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治療與安寧緩和醫療

全文

(1)

藝術治 療與安寧緩和醫療 文/藝術治療師 鄭麗雀 對孩子 註一的思念並未因時間的流逝而減少,隨著父親註二的過世,更加深內心的傷痛,每 每憶及,熱淚盈眶,而丈夫與女兒正是我活下去的力量,精神上的慰藉是悲傷的 良藥,藝術 療傷是其中一項。 因孩子而結識的鄭女士轉介,有機會在本院美德房與醫護人員和病患家屬進行植物藍靛染義 務教學,事前的準備雖辛苦,但教學過程中的互動,以及 看到病患展示成品時,臉上綻放的 笑容和家屬的欣慰表情,讓我和外子更確信藝術治療的價值。 植物藍靛染註四之技術早已失傳近百年,早期曾為台灣賺取不少財富,除蔗糖、稻米、樟腦 外,藍靛在出口的農產品亦佔一席之地,且品質不亞於大 陸、日本,清朝及日據初期尚有製 靛、染布,而於西元 1926 年之後,由於植物藍靛製造成本較高,在西方的化學染料問世且價 格較為便宜,又使用不便,加上高 利潤的茶葉爭地的種種因素下,台灣植物藍靛染終被淘汰; 但天然的染料對人體的好處以及整個對生態環境的優良品質,卻是化學染料所不及的。 於 2000 年五月和八月間,我和外子註五兩次到國立工藝研究所接受馬芬妹老師的嚴格培訓, 300 多個小時的魔鬼式訓練下,於 2002 年 9 月 到 12 月再次回研究所製作藍染特展展示品, 練就了一身好技藝,並將這一手技藝傳播到各個學校、社區…等,讓植物藍靛染這一朵美麗 大藍花,再 次開遍台灣各個角落,並發揚到各地,也不枉費國立工藝研究所馬芬妹老師十年 來所辛勤耕耘復原的植物藍靛染技藝。 利用一根針、一條線或最簡便的橡皮筋、棉線於任一布上的紮、縫、綁,再加一桶植物藍靛 染液,即可安全又快速創造一天地、一世界,讓美德病房 裡,傳出陣陣驚叫與喜悅的笑聲, 尤其當製成品展現在病患和家屬、醫護人員的身上時,燦爛的臉龐,讚美的聲音令人雀躍;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病患林小姐, 年輕卻漸枯萎的生命,受到藍靛染藝術的灌溉,點起 了火花,內心的快樂充分的表現在臉上,笑容感染了她那擔憂而愁眉不展的丈夫,感動了在 場的所有人員以及我 和外子,快樂—因這朵藍色的花神秘而浪漫的延展開來,忘卻了教學前 與外子辛勤的準備工作,以及事前為了因應病患在進行染布時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而準備 的 預防措施,如今壓力儘在頃刻間一掃而空。 這期間,安寧病房的林醫師及所有護理人員均全力配合,給老師最大的方便,使得在教學當 中我倆相當感動,更深信藝術治療之觀念值得多加推廣。 註一 孩子:1997 年 12 月 5 日兒子正旻下課走路回家,於錦南街被超速趕紅燈的機車從背後 追撞,顱內大量出血,送往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急診室 急救,呈腦死狀況;12 月 7 日往 生捐出心臟、腎臟、眼 角膜嘉惠五位病患。 註二 父親:2001 年 8 月 14 日家父因頭皮血管癌病逝於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自 6 月初即與 外子 24 小時陪伴家父療養,以類安寧療法照顧家父,臨 終前家父將家中事務托付完整,並 自行規劃喪葬事宜,了 無憾事的往生。 註三 鄭女士:兒子正旻的腎臟受贈者,目前擔任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志工,於腹膜透析室 及美德病房服務,服務熱誠盡心。

(2)

註四 植物藍靛染:採自山澗的山藍或採自平原河岸的木藍,以浸泡法粹取色素,以此染液染 布就是植物藍靛染。俗稱南板藍根的中藥材是山藍的根莖;豆 科的木藍曾遍佈台灣西部平原 河岸邊,菁寮、 菁埔、菁仔埤、菁湖等地名,都因種植木藍得名。 註五 外子:與外子陳隆進婚後,共同創業做服裝批發,如期於 45 歲時從職場退休;一起投 入志工服務及工藝教學、傳承,古蹟導覽員、環境佈道師、田 野調查者、文史工作者、工藝 種子教師…皆是 職場退休後不間斷充實的成果。兩人一路相互學習、討論、傳習,使退後 的日子充滿知性與感性。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