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創意學習分項計劃一:英文與數學協同教學實驗教材 劉愛萍 單維彰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2

Share "創意學習分項計劃一:英文與數學協同教學實驗教材 劉愛萍 單維彰"

Copied!
57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

創意學習分項計劃一:英文與數學協同教學實驗教材

劉愛萍 單維彰

版本:940916(單劉)

【前言】

這齣話劇的名字叫做《Proof》,證明的名詞,動詞是 Prove。會搬上舞台的話劇,

不會專門是在講數學,就像我們看「貝多芬與他的情人」、「鋼琴師與他的情人」

這些電影,還有費曼的故事也搬上了銀幕,而這些故事多半在描述他的生活、他 的人生觀、他的困頓以及他的愛情。當我們講這個人的故事時,他的背景或許是 個作曲家、劇作家,那何不也可以是個科學家、物理學家或者是數學家,他亦有 他的感情,也有他的困頓,而此劇針對一個數學家的困頓處著筆。

Proof 這個字也許大部份人會認為是證據的意思,其實在數學裡的解釋是所 謂的證明。如果您還記得國中跟高中數學的話,數學老師常常會出個題目,請『證 明』什麼什麼事情。所以這齣戲若翻成中文的話,劇的名字應該就叫做《證明》。

在選這一齣戲之前,其實我完全不知道它後來會這麼有名!大概是在兩年 前,我在一個數學的雜誌 (應該說是報紙) 上面,看到這一齣劇的介紹,那時候 還沒上演,才剛剛被寫出來。那份數學刊物上面還介紹了當時好幾個與數學領域 相關的,比較廣為大眾接受的傳播或是娛樂的書籍、媒體,劇本等等。從 1995、

96 年開始,好像漸漸不約而同的,一些文藝界的人開始拿數學的題材去寫小說、

寫劇本。

其中我看到的那一篇報導,主要不是在說《Proof》,而是在說《A Beautiful Mind》(美麗境界,羅素克洛主演),那其實就是一本傳記。在那個傳記出版之後,數 學界也覺得寫的不錯,大眾也都讀得津津有味,但沒想到竟有人要買它的電影版 權!另外還有一部小說叫做《遇見哥德巴赫猜想》(Uncle Petros & Goldbach's Conjecture),是 一個希臘裔的小說家寫的,後來也被編成了舞台劇,是不是有可能會上大銀幕,

我們拭目以待。而那篇報導裡也提到了《Proof》,報紙裡引了《Proof》裡面的一 段對話,就是男女主角Catherine跟Hal的一段對手戲,當時看了這一小段對話覺 得滿有趣的,然後上網到Amazon (線上書店www.amazon.com) 搜尋一下,發現大概 只要五塊錢左右,就可以買到《Proof》的劇本,就立刻訂購了一本,寄到英文 系同事陳聖儀教授在美國的家,請她回台灣的時候順便帶回來。

之後其實也擱了好一段時間我才開始讀它,這中間拖了好久好久!有一天 我順手拿起來讀了兩個小時,雖然沒有看完,但很快的就了解了這本劇本的結 構。即使是這樣,其實讓我滿驚訝的是,它有好幾個段落的發展是我沒有預先料 想到的!

後來,我在陳聖儀老師與林文淇老師那裡,得知《Proof》這齣戲在百老匯 已經演完了,現在正在英國上演!而且還是一個很有名的女主角飾演Catherine。

很抱歉因為我對這一行幾乎可以說完全是外行,所以沒能記起那位演員的名字。

(2)

而同期在英國,還有另外一檔的舞台劇,女主角是Madonna。結果《Proof》的賣 座,超過了Madonna的那一場戲!林文淇老師還隨手上網給我看《Proof》這個戲 的網站,www.proofonbroadway.com,首頁一進去就是這本劇本的封面,我不知 道在英國上演的那位女主角是什麼樣的造型,我想那劇本的封面可能是在美國百 老匯演出時的女主角造型,這張照片看起來滿像有點精神異常的數學家,在網站 上我看到它最近剛在美國得了Tony Award,我就問文淇說:「這好像叫做東尼 獎?」雖然我對這一行並沒有很了解,但是我還聽過東尼獎這個名詞。他說:「對 啊,這是非常重要的獎項,它不但是要叫好、還要叫座!才有機會得到這一個獎。」

這樣的因緣,導致我決定在當時每週一早上於漢聲廣播電台梅少文小姐製 作主

幕。在一 幕裡

【第一幕‧第一景】

事的背景發生在芝加哥,從一個晚上描述起。Catherine 坐在一張椅子上,看

obert:「睡不著嗎?」

我一跳。」

什麼。」

我發現妳沒在床上。」

做完。」

了。一個聰明的年輕人。」

伸手指著前頭桌子上擺著的一瓶香檳酒。】

持的『生活掃瞄』節目中談這齣劇本。當時除了劇情的闡述之外,相當於口 譯了一大部分的劇情。總共從 91 年 6 月 3 日至 7 月 8 日分成六次播出,每次大 約一小時。後來由英文系助理幫忙打字成逐字稿,而後拖延到 94 年 3 月間,由 張琇涵和高晟均兩位研究生與我一同把逐字稿再整理成現在的結果。

這齣劇作有二個 acts,act 應該翻譯成「幕」,因此有第一幕、第二 面有幾個 scenes,翻譯成「景」,也就是第一景、第二景。

起來非常疲倦的樣子,她穿著非常隨便的家居服,閉著眼睛。Robert,Catherine 的父親,年約五十多歲,穿得很輕鬆,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學術界的人。Catherine 並不知道她爸爸站在後面。

R

Catherine:「天啊!你嚇了 Robert:「對不起。」

Catherine:「你在這邊做

Robert:「我想起來看看妳啊,因為

Catherine:「你學生還在這裡啊,他在你的書房裡面。」

Robert:「他自己可以出去的。」

Catherine:「我想我還是在這裡等他

Robert:「他不再是我的學生啦,他已經在教書 Catherine:「現在幾點了?」

Robert:「快要一點鐘了。」

Catherine:「喔。」

Robert:「過了午夜。

Catherine:「那又怎樣呢?

Robert:「生日快樂。」【Robert

(3)

Catherine:「喔!爸爸。」

Robert:「難道我曾經忘記過嗎?」

以相信。」

嗎?」

開。」

來開好了。上次你開香檳的時候打破了一扇窗

的事了,妳還提它幹嘛。」

忘了拿酒杯出來。妳要不要我…」

地長長飲了一口。Robert 看著她】

什麼。」

情,其實我滿討厭那些一天到晚把「品

香檳。」

。」

Wisconsin 產酒。」

麼了。拜託妳

吧。」

的生日。」

?」

啊。」

Catherine:「沒有,謝謝你。」

Robert:「二十五歲了,我真是難

Catherine:「我也難以相信。我們現在就打開它 Robert:「妳決定好了。」

Catherine:「好,我現在就要 Robert:「妳要我幫妳開嗎?」

Catherine:「喔,不必了,我自己 戶,你記不記得?」

Robert:「那是很久以前

Catherine:「那一次,你沒有傷到眼睛算是幸運的。」

【砰,酒瓶溢出泡沫了。】

Robert:「二十五歲。」

Catherine:「我老了!」

Robert:「妳還是個孩子。

Catherine:「酒杯呢?」

Robert:「啊,真是的,我 Catherine:「不必了。」

【Catherine 對著瓶口咕嚕咕嚕

Robert:「希望妳喜歡,其實我並不清楚到底應該幫妳買 Catherine:「這是我嚐過最爛的香檳。」

Robert:「我非常驕傲我不知道有關酒的事 味」掛在嘴邊的人。」

Catherine:「這根本就不是

Robert:「這個瓶子看起來像香檳酒瓶 Catherine:「『大湖區的酒場』,我倒不知道

Robert:「一個像妳這樣對著瓶口喝酒的女孩實在也不該再囉嗦什 不要牛飲,對這種優雅的飲料,要慢慢喝。」

Catherine:「你要不要…」

Robert:「不必了,妳自己喝 Catherine:「確定?」

Robert:「對啊!這是妳

Catherine:「祝我生日快樂。」

Robert:「妳在生日這天要做什麼 Catherine:「就喝這個啊。來點吧。」

Robert:「不要。難道妳要一個人過生日 Catherine:「我不是一個人啊。」

(4)

Robert:「我不算啦!」

Catherine:「為什麼不算。」

些朋友出去吧。」

妳出去嗎?」

出去玩的前提是,首先你要有朋友啊!」

的金髮女孩,叫什麼名字來著的?」

llis 街上,妳們整天混在一起。」

事情了,老爸。她們家 1983 年搬到 Florida 去了。」

,她是我姊姊,她現在在紐約。而且我不喜歡她。」

:「我的建議是,如果很晚還睡不著,就做點數學吧。」

數學。」

做數學更糟的事情。你真的不要喝一點?」

麼是質數了。」

!Catherine。」

ine:「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不要這麼懶嘛!」

Robert:「我是你老爸耶。跟一 Catherine:「是啊。」

Robert:「妳朋友不來約 Catherine:「不會。」

Robert:「為什麼不會?

Catherine:「因為要朋友約你

Robert:「喔。」【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

Catherine:「本來就是這樣嘛。」

Robert:「妳有朋友啊。那個很可愛 Catherine:「什麼?」

Robert:「她不就住在 E

Catherine:「Cindy Jacobsen?」

Robert:「辛蒂賈柯布森。」

Catherine:「那是小學三年級的 Robert:「那 Claire 呢?」

Catherine:「Claire 不是我朋友 Robert:「我記得妳姊姊要來。」

Catherine:「明天才到。」

Beat.

Robert

Catherine:「喔,拜託。」

Robert:「我們可以一起做點 Catherine:「不要。」

Robert:「為什麼不要?

Catherine:「我實在想不出比

Robert:「真的,謝謝。妳以前很愛做數學的。」

Catherine:「我不再喜歡了。」

Robert:「妳在識字之前就知道什 Catherine:「那我現在忘記了。」

Robert:「不要這樣浪費妳的天份嘛 Beat.

Cather

Robert:「我知道妳最近過得不太好。」

Catherine:「謝謝。」

Robert!「那不是藉口,

Catherine:「我沒有懶啊,我都在照顧你。」

(5)

Robert:「孩子,我都在觀察妳。妳睡到中午,吃垃圾食物,不做事,廚房水槽

妳浪擲光陰。而且妳永遠不會知道,妳

天。」

啊!」

是不知道。」

到底混掉了幾天。」

確!」

天好了。」

數!」

。」

年數,那真就是個他媽的有趣的數。」

樣子。】

我們算完了,謝謝。」

裡堆滿了盤子。妳出去就是買雜誌,帶這麼高一疊雜誌回來,我不知道妳要怎樣 讀那些廢話。而那還算是好的呢,有時候妳根本不起床,一整天賴在床上。」

Catherine:「那些是我的好日子啊!」

Robert:「狗屁,那些是妳浪費的日子。

整天賴在床上到下午四點,還磨掉了什麼?妳的成就,妳的點子,妳的發現。

Beat.知道我講得對。Beat.」

Catherine:「我的確是混掉了幾 Robert:「幾天呢?」

Catherine:「我怎麼知道

Robert:「我打睹妳一定有算。」

Catherine:「別扯了。」

Robert:「妳究竟是知道還 Catherine:「不知道。」

Robert:「妳一定知道。妳

Catherine:「一個月,大概一個月吧!」

Robert:「再精確一點。」

Catherine「混帳,我不要…

Robert:「到底有幾天?」

Catherine:「三十三天。」

Robert:「再精確一點呢?」

Catherine:「我不知道啊!」

Robert:「拜託! 我就是要妳精 Catherine:「今天我睡到中午。」

Robert:「那就算三十三又四分之一 Catherine:「那也還好啊。」

Robert:「妳胡扯。」

Catherine:「我沒有。」

Robert:「那是個很特別的

Catherine:「那是個他媽的沮喪的數

Robert:「Catherine,如果妳浪費的天數改成

Catherine:「三十三又四分之一年一點也不有趣。」

Robert:「少來。妳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Catherine:「1729 個星期。」【做出她認輸了的

Robert:「1729,了不起的數。它是一個最小可以…」

Catherine:「可以寫成兩種不同的立方和的數。」

Robert:「123加 13等於 1729。」

Catherine:「還有 103加 93。好啦,

(6)

Robert:「妳看到了沒?就連妳的憂鬱都很數學。別再鬼混開始工作吧。妳有足

現在還沒做出任何好數學。」

個年紀以前,就已經成名了。」

了。」

法工作。」

楚啊,真是令人驚訝。毫無懷疑的。」

。我知道我想要做什麼,而且能做到。如果我

e:「你發病那時候幾歲?」

那就是妳現在擔心的事嗎?」

Catherine。」

e:「我是有這麼想。」

這樣想?」

表示妳沒有跟上新的醫學文獻。它有許許多 夠的潛力…」

Catherine:「我到

Robert:「妳還年輕,妳還有時間。」

Catherine:「我還年輕嗎?」

Robert:「是啊!」

Catherine:「你在我這

Robert:「我在妳這個年紀以前,我已經做完最好的工作

【這句話是自我挖苦,二十五歲時已經過了他的頂峰。】

Catherine:「那之後呢?」

Robert:「什麼之後?」

Catherine:「生病之後。」

Robert:「妳問這幹嘛?」

Catherine:「你生病之後就無

Robert:「不。我從來沒有那麼敏銳過。」

Catherine:「爸。」【她忍不住笑了。】

Robert:「是啊,嘿,是真的。那個清 Catherine:「你那時候快樂嗎?」

Robert:「是啊,我很忙。」

Catherine:「這不是一回事。」

Robert:「我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

想要花一整天去做一個問題,我可以這樣做。如果我想要找資料,要找那神秘、

複雜而誘人的線索,就發現它們充斥我的四周。在空中,在鄰人扒成一堆的落葉 中,在報紙的票房數據中 (In box scores in the paper),寫在咖啡杯上裊裊的熱氣 中,這整個世界都在對我說話。如果我恰好想安靜閉目坐在長凳上,想想這些線 索,我也可以。真是一段美好時光。」

(Beat.) Catherin

Robert:「二十幾。二十三、四歲吧!

Catherine:「我是有這麼想。」

Robert:「老了一歲不代表什麼,

Catherine:「那並不只是老了一點的問題。」

Robert:「那就是我的問題囉。」

(Beat.) Catherin

Robert:「真的?」

Catherine:「怎麼能不

Robert:「那麼如果妳擔心這個,就

(7)

多的病因,並不是單純的遺傳。不會因為我的精神錯亂,妳就一定會如此。」

Catherine:「爸…」

Robert:「聽我說。人在二十歲出頭的時候生命變化快得讓妳振奮起來。而妳正

會的。振作起來,不要讀那麼多雜誌。坐下來讓妳的大腦

是個好的現象呢?」

裡納悶自己是不是瘋了。」

想做別的事情。相信我的話。一個人發瘋的最佳

己…」

那就是很好的現象。」

好現象。」

就是得要用心將這些事情想通。現在言歸正傳,已經很晚

經是個瘋子。」

承認你是瘋子。」

在消沈,這個禮拜的確不順。其實這幾年妳都過得糟透了,沒人比我更清楚。但 是妳一定會恢復的。」

Catherine:「哦?」

Robert:「我相信一定

開始運作,我發誓妳一定會覺得很好。妳可以跟我談論這個問題的簡單事實本身 就是一個好的現象。」

Catherine:「一個好現象?

Robert:「對啊!」

Catherine:「怎麼可能

Robert:「因為啊!一個發瘋的人不會坐在那 Catherine:「他們不會嗎?」

Robert:「當然不會。他們有更

指標就是無法自問:『我是不是瘋了?』」 Catherine:「即使答案是『是』嗎?」

Robert:「瘋人壓根不會問啊。妳懂嗎?

Catherine:「懂。」

Robert:「所以妳問自 Catherine:「我沒有。」

Robert:「但是假設妳有,

Catherine:「好現象…」

Robert:「妳還精神正常的 Catherine:「對。」

Robert:「妳看吧,妳

了,妳上樓去睡個覺,然後早上妳就可以…」

Catherine:「等等。不對。」

Robert:「怎麼回事?」

Catherine:「沒用的。」

Robert:「為什麼?」

Catherine:「這沒道理。

Robert:「當然有。」

Catherine:「沒有。」

Robert:「問題在哪裡?

Catherine:「問題就是,你已 Robert:「這有什麼差別?」

Catherine:「你承認了---你剛才

(8)

Robert:「那又怎樣?」

Catherine:「你說過一個瘋掉的人絕不會承認自己發瘋了。」

輯的矛盾。】

承認呢?」【Robert 已經被認定為瘋子,如果前面說的論述成立(瘋

) 對不對?」【Robert 不只是瘋掉了,而

葬禮就在明天。」

在這裡,給我建議,帶來香檳。」

e:「這意味著…」

atherine,我深愛的女兒,這真是一個壞現象。」

出來到

不起---我吵醒妳了嗎?」

嗎?」

我一跳,真是的。你在做什麼?」

晚的份了。」

著香檳酒瓶。她趕快放下。)

Robert:「是啊!但是…,喔,我懂了。」【Catherine 抓到 Robert 邏

Catherine:「你還有什麼話說?」

Robert:「有道理。」

Catherine:「那你怎麼能

子都不會自己承認),那他為什麼能自己承認呢?】

Robert:「好吧。那是因為我也死掉了。(Beat.

且是死掉了,因此不受前面論述的限制。劇情到此之前,看不出來 Robert 是 Catherine 心中的幻 想,其實她一直在跟幻影說話。】

Catherine:「你上星期死了。」

Robert:「心臟衰竭,死得很快,

Catherine:「那就是為什麼 Claire 要從約紐飛過來。」

Robert:「對。」

Catherine:「你卻坐 Robert:「對。」

(Beat.) Catherin

Robert:「對妳來說嗎?」

Catherine:「對啊。」

Robert:「對妳來說,C

【他們又坐了一會兒。房裡的聲音停止,Hal 走進舞台Hal 從二樓走下來,轉到後廳,

後陽台,穿著半嬉皮 (semi-hip) 的衣服,背著一個背包,手裡夾著一件捲起來的夾克。他沒有 扶著門讓它砰的一聲關上。Catherine 嚇了一跳坐直了起來】

Catherine:「啊?」

Hal:「喔,天哪!對 Catherine:「啊?」

Hal:「妳剛才睡著了 (Beat. Robert 不見了) Catherine:「你嚇了

Hal:「對不起,其實我沒注意已經這麼晚了。我做完今 Catherine:「那好。」

Hal:「一個人喝酒嗎?

(Catherine 這才發現自己抓 Catherine:「對。」

Hal:「香檳,是吧?

Catherine:「是。」

Hal:「慶祝什麼嗎?

(9)

Catherine:「沒有,我只是喜歡香檳。」

出一個笨拙的「派對」手勢)

):「我喝夠了,你可以把整瓶帶走。」

了。」

開車。(Beat.) 我知道怎樣自己出去。」

回來?」

呢。明天可不可以?」

。我本來也打算要參加的。可以嗎?」

在不在家?」

。」

西嗎?」

歡有人打擾妳。我說,過去幾天我只是把東西整理好,

望任何東西被搬走,而且我也不願意讓任何東西離開這

必須在這裡工作。我不會打擾妳。」

一遍。」

扯。」

Hal:「它帶來歡樂氣氛。」

Catherine:「什麼?」

Hal:「歡樂。」 (他擺 Catherine:「要喝點嗎?」

Hal:「當然好啊!」

Catherine (拿酒瓶給他 Hal:「喔,不用。謝了。」

Catherine:「拿著吧,我喝夠

Hal:「不用,我不該喝太多,我還要 Catherine:「那好。」

Hal:「我什麼時候可以 Catherine:「回來?」

Hal:「我距離完成還早

Catherine:「明天舉行葬禮耶。」

Hal:「喔!對啊,我都忘了,抱歉 Catherine:「可以。」

Hal:「那星期天呢?妳

Catherine:「我已經給你三天了。」

Hal:「我還希望有更多時間待在那裡 Catherine:「你到底還需要多少天呢?」

Hal:「一星期吧,至少。」

Catherine:「你在開玩笑吧。

Hal:「不。妳知道那裡有多少東 Catherine:「一星期?」

Hal:「我知道妳現在不太喜

大部分都是筆記本。妳爸把每份筆記都寫了日期,我現在把它全部排好了。我並 不一定要在這裡工作,我可以帶一些回家,讀完了再拿回來。」

Catherine:「不可以!」

Hal:「我會小心的。」

Catherine:「我爸不會希 個房子。」

Hal:「所以我

Catherine:「你只是在浪費你的時間。」

Hal:「總要有人把妳爸爸的筆記全部看過

Catherine:「根本沒什麼東西在裡面,全是垃圾。」

Hal:「那裡有 103 本筆記本耶。」

Catherine:「我全都看過了,全是胡

(10)

Hal:「還是得有人讀一遍。」【難道 Catherine 不是「人」嗎?Hal 指的是數學家】

來了。」

什麼意思嗎?」

像一隻猴子用打字

每一頁。妳有嗎?」

吧!我有點遲到了。我的一些朋友組了個樂團,他們要在鎮城外一個酒

同事,都是些有趣的傢伙。他們要演唱這首了不起的歌

也沒開多遠。」

呼,

呆頭楞腦的人---妳知道的嘛---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唱歌的。」

Catherine,我星期來,可不可以?」

滿的,再加上自己的研究。」【美國有些大學

去練習的。請妳容許我。(Beat.) 我敬愛令尊。

Catherine:「他是個瘋子。」

Hal:「沒錯,但是他還是寫下

Catherine:「他是書寫狂,Harold,你知道

Hal:「知道,就是他不自主地一直寫一直寫。叫我 Hal。」

Catherine:「字句之間根本沒有關連。根本就沒有思想。就好 機敲出 103 本充滿狗屁的筆記本。」

Hal:「請妳讓我確定它們都是狗屁。」

Catherine:「我確定。」

Hal:「我已經準備好要讀

Catherine:「沒有。我又沒瘋。」

(Beat.) Hal:「好

吧演唱。他們在節目單最下面,大概兩點或兩點半的時候要開始。我說了要過去。」

Catherine:「很好啊。」

Hal:「他們都是數學系的

---想必妳會喜歡---叫做『i』,小寫的。他們將要站在那邊三分鐘,什麼都不演奏。」

Catherine:「虛數。」【Catherine 立刻猜到那個歌名 i 的意思是虛數單位,負一的平方根】

Hal:「這是一個數學玩笑。妳現在知道為何麼他們會被排在節目表的最後。」

Catherine:「開車大老遠去看一群書呆組成的樂團。」

Hal:「天啊我最討厭別人這樣說。【指的是稱數學家為書呆】

Catherine:「所以他們是書呆囉。」【Hal 只抗議沒開多遠,沒有明白抗議書呆的稱 Catherine 乘勝追擊說他等於承認了書呆那一部份的說法】

Hal:「喔,他們算是極端地呆頭楞腦啦。但是這些

會自己穿衣服,能在一流大學裡任教,有些還會把眼鏡換成隱形的。他們也打打 球,玩玩樂團,而且還出奇地經常有豔遇呢。所以在某種意義下他們相當於挑戰 了像呆頭鵝、書呆子、怪胎、弱雞、呆伯特這些偏見。」

Catherine:「你也在那個樂團,對不對?」

Hal:「好吧,對,我打鼓。妳要不要來啊?

Catherine:「謝了。」

Hal:「好吧。這樣吧,

Catherine:「你難道不必上班嗎?」

Hal:「要啊,我這學季教書的時數是

一年分成三或四個學季,每學季通常為期十週,每節課 75 分鐘】

Catherine:「加上樂團練習。」

Hal:「我還沒有時間,不過我將會

我無法相信像他這樣的心靈會這樣就關閉了。他有一段清醒的時間,清醒了一 年,四年前的一整年。」

(11)

Catherine:「沒有一整年,說九個月比較接近。」

博士論文的延宕差這麼一點

…,妳二十五歲,對吧?」

說…」

我們兩個都還要年輕的時候,他就已經在三

等於有一張通

e:「把你的背包給我。」

的背包給我。」

看裡面。」

打開交給我。」

任何東西離開這個房子。」

找到一些可以發表的東西。」

你就有一張通行證了。」

義發表。那是為了令尊而發表的。」

你拿了我一本筆記。」

Hal:「一學年。他那時可以指導學生…我那時正因為

點就要放棄了,正好遇見妳爸,他為我開了一條研究的大道。我虧欠他。」

Catherine:「抱歉。」

Hal:「妳看,這樣說吧 Catherine:「你幾歲?」

Hal:「這不重要,妳聽我

Catherine:「幹,你到底幾歲?」

Hal:「二十八歲,好吧?當妳爸爸比

個領域做出突破的貢獻:博奕理論、代數幾何和非線性算子。我們大部分人可能 在一生中連一個領域都還無法瞭解。他等於發明了一套研究理性行為的數學工 具,讓經濟學者可以從那裡擠出諾貝爾獎,也給天文物理學家開創了新的方向。

妳知道嗎?」【三大領域的原文是 game theory、algebraic geometry 和 nonlinear operator theory】

Catherine:「別對我說教。」【言外之意是,他是我爸爸,我豈會不知】

Hal:「我沒有。我是在告訴妳,只要我能產出妳爸的十分之一,就 往全國任何一個數學系的通行證了。」

(Beat.) Catherin

Hal:「什麼?」

Catherine:「把你 Hal:「為什麼?」

Catherine:「我要看 Hal:「什麼?」

Catherine:「把它

Hal:「喔!別這樣!」

Catherine:「你不可以拿 Hal:「我不會這樣做。」

Catherine:「你希望在樓上 Hal:「當然。」

Catherine:「然後

Hal:「啊?不是這樣的!那將會以妳爸的名

Catherine:「我不相信。你拿了一本筆記在背包裡。」

Hal:「妳怎麼可以這樣說呢?」

Catherine:「拿過來給我。」

Hal:「妳有一點妄想症。」

Catherine:「妄想症?」

Hal:「也許有一點。」

Catherine:「幹。我知道

(12)

Hal:「我認為妳該冷靜一下,想想妳在說什麼。」

。」

包裡沒有東西。」

?」

?」

拿的呢?對不對?」

e:「你是對的。」

你不用再回來了。」

人確定…」

一起,我餵他,跟他說話,

一個人在這兒,不管他想做多白癡的事情我都

最優美的證明,完美的證明,像音樂一樣的證明。」

勢和冷笑話… 我的意思就是,瘋子,好了嗎?」

九、二十個小時,我幫他買了一整箱筆

如何處理那種狀況。一定很慘。我知道妳…」

。」

。」

Catherine:「我在說,你騙我而且你偷了我家的財產 Hal:「而我認為那聽起來像是妄想。」

Catherine:「就算我妄想也不表示你的背

Hal:「妳自己剛才明明說那些筆記本裡面什麼都沒有,對吧 Catherine:「我…」

Hal:「妳沒這樣說嗎 Catherine:「我有。」

Hal:「那我有什麼可以 (Beat.)

Catherin

Hal:「謝謝。」

Catherine:「所以

Hal (嘆一口氣):「拜託!真的應該要有

Catherine:「我跟他住在一起。我花了一輩子跟他在

當他說話的時候試著聽懂,其實他只是對著幻相說話…我看他跟個鬼魂一樣晃來 晃去,他身上沾著穢物,我得確定他洗澡洗乾淨了。那是我自己的爸爸。」

Hal:「我很抱歉,我不應該…」

Catherine:「在我媽死後就只有我

盡量讓他滿意。他經常讀一整天的書,不斷要求更多更多的書。我一車一車地從 圖書館載回來,樓上還有幾百本。後來我才發現他根本不是要讀書,他認為外星 人透過圖書館的書籍條碼傳送訊息給他。他想要做的是破解那些密碼。」

Hal:「什麼樣的訊息?」

Catherine:「美麗的數學。

Hal:「聽起來不錯。」

Catherine:「加上流行趨

Hal:「他那時候病了,那是個悲劇。」

Catherine:「然後進入書寫期,一天寫十

記本而他全寫完了。我還從學校退學…真高興他現在死了。」

Hal:「我了解妳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Catherine:「你才不了解。」

Hal:「妳是對的,我不能想像

Catherine:「你不知道我。我想要自己一人,我不想他在這裡。」

Hal (有點迷惑):「他?我沒有…」

Catherine:「你啦!我不想你在這裡 Hal:「為什麼?」

Catherine:「他死了 Hal:「但是我沒有…」

(13)

Catherine:「他死了,我需要任何高徒在這裡。」

已經有人研究他的東西,總會有某人要讀那些筆記的。」

我爸爸。我會讀的。」

?」

都是扭來扭去潦草的符號,妳沒辦法從整篇廢物中挑

全是廢物。」

不經心而忽略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一定頗為高階,需要專業才能辨認出來。」

y 是 Catherine 的親暱稱呼】

妳一些基本的東西,但是算了吧。」

t. Catherine 突然搶過他的背包) 嘿,別這樣,妳

子,兩枝鼓槌,如此

心還蠻好的。幾年前我媽過世的時候我蠻沮喪的,那時

e:「我沒事。」

動也很有用。我每星期挑幾個早晨在湖邊跑步,現在還不太冷。如果妳

不上演出了。我最好還是走吧。」

實開車真的頂多二十分鐘就到了。我們上台,表演,雖然我們很白爛但 Hal:「那還有其他人。」

Catherine:「什麼?」

Hal:「你以為只有我嗎?

Catherine:「我會讀的。」

Hal:「妳不…」

Catherine:「他是 Hal:「妳不能。」

Catherine:「為什麼

Hal:「妳的數學不夠。整頁 出好東西。」

Catherine:「那就

Hal:「萬一不是,我們不能因為 Catherine:「我懂數學。」

Hal:「萬一那裡有些價值就 Catherine:「我想我能辨認。」

Hal (有耐心地):「Cathy…」【Cath

Catherine:「怎樣?」

Hal:「我知道妳爸教過

Catherine:「你不認為我能讀懂。」

Hal:「抱歉,我知道妳沒辦法。(Bea

饒了我吧。(Catherine 打開背包搜查裡面) 那裡面沒多少東西。」

(Catherine 把裡面的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有一罐水,幾件運動衣,一個橘 而已。她把每樣東西放回去,然後還給他。Beat.)

Catherine:「你明天可以過來。」

(Beat. 兩個人都有點糗。) Hal:「呃,學校的健康中

候我的研究也不太順…我到那邊去跟醫生談談。我看了她幾個月,真的蠻有幫助 的。」

Catherin (Beat.) Hal:「運

要參加我可以來接妳。妳可以不必跟我說話…」

Catherine:「謝了。」

Hal:「好吧,我快要趕 Catherine:「好吧。」

(Beat.) Hal:「其

(14)

是演完了會補償每個人一杯酒。妳在四點就會回家,最晚四點半…」

Catherine:「晚安。」

Hal:「晚安。」(他站起來要走,但是忘了夾克。)

一本捲在衣服裡面作文簿掉到地板上。她楞了一

我應該去慢跑?」

出我的房子。」

偷了這個。」

你偷了我爸的…」

妳先平靜下來好嗎?」

。」(她拿起電話開始撥號。)

抱歉,我剛剛在下樓前拿了

):「喂?」

Hal 在旁邊猛翻筆記本。】

搶劫案。」

。這裡,

。」

鳥電話聽我說?」

號…」【英語講地址,先說門牌號碼才講道

看到沒?妳。他在寫妳,這裡寫了妳的名字:Cathy。看

Hal 開始讀筆記內容,她好像聽進去了。) Catherine:「等一下,你的夾克。」

Hal:「喔不要,妳不必幫…」

(Catherine 拿起他的夾克。這時 下,撿起來,渾身氣得發抖。) Catherine:「我妄想症?」

Hal:「等一下。」

Catherine:「你認為 Hal:「請妳停一下。」

Catherine:「出去!」

Hal:「請妳讓我…」

Catherine:「你給我滾

Hal:「聽我講一分鐘就好。」

Catherine (揮舞著那本筆記):「你 Hal:「妳聽我解釋。」

Catherine:「你偷了我、

(Hal 一把搶過來那本筆記。) Hal:「我要給妳看一件事。請 Catherine:「給我還來。」

Hal:「一下就好。」

Catherine:「我要報警

Hal:「不要,告訴妳我只是借用一下,好嗎?真的很 它,本來打算…」

Catherine (對著電話

Hal:「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Catherine:「喂,警察局嗎?我… 是的,我要報一個現行

Hal:「我注意一件…一件妳爸寫的東西,好嗎?不是數學。他寫的東西 我給妳看。」

Catherine:「搶劫 Hal:「妳可不可以掛掉

Catherine (仍然對著電話):「對,我在 5724

路名稱。她還沒講完。】

Hal:「那東西關於妳,

到沒?」

Catherine:「南…」

(Catherine 停了一下。當

(15)

Hal:「『一個好日子。從 Catherine 聽到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我不知道他指的是

筆跡工整。一定是在他病情好轉的那段時間,這

我就像一輛破車,在滿手油污地修理了許多年之後,

。我猜妳會很高興看到這段話。我不該想要偷偷夾

ine 獨自坐著,把頭放在雙手中啜泣。終於哭完了擦著眼睛。遠方傳來警笛聲,

糟了。」

第一幕‧第二景】

空間上還是在後陽台那個景,前一景的時間是半夜一點鐘左右,現在時間已經是

laire:「妳看起來好多了。」

?」

什麼,但是我猜妳也許…」

Catherine:「他哪一天寫的?」

Hal:「我猜是四年前。那時候他

裡還有。(停了一會兒,Catherine 掛掉電話)『機械還沒開始運轉,但是我有耐心。』

他叫他的心智『機械』,就是他做數學的能力。」

Catherine:「我知道。」

Hal:「『我知道終將成功。

發動起來聽到無助的喀喀喀聲音。我還不能上路,但是有理由保持樂觀。跟學生 說話蠻有幫助的。出去晃晃,到餐廳吃飯,搭公車,所有這些「正常」生活的活 動也都蠻有幫助。特別是 Cathy,為了照顧我,她花費了這麼多年,其實應該說

「浪費」。她拒絕把我送進療養院---把我留在家裡由她親自照顧,絕對是救了我 一條命。否則我不可能有機會寫下這些,不可能再想像能夠做點數學。她的勇氣 究竟從何而來?我永遠沒辦法回報她。今天是她的生日,二十一歲。我要帶她出 去吃晚餐。』記下的日期是 9 月 4 日,也就是明天。」

Catherine:「是今天了。」

Hal:「對 (他把筆記本還給她)

帶出去的。我本來想明天---現在說起來有點蠢---我想把它包起來明天當作生日禮 物送給妳。」

(Hal 走了。Cather 漸漸拉近。) Catherine:「 (燈光漸暗)

第二天的早晨了。Claire 回來了,Claire 是 Catherine 的姊姊,從紐約過來,這一 天的下午,她們的父親要出殯、下葬。Claire 穿的很時髦,坐在後陽台喝一杯咖 啡,她從房子裡面帶了一些貝果跟水果出來,分放在兩個盤子上。她看到地上躺 著一瓶香檳酒的瓶子,把酒瓶拿起來,好好的放在桌上。這時候 Catherine 從房 裡出來,到了外面,也就是後陽台 (這一景的舞台)。Catherine 的頭髮是濕的,顯 然剛剛洗過澡。

C

Catherine:「謝謝。」

Claire:「感覺好一點嗎 Catherine:「是啊。」

(16)

Claire:「我覺得妳看起來一百萬倍的好,喝點咖啡吧。」

嗎?」

black,意即黑咖啡,什麼都不加。)

以看出來,這個姊姊主

Claire:「要根香蕉嗎?還好我帶來一些食物,這房裡面真是什麼都沒有。」

厭早餐。」

?」(下午去參加喪禮要穿的衣服)

它到底合不合身。」

,我還帶了一個吹風機來。」

我帶來的潤絲精?」

,妳應該試試看的。」

妳的頭髮健康一點。」

死的組織,妳沒辦法讓它更健康一點。」

東西還是可能是化學的。」

我的頭髮感覺好一點,看起來

e:「好啦!謝謝,我下次會用的。」

服不合身的話,我們可以到城裡面去換一件。」

Catherine:「好。」

Claire:「要加點什麼

Catherine:「不用。」(英文說

Claire:「加點牛奶吧。」(然後就已經幫她加進去了;所以由這邊可

見比較強,就是她覺得加牛奶比較好就替她加下去了。)

Catherine:「我本來就準備要去買菜了。」

Clear:「吃個貝果。」

Catherine:「不要,我討

Claire:「妳沒穿上我給你帶來的衣服 Catherine:「現在還不想穿。」

Claire:「妳不想試試看嗎?看看 Catherine:「我等一下再穿。」

Claire:「如果妳要吹乾頭髮的話 Catherine:「不用了。」

Claire:「妳有沒有試試看 Catherine:「啊!我忘記了。」

Claire:「那是我最喜歡的潤絲精 Catherine:「好啦,我下次會用它。」

Claire:「妳一定會喜歡的,它有 jojoba。」

Catherine:「什麼叫 jojoba?」

Claire:「就是某種東西,可以讓 Catherine:「但是頭髮是死的。」

Claire:「什麼!」

Catherine:「頭髮是

Claire:「不管它,反正就是某種對你頭髮好的東西。」

Catherine:「是什麼東西啊,化學嗎?」

Claire:「不是,它是生機的。」

Catherine:「可是你知道,生機的

Claire:「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什麼啦!」

Catherine:「妳有沒有聽過生機化學這一行?」

Claire:「反正我所知道的就到此為止,它就是會讓

好一點、聞起來好一點,就這樣子。妳自己決定妳要不要用它吧。」(Claire 就想轉 變話題)

Catherin

Claire:「好。」

Claire:「如果這衣

(17)

Catherine:「Ok!」

Claire:「我帶妳出去吃午餐吧?」

吧,在我回去以前,妳還需要些什麼東西嗎?」

我在這邊,你還需要買些什麼嗎?」

沒有什麼自己

我預約了一些晚餐的食物,酒、啤酒。」

定想不想留下來吃點東西,

式來放鬆一下也可以,無所謂

Mitch 要我跟你說 Hi。」(Claire 停了一下,換個話題說)

樂子。」(語氣帶點諷刺)

我跟他說,很快妳就

得排場很大,反正他爸媽也都已經過世了,我們只是

工作,而

沒有什麼行事曆或是日曆可以看的,當然我

,那一定會讓我非常高興的。」

而且她剛剛可能滿輕鬆隨便的坐在

Catherine:「好啊!」

Claire:「也許是星期天

Catherine:「像是衣服之類的嗎?」

Claire:「任可東西都可以啊,反正當

Catherine:「不必了,我很好。」(英文說 I’m cool 意即我很好,不需要你麻煩。)

Claire:「我想今天晚上邀一些人過來,如果妳覺得可以的話。」

Catherine:「我當然覺得可以啦!Claire,妳別再像這樣說話了。妳 的計畫嗎?」

Claire:「沒有,

Catherine:「可是今天下午我們要把爸爸下葬耶。」

Claire:「我想沒什麼關係吧,來參加喪禮的人可以決

如果他們想要留下來吃點東西就來我們家,參加今天晚上的 party,而且這也是 我唯一一次機會再見一見我在芝加哥的老朋友了,應該會感覺很好吧,雖然說是 個喪禮,但我們沒必要完全哭喪著臉。當然,如果妳覺得可以的話」

Catherine:「當然啦,我覺得可以,沒問題。」

Claire:「這段時間妳壓力很大,用點比較糜爛的方 啦!」

Claire:「

Catherine:「Hi,Mitch」(Catherine 俏皮的跟 Claire 說)

Claire:「他真的很抱歉不能來。」

Catherine:「是啊,他會錯過所有的

Claire:「他其實很想來看看妳,他要我代他向妳致意,然後 會來跟他見面了,因為我們就快要結婚了。」

Catherine:「你玩真的。」(驚訝的語氣)

Claire:「真的啊,我們已經決定了。」

Catherine:「什麼時候?」

Claire:「一月。我們不會搞

會到法院公證而已。公證之後,在我們最喜歡的餐廳裡面,吃一個豐盛點的晚餐,

然後邀一些我們彼此的朋友。當然,我也希望妳能夠來參加這個婚禮。」

Catherine:「當然啦!我一定會去的,恭禧你,Claire,為妳高興。」

Claire:「對啊!我也為我高興,我們覺得這時機滿對的,他有個很好的 我也剛剛升職了。你會來嗎?」

Catherine:「當然,一月嘛!其實我 一定會去。」

Claire:「很好啊

Claire:「妳還好吧?」(這個時候 Claire 不但換個話題,

(18)

後陽台的椅子上面,跟她的妹妹說話,這個時候她的表情忽然有點莊嚴起來,她坐了直了一點,

靠近她妹妹一點)

Catherine:「好啊。」

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現在妳還好吧,撐得過去吧?」

個所謂的恰當時機的話,我覺得他現在過世還算是個恰當

嗎?」

續讀書嗎?」

要開始想。妳感覺怎樣?」

外,我還真希望

她)

著就換了一個話

re:「今天早上妳在洗澡的時候,有幾個警察過來了一趟。」

回頭檢查一下,看這邊到底有沒有什麼問題,看看今

好啊。」

,報警了。」

話報警了。」

為有人在房裡要偷東西。」

話給掛了。」(英文報警是 911)

Claire:「妳對每件事,

Catherine:「什麼每件事啊!」

Claire:「就是有關爸爸嘛。」

Catherine:「關於他怎樣呢?」

Claire:「妳對他的過世現在有些 Catherine;「是啊,沒什麼問題啊。」

Claire:「妳說實話嗎?」

Catherine:「是啊!」

Claire:「我覺得如果有

的時機。你知道妳接下去要幹什麼嗎?」

Catherine:「不知道。」

Claire:「妳要繼續待在這 Catherine:「不知道。」

Claire:「妳想回去學校繼

Catherine:「我還沒想這件事。」

Claire:「當然,現在有好多件事得

Catherine:「身體狀況當然好的很,除了我的頭髮有點不健康以 可以找點東西讓我的頭髮健康一點。」(Catherine 有點不耐煩了)

Claire:「少來了啦,Catherine。」(Claire 當然聽得出來妹妹在諷刺

Catherine:「妳問這些問題究竟要做什麼?」(她姊姊稍稍頓了一下,接 題)

Clai

Catherine:「哦,真的?」

Claire:「他們說他們想要再 天早上是不是什麼都好。」

Catherine:「很好啊!什麼都很

Claire:「他們說妳昨天晚上打電話叫警察 Catherine:「哦,是嗎。」

Claire:「妳是不是真的打電 Catherine:「是啊。」

Claire:「為什麼?」

Catherine:「我當時以

Claire:「但是後來發現不是這樣嗎?」

Catherine:「對啊,後來我改變主義了。

Claire:「妳先打了 119 報警,然後你又把電

(19)

Catherine:「我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把警察叫來。」

Claire:「那妳當初為什麼打電話呢?」

Catherine:「我只是想把那個傢伙給趕走,嚇走而已。」

的一個學生。」

生啊!」

是一個數學家了。」

手稿。」

看了很晚了,然後我在這邊等著他,然後我就誤會

想要趕他走。」

打電話給警察。」

Dobbs。」

概是 Claire 還盯著 Catherine 看,所以連 著 la

時候,只有妳一個人在房裡。」

百本筆記本,他只是想要偷走一

到了。他邀我一起去,然後我就跟他說謝了。」

?」

了,他是個數學怪獸!」

的。」(這是 Catherine 不耐煩、

Claire:「誰啊?」

Catherine:「是老爸

Claire:「可是爸爸這些年來都沒有學

Catherine:「不是啦!他是以前的學生,現在他 Claire:「那究竟為什麼他會在我們家裡呢?」

Catherine:「他來這看爸的筆記,想要檢查他的 Claire:「在半夜裡面嗎?」

Catherine:「是啊,他在這邊

他,好像要偷走筆記本的樣子。」

Claire:「偷走筆記本?」

Catherine:「對啊,所以我

Claire:「那他真的要偷筆記本嗎?」

Catherine:「是啊,這是為什麼我後來 Claire:「那傢伙叫什麼名字。」

Catherine:「Hal,Harold,Harold

(Harold 是他的 first name,Hal 是 Harold 的簡稱,大

st name:Dobbs,把全名 Harold Dobbs 告訴了 Claire。Catherine 跟她姊姊介紹 Hal 這個人,

但是她姊姊似乎是不太相信)

Claire:「警察說他們來的

Catherine:「在警察來以前,我就把他趕走了。」

Claire:「所以他也帶走了那些筆記本了嗎?」

Catherine:「沒有啦!別傻了,Claire,這裡有幾

本而已,而且他偷走那一本的目的是想要把它還給我,所以我就放他走了,讓他 可以趕上他在城北樂團的演奏。」

Claire:「他參加樂團的演奏?」

Catherine:「對啊!他那時候已經遲

Claire:「那個 Hal 是妳的男朋友嗎?」(試探性的問)

Catherine:「不是。」

Claire:「妳跟他睡過嗎 Catherine:「什麼,妳少噁心

Claire:「但他還參加一個樂團,是搖滾樂團嗎?」

Catherine:「不是,他參加的是管樂團,他是吹長號

調侃 Claire 說的,之後又改口) 「是啦是啦,當然是搖滾樂團。」

Claire:「那樂團叫什麼名字啊?」

Catherine:「我怎麼會知道啊。」

(20)

Claire:「那個叫 Hal 的傢伙沒告訴妳他的樂團的名字嗎?」

晚上演奏,報紙上

搞不太懂耶,這一個叫做 Hal 的…」

已經看得出來姊姊好像不太相信她,覺

的。」

家,妳如果不相信妳打電話到數

氣,我只是有點搞不懂,我只是有點不明白,如果妳那時候抓

是因為妳一直在想他是我男朋友這一類的事啊。跟妳說不是嘛,

在這裡嗎?」

裡,但是他是後來才來的,而且我們

嗎?」

在這啊,難道妳一個人喝完了這瓶酒嗎?妳到底那時候在

(Catherine 就有點遲疑,有

公務喔,他說他沒把妳抓起來帶走,算是妳的運氣了。」

公務?」

的時候,一邊講一邊噴口水,噁心死了。」

Catherine:「沒有啊,我不知道,妳自己去看報紙,他們昨天

應該有,而且他演奏的那一首叫做 imaginary number,虛數,他們演奏的那一曲 根本就不存在的。」

Claire:「我覺得我還是

Catherine:「妳不要再說 Hal 了好不好。」

Claire:「這個人…」(姊姊還想要問,但是 Catherine 得她好像有點精神異常,有點虛幻的樣子。)

Catherine:「Hal 這個人是存在的。」

Claire:「是是是,我當然相信他是存在

Catherine:「他是芝加哥大學數學系的一個數學 學系去問嘛。」

Claire:「妳先別生

到一個鬼鬼祟祟老爸的研究生,來這邊偷老爸的論文,然後妳打電話給警察,這 樣子我可以了解。如果妳那時候正在跟妳的男朋友鬼混,混在一起喝酒,喝的爛 醉,然後搞錯了一些東西,好,我也可以了解。但是妳說的這兩件事我覺得拼不 起來啊。」

Catherine:「這

我就是一個人在這裡。」

Claire:「那那個 Hal 當初不

Catherine:「沒有,他不在…,好,他在這 沒有在一起 party 好不好。」

Claire:「那妳沒跟他一起喝酒 Catherine:「沒有。」

Claire:「可是這酒瓶就

跟誰喝酒?」(Claire 就指著她剛才放到桌子上空的香檳的酒瓶)

Catherine:「沒有,我沒跟任何人喝酒,我自己一個人。」

點不想講了,因為她那個時候有點精神錯亂了,她不想要說出來。)

Claire:「妳確定嗎?」

Catherine:「是啊。」

Claire:「警察說妳妨礙

Catherine:「那些傢伙都是些王八蛋。他們都不肯走開,然後還要拉著我、抓著 我幫他們寫報告。」

Claire:「妳有沒有妨礙

Catherine:「有一個警察跟我講話 Claire:「妳有沒有用髒話罵他?」

Catherine:「我不記得了。」

Claire:「但是他們說妳說了。

(21)

Catherine:「我大概不是會那樣說的吧。」

我的天啊!也許我有推他一下下。」

並不是真的想要他們來。然後他們一

來,這些警察好得很啊,他們剛剛執勤結束的時候還特別繞道過

那 Catherine 就是比較尖銳的,講話很容

話題了)

一起生活,妳可以跟

這好像變成了他的嗜好。他買了各式

很多的樂子,妳根本意想不到的。」

點。」

憊,不妨自己放縱一下吧。」

ne,妳經歷了一段很困難的時間。」

好。」

裡面來,敲

Claire:「妳有沒有打他們其中一個人?」

Catherine:「他們想要強行進到我房裡來。

Claire:「他們說妳那時候看來要不是喝醉了,就是精神異常。」

Catherine:「他們就想要闖進我房裡,還想要搜索我們家。」

Claire:「可是明明是妳把他們叫來的。」

Catherine:「是啊,我是打了電話,但是我

來就好像是他們自己家裡面一樣,把我推來推去的,還叫我小妞,還嘲笑我,這 些王八蛋。」

Claire:「在我看

來,想要看看妳好不好,我覺得他們非常禮貌啊。」

Catherine:「好像大家對妳總是會好一點。」

(所以看得出來,Claire 是比較甜,比較正常的女孩子,

易帶刺,很容易諷刺別人。因為她可能太聰明了一點。)

Claire:「Catherine 妳要不要來紐約?」(Claire 又換

Catherine:「是啊,我不是告訴妳嗎,我一月會去的。」

Claire:「妳可以早一點來的,我們都很希望妳來啊,大家在 我們住在一起,一定有很多樂子的。」

Catherine:「對不起,謝謝,我不想。」

Claire:「Mitch 最近變成一個很棒的廚師,

各樣奇怪的廚具,你知道的,像是專門壓大蒜的器具,專門噴灑橄欖油的廚具…

每天晚上他都有新招,做非常非常棒的食物,前幾天他還做了素食的 chili。」

Catherine:「妳跟我說這些幹嘛!」(很生氣的樣子,可能 Catherine 特別討厭 chili)

Claire:「我們就是希望妳來,跟我們住在一起,我們在一起會很多歡笑的。

Catherine:「謝了,但是我在這邊很好。」

Claire:「可是芝加哥已經死了,紐約才有很多

Catherine:「就目前來說,生活中的樂子並不是我最主要追求的目標。」

Claire:「妳知道紐約真是比較好玩的地方,而且對妳來說也會比較安全一 Catherine:「我不需要安全的地方,我也不需要找樂子,好不好,我在這邊是過 得非常非常好的。」

Claire:「妳看起來很疲 Catherine:「放縱?」

Claire:「對啊,Catheri

Catherine:「我剛剛跟妳說啦,我在這邊是非常非常好。」

Claire:「可是妳現在看起來明明就是又累又煩的樣子啊。」

Catherine:「那是因為妳來啦,在妳來以前,我都非常非常的

(兩個人幾乎要吵起來了,突然在這時候 Hal 敲門了,其實應該說 Hal 已經進到房子 那個紗門想要到陽台來)

(22)

Hal:「Catherine?」

Claire:「誰啊?」(Claire 代為回答)

走進來了,事實上是走到這個後陽台了!)

他就傻傻

!」(這時候 Catherine 彷彿勝利似的站起來指著 Hal,讀者可以

一些,Claire,我很好,我是非常非

並不理 Catherine,她覺得她這

趁著下午的…」(其實 Hal 想說趁著下

上樓去到書房去了。)

的。他是個數學家?」

事情必須要跟妳談,但是當

ne 拿個貝果上去。但是

燈光漸漸暗下來 第一幕‧第三景】

第三景的空間場景還是後院陽台,但是時間到了當天晚上喪禮結束時,大家回到

(這時其實還沒有叫 Hal 進來,Hal 就自己

Hal:「Hey!」(Hal 就打了聲招呼,而他顯然也不認識 Claire,也不曉得該說什麼,

先站在那邊。)

Catherine:「Harold Dobbs

想像,剛剛 Claire 表現得很不相信有這麼一個人。Catherine 可以一下站的直直的,手伸的直直 的,手跟身體呈 90 度,想像她把頭抬得高高的,然後重重的點一個頭的樣子。)

Hal:「Hi。」(Hal 顯然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Catherine:「這樣可以了嗎,我真的不需要這

常的好,我不需要妳這樣子過來,帶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問題,一下說妳還好吧,

一下說妳覺得怎樣啊。然後又要帶著溫柔的語氣說那些可憐的警察啊,還要塞給 我這些貝果,給我吃這些香焦,又跟我說來紐約啊,來吃你素食的 chili,我告訴 妳我受夠了,我不想要這些東西,妳不要再說了。」

Claire:「我叫 Claire,我是 Catherine 的姊姊。」(Claire 個妹妹已經開始發飆了。然後非常禮貌地轉向 Hal,跟他說話。)

Hal:「Hi,我叫 Hal,幸會。」(滿無辜的樣子)

Hal:「我大概來得太早了一點,我只是想說,

午的喪禮以前來做點事,但是就是吱吱唔唔的說不出來。)

Claire & Catherine:「好啊,沒問題。」

(Hal 此時只想趕快離開這裡,當然他就趕快進門

Claire:「這就是 Hal?」(轉頭就跟她妹妹說)

Catherine:「對啊。」

Claire:「看起來滿可愛

Catherine:「唉,我想妳應該跟我道歉,Claire。

Claire:「當然,對不起,我是稍微急了一點,因為有 然我不需要一大早就談,我可不想一大早就跟妳吵架。」

Claire:「也許 Hal 想要吃個貝果。」(這個也許就是暗示 Catheri

Catherine 就是故意不領情、聽不懂,然後就負氣,離開了現場,進房裡去了。Claire 自己一個人 坐在那邊吃著香焦、吃著貝果,然後過了一會也就進去了。)

芝加哥的家裡。房子裡有個喪禮晚宴在進行,其中有個水準不高,但演出很認真 的樂團演奏著很大聲的音樂,而 Catherine 一個人坐在陽台上,穿著漂亮、耀眼

(23)

的黑色晚禮服,此時樂團剛結束一首曲子,有人在大叫、歡呼及鼓掌。過了一會 兒,Hal 走出來,他穿著深色成套的西裝,領帶已經摘掉了。Hal 流著汗,袖子 捲了起來,好像剛剛滿認真在演奏似的,手裡拿了兩瓶啤酒,Catherine 稍微向 他打聲招呼。

Catherine:「我想對一個喪禮晚宴而言,這似乎有點太過份了。」

會再演出了。」【Hal 認為 Catherine 怕吵。】

。」

。」【Hal 伸手遞了過去,Catherine 有點遲疑,但還是

。」

是些宴會的頑固份子。」

友已經受不了先走了。這些傢伙真的

意義下滿感人的。」【Catherine 似乎有

過我不是說那個『好』的意思啦。」【Hal 在旁吱吱唔

「我也覺得不錯。」

多人。」

想我沒資格…」【Hal 好像又冒犯 Catherine,

的。每件事都比我預料的要好。」

禮服。】

身。」

極了。」【兩個又沒話了一陣子,接著聽

Hal:「別這樣嘛!我覺得它很棒,到裡面來啊。」

Catherine:「我想待在外面。」

Hal:「我保證我們的樂團已經不 Catherine:「不用了,謝了。」

Hal:「要不要喝個啤酒?」

Catherine:「不用了,我很好 Hal:「我已經幫妳帶了一瓶出來了

接了下來,小小吸了一口。而這比起她今天凌晨喝一大瓶香檳酒時斯文些。】

Catherine:「裡面有多少人呢?」

Hal:「現在已經減到大約四十人了 Catherine:「四十?」

Hal:「對啊,剩下的都

Catherine:「都是我姊的那些朋友吧!」

Hal:「不是,都是一些數學家,妳姊那些朋

很高興能被邀請來參加,他們都很崇拜妳爸爸。」

Catherine:「這大概都是 Claire 的主意吧。」

Hal:「是啊,而且我覺得是個好主意。」

Catherine:「你們那一場虛數的表演,在某種

點挖苦,但 Hal 並沒有理會她。】

Hal:「這是個滿好的喪禮,不

唔的。】

Catherine:

Hal:「妳能夠相信嗎?來了這麼

Catherine:「我的確也覺得滿驚訝的。」

Hal:「我想他大概會滿喜歡的。對不起,我

因為 Catherine 提起眼睛盯著他看。】

Catherine:「沒關係,我想你是對

Hal:「妳看起來好漂亮,好美喔。」【Hal 轉個話題聊。】

Catherine:「這是 Claire 給我的。」【Catherine 指著她黑色的

Hal:「我覺得很棒,我很喜歡。」

Catherine:「其實它並不是真的很合

Hal:「喔,不,Catherine 我覺得妳穿起來美

(24)

到房子裡傳出嘻嘻鬧鬧的噪音。】

Catherine:「你想裡面那些傢伙什麼時候會走?」

秋天,我到多倫多參加一場

是安非他命,不過我沒有,都是那些比較老的傢伙,他們

的需要吃點安非他命。」

是年輕男人的玩意。在數學裡面很需要保持自己頭腦

好的狀態。」

。那些真正原創性的工作都是年輕男人弄出來的。」

好意思,所以他改口是年輕人。】

數學家,我記不得她的名字了。」【Hal 有點不知所措,吱

ie Germain。」

議見過她,我不太確定我到底有沒有見過她。」

Hal 有點糗。】

值法國大革命恐怖的年 Hal:「這沒辦法知道的,數學家都是一些瘋子。去年

研討會,妳知道我還很年輕,對吧?我自認為身體很好,可以跟那些老一點的男 孩鬼混。結果我錯了,我從來沒想過我這輩子會累成那個樣子。那些傢伙連續在 研討會裡面的四十八小時,他們可以玩、可以喝、可以嗑藥、可以讀論文,他們 也可以演講。」

Catherine:「嗑藥?

Hal:「對啊,大部份都 還真是有一點上癮了。」

Catherine:「真的嗎?」

Hal:「是啊,他們覺得真 Catherine:「為什麼呢?」

Hal:「因為大家都認為數學

的清醒、尖銳,因此他們很擔心自己的創造力在二十三歲時就達到顛峰,從此以 後就一路走下坡了。如此,當你五十歲時就完了,大概到時候只能去教高中了。」

Catherine:「對啊,我爸就是這樣想的。」

Hal:「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些人一直保持滿 Catherine:「不多啊。」

Hal:「沒錯,的確是不多

Catherine:「對啊,年輕男人。」

Hal:「年輕人啦!」【Hal 覺得有點不

Catherine:「但是大部份還是男人啦!」

Hal:「也有些女人。」

Catherine:「像誰呢?」

Hal:「在 Stanford 有個女

吱唔唔的回答。】

Catherine:「Soph

Hal:「喔,是嗎?也許我在某個會

Catherine:「她是 1776 年生於巴黎的。」

Hal:「喔,那我想我絕對沒有見過她。」

Catherine:「Sophie 一輩子都被困在自己的房裡,那時正

代,為了自身的安全,她一直待在家裡面,大部份的時間待在她爸爸的書房裡面 讀書,讀希臘文還有其他的。之後,她想要到學校裡受正規的教育,但那時學校 不收女孩,所以她開始寫信。她寫給高斯,但是隱暪自己的身份,用一個男人的 名字跟高斯通信,Antoine-August Le Blanc。她寄了好些證明給高斯,內容是有 關於質數的一些重要理論的證明。高斯也非常高興能和這位聰明的年輕人通信。

我爸曾經給我一本有關 Sophie 的書。」【數學王子高斯,德國人。生於 1777,死於 1855,

(25)

對於數學而言,高斯是一個里程碑,高斯之前和高斯之後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面貌。】

Hal:「我真笨啊!Sophie Germain。」

Catherine:「所以你知道她囉?」

Hal:「是啊!Germain Primes。」

Catherine:「對。」

Hal:「這是非常有名的質數,把質數兩倍加一以後仍然是質數的那種數叫做 質

e:「對,或者是 92305 乘上 2 的 16998 次方加 1。」

ermain 質數。」

【Hal 有點被嚇到,他想換個話

ne:「有啊!後來他們之間有一個共同認識的朋友,把這個秘密揭露出來

這種

起,我喝了點酒,我有點醉了。」

,而且對於你讀我爸爸筆記的那

妳很好,是我有點操之過急。」

糟了。好了,不管怎樣,也許妳是對的。」

過都是翻閱而已,除了我想偷走的那一本以外…」

警察的。」

Germain 質數。譬如說 2,2 本身是個質數,它的兩倍加一就是 5,那 5 也是個 數。」

Catherin

Hal:「喔!」【此時 Hal 愣了一下。】

Catherine:「這是目前知道最大的 G

Hal:「那高斯後來有沒有發現真實通信的對象是誰?」

題。】

Catheri

了。告訴高斯這個聰明的年輕男人其實是個女人,因此高斯寫了一封信給 Sophie,信中寫著『對於這些神秘數字的品味是非常非常稀少的,特別對您 性別的人。根據我們這個社會裡面傳統的偏見,您這個性別的人,一定是比男人 更多出了無限多的困難,才能夠使您自己熟悉有關神秘的數這一些知識,並且還 達到如此高等的研究結果。像您在此情況下,還能夠穿越最困難、障礙最多的部 份,而且得到這樣好的結果,您一定有超乎其他所有男人的勇氣、更突出的才能,

以及更高超的天份。』我把它背起來了。」【Catherine 非常忘我地背了這一句話,背完 以後,她回過神來有點不好意思似的,但是散發出一種智慧的美。此時 Hal 又喝了酒看著她一陣 子,突然衝過去把她抱起來親了一下,但又立刻放開,他退後覺得非常的抱歉,表現出非常困窘 的樣子。】

Hal:「對不

Catherine:「沒關係。關於昨天我有點不好意思

一些工作,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反正以後你就儘管待在樓上好了,你愛待多久就 待多久。」

Hal:「沒有,

Catherine:「沒有,我糟透了。」

Hal:「沒有沒有,是我時間拿捏太 Catherine:「啊,什麼是對的。」

Hal:「妳說那些筆記都是些垃圾。

Catherine 點點頭說:「對。」

Hal:「我今天又翻了一大堆,不

Catherine:「別再談那件事了,對不起,我已經很抱歉了。」

Hal:「沒有,妳是對的。」

Catherine:「我不該打電話叫

(26)

Hal:「那是我的錯。」

Catherine:「不是不是。」

記本,我開始思考那好像是唯一一本顯示他頭腦還算

是會繼續讀下去,但是我如果在這幾天找不到

己的研究。」

。」

。」

自己。」

,退回的理由也滿正確的,寫的東西

要的想法,那不過就是一份

妳爸就不是這樣啦,他就是一直有新的想法出來。」

一個特殊的角

【Hal 表現出並不能接受 Catherine 是一個了解她爸爸數學的人。】

美麗的。讀它的時候充滿樂趣,很流暢,沒有多

仿不來的,至少我就沒辦法。但沒關係啦,有時候你發覺

途中。」

herine 有點半開玩笑半諷刺地說】

做愛做的事呢?」【Catherine 突然話峰一轉,開始談到有關性的事情,

Hal:「不過重要的是那本筆

清醒的筆記本,只可惜那本沒有數學在裡面。」

Catherine:「的確是沒有的。」

Hal:「好吧,我的意思是說,我還 什麼新東西的話,那我就會…」

Catherine:「回去打鼓。」

Hal:「對啊,回去打鼓。」

Catherine:「而且要回去你自 Hal:「當然,那是一定要的。」

Catherine:「你碰到什麼難關嗎?

Hal:「我沒做出什麼轟轟烈烈的東西 Catherine:「得了吧。」

Hal:「基本上它們滿爛的

Catherine:「哦!Hal,別這樣說

Hal:「我最近投了一些稿,被退回了。不過 真的是太明顯了一點,沒什麼了不起的概念。」

Catherine:「其實就這麼回事,你不見得一定要有重 工作。」

Hal:「可是

Catherine:「他的確是這樣啦!在某種方面來說,他總是可以找到

度來攻擊一個問題,在上面狠狠一擊,然後立刻解開這個問題,接著他就會找到 另外一個問題或方向。他比任何人都更快一點,所以在外人看起來,就好像魔術 一樣很神奇。」

Hal:「我不知道。

Catherine:「我只是猜想啦!」

Hal:「而且你爸做的工作是非常

餘的筆觸或生硬,就像時速九十五英里的飛球,那真是,真是美啊。」

Catherine:「是啊。」

Hal:「那正就是別人模

某些東西是不可能發生的,就趕緊修正一下對自己的期望。我滿喜歡教書呀。」

Catherine:「你可能會成就一些別的。」

Hal:「你記得吧?我二十八歲了,在下坡

Catherine:「你有沒有試試嗑藥?聽說那有效耶【Cat

Hal:「是啊!」

Catherine:「那你們

她有點主動挑逗 Hal,而 Hal 立刻了解 Catherine 的意思】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在 小一的教學中,教的是紮 實、基礎的功夫,老師教學的 每一步路走的都是耐心與毅力

確認課程教材重點 擴展教與學的策略

三、 學校應依學生懷孕受教權維護及輔導協助注意事項 (附件一) 及學生懷孕受教權維護及輔導協助要點流程 (附件二)

從思維的基本成分方面對數學思維進行分類, 有數學形象思維; 數學邏輯思維; 數學直覺 思維三大類。 在認識數學規律、 解決數學問題的過程中,

項目 內容 時間 資源/評量 引起動機 課文或主要教材學.. 習經驗連結

一開始,老師先教我們認識 器材,後來就讓我們自己拍 照。我覺得拍蚜蟲的照片很 好玩,因為蚜蟲本來只有一

本教材設定使用對象為國中數學低成就的學生,考量《補救教學基本學習內 容》 , 並配合不同學習狀態的學生,發展了兩套教材:「精進教材」適用於百分等 級

複習重點 複習上一節的教學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