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三節 電視新聞框架

綜合國外過往文獻的回顧,從實證研究得到相同的結論:許多新聞報導在詮釋某些 社會事件和公眾議題時,出現了某些特定的媒體框架(Cappella & Jamieson, 1997; Graber, 1988, 1993; Iyengar, 1987, 1991; Iyengar & Kinder, 1987; Neuman et al., 1992; Norris, 1995; Patterson, 1993; ),這些從九零年代開始的研究,不僅在國外的媒體框架研究中獲 得實證,在國內的平面媒體框架研究中,也得到相同的結果(胡愛玲,1990;陳秀鳳,

1990;陳雪雲,1991;張甄薇,1992;胡晉翔,1994;張卿卿,2002;陳憶寧,2002、

2003;廖述銘,2002;黃惠萍,2003;林怡瑩,2004;何曼卿,2004;林怡君,2004;

楊雅文,2008;陳威良,2008;陳郁仁,2008;李曉青,2009;黃怡嘉,2009)。

媒體的框架研究,無論是媒體間(如報紙相對於電視)或是媒體內(如不同性質的 新聞台),大部份的研究都關注在新聞文本中的框架性質和其影響公眾意見的結果。其 中依據Neuamn 等人(1992)的研究指出,在美國媒體的報導中,發現對於特定議題 報導時,諸如「衝突框架」(Conflict Frame)、「經濟影響框架」(Economic Consequences Frame)、「人情趣味框架」(Human Interest Frame)、「道德框架」(Morality Frame)等幾 個媒體框架,是比較普遍被檢測出來的。

而後Holli & Patti (2000),整理美國和歐洲的諸多框架研究後發現,媒體框架不 僅在美國的媒體報導中出現,也同樣出現於歐洲的媒體報導新聞中。因此他們接續 Neuman 等人(1992)的研究,再加上「責任框架」(或稱歸因框架,Attribution of Responsibility frame)等五個框架分析的架構,針對荷蘭境內的報紙及電視報導關於歐 洲高峰會(Eurotop)的所有新聞,結果都明顯檢測出五項新聞框架的存在、並且發現 不同的新聞框架在較嚴肅正派的新聞媒體及較腥羶色走向的新聞媒體皆有不同明顯的 表現。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過去針對電視新聞的框架研究,約略可分為以下五種框架分析架構。以下便針對五 個框架分析架冓作文獻回顧。

壹、責任框架(Attribution of Responsibility frame)

這種框架反映人們常會將某個社會議題或問題的責任歸究於它的起因、或是認為唯 一的解決辦法必須由某個人、或團體、或政府擔負起責任,由於人們通常會將事件的責 任歸屬到肇因,所以對象可能包括了個體本身、物件、組織、或整個大環境。

Iyengar (1987)的研究中發現,雖然這個框架的研究並沒有明確地被檢測出來,

但他發現在美國媒體的報導中,常常會將使用這樣媒體框架引導閱聽眾對某些特定議題 的責任歸屬,像是貧窮的問題。

他發現美國的電視新聞報導,常會使用單一事件、個案、或單一人物的片段式報導

(episodic),而不去用較大的社會歷史脈絡(historical social context)也就是比較社會 情境主題式(thematically)的方式來報導貧窮問題。這類的研究發現,同樣也在國內針 對貧窮新聞的研究,獲得相同證實(林怡君,2004)。

特別一提的是,所謂片段式的報導和社會情境主題式的報導,就好像de Vreese 等 人(2001)提出的「特定議題框架」(issue-specific)和「常態性框架」(generic)一樣 的分野。

「特定議題框架」(issue-specific)針對一個別新聞議題所辨識出的框架,分類較細,

作用類似「片段式框架」(episodic);「常態性框架」(generic)是泛指可應用於不同議 題甚至社會文化情境的框架,作用類似於提供議題社會情境的「主題式框架」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thematic),差別在於報導的角度,是否採用較單一個案的方式報導,或用比較深遠、

廣度較大的角度來探討該社會問題(Iyengar, 1991;de Vreese et al., 2001)。

如果報導採用片段式框架呈現的話,則會出現像報導一個貧窮婦女,獲得較少的社 會資源全是因為她自已的命運坎坷,而不見得是社會制度或政府的責任。這樣報導選用 方式,其實也在國內的電視新聞常見,通常一個社會問題,如二代健保的報導,會比較 傾向於用個案的故事來敘述這樣社會議題,報導大部份會容易將民眾關注的焦點放在

「單身」或「已婚」。

貳、情感框架(Human Interest Frame)

這類框架使用人的臉部表情或情緒的角度去反應某一社會事件、議題或問題,藉此 增強故事的戲劇強力,並且將該社會議題用「個人化」的角度去描述,以吸引和保留閱 聽眾的注意力。

Neuman 等人(1992)的研究中發現,這樣框架最常出現,僅次於衝突框架。Bennett

(1995)的研究特別強調這類的框架已在現今的新聞報導中越來越受到重用,對記者或 編輯而言,這類的框架目的在於抓住閱聽眾的目光,因此媒體間競相採用的情況十分普 遍。

Holli & Patti (2000)在研究中提到,這類的框架著重於「新聞擬人化」(personalize the news),也就是多強調新聞中的「情緒面」或「戲劇效果」。

關於情感框架的研究,Robin(2003)的研究中發現,雖然人類許多的情緒皆可用 以測量情緒性框架,但「恐懼」(fear)和「憤怒」(anger)是最清晰可辨,且具有強度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和效度以供測量,並且這兩種情緒會直接影響情緒反應和行動意向,例如恐懼會趨向人 們保護自已,而憤怒則鼓勵人們心裡賞善罰惡的行為。而且這兩種情緒也最易在種種社 會議題中被撩起,這也是過去文獻集中焦點於此的原因。

Robin(2003)還進一步提及,恐懼和憤怒兩種是最容易影響資訊接收的情緒,它 會讓人渴望尋找資訊(以解決恐懼或憤怒的來源),也會依照慣有的基模隨著情緒影響 下一步行動的決策;最後Robin 的研究還證明了情緒和框架之間具有明顯的關連,並且 在報導的文本中,情緒的操作策略更易說服閱聽眾採信報導內容。

由於情感框架在視覺上最顯而易視,Renita & Stephen (2006)一篇討論 2004 年美國 總統大選的報導研究中,發現高爾(Al Gore)的非語言表現(即視覺動作)給閱聽眾 的感覺要比小布希(George Bush)正面;而且民眾感受到高爾的人格特質也比較接近 於媒體所描繪的形象。這個研究指出視覺框架不僅發生,而且比其他屬性更令人印象深 刻,還會直接顯著地影響到觀眾的意見。

因此,關於情感框架的研究,多會以報導出現的動作和臉部表情出現的頻率作為分 析的標準,因為人們會自然而言對鏡頭中的臉孔產生興趣,而被吸引觀看該則報導。

參、衝突框架(Conflict Frame)

這類框架常用來報導個人、團體或組織間的衝突,藉由激烈的衝突以吸引觀眾的注 意力。事實上研究者從框架角度分析新聞時也發現,強調對立的衝突框架和經濟影響框 架也經常出現在公共事務的報導中(Gamson, 1992; Neuman, Just, & Crigler, 1992; de Vreese, Peter, & Semetko, 2001)。

Neuman 等人(1992)特別指出,美國媒體報導某些議題的時候,衝突框架成為眾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多框架中最常見的框架手法。Patterson(1993)的研究則觀察到,新聞中政治精英間常 會使用衝突來簡化某一個複雜的政治爭議,特別是像總統大選期間,各候選人之間的爭 辯。因為加強新聞報導中的衝突框架,可以促使新聞媒體在公共辯論顯得更為重要,並 且增加對政治領袖的不信任感(Cappella & Jamieson, 1997)。

關於衝突框架的討論,Jamieson(1992)曾觀察美國白宮記者採訪總統夫人希拉蕊 講解健保計劃,發現即使她用盡兩個小時針對計劃深入探討、還對反對者的論點做了詳 實說明和反論,但媒體記者對這些並不關心,但是當她開始批評共和黨某位政客時,記 者馬上振筆疾書,大肆報導「第一夫人攻擊政敵」的新聞成為焦點。

Jamieson 因而認為,這類新聞就是「衝突框架」新聞,焦點並不在議題內容、記者 也不關心議題的內涵,當議題出現時,各方政客雖然提出解決方針,但當事件或是議題 木已成舟後,新聞報導重點卻是「誰贏了這場爭議?」;而有關獲得採納的政策方針內 容以及對民眾影響,卻不是報導重點(Jamieson, 1992)。

為了在新聞報導中突顯衝突性,記者常將事件化約為政治人物之間的恩怨,在報導 中轉化成兩邊非輸即贏的戲劇(Bennett, 1996; Gans, 1979; Paletz & Entman, 1981;轉引 自陳憶寧,2002)。

Fallow(1997)則提出「有肢體動作的衝突」(conflict with movement)才是記者最 感到興趣的框架題材;也就是說,衝突要能有後續發展,背後要有一個故事線,一個情 節接著下一個情節,最好還要每日連續上演(讓報導持續下去),而完結篇則是最後到 底是哪位政客「存活」下來。所以議題就算有其重要性、有其衝突性,如果不能發展成 連續劇,新聞性就會降低。

關於新聞報導中衝突框架,國內許多的實證研究,也發現台灣的新聞媒體在報導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時,也會使用這類型的框架,以製造某一公共議題時期,多方的政治衝突。這類的新聞 報導,在反核四期間,特別明顯(陳憶寧,2002;廖述銘,2002;黃蕙萍,2003)。其 他如競選期間,各候選人之間的政見和政策,極少被國內媒體提及,反而是在假事件、

造勢活動等具衝突的議題上,常見於媒體報導(張卿卿,2002)。

肆、經濟影響框架(Economic Consequences Frame)

這類框架在報導時,常會使用推理的方式,預測一個社會事件、社會問題或議題在 一連串的新聞發展後,該問題會在經濟方面如何影響到個人、團體、組織、信仰、或國 家。

過去的實證研究中,Neuman 等人(1992)認為這類的框架在新聞報導中極其重要,

Graber(1993)則認為一則新聞事件的重要性對新聞價值上是十分重要,因而經濟方面 的推論式報導,常常也會出現於新聞報導之中。

關於經濟影響框架的研究,國內的研究較少著墨,唯有何曼卿(2004)在自已研究 中,曾以內容分析檢測1989 年到 2003 年間,中國時報、自由時報和聯合報在五項重大 關鍵政經政策期間的態度(國統綱領通過、鄧小平南巡、戒急用忍政策宣佈、2000 年 總統大選、八吋晶圓廠開放赴大陸等五個)。

她發現這段期間內,媒體常使用混合框架和競局框架。但值得一提的是,她發現在 經濟議題的新聞報導上,消息來源常成為影響新聞框架的因素、並且因為兩岸經貿發展

她發現這段期間內,媒體常使用混合框架和競局框架。但值得一提的是,她發現在 經濟議題的新聞報導上,消息來源常成為影響新聞框架的因素、並且因為兩岸經貿發展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