」5南下伐江南陳朝「東接滄海,西拒巴、蜀,旌旗舟楫,橫亙數千里。」

6經常透過自然水線網運兵作戰,達到軍事目的。結束魏晉分裂時期,帝國擴張 統一的格局與規模之下,因應實際貨運與軍事的需求,隋代修築運河便在各方 面條件的奠基之下,進行大規模修築工程。

到了唐代,自然水線的運用更是普及化,水線也比前朝增設、增廣,根據

《舊唐書》記載:

凡天下水泉,三億二萬三千五百五十九。其在遐荒絕域,迨不可得而知

3 〔唐〕魏徵等撰:《隋書・食貨志》(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年文淵閣《四庫全書》

本),頁90。

4 劉希為:《隋唐交通》(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2 年),頁 10-12。

5 〔唐〕魏徵等撰:《隋書・高祖紀》,頁 3。

6 同前註,頁 7。

矣。其江、河,自西極達於東溟,中國之大川者也。其餘百三十五水,是 為中川。其又千二百五十二水,斯為小川也。若渭、洛、汾、濟、漳、

淇、淮、漢,皆互達方域,通濟舳艫,從有之無,利於生人者也。凡天下 造舟之梁四,河則蒲津、大陽、河陽,洛則孝義也。石柱之梁四,洛則天 津、永濟、中橋,灞則灞橋。木柱之梁三,皆渭川,便橋、中渭橋、東渭 橋也。巨梁十有一,皆國工修之。其餘皆所管州縣隨時營葺。其大津無 梁,皆給船人,量其大小難易,以定其差。7

統計出全國的自然河流水道,大川利於溝通東、西,中、小川為支流,幾條主 要水線,也是能達到溝通南、北的作用,再來便建橋樑溝通兩岸地方,供給貨 運之利,充分利用本身的自然資源,建立密佈的水運路線網。

北方自然水線,黃河為北方主要水系,上中游行於高原峽谷中,古今沒有 太大的差別。黃河最大支流為汾河、渭河,下游通支流洛河連接運河通濟渠。

淮河為黃淮平原主要水道,北通過支流接中原和黃河,向南通過邗溝跟長江,

往東通過汴水(通濟渠)向北入黃河,為溝通黃河與長江的重要中繼河水,也 是東南漕運主要大動脈:

江淮水陸轉運使杜佑以秦、漢運路出浚儀十里入琵琶溝,絕蔡河,至陳州 而合,自隋鑿汴河,官漕不通,若導流培岸,功用甚寡;疏雞鳴岡首尾,

可以通舟,陸行才四十里,則江、湖、黔中、嶺南、蜀、漢之粟可方舟而 下,繇白沙趣東關,歷潁、蔡,涉汴抵東都,無濁河溯淮之阻,減故道二 千餘里。8

在淮水之間漕運功效大,與陸路搭配漕運可以減少故道至二千餘里的距 離,大幅縮短運送的時間。

南方多水,河流縱橫、湖泊星羅棋布,水路比起北方更有先天自然上的優 勢,連接南部諸條河水與湖泊,財貨溝通往來,水運之盛堪為第一。長江支流 往南有湘江、贛江,北漢水、嘉陵江。湘江發源自湖南,向北經過洞庭湖入長 江,向南可通靈渠連接桂江入珠江,通往廣東。珠江為嶺南大川,由西江、東 江、北江匯合而成,南入於海。隋唐時代往來京師、廣州多取湘水道。贛江發 源於江西、廣東兩省,向北流入鄱陽湖,注入長江,向南連接北江注入西江,

7〔後晉〕劉昫:《舊唐書・職官二》(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年文淵閣《四庫全書》文 淵閣本),頁1841-1842。

8 〔宋〕歐陽脩:《新唐書・食貨三》(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年文淵閣《四庫全書》文 淵閣本),頁1368。

亦可到達廣州。唐宋以後,多走此路經過揚州,運往長安、洛陽,為聯絡華 中、華南重要水線。

長江向北兩條支流漢江和嘉陵江。北岸最大支流就是漢江,漢水發源於陝 西,自漢口注入長江,漢江水線南方主要連通襄州和洋州,向北連丹水可至商 州,又可北連灞水至洛陽,與渭水相通,為京師通往江淮、三吳地區的主要水 道。另一支流,嘉陵江分發源於甘肅,南向流入長江,自古為秦、蜀之間的漕 運水道,中晚唐時期,為重要疏通水線。9

二、人工運河

運河的開鑿能使國家強盛、促進全國的統一,而帝國的廣袤版圖,更需通 過運河構成重要的水路運輸系統。隋代運河的開鑿始於文帝,煬帝不過是招述 文帝的意志,完成未竟的帝業。隋朝建都長安,不過關中平原狹小,不利於糧 食的供給,為了建都長安,必須先解決漕運的問題。隋朝之前,建都長安的國 家均為割據的情況之下,未有統一全國的大規模,便無供給的迫切需求,隋唐 以來所建立的帝國龐大,運河修築的迫切需求,便在戰略版圖的擴張下應運而 生。

隋文帝開皇四年(584 年)下詔「以渭水多沙,流有深淺,漕者苦之。」10 命宇文愷開鑿渭渠「命宇文愷率水工鑿渠,引渭水,自大興城東至潼關,三百 餘里,名曰廣通渠。」11便是著名的「廣通渠」。同年九月完工,文帝即「幸霸 水,觀漕渠,賜督役者帛各有差。」12廣通渠由於經過華州廣通倉下而得名,

廣通倉為關中水運的主要倉庫。廣通渠約與渭水南北平行,引渭水入黃河,大 體循漢代所開鑿故道。到文帝時期,為避煬帝名諱,改名「永通渠」。又這條渠 道解決長安城百姓的糧食問題,又名「富民渠」。

廣通倉為關中水運的主要倉庫。廣通渠約與渭水南北平行,引渭水入黃河,大 體循漢代所開鑿故道。到文帝時期,為避煬帝名諱,改名「永通渠」。又這條渠 道解決長安城百姓的糧食問題,又名「富民渠」。

在文檔中 盛唐詩舟船書寫研究 (頁 19-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