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 格式使用於教育研究之述評 / 20

Download (0)

全文

(1)

臺灣教育評論月刊,2014,3(3)

,頁 20-22

APA 格式與教育研究 主題評論 第 20 頁

APA 格式使用於教育研究之述評

宋明娟 澳門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

一、 前言

學術論文的正確引註,可避免抄 襲、向作者致意、建立學術論文在主 題知識架構的脈絡,以及作為後續研 究 者 的 延 伸 探 究 指 引 ( 謝 寶 煖 , 2012),故引文格式及參考文獻書目的 完整和一致性,在撰寫學術論文上, 相當程度而言有其必要。 國內教育領域採行 APA 格式撰寫 學術論文已幾乎是公認的必要規範, 對許多研究者而言,已是視之理所當 然、習以為常了。最近筆者與兩位教 育學術界朋友交流(化名為愛倫和阿 華,透過非正式訪談和網路訪談的方 式),談及 APA 格式的使用,並回想過 去在教育研究領域使用 APA 格式的經 驗,以及近年指導碩士班研究生的情 形,對於 APA 格式使用於教育研究, 茲提出一些評論點如後。

二、APA 格式使用於教育研究:

幾點思考

(一) 教 育 學 術 論 文 必 須 使 用 既 定 格 式? 筆者與愛倫目前有共同合作研究 的項目,2013 年 12 月某日,在構思研 究計畫的討論中,談起了 APA 格式的 使用心得。愛倫指出,APA 格式雖然 是教育研究領域所遵行的規範,但也 並不代表具有影響力的著作一定必須 使用既定格式。 談到這裡,筆者想起碩博士班在 學階段,曾有德高望重的學者師長感 嘆,如果早年學術界即按期刊篇數與 格式要求的規範評定學術等級,則未 必能專注心力於寫作幾本專書。APA 格式與引文資料庫的品質掛勾,似乎 意味著不依照既定格式,則無法寫出 思想博大、影響深遠的論文;實則或 許這是個迷思。 (二) APA 格式只是具有「限制」作用 的規範? 在筆者指導學生撰寫學位論文的 經驗中,發現一般碩士生難以快速掌 握 APA 格式的要領;通常一開始只能 做到鬆散地羅列出相關研究,而經過 一段時間的學習和調整以後,才能盡 量做到思考的整合,呈現有組織的段 落。 學生開始練習 APA 格式的時候, 傾向於覺得格式太繁瑣、限制太多, 並且不具緊迫性,待後續論文接近完 稿時再一併調整即可。最初筆者遇到 這種情況,考量或許學生認為 APA 格 式侷限其發揮的空間,故並未勸說其 即早使用精確的格式。後來發現學生 習用 APA 格式的經驗增多以後,成文 的組織也流暢、豐富、合理許多。於 是筆者近來嘗試向學生傳達這樣的觀 念:既定格式應不僅是具有限定的作 用,對於文章的作者而言,有系統地 呈現相關領域的學理,可使思緒的表 達呈現更為清晰,這亦是促發學術創

(2)

臺灣教育評論月刊,2014,3(3),頁 20-22

APA 格式與教育研究 主題評論 第 21 頁 意的基礎;及早掌握格式的要領,相 當程度上確有其重要性。 學生使用 APA 格式的情況與呈現 論點之系統化與否有關,茲舉一例。 在撰寫文獻探討方面,許多學生最初 傾向以陳列筆記的方式來表述,例如 一開始就這樣表達:「作者 A(年代) 提出….,作者 B(年代)認為….,作 者 C(年代)指出…」。然而,較好的 方式是把相似的研究有系統地組織起 來;在撰寫上可先提出重要的觀點, 再以合乎邏輯的方式把相關連的發現 與論述加以連結(Neuman, 2006)。這 種思路表現於 APA 格式的內文引註, 會傾向以先整理出主要的觀念,附上 「(作者 A,年代;作者 B,年代;作 者 C,年代…)」來表達,之後再呈現 個別的舉例或詳細論述。 許多年前筆者撰寫過有關創造思 考的文章,其間閱讀到的文獻曾有指 出,創造思考是擴散思考的展現,然 而思考品質的提升,需要聚斂思考(或 評鑑思考)作把關的角色。學術論文 貴在創見,而格式的嫻熟使用,有助 於表達言而有據的創見基礎。即便如 「詩」的文體是極富創意與想像的空 間,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歌,亦有依循 既定的格式。 (三) 翻譯著作的內文引註是向譯者致 意?或向作者致意? 在 APA 格式中,翻譯著作的內文 引 註 , 是 使 用 引 出 作 者 的 寫 法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 2010)。中文的 APA 格式在翻譯著作的 內文引註部分,有引出作者或是譯者 的方式(潘慧玲編著,2004),然而實 際上,中文的教育學術著作在內文引 註方面,以寫出譯者的方式居多。 與阿華的訪談交流中,他提及「我 覺得臺灣教育論文的引註中,最不妥 的是翻譯著作,在內文引註是用『某 某某譯,年代』,這樣我還要翻到參考 書目才知道作者是誰。」。阿華指出, 雖然翻譯也有某些創作成分,但是「我 關心的是作者是誰,不是翻譯者是誰」 (2014 年 1 月 24 日訪談)。關於這點, 筆 者 甚 有 同 感 ; 雖 然 好 的 翻 譯 涉 及 信、達、雅的表現,譯者功不可沒, 然而以學術界尊重「原創」的價值而 言,內文的引註宜考慮優先向作者致 意,或至少是使用作者與譯者並列的 方式呈現。 (四) 跨學門/領域的教育學術論文僅 能使用 APA 格式? 教育領域的研究主題,常有跨學 門/領域的性質。筆者的領域是課程 研究,研究興趣之一是課程史,近年 曾參加兩岸四地教育史研究論壇。在 參加研討會的過程中學習許多,然最 初稍有格格不入之感,因為筆者習用 APA 格式,而與會的研究人員,許多 以歷史學門習用的格式發表論文。待 多接觸之後,視野漸寬,也才更有興 趣瞭解不同格式的使用習慣。 人文學科領域廣泛採用「美國現 代 語 言 學 會 ( 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MLA)」格式,社會科學 領域採用「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3)

臺灣教育評論月刊,2014,3(3),頁 20-22

APA 格式與教育研究 主題評論

第 22 頁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格

式,而「芝加哥格式手冊(Chicago Manual of Style, CMS)」則兼容人文、 社會、科學等領域(謝寶煖,2012)。 以教育學而言,一般的情況是屬於社 會科學領域,使用 APA 格式。而以上 所述的例子,談及教育史研究、課程 史研究的領域,則有跨教育學與歷史 學的學門專業,其未必使用 APA 格 式,實為有跡可尋。教育學的研究時 常涉及其他人文與社會學門的領域, 作為教育研究者,如能嫻熟相關學門 的寫作規範,應能有助於跨領域的知 識交流。

三、結語

在筆者與愛倫和阿華的對話中, 對於 APA 格式的使用,起先我們都覺 得「沒想那麼多」、「已成為慣性」、「被 規訓化了」,然而透過彼此的對話討 論,加上個人過去的論文寫作和指導 的 經 驗 , 倒 也 梳 理 了 上 述 幾 個 思 考 點。要之,本文指出 APA 格式有其功 能與作用,但並不表示未使用該格式 的教育論文沒有學術價值;並且,現 有的中文 APA 格式尚有調整的空間。 此外,教育本是應用學門,認識基礎 學 門 或 其 他 相 關 應 用 學 門 的 習 用 格 式,在跨領域知識的流通方面應有促 進的作用。 參考文獻  潘慧玲(編著)(2004)。教育論 文格式。臺北市:雙葉。  謝寶煖(2012)。人文暨社會科學 學術論文引註格式之規範。人文與社 會科學簡訊,13(4),81-90。 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0). Publication manual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6th 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 Neuman, W. L. (2006). Social research methods: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approaches (6th ed.).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