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Copied!
46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

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楊彥彬

**

摘要

伏 爾 泰 旅 居 英 倫 期 間 , 接 觸 牛 頓 物 理 學 , 而 神 創 的 和 諧 宇 宙 遂 成 為 他 的 自 然 觀 與 宗 教 觀 的 核 心 概 念 : 造 物 上 帝 創 造 規 律 的 物 理 世 界 , 同 時 也 造 出 包 括 人 類 在 內 的 各 種 生 物 體 的 「 種 子」, 而 不 同 「 種 子 」 遂 衍 生 出 日 後不 同 人 種 。 關 於 人 類 起 源 的 議 題 , 十 八 世 紀 法 國 學 界 的 主 張 可 以 分 為 單 一 起 源 論 與 多 元 起 源 論 , 伏 爾 泰 支 持 後 者 , 並 以 自 然 神 論 的 立 場 , 抨 擊 貶 低 神 聖 秩 序 的 氣 候 環 境 論 , 以 及 帶 有 無 神 論 嫌 疑 的 「 自 發 生 成 」 生 命 起 源 觀 。 在 伏 爾 泰 說 明 人 類 多 元 起 源 的 論 證 過 程 中 ,「 阿 爾 比 諾 族 」(the Albino) 佔 有 非 常 重 要 的 地 位 。 本 論 文 將 深 入 探 討 這 位 法 國 作 家 在 其 雜 文 與 論 戰 小 冊 之 中 , 宣 揚 與 批 評 的 人 類 起 源 觀 點 , 並 試 圖 透 過 當 時 社 會 中 多 元 複 雜 的 論辯 氛 圍, 以勾 勒 出伏 爾泰 與 當時 學界 人 士的 各種 看 法。 關鍵詞:啟 蒙 運 動 、 法 國 、 伏 爾 泰 、 生 命 科 學 、 白 子 * 本文初稿承蒙兩位匿名審查人細心指出章節安排、註釋格式以及推論上的缺失, 使本文能夠更加完善,非常感激,謹此深致謝忱。 *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013 年 6 月,頁 261-306 DOI: 10.6243/BHR.2013.049.261

(2)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 262 -

一、前言

從我們現在學術分科的標準來看,十八世紀法國作家伏爾泰 (

François Marie Arouet de Voltaire, 1694-1778

)並 不屬於專業生 物學家,想要探討他對於自然物種的看法,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 事。但是在伏爾泰《全集》中卻收錄許多涉及物理學或生命科學 的 雜 文 、 論 戰 小 冊 以 及 普 及 性 作 品 , 後 者 最 著 名 的 例 子 可 能 是 《牛頓哲學原理》(

Eléments de la philosophie de Newton

, 1737

)。 英國史家波特(

Roy Porter, 1946-2002

)勸告研究者應該避免「年 代錯置」(

anachronism

)的啟蒙時期歷史圖像:十八世紀學界並沒 有十九世紀以降的嚴格學科劃分,這才會使得十八世紀許多英格 蘭醫生致力自然哲學領域,以及投身一般性的寫作,而且文人作 家 也 會 在 各 自 的 文 學 作 品 之 中 運 用 當 時 的 醫 學 知 識 描 寫 醫 病 場 景。1因此,波特才會大聲疾呼:必須拆除分隔科學史、文學研究 之間 的「 柏林 圍牆 」,2以確實 理解 十八 世紀 知識 的真 實內 涵。 而 伏爾泰作品的廣闊面向,正好反映他的知識範圍不存在我們今天 的學科界線。 早 在 二 十 世 紀 初 期 , 法 國 文 學 史 家 朗 松 (

Gustave Lanson,

1857-1934

)撰寫伏爾泰傳記時已經指出,雖然在科學史中,伏爾 泰並不是重要人物,最多只能算是一個自然科學的業餘愛好者, 但是伏氏撰寫有關牛頓的科普作品卻足以顯示十八世紀文人的知 識範圍並不狹隘;此外,朗松還注意到歐陸高山的魚骨貝類化石 的研究與當時某些學者證明《聖經》大洪水有關,但是伏爾泰完 全不相信《聖經》大洪水的記載為真,所以伏氏對於化石研究根 本不感興趣。3可惜的是,朗松並沒有針對生物化石研究不同看法

1 Marie Mulvey Roberts and Roy Porter (ed.), ‘Introduction,’ Literature and Medicine

during the Eighteenth Century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93), pp. 1-2.

2 Marie Mulvey Roberts and Roy Porter (ed.), ‘Introduction,’ Literature and Medicineduring

the Eighteenth Century, pp. 5-6.

3 Gustave Lanson, Voltaire (1906), English translation by Robert A. Wagoner,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Peter Gay (New York, London and Sydney: John Wiley & Sons, Inc., 1966), pp. 65-66.

(3)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63 -與當時學者之間的互動做更深入說明,但是他的研究至少顯示, 伏爾泰曾經接觸某些生命科學的研究議題,而且這些議題與神學 有潛在關聯。法國學者波莫(

René Pomeau, 1917-2000

)的伏爾泰 傳則更進一步指出,除了牛頓物理學的作品之外,伏氏的生命科 學著作也與其宗教觀緊密相聯:身為自然神論的信仰者,伏爾泰 主張地球上的所有物種從造物主創世以來,就一直維持不變。4 美 國 史 家 蓋 伊 (

Peter Gay, 1923-

) 在 其 經 典 名 著 《 啟 蒙 運 動 : 一 個 解 釋 》 涉 及 伏 爾 泰 的 段 落 中 , 不 只 提 及 伏 氏 物 理 學 研 究,還包括生命科學的興趣。蓋伊以牛頓規律自然宇宙觀來詮釋 伏爾泰宗教觀,5也提到伏爾泰懷疑《聖經》大洪水的真實性,導 致 這 位 十 八 世 紀 作 家 拒 絕 接 受 化 石 是 某 些 古 代 洪 水 的 遺 跡 。6 外 , 蓋 伊 並 沒 有 忘 記 促 進 近 代 生 命 科 學 發 展 的 另 外 幾 位 重 要 人 士 : 英 格 蘭 皇 家 學 會 會 員 尼 旦 (

John Turberville Needham,

1713-1781

)所做的自發生殖實驗,其結果帶有唯物論色彩;伏爾泰對 毛波推伊(

Pierre-Louis Moreau de Maupertuis, 1698-1759

)的惡意 攻 擊 , 使 得 後 者 在 生 物 學 的 貢 獻 遭 到 埋 沒 ; 法 國 博 物 學 家 布 豐 (

Georges Louis Leclerc, comte de Buffon, 1707-1788

) 在 《 博 物 誌》中提出有關地球形成的構想,遭到教會質疑。7雖然蓋伊的著 作談論到許多有關生命科學的近代學者,卻顯得太過零散,無法 聚焦於特定主題,但是至少凸顯啟蒙時期學者知識範圍的廣闊。 然而,當馬松(

Hayden Mason

)在

1981

年出版其伏爾泰傳記時, 內容側重這位十八世紀法國作家的政治與文學生涯,談到伏氏的 自然科學研究並不多,主要集中在

1733

年與

1740

年間,伏氏研 讀牛頓物理學的情形;8至於生命科學的面向,幾乎付之闕如。例

4 René Pomeau, Voltaire(1955), nouvelle édition(Paris: Seuil, 1989), pp. 76-77.

5 Peter Gay, 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vol. II: The Science of Freedom (1969)

(New York and London: W. W. Norton & Company, 1996), pp. 137-145.

6 Peter Gay, 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vol. I: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ism

(1966) (New York and London: W. W. Norton & Company, 1995), p. 89.

7 Peter Gay, 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vol. II: The Scienceof Freedom (1969),

pp. 151-156.

8 Hayden Mason, Voltaire: A Biography (Baltimore: 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4)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64 -如,旅居柏林期間,伏爾泰與毛波推伊友誼生變,前者在日後撰 寫的文章中恣意詆毀這位柏林皇家科學院院長,而馬松全然未提 及雙方對於人類起源的不同看法所可能導致的嫌隙;9此外,馬松 也完全沒處理伏爾泰與法國博物學家布豐之間有關高山地區水生 動物化石來源的論辯。 法 國 學 界 有 關 生 命 科 學 史 的 研 究 著 作 中 , 伏 爾 泰 曾 經 被 提 及 , 但 論 點 與 波 莫 類 似 。 科 學 史 家 羅 傑 ( Jacques Roger, 1920-1990)指出:伏爾泰主張人類多元起源論,而且人種自創世以來 就一直相同,沒有變動。10而杜歇(Michèle Duchet, 1925-2001) 研究近代人類學發展歷程時,也提到伏爾泰相信物種不變,並且 主張人類不同的體質特徵都來自於上帝。11但是,前述幾位法國學 者 對 於 伏 爾 泰 的 開 創 性 研 究 中 , 都 沒 有 注 意 到 「 阿 爾 比 諾 人 」 (the Albino)12在這位啟蒙哲士論證人類多元起源的概念時,曾 經扮演核心角色。2009 年,美國學者柯倫(Andrew Curran)在其 〈重思種族史〉論文中強調,在十八世紀生命科學研究中,深膚 色人種生出白色小孩的白化症現象曾經造成極大的爭議,時人討 論的焦點就是人類單一或多元起源問題,而伏爾泰參與論爭時極 力運用「阿爾比諾人」的例子來支持人類多元起源論。13但是,柯 倫討論伏爾泰的篇幅僅佔一頁半,並沒有把伏爾泰主張的物種不 變看法與其自然觀、宗教觀互相結合,而且柯倫文中所運用的伏 爾泰著作只有三種,實在太少,故相關研究仍有極大發揮空間。

9 Hayden Mason, Voltaire: A Biography, pp. 62-63.

10 Jacques Roger, Les sciences de la vie dans la pensée française au XVIIIe sciècle (1963)

(Paris: Albin Michel, 1993), pp. 733-743.

11 Michèle Duchet, Anthropologie et histoire au siècle des Lumières (1971) (Paris: Albin

Michel, 1995), pp. 282-283.

12 現 代 醫 學 通稱 為 「 白 子 」(albino) 的 白 化 症 患 者 , 最 典 型 的 症 狀 為 黑 人 生 出 白 膚

金髮的幼兒。也因為這個怪異的現象,十八世紀的法文稱白化症患者為「白色的黑 人」(nègre blanc),意指皮膚呈現白色的黑人後裔。

13 Andrew Curran, “Rethinking Race History: the Role of the Albino in the French

(5)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65 -臺灣的西洋史學者過去多由政治、歷史的面向探討伏爾泰,14 幾乎沒有從生命科學角度下手研究的前例。本論文希望以伏爾泰 有關「阿爾比諾人」的看法為主軸,透過這位十八世紀法國作家 在《全集》中所撰寫的物理學以及生命科學相關作品,試圖勾勒 「阿爾比諾人」在伏爾泰的自然觀、宗教觀以及人類多元起源論 證中所佔有的重要地位。

二、牛頓式的自然宇宙

(一)英格蘭之旅與初識牛頓物理學 少年伏爾泰曾經接受耶穌會式的教育。在 1704 年至 1711 年 之 間 , 他 就 讀 於 巴 黎 「 路 易 十 四 中 學 」( le collège Louis-le Grand ), 當 時 他 所 接 觸 到 的 應 該 就 是 笛 卡 兒 ( René Descartes, 1596-1650)的物理學。十八世紀法國的中等教育主要由耶穌會掌 控,教學雖然包括物理學,但是內容以笛氏論點為主,並不是最 新的牛頓(Isaac Newton, 1643-1727)學說,這使得笛卡兒的權威 得以持續籠罩十八世紀法國學界。15 1724 年,伏爾泰透過英格蘭詩人波普(Alexander Pope, 1688-1744)引薦,結識博林布魯克(Lord Bolingbroke, 1678-1751),16 並 且 經 由 與 後 者 的 通 信 , 初 步 接 觸 到 洛 克 ( John Locke, 1632-1704) 與 牛 頓 學 說 , 而 且 博 林 布 魯 克 還 建 議 他 閱 讀 洛 克 的 著 作 《人類理解論》(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17

1726 年起,伏爾泰前往英格蘭遊歷,旅英兩年半期間,這位法國 14 王德昭,〈服爾德的「中國孤兒」〉,《大陸雜誌》,47(臺北,1952.4),頁17-22 王德昭,〈服爾德著作中所見之中國〉,《新亞學報》,9:2(九龍 ,1970.9), 頁171- 206; 江 金 太 ,〈 伏 爾 泰 與 惡 之 問 題 〉( 上 ),《 出 版 與 研 究 》,30( 臺 北 ,1978. 9), 頁13-15; 江 金 太 ,〈 伏 爾 泰 與 惡 之 問 題 〉( 下 ),《 出 版 與 研 究 》,31( 臺 北 , 1978.10),頁 17-22;胡昌智,〈十八世紀歐洲觀點的世界史:伏爾泰「世界民族 風俗及精神史分析」〉,《歷史學報》,16(臺北,1988.6),頁309-326。

15 Colm Kiernan, The Enlightenment and Science in Eighteenth-Century France (Banbury:

the Voltaire Foundation, 1973), p. 157.

16 John Leigh, “Voltaire and the myth of England,”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Voltaire,

edited by Nicholas Cron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80.

(6)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66 -人透過波普與博林布魯克的綿密人脈,得以進入倫敦文人圈,與 許多英格蘭重要作家時相往來。18

1727

年,伏爾泰在倫敦以英文 出 版 《 論 法 蘭 西 內 戰 》 一 書 , 曾 經 於 〈 前 言 〉 中 表 明 : 此 次 旅 行,他想從英格蘭「許多已逝或在世的偉大人物」下手觀察這個 國 家 , 而 牛 頓 與 洛 克 就 名 列 其 中 。19但 是 , 與 當 地 作 家 的 熟 識 相 較,伏爾泰所會晤的自然研究者人數並不多。初抵英倫之時,他 並沒有刻意想認識牛頓,反而在牛頓逝世之後,伏爾泰才透過閱 讀英格蘭學者潘波頓(

Henry Pemberton, 1694-1771

)即將出版的 手稿《牛頓哲學觀》(A View of Sir Isaac Newton’s Philosophy),以 及透過 與 英國國 教 派教士 克 拉克(

Samuel Clarke, 1675-1729

)的 來往交談,得以更進一步深化有關牛頓物理學的知識。20

1730

年代初,巴黎皇家科學院中逐漸出現支持牛頓學說的年 輕學者,人數雖少,但彼此之間往來密切,甚至在毛波推伊的主 導 下 , 舉 行 「 牛 頓 晚 餐 會 」(

Newtonian dinners

), 與 會 人 士 在 享 用美食之餘,不忘討論數學與幾何學問題,以及以牛頓引力批評 笛卡兒學說。21此外,毛波推伊還把宣揚牛頓學說的管道擴大到科 學院以外的貴族菁英:他積極打入巴黎上流社會的社交圈,在沙 龍 聚 會 中 大 談 牛 頓 物 理 學 , 而 伏 爾 泰 與 夏 特 萊 女 侯 爵 (

Gabrielle

Emilie Le Tonnelier de Breteuil, marquise du Châtelet, 1706-1749

) 極可能就是在伯朗卡公爵(

Duc de Brancas

)的家族沙龍中結識這 位年輕的科學院院士;22之後,毛波推伊還為伏爾泰修改《英格蘭

民族書簡》(初版於

1733

年以英文發表,後來的法文版更改書名為 《哲學書簡》,於

1734

年出版)中涉及牛頓引力學說與光學理論

18 Hayden Mason, Voltaire: A Biography, p. 16.

19 Voltaire, “An essay upon the Civil Wars of France and also upon the Epick Poetry of

the European Nations from Homer down to Milton,” in Voltaire,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edited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Nicholas Cronk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152.

20 Hayden Mason, Voltaire: A Biography, pp. 16-17.

21 Mary Terrall, The Man Who Flattened the Earth (Chicago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2), p.84.

(7)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 267 -

等 較 為細 節 的 段落 。23正 是在 毛 波 推伊 的 推 波助 瀾 之 下,

1730

代巴黎仕女們忙著學習實驗哲學、討論地球形狀,而「牛頓遂取 代《偉大的居魯士》(Le grand Cyrus)成為梳妝台上最風行的讀 物」。24伏爾泰《英格蘭民族書簡》的出版,正好趕上這股熱潮。 在《英格蘭民族書簡》中,伏爾泰試圖以文學的幽默手法描 述剛剛抵達英國的法國人,乍聞陌生國度居民的某些想法時,必 然產生的驚訝與格格不入的感覺。伏爾泰選擇表述的這種異國陌 生性,就是兩國人民各自對於自然宇宙的不同構想:巴黎那邊覺 得宇宙到處充滿細微物質,而倫敦這裡卻認為宇宙是真空;法國 人描繪地球形狀像圓形的「甜瓜」(

a Melon

),但英國人則主張是 兩 極 扁 平 的 球 體 ; 法 國 笛 卡 兒 派 宣 稱 宇 宙 萬 物 由 「 衝 力 」(

an

Impulsion

)作用,但英國牛頓派則提出引力。25 在這個比較架構下,雙方觀點似乎各有理由,伏爾泰並沒有 偏袒法方,只是據實陳述。但是幾頁過後,伏爾泰批評笛卡兒放 棄運用幾何學做為研究工具,單單從假設出發,最後造成笛氏的 體系只是「能夠娛樂無知者的精巧小說(

ingenious Romance

)」。26 反之,牛頓則不然。這位精通幾何學的英格蘭學者「僅僅在四分 圓(

a Quadrant

)以及一點點算數的幫助之下」,就精確算出地球 圓周的長度;27而且牛頓還構思「簡單的引力原則以解釋天體軌道 之中,所有表面上﹝看似﹞不規則﹝的現象﹞」,28以避免笛卡兒 體 系 中 繁 複 難 解 的 不 同 「 漩 渦 」(

Vortices

)。 更 重 要 的 是 ,「 引力 的力量與物質大小成正比」並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假設,而是經 由牛頓實驗所充分證明的「真理」(

a Truth

)。29對伏爾泰來說,牛

23 Mary Terrall, The Man Who Flattened the Earth, p. 83.

24 Mary Terrall, The Man Who Flattened the Earth, p. 85.《偉大的居魯士》是十七世紀

中期出版的法國小說。

25 Voltaire, “Letter XIV,”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61. 26 Voltaire, “Letter XIV,”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65. 27 Voltaire, “Letter XV,”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70.

28 Voltaire, “Letter XV,”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p. 71-72.引文〔〕中的

文字為筆者所加,目的在順文氣,以下皆同,不再一一註出。

(8)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68 -頓的成就除了來自經驗驗證之外,幾何學與微積分的運算技巧, 更有助於這位英格蘭學者把紛亂的天文物理現象化約為簡單的數 理公式。 英格蘭的「偉大人物」中,除了牛頓贏過笛卡兒之外,後者 還 遭 遇 到 洛 克 的 強 力 挑 戰 。 伏 爾 泰 除 了 批 評 笛 卡 兒 「 天 生 觀 念 」 (

innate ideas

)的想法為「有關靈魂的小說」(

the Romance of the

Soul

)30之外,他還以尖酸諷刺的筆法寫道: 我 們 的 笛 卡 兒 不 是 為 了 發 現 古 代 的 錯 誤 而 生 , 而 是 為 了 以 他的錯誤取代古人的錯誤而生。31 與 極 力 貶 低 笛 卡 兒 相 比 , 伏 爾 泰 大 力 推 崇 洛 克 。 雖 然 不 是 數 學 家,這位英格蘭學者卻擁有細密思考的頭腦,而且還「到處以物 理學的火炬做為他的指引」,所以洛克才會以「優秀解剖學家解釋 人體運動的相同方式,詳述人類的靈魂」。因為洛克在嬰兒剛出生 時,就開始一步步追蹤該嬰兒理解力的成長過程;正是建立在這 種一系列的經驗觀察基礎上,這位英格蘭學者最後才會提出:「經 由感官,觀念才進入腦中」。32 在伏爾泰筆下,牛頓、洛克各自的主張是由數學運算或感官 觀察而得到證實,所以被評為真理;笛卡兒的「衝力」、「漩渦」 與 「 天 生 觀 念 」 全 都 是 建 立 在 想 像 的 假 設 之 上 , 而 被 視 為 「 小 說」。這個英優法劣的二元對比,不只使得《英格蘭民族書簡》成 為法國第一本試圖以淺顯生動的文字,呈現出牛頓物理學優於笛 卡兒物理學的散文作品,33更重要的意義可能在於,伏爾泰更想藉 此凸顯數學計算與經驗檢證的精確要求,使得英格蘭學界的研究 成果遠遠超過法國。

30 Voltaire, “Letter XIII,”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56. 31 Voltaire, “Letter XIII,”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55. 32 Voltaire, “Letter XIII,”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56.

33 Davis Beeson and Nicholas Cronk, “Voltaire: philosopher or philosophe?”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Voltaire, edited by Nicholas Cron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52.

(9)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 269 - 《英格蘭民族書簡》是伏爾泰有關牛頓物理學的初試啼聲之 作。

1738

年,他更 進一步出 版《牛頓 哲學原理》,對牛頓 的自然 宇宙觀有更多深入的闡述。 (二)數學與規律的自然法則 與《英格蘭民族書簡》中涉及牛頓的章節相比,《牛頓哲學原 理》展現出非常濃厚的形上學意味。然而,在《英格蘭民族書簡》 〈論引力〉中,伏爾泰已經簡單談到自然宇宙與造物上帝之間的 可能關係: 「 漩 渦 」 可 能 被 稱 為 神 秘 的 性 質 , 因 為 它 們 的 存 在 絕 對 沒 有 被 證 明 過 。 相 反 的 , 引 力 則 是 一 件 真 實 的 事 , 因 為 它 的 作 用 已 被 證 明 , 而 且 它 的 比 例 〔 也 〕 被 計 算 出 來 。 這 個 〔引力〕因的原因在於全能造物者的秘密之中。 請您走到這裡,不要再前進。34 如果造成引力的原因難以得知,伏爾泰勸告讀者乾脆不要自尋煩 惱,因為引力的作用既然已經由牛頓證實,我們就不要再追問形 成引力的原因,只要知道這種力量來自上帝,而且確實存在於自 然界即可。這種把引力來源直接歸因於造物上帝的看法,在後來 的《牛頓哲學原理》中,伏爾泰有了更進一步的發揮: 牛頓的整個哲學必然導向「一個至高存在」(

un Etre suprême

) 的認知: 〔 這 個 至 高 存 在 〕 創 造 一 切 , 而 且 自 由 的 安 排 一 切 。 … … 如 果 物 質 由 於 引 力 而 移 動 , 這 並 不 是 出 自 它 的 性 質 , … … 而 是 它 從 上 帝 獲 得 引 力 。 如 果 在 沒 有 阻 力 的 空 間 之 中 , 眾 行 星 朝 著 某 個 方 向 而 不 是 朝 著 另 外 一 個 方 向 運 轉 , 這 是 因 為 行 星 造 物 者 之 手 已 經 用 祂 的 絕 對 自 由 , 指 揮 眾 星 體 朝 著 此方向〔運行〕。35

34 Voltaire, “Letter XV,”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75.

35 Voltaire, Eléments de la philosophie de Newton, in Oeuvres complètesde Voltaire, vol.22,

(10)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70 -伏爾泰的文字明顯表示,牛頓主張在自然宇宙的背後有一個自由 的造物者,物質世界中所有一切事物都來自於祂。所以牛頓物理 學並不是完全價值中立的自然研究,同時也是帶有深刻神學意義 的自然宗教。 一直到 1764 年出版《哲學辭典》時,萬有引力仍是伏爾泰論 證上帝存在的重要證據: 物 體 … … 擁 有 一 些 不 可 分 割 的 、 非 物 質 的 性 質 : 它 具 有 上 帝 所 賦 予 的 重 力 ,〔 而 這 個 力 量 是 〕 朝 向 某 個 中 心 〔 運 轉〕。36 也正是由這種物質世界中所隱含的「非物質性」出發,伏爾泰才 能夠從自然事物的觀察進而推論出造物上帝的存在: 屬 於 大 自 然 的 所 有 一 切 事 物 都 是 一 致 的 、 不 變 的 , 是 造 物 主 的 直 接 作 品 。 正 是 祂 創 造 法 則 : 根 據 這 些 法 則 , 在 海 洋 漲 潮 與 退 潮 的 原 因 中 , 月 球 貢 獻 了 四 分 之 三 , 太 陽 貢 獻 了 四 分 之 一 ; 正 是 祂 給 予 太 陽 旋 轉 的 運 動 : 根 據 這 個 運 動 , 此 星 球 放 射 出 的 光 線 在 五 分 半 鐘 之 內 到 達 人 類 、 鱷 魚 以 及 貓的眼睛裡面。37 引文中除了點出太陽運轉的方向是由上帝之手所指定以外,伏爾 泰還提到四分之三、四分之一、五分半這些數字用語,可能都試 圖呈現數學在自然研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而牛頓之所以能夠 精確理解上帝創世的奧秘,主要是透過數學這個運算工具,因為 微積分是「精確計算與衡量我們無法察覺其存在事物的技術」。38 此外,運用數學所得出的結論遠遠勝過使用其它方法所獲得的研 究成果,因為數學的確定性不同於其它學科的確定性:

36 Voltaire, “Ame,”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édition de Raymond Naves et Julien Benda

(Paris: Garnier, 1987), p. 8.

37 Voltaire, “Fin, Causes finales,”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p. 200. 38 Voltaire, “Letter XVII,” Letter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Nation, p. 80.

(11)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71 -其 它 的 確 定 性 僅 僅 只 是 可 能 性 而 已 , 而 且 這 些 可 能 性 〔 一 旦 〕 經 過 考 察 , 就 都 變 成 了 謬 誤 。 然 而 , 數 學 的 確 定 性 是 不變且永恆的。39 於 是 , 建 立 在 永 恆 不 變 確 定 性 之 上 的 數 學 法 則 , 當 然 也 就 具 有 「一致的」、「不變的」性質,而且這些不變的數學法則全都是出 自一個「至高存在」,也就是上帝。 雖然牛頓派的自然研究者與過去偏重邏輯思辯的神學家都承 認上帝創世,但是對伏爾泰來說,雙方畢竟有所不同:前者從幾 何學角度下手論證,不只提升人類對大自然的理解,更增加上帝 存在的說服力。因此,牛頓的出現,使人類脫離經常被神學家欺 騙的幼稚童年:「講授教義問答的人向小孩宣布上帝,而牛頓卻向 智者證明祂」。40這個「智者/小孩」的修辭對比所營造出來的高 低階序,在伏爾泰的另一段文字中,就變成了今人凌駕古人的自 信: … … 古 人 怎 麼 理 解 天 空 ? 他 們 什 麼 都 不 知 道 。 他 們 一 直 嚷 嚷 : 天 與 地 , 就 好 像 人 們 叫 著 無 限 與 原 子 一 樣 。 嚴 格 來 說 , 並 沒 有 天 空 , 而 是 數 量 極 多 的 星 球 在 真 空 中 運 轉 , 而 我們地球的轉動就像其它星球一樣。41 藉由牛頓的自然研究,伏爾泰樂觀認為,十八世紀的人類足以脫 離古人在自然知識上的蒙昧無知,而得以逐步認識規律和諧的自 然世界;既然宇宙秩序必然遵循造物主所制定法則,破壞規律的 例外奇蹟當然也就不可能發生。正是對於奇蹟看法的差異,引起 伏爾泰與巴黎耶穌會士之間原本良好的關係生變,衍生出激烈的 齟齬。

39 Voltaire, “Certain, Certitude,”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p. 99. 40 Voltaire, “Athée, Athéisme,”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p. 44. 41 Voltaire, “Ciel des Anciens (Le),”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p. 136.

(12)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 272 -

三、奇蹟的新定義

《牛頓哲學原理》剛出版時,巴黎耶穌會士內部雖有不同意 見,但其機關報《德雷浮期刊》(

Mémoires de Trévoux

)仍在該書 的書評中,表示同意伏爾泰的看法:笛卡兒對真空的否定有傾向 無神論的嫌疑,而牛頓的宇宙論支持上帝存在。42然而,對於神學 理性化所引發限縮上帝全能的可能後果,巴黎耶穌會士的疑慮越 來 越 深 : 持 續 從 規 律 普 遍 法 則 的 角 度 解 釋 「 天 定 秩 序 」( divine Providence),將會限制造物者的自由與意志,使得上帝化主動為 被動,陷入機械化的泥沼,甚至最後產生無神論的看法。巴黎耶 穌會士為了捍衛上帝的神聖自由,強烈主張祂具有「不可言說的 本質」(the ineffable nature),43公開為違反自然規律的奇蹟辯護,

進而反對自然研究中強調規律法則的機械論走向。44巴黎耶穌會士 對牛頓學說看法的重大轉折,使得伏爾泰遂變成耶穌會最有力的 批評者。 在《哲學辭典》〈奇蹟〉條中,伏爾泰對他自己的奇蹟觀做了 許多說明。文中,這位法國作家首先就為奇蹟下定義: 奇 蹟 … … 是 一 件 令 人 驚 奇 讚 美 的 事 物 。 據 此 定 義 , 所 有 一 切 事 物 都 是 奇 蹟 : 大 自 然 驚 人 的 秩 序 性 、 數 量 以 千 億 計 的 星 球 圍 繞 著 百 萬 太 陽 運 轉 、 光 的 活 動 、 動 物 的 生 命 , 就 都 是令人驚奇讚美的永恆事物。 根 據 既 有 觀 念 , 對 於 神 聖 且 永 恆 法 則 的 違 反 才 叫 做 奇 蹟 : 在 滿 月 時 竟 然 有 日 蝕 , 居 然 有 死 人 用 雙 手 捧 著 他 的 頭 顱 徒 步走了八公里!而我們稱呼這才是奇蹟。45 把奇蹟定義為「令人驚奇讚美的事物」之後,伏爾泰抨擊傳統教

42 Catherine M. Northeast, The Parisian Jesuits and the Enlightenment 1700-1762 (Oxford:

the Voltaire Foundation, 1991), p. 88.

43 Catherine M. Northeast, The Parisian Jesuits and the Enlightenment 1700-1762, p. 89. 44 Catherine M. Northeast, The Parisian Jesuits and the Enlightenment 1700-1762, p. 92, p.

125.

(13)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 273 - 會 主 張 的 奇 蹟 觀 破 壞 造 物 者 所 設 定 的 「 永 恆 不 變 的 神 聖 數 學 法 則」,只是顯示上帝的脆弱,而不是頌揚其大能,因為神聖法則不 可能既是永恆不變,又同時可以被破壞違反。在伏爾泰眼中,傳 統的奇蹟觀等於是在侮辱與貶低上帝。46 1771 年《哲學辭典》增訂版中,伏爾泰在〈奇蹟〉條的新增 內容中仍然念念不忘強調:「奇蹟」最原始的字義只是「令人驚奇 讚美的事物」,每天生活周遭到處可見的動物生殖與植物成長都是 奇蹟。47從伏爾泰不厭其煩的重述奇蹟定義、強調奇蹟並不違背日 常規律的舉動來看,我們明顯可以感受到他對於耶穌會所主張的 違反自然法則的奇蹟觀是多麼痛恨。 對於傳統奇蹟觀的批評,連帶使得伏爾泰不信《聖經》〈創世 紀〉中所敘述的毀滅人類大洪水,因為淹沒高山的洪水基本上就 是屬於違反自然規律的奇蹟。1771 年《哲學辭典》增訂版〈普世 大洪水〉條中,伏爾泰寫道: 為 了 形 成 這 片 大 水 , 可 能 必 須 將 之 無 中 生 有 ; 為 了 使 這 片 大水退去,可能又必須從有變無。48 在這幾句辛辣的諷刺文字之後,伏爾泰還具體建議讀者閱讀《聖 經》的方法:「讓我們滿足於閱讀與尊重《聖經》中所說的一切, 根本不必懂一個字」。49也因為質疑毀滅人類大洪水的真實性,伏 爾泰對於有些學者把歐洲陸地上發現的魚骨、貝類化石歸因於上 述大洪水,非常不以為然。 早在 1746 年,在一篇假冒義大利人士所發表的文章中,伏爾 泰 已 經 公 開 抨 擊 阿 爾 卑 斯 山 上 所 發 現 的 「 白 斑 狗 魚 化 石 」( un brochet pétrifié)是《聖經》大洪水的證據。如果不是大洪水衝向 陸地,帶來魚類、貝類,且在洪水消退後將之遺留歐陸,那麼這 46 Voltaire, “Miracles,” pp. 314-315.

47 Voltaire, “Miracles,”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pp. 579-580, note 248.

48 Voltaire, “Déluge universel,”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18: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II,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8), p. 329.

(14)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74 -些水生動物遺骸從何而來?這位冒牌的義大利人解釋:「較合乎自 然 的 看 法 是 , 這 些 魚 是 被 某 位 旅 行 者 所 帶 來 , 腐 敗 之 後 而 被 丟 棄,而在日後的時光中變成石頭」。50除了魚類遺骸之外,他也以 類似的邏輯說明歐洲內陸發現的貝類化石:「我們難道不會記起無 數的朝聖者與十字軍,帶著他們的家當前往聖地的途中,也一併 攜帶一些貝殼?」51這等於暗示:貝殼化石不是藉由洪水的力量沖 刷上陸地,而是朝聖者與十字軍戰士等旅人在途中所隨手丟棄的 物品。如果讀者不相信這個解釋,伏爾泰再提出另外一個: 和 許 多 自 然 學 者 一 樣 , 我 們 或 許 能 這 樣 想 : 這 些 來 自 如 此 遙遠地方的貝殼,〔其實〕只是我們地球土地裡所生產出來 的化石。我們或許還能假設(而且可能性很高):在我們看 到貝殼化石的那些地方,很久以前是湖泊。 然 而 , 無 論 我 們 選 擇 〔 正 確 〕 見 解 或 〔 錯 誤 〕 看 法 , 這 些 貝 殼 難 道 就 能 證 明 整 個 宇 宙 曾 經 發 生 過 一 場 天 翻 地 覆 的 大 變動嗎?52 旅人丟棄說、湖泊消退說,還是土地生出化石說,不管這些東拼 西湊的解釋可信度到底有多高,伏爾泰就是頑固拒絕大洪水說, 這與他支持牛頓式規律自然觀的立場完全一致:「力學的普遍性一 直是相同的」53。除了站在牛頓機械力學的觀點批評洪水災難說之

50 Voltaire, “Dissertation envoyée par l‘auteur, en Italien, à l’Académie de Bologne et

traduit par lui-même en Français sur les changements arrivées dans notre globe et sur les pétrifications qu’on prétend en être encore le témoignage” (1746),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23,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8), p. 222.

51 Voltaire, “Dissertation envoyée par l‘auteur, en Italien, à l’Académie de Bologne et

traduit par lui-même en Français sur les changements arrivées dans notre globe et sur les pétrifications qu’on prétend en être encore le témoignage” (1746), p. 222.

52 Voltaire, “Dissertation envoyée par l‘auteur, en Italien, à l’Académie de Bologne et

traduit par lui-même en Français sur les changements arrivées dans notre globe et sur les pétrifications qu’on prétend en être encore le témoignage” (1746), pp. 222-223.

53 Voltaire, “Dissertation envoyée par l‘auteur, en Italien, à l’Académie de Bologne et

traduit par lui-même en Français sur les changements arrivées dans notre globe et sur les pétrifications qu’on prétend en être encore le témoignage” (1746), p. 228.

(15)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75 -外,伏爾泰毫不客氣的再把笛卡兒拖出來當墊背: 我 們 可 能 需 要 耗 費 比 大 洪 水 肆 虐 〔 全 球 〕 更 長 的 時 間 , 才 能 讀 完 提 出 美 好 〔 物 理 學 〕 體 系 的 所 有 作 者 們 : 他 們 之 中 每 一 位 都 各 以 自 己 的 方 式 摧 毀 、 再 重 新 生 出 地 球 來 , 就 好 像 笛 卡 兒 所 做 的 一 樣 , 因 為 大 部 分 學 者 都 自 以 為 是 上 帝 , 他們都想用文字創造出宇宙。54 1746 年 時 , 伏 爾 泰 對 笛 卡 兒 的 批 評 點 其 實 只 是 《 英 格 蘭 民 族 書 簡》看法的翻版而已:笛卡兒學說全憑假設,使得他的宇宙論體 系只是足以唬人的「精巧小說」,完全比不上精通幾何學又重視實 驗證據的牛頓所提出的看法。 在不知實際作者的情況之下,法國博物學家布豐在 1749 年出 版的《博物誌》中嘲笑伏爾泰所主張的貝殼化石旅人丟棄說:這 根本是誤把長達好幾百公里的貝殼化石層,當成丟在「自家門口 的一小疊牡蠣殼」,提出這種想法「就好像什麼都沒看過就想對於 這 件 事 進 行 思 考 的 所 有 人 士 一 樣 ,〔 其 實 他 們 〕 只 是 在 幻 想 而 已」。55布豐還更進一步挖苦這位冒牌的義大利作者: 為 什 麼 他 不 加 上 : 就 是 那 些 猴 群 把 貝 殼 帶 上 高 山 之 巔 , 帶 往 荒 涼 無 人 居 住 之 處 ? 這 完 全 不 會 破 壞 他 的 解 釋 , 反 而 會 使 之 更 顯 真 實 。 思 慮 清 楚 、 甚 至 以 擁 有 哲 學 素 養 而 自 豪 的 人們,怎麼可能會對這個主題出現如此離譜的想法?56 雖然布豐以「猴群」訕笑伏爾泰筆下的旅遊者、朝聖者、十字軍 聖戰士,但是堅決不信大洪水災難的伏爾泰絲毫不讓步,於 1765 年出版的《歷史哲學》中再度強力捍衛他的論點,只是這次放置

54 Voltaire, “Dissertation envoyée par l‘auteur, en Italien, à l’Académie de Bologne et

traduit par lui-même en Français sur les changements arrivées dans notre globe et sur les pétrifications qu’on prétend en être encore le témoignage” (1746), p. 226.

55 Buffon, “Preuves de la théorie de la terre. Article VIII” (Histoire naturelle, t. I, 1749),

Oeuvres philosophiques de Buffon, édition de Jean Piveteau (Paris: P. U. F., 1954), p.

90B.

(16)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76 -貝殼的主角不再是朝聖者或參與十字軍東征的士兵,而是婦女: 菊 石 、 海 星 狀 石 、 浮 萍 狀 石 、 海 百 合 狀 石 、 舌 狀 石 , 對 我 來 說 , 似 乎 都 是 土 地 〔 生 出 來 的 〕 化 石 。 我 絕 對 不 敢 認 為 這 些 舌 狀 石 可 能 是 海 狗 的 舌 頭 。 我 只 追 隨 某 位 仁 兄 所 曾 經 說過的想法:「數以千計的婦女在河岸邊堆放貝殼(conchas veneris )」, 和 「 數 以 千 隻 的 海 狗 帶 著 牠 們 的 舌 頭 游 到 河 邊」,應該一樣可信。57 伏爾泰在《歷史哲學》中的論證邏輯與他自己在 1746 年假冒義大 利人所提出的旅人說以及土地生出化石說的主張完全相同,因此 1765 年伏爾泰筆下所引證的「仁兄」根本是自弄狡獪,就是他自 己!《歷史哲學》後來於 1769 年首次收入新版的《風俗論》,改 題 為 〈 前 言 〉; 1775 年 版 的 《 風 俗 論 》 則 再 度 把 〈 前 言 〉 改 名 為 〈導論〉,才成為現今通行版本的名稱。58除了標題名稱的變化之 外,伏爾泰在 1775 年版的《風俗論》中增補許多篇幅,其中有一 段文字對於他之所以堅拒奇蹟式大洪水說,而執著以旅人丟棄說 解釋歐陸高山上的魚骨貝類化石,做出最清楚的說明:「海水不可 能淹沒阿爾卑斯山與庇里牛斯山長達好幾個世紀!這種想法違背 萬有引力以及流體靜力學的所有定律。」59 面對布豐的嘲弄,伏爾泰最初似乎選擇容忍:「我不願意為了 幾顆貝殼和他鬧翻,但我仍然保持我的意見,因為我已經證明海 水不可能形塑高山。」60然而,伏爾泰卻在 1775 年版《風俗論》 的新增文字中,不加指名的對布豐開火:

57 Voltaire, La philosophie de l’histoire (1765),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59, édition

de J. H. Brumfitt (Genève: Institut et Musée Voltair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69), p. 91.

58 René Pomeau, “Bibliographie: manuscrits et éditions de l’ Essai sur les moeurs,” in 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et l’esprit des nations et sur les principaux faits de l’histoire depuis Charlemagne jusqu’à Louis XVIII, t. I, édition de René Pomeau (Paris: Bordas, 1990), pp. LXXII-LXXIII. Collection Classiques Garnier.

59 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t. I, p. 5.

60 Voltaire, “La défense de mon oncle” (1767),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26,

(17)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77 -有人曾經大膽提到:800 到 1000 公尺的高山是由沒有退潮 的海洋,以及退潮達 2.3 或 2.6 公尺的海洋所〔共同〕形塑 而 成 ; 整 個 地 球 曾 經 都 被 大 火 吞 噬 , 而 變 成 一 顆 玻 璃 球 。 這 些 想 像 侮 辱 物 理 學 , 這 種 江 湖 郎 中 的 胡 言 亂 語 沒 資 格 稱 為〔自然〕研究。61 伏爾泰所大肆抨擊的這些意見,都是布豐在其 1749 年出版的《博 物誌》中敘述的主張。62最後這場風波,以布豐於 1778 年的著作 中 公 開 向 伏 爾 泰 致 歉 而 收 場 :「 我 沒 有 很 嚴 肅 的 對 待 伏 爾 泰 先 生」、「這不是我的風格」。63 始終拒絕接受從傳統奇蹟觀所衍生出來的地球災難說,不只 使得伏爾泰槓上布豐,還使得前者卯上毛波推伊。1734 年,巴黎 皇家科學院為了確定地球的形狀,決定由院內學者組成南北兩支 探險隊,分別前往赤道與極圈進行測量:南路探險隊由天文學家 哥旦(Louis Godin, 1704-1760)率領,於 1735 年前往秘魯;北路 探 險 隊 則 交 給 毛 波 推 伊 指 揮 , 於 1736 年 前 往 瑞 典 拉 普 蘭 地 區 (Lapland)。64雖然身負測量任務,但毛波推伊在荒涼的北極地區 探險時,發現一塊刻有文字的殘損石碑。這個古代石碑破片使得 這位法國學者在 1747 年主張:這塊石碑見證了人煙稀少、物產缺 乏北極圈,過去存在著一個已經湮沒而不為人知的文明,因此這 片不毛之地,很久以前應該是處於適宜人居的氣候之中,而這種 古 今 的 落 差 極 可 能 來 自 「 地 球 曾 經 無 可 置 疑 的 發 生 某 些 巨 大 變 化」,造成地軸傾斜,才會使得現在的北極圈因為陽光斜射而異常 寒冷65 61 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t. I, p. 5.

62 Buffon, ‘‘Histoire et théorie de la terre” (Histoire naturelle, t. I, 1749), Oeuvres philosophiques

de Buffon, p. 64B.

63 Buffon, “Additions et corrections à l’article qui a pour titre: Sur les coquillages et

autres productions marines que l’on trouve dans l’intérieur de la terre, page 256. I. Des coquilles fossiles & pétrifiées” (1778), Oeuvres philosophiques de Buffon, p. 112A.

64 Mary Terrall, The Man Who Flattened the Earth, pp. 94-129.

65 Maupertuis, “Relation d’un voyage fait dans la Lapponie septentrionale, pour trouver

un ancien monument,” Histoire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et Belle-Lettres, année 1747 (Berlin: Haude et Spener, 1749), p. 439.

(18)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 278 - 在柏林科學院 1747 年發表的文章中,毛波推伊對於地球過去 可能發生的「巨大變化」,僅僅含糊其辭,一筆帶過。然而,早在 1742 年出版《論出現於 1742 年的彗星》中,他已經明確表示, 地球所曾經遭遇過的大災難就是彗星接近地球,而在這兩個星體 的引力互相牽引之下,使得地球原先的運轉軌道產生劇烈變化, 進而引發地軸傾斜的災難性後果: 一 丁 點 ﹝ 軌 道 ﹞ 運 動 〔 的 變 化 〕 就 會 導 致 地 球 兩 極 軸 心 的 變 化 。 以 前 地 球 朝 向 赤 道 的 地 區 , 可 能 在 這 個 事 件 之 後 變 成 朝 向 極 地 ; 以 前 屬 於 極 圈 的 部 分 , 則 可 能 轉 而 朝 向 赤 道。66 這個偶然災難所可能引發的結果就是地球氣候的重新洗牌,而大 範圍的氣候變動將連帶引發舊有地表面貌、動植物分布、甚至既 有文明的連鎖效應:以前氣溫宜人的文明區域,變為寒冷洪荒之 地;先前的不毛凍原,反而成為生物樂土。這種由彗星所造成的 災難並不是憑空做出的假設,因為地球上可以找到許多證據: 我 們 在 最 遠 離 大 海 的 內 陸 地 區 、 直 到 高 山 之 巔 所 找 到 的 魚 類 印 痕 , 甚 至 魚 類 化 石 , 都 是 某 些 這 類 事 件 無 可 置 疑 的 紀 念獎章。67 在 毛 波 推 伊 眼 中 , 山 區 的 水 生 動 物 化 石 之 所 以 屬 於 值 得 重 視 的 「 紀 念 獎 章 」, 是 因 為 它 們 無 可 置 疑 的 證 明 地 球 上 有 過 災 難 性 巨 變;然而,對於完全否認任何奇蹟式大災難的伏爾泰來說,毛波 推伊的主張根本毫無根據。氣急敗壞的伏爾泰以近乎人身攻擊的 方式批評毛波推伊:「雖然我們的作者是無知的,但是我們必須承 認,他擁有特別的想像力以做為﹝這種無知的﹞補償」。68

66 Maupertuis, Lettre sur la comète qui paroissoit en M.DCC.XLII (s.l., 1742), p. 52. 67 Maupertuis, Lettre sur la comète qui paroissoit en M.DCC.XLII, pp. 67-68.

68 Voltaire, “Histoire du Docteur Akakia et du Natif de Saint-Malo” (1752-1753),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23,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563.

(19)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79 -透過抨擊布豐的海水淹沒高山說與毛波推伊的彗星接近地球 說都是完全不可信的幻想,伏爾泰重申大自然的永恆規律性: 那 位 造 出 所 有 一 切 事 物 的 至 高 存 在 , 還 給 予 每 個 元 素 、 每 個種、每個屬,〔擁有〕各自的形式、各自的位置以及各自 永 恆 的 功 能 。 那 位 構 成 黃 金 、 鐵 、 樹 林 、 草 原 、 人 類 以 及 螞 蟻 的 至 高 存 在 , 也 造 出 海 洋 與 山 岳 。 過 去 藉 由 永 恆 法 則 而存在的一切事物,極可能就是現在的這一切事物。69 每個自然事物的特殊外形,以及各有其位的高低階序,這種井然 有序的現象不只顯示是造物者的智慧與大能,還展現出神創自然 的穩定與規律。更重要的是,造物者的大能不只出現在無機物的 山川岩石之中,也同時出現在有機物的花草動物之間。然而,在 生物世界中,穩定秩序也逐漸受到當時學界的質疑,尤其是毛波 推伊與布豐的挑戰。

四、「種子先存論」與物種不變

(一)畸形胎兒研究與神創秩序的動搖 十七世紀期間,西方學界對於生殖方式仍處在摸索階段,當 時 最 廣 為 接 受 的 看 法 是 「 種 子 先 存 論 」(

the theory of

preexistence

):未來的生物體已經以縮小版的方式,預先存在於創 世 之 初 上 帝 所 造 出 來 的 各 式 「 種 子 」 之 中 , 而 所 謂 的 生 殖 只 是 指,先前隱而不彰的縮小「種子」,在母體的子宮之中逐漸顯露擴 大 (

development

) 的 過 程 。70然 而 , 在 兩 性 生 殖 中 , 學 者 對 於 「 種 子 」 究 竟 在 女 性 還 是 男 性 則 有 不 同 看 法 : 支 持 「 卵 源 論 」 (

ovism

)的學者認為,生物體是由隱藏在母體中的「卵」所逐漸 顯露出來;然而主張「精源論」(

animaculism

)的人士卻強調,生

69 Voltaire, “Des singularités de la nature” (1768),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27,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141.

70 Michael Hoffheimer, “Maupertuisand the Eighteenth-Century Critique of Preexistence,”

(20)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80 -殖的主角在男性,精蟲進入子宮著床之後,未來的生物體才由精 蟲 逐 步 蛻 變 成 長 。71但 是 , 偶 然 出 生 的 畸 形 胎 兒 卻 對 「 種 子 先 存 論」造成極大的挑戰:如果所有未來正常胎兒的種子都已經預先 存在於母卵或父精之中,那麼雙頭連體嬰、缺手指或缺右腳的胎 兒是從何而來?十八世紀前半期,巴黎科學院院士之間引起一場 關於畸形胎兒出生原因的討論。

1706

年,巴黎科學院院士杜維涅(

Joseph-Guichard Duverney,

1648-1730

)解剖一個連體嬰之後,發現此連體嬰雖然外表怪異, 但是體內結構與正常胎兒一樣精密。於是,杜維涅認為,這個連 體嬰足以展現造物主的「自由與其豐富的創造力」。72但是,另外 一位巴黎科學院院士勒梅希(

Louis Lémery, 1677-1743

)在解剖畸 形胎兒時,卻直言只看到其結構上的混亂失序,毫無精美可言; 勒梅希遂提出比較理性的機械論解釋:連體嬰的醜陋外形是由於 許多「卵」意外同時出現在母體子宮之內,因外力一再擠壓進而 變形,最後甚至結合在一起。73 身 為 杜 維 涅 的 學 生 , 法 國 解 剖 學 家 溫 斯 洛 (

Jacques-Bénigne

Winslow, 1669-1760

)不僅起而批評勒梅希的看法,甚至還加碼主 張:畸形胎兒的存在是對於「至高的全能自由致敬」,74證明上帝 在正常胎兒的「種子」之外,還運用祂的絕對自由額外造出了畸 形胎兒的 「種子」。

1743

年巴 黎科學院 在院內集 會時展示 一位雙 手雙腳各有六個指頭的健康小孩,溫斯洛親自參與集會,而且對 這位二十四指孩童進行細部觀察:該孩童能夠「以驅使其它正常

71 Lois N. Magner, A History of the Life Sciences, third edition, revised and expanded

(New York and Basel: Marcel Dekker, Inc., 2002), pp. 157-162.

72 Joseph-Guichard Duverney, “Observations sur deux enfants joints ensembles”, Mémoires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année 1706, réédition (Paris: Panckoucke, 1777), pp.257-258.

73 Louis Lémery, “Quatrième mémoire sur les monstres,” Mémoires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année 1740, réédition (Amsterdam: Pierre Mortier, 1745), p. 634.

74 Jacques-Bénigne Winslow, “Observations anatomiques sur un enfant né sans Tête, sans

Cou, sans Poitrine, sans Coeur, sans Poumons, sans Estomac, sans Foye, sans Ratte, sans Pancreas, sans une partie des premiers Intestins, &c. Avec des REFLEXIONS sur cette conformation extraordinaire,” Mémoires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année 1742, réédition (Amsterdam: Pierre Mortier, 1745), pp. 838-839.

(21)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81 -指頭的能力一樣,活動所有多餘指頭」。75於是,這位解剖學家的 結論是:多出來的手指與腳趾能夠自由活動,代表這些多餘指頭 在 結 構 上 與 正 常 指 頭 一 樣 精 巧 , 不 可 能 由 偶 然 的 外 力 擠 壓 所 造 成 。76在 這 場 有 關 畸 形 胎 兒 成 因 的 論 戰 中 , 雖 然 溫 斯 洛 所 提 出 的 「畸胎種子先存論」得以暫時維持「種子先存論」解釋生殖的有 效性,但是 1744 年巴黎科學院集會時,所展示的另一位外形奇特 的白色孩童又使得「種子先存論」再度受到質疑。 根 據 當 時 巴 黎 科 學 院 秘 書 德 富 西 ( Jean-Paul Grandjean de Fouchy, 1707-1788) 在 該 學 院 出 版 的 學 報 上 所 做 的 描 述 : 這 位 白 色小孩出生在美洲,父母皆為黑人,而且其母親保證「從未和任 何 白 人 發 生 性 關 係 」; 該 兒 童 擁 有 所 有 一 般 黑 人 的 外 形 特 徵 ( 塌 鼻、厚唇),但是睫毛、眉毛與羊毛狀捲髮卻全是白色;眼珠轉個 不停,視力也不好,更不能忍受白天的陽光。77從外形特徵來看, 這位「白色黑人」與其黑色雙親最大的不同就在皮膚與毛髮顏色 的差異。曾經參與科學院聚會,並親自觀察過上述孩童之後,毛 波推伊於 1745 年匿名出版《自然的維納斯》,書中就以黑人生出 白 色 小 孩 的 現 象 公 開 譏 諷 「 種 子 先 存 論 」。 根 據 「 卵 源 論 」 的 看 法,造物者已經造出未來人類各種膚色的「卵」,而且這些「卵」 會在祂所設定的時間點與地點一一生長出不同膚色的民族:歐洲 白人的「卵」生出白種人,亞洲黃人的「卵」生出黃種人,非洲 黑人的「卵」生出黑種人,那麼黑人母親的「卵」根本不可能生 出白色小孩。78即使換成「精源論」的主張,依然面臨同樣困境: 黑人父親的精蟲包含所有衣索比亞居民的精蟲。而達利安人

75 Jacques-Bénigne Winslow, “Remarques sur les Monstres. Cinquième & dernière Partie,”

Mémoires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année 1743, réédition (Amsterdam: Pierre Mortier, 1749), p. 465.

76 Jacques-Bénigne Winslow, “Remarques sur les Monstres. Cinquième & dernière Partie,”

pp. 466-467.

77 Jean-Paul Grandjean de Fouchy, “Diverses observations anatomiques,” Histoire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année 1744, réédion (Amsterdam: Pierre Mortier, 1751), p. 16.

78 Maupertuis, Vénus physique, nouvelle édition revue et augmentée (s.l., 1777), pp.

(22)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 282 -

的精蟲(le ver Darien)、霍藤多人的精蟲(le ver Hottentot) 以及巴達貢人的精蟲(le ver Patagon)中,都包含所有已經 形成、而且應該居住於我們現今遇到這些民族所在地區的後 代子孫。79 在「天定秩序」的架構之下,上帝已經為各個種族造出各自屬於 他們自己的「卵」或「精蟲」,這使得地球上自從有人類以來,不 同 種 族 之 間 的 外 形 差 異 都 已 經 蘊 含 在 他 們 各 自 的 「 卵 」 或 「 精 蟲」之中,再從這裡分別發展出世界上各種不同的人種。但是, 這種解釋方式卻無法說明為什麼黑人的「卵」或「精蟲」竟然會 生出白色小孩。 嘲諷「種子先存論」預設的人類多元起源觀之後,毛波推伊 試圖利用 1744 年巴黎科學院展示白子的機會,以說明人類單一起 源觀:溫帶白人往南方熱帶區遷移過程中,曝曬於外在高溫環境 之中、食用當地特有的食物與飲水,都使得原本細直的頭髮變成 捲曲,而白色的膚色則逐漸變黑;但是在偶然情況之下,變異的 黑色會重新回到原始祖先的白色,因此,黑人父母生出白色小孩 的現象正好證明白人是黑人祖先,更是所有有色人種的起源。80 豐在其《博物誌》第三卷《論人類》中,明確贊同毛波推伊的看 法:高溫氣候環境造成白人遷徙者膚色變深,所以黑人膚色是由 白人祖先變化而來。81然而,在支持「種子先存論」人士的眼中, 外在氣候環境介入人種外在特徵的形成,已經暗示自然力量能夠 干 預 、 甚 至 改 變 「 天 定 秩 序 」, 進 而 衍 生 出 貶 低 造 物 者 大 能 的 嫌 疑。自然力量得以突破造物上帝設定框架的隱憂,在布豐於 1748 年所進行的生殖實驗中更形增加。 1748 年 , 布 豐 與 英 格 蘭 皇 家 學 會 會 員 尼 旦 一 起 在 巴 黎 做 研 究。根據後者記錄實驗過程的論文所言:這兩位學者把加熱過的

79 Maupertuis, Vénus physique, pp. 164-165. 80 Maupertuis, Vénus physique, pp. 190-191.

81 Buffon, De l‘homme, édition de Michèle Duchet (Paris: François Maspero, 1971), pp.

(23)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83 -羊肉湯汁倒入小玻璃瓶內,再以軟木塞緊緊密封瓶口,以避免瓶 外空氣中的昆蟲「卵」滲入瓶中;為了完全摧毀小玻璃瓶頸部少 許空氣中可能殘存的昆蟲「卵」,他們還重複使用許多種方法(把 瓶身浸泡沸水中、埋在熱灰裏),以確保瓶內環境已經不具備任何 生殖條件。82但是,幾天之後,密封的小玻璃瓶內竟然出現「各式 各 樣 的 微 小 生 物 」。83如 果 瓶 中 所 有 可 能 引 發 生 殖 作 用 「 卵 」 或 「種子」都已經在封瓶之後有效排除,這個經過嚴密消毒殺菌程 序的瓶中環境怎麼可能還會生長出微小生物來?雖然對於如何解 釋這個現象有些不同意見,但是尼旦與布豐都一致同意:「大自然 具有一種真實的生殖力量」。84這個簡要的實驗結論不只否定「種 子先存論」,甚至還可能隱含了無神論的意義:有些生物體根本不 需要造物上帝所創造的原初「種子」,就可以靠著自然界中的「生 殖力量」,自行生長出來。 學者曾經指出,1760 年代之後,伏爾泰越來越以實際行動介 入當時的社會議題,運用文學技巧寫作許多吸引讀者的小說與論 戰小冊,積極宣揚宗教寬容以及改革不合時宜的司法體制,希望 主導輿論走向。85但是,在伏爾泰所寫的小冊中,不是只有政治議 題,還有一部份涉及生命科學的內容:1740 年代以降,面對唯物 主義及其衍生出來的無神論傾向日漸濃厚,這位法國作家極力重 申「種子先存論」以及永恆規律的自然秩序,試圖對抗帶有無神 論嫌疑的「自發生成論」(la génération spontanée),以維持有神 論的宗教信仰。

(二)物種不變的強調

在許多伏爾泰討論尼旦實驗的短篇文章中,有一個主題一再

82 John Turberville Needham, “A Summary of some late Observations upon Generation,

Composition, and Decomposition of animal and Vegetable Substance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number 490 ( London: Royal Society, 1748), pp. 637-638.

83 John Turberville Needham, “A Summary of some late Observations upon Generation,

Composition, and Decomposition of animal and Vegetable Substances,” p. 638.

84 John Turberville Needham, “A Summary of some late Observations upon Generation,

Composition, and Decomposition of animal and Vegetable Substances,” pp. 644-645.

(24)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84 -重複,就是尼旦的實驗結論否認「種子」的存在:「所有一切事物 都由自然的生命力量自己發生,自己再生」。86而這個結論將造成 「 人 們 可 以 免 除 創 造 所 有 事 物 的 上 帝 」,87最 後 「 明 顯 導 致 無 神 論」,88所以,「尼旦的顯微鏡被視為無神論者的實驗室」。89 從伏爾泰對於尼旦的大肆批評來看,前者完全不相信大自然 中的生物體可以自發生殖,他根本是「種子先存論」的頑固支持 者:「沒有任何動植物能夠在沒有種子(

germes

)的情況下,自我 形成」。90於是,在自然的永恆定律規範之下,這些「種子」完全 沒有發生突變的可能,當然也就不會產生任何演化: 不 要 遺 忘 大 自 然 從 來 沒 有 停 止 〔 顯 示 〕 的 這 個 偉 大 真 相 : 所 有 物 種 永 遠 都 是 相 同 的 。 在 這 個 異 常 驚 人 的 多 樣 事 物 中,動物、植物、礦物、金屬,所有一切都是不變的。91 正是這個物種不變的主張,使得伏爾泰特別強調黑人不同於其他 人種的黑皮膚以及羊毛狀捲髮,因為這些體態特徵都是天生的, 都是從原初「種子」以來就已經具備的生理特質,完全不可能是 熾熱氣候所改變而形成的後天生理特質:「移居到最寒冷地區的黑 人男女們,都持續生出﹝屬於﹞他們那一類的動物」。92這個看法 等 於 直 接 反 駁 毛 波 推 伊 與 布 豐 所 一 致 支 持 人 類 單 一 起 源 論 的 基 礎:氣候環境可以改變膚色與外形特徵。而且伏爾泰還提出最重 要的解剖學證據,以證明黑人與白人之間沒有任何氣候介入改變 膚色的可能:

86 Voltaire, “Des singularités de la nature” (1768), p. 159.

87 Voltaire, “Dieu, Dieux. Section IV” (1770-1772),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1987, note

125, p. 515.

88 Voltaire, “Questions sur les miracles” (1765),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25,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394.

89 Voltaire, “Questions sur les miracles” (1765), p. 394.

90 Voltaire, “Génération,’’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19: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III,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223.

91 Voltaire, “La défense de mon oncle” (1767),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26, p.

406.

(25)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85 -任 何 一 位 解 剖 黑 人 的 人 士 都 將 看 到 從 頭 到 腳 有 如 墨 汁 的 「 表 皮 黏 膜 」(

la membrane muqueuse

)。 不 過 , 如 果 這 個 〔 黏 膜 〕 網 絡 在 黑 人 為 黑 色 , 白 人 為 白 色 , 這 就 是 特 徵 的 不 同 。 這 兩 個 種 族 之 間 的 不 同 特 徵 , 必 然 形 成 兩 個 不 同 的 種族。93 光從兩造表皮黏膜所呈現的不同顏色,就足以證明黑人與白人是 兩 個 生 理 特 徵 截 然 劃 分 的 不 同 種 族 。 因 此 , 伏 爾 泰 譏 諷 : 只 有 「無知者」(

ignorants

)才會主張白人是黑人的祖先,因為「黑人 種族不是來自白人種族,就好像烏木不是來自榆樹,而桑葚不是 出自杏子一樣。」94這位法國作家之所以運用植物類比人種,推測 其用意極可能在強調「種子」於繁殖中所扮演的角色:各色植物 的生長來自不同「種子」,人類當然也不例外。 在黑人與白人之間劃下一道不可跨越的生理鴻溝之後,伏爾 泰更把這兩個種族之間的生理差異推向精神層面: 大 自 然 已 經 把 不 同 等 級 的 才 智 , 以 及 極 少 看 到 改 變 的 民 族 特 徵 隸 屬 於 這 個 〔 區 隔 的 〕 原 則 。 ﹝ 根 據 這 個 原 則 ﹞ , 黑 人 是 其 他 人 們 的 奴 隸 。 我 們 在 非 洲 海 岸 邊 , 有 如 購 買 野 獸 般 的 買 賣 他 們 , 大 量 的 黑 人 被 移 民 到 我 們 美 洲 的 殖 民 地 之 中,服務極為少數的歐洲人。……95 對伏爾泰來說,人體外在特徵的黑白差異,以及種族之間賢愚智 劣的高低階序,早就都由造物主安排好了,而且在這個上下品秩 森然的階級中,各個人種的體質特性與聰明才智已經被原初「種 子」永恆規範,無法演進,亦無退化。在物種不變架構下,居下 位者永世不得翻身,根本沒有改變「天定秩序」的任何可能性。 於是,天縱英明的歐洲白人才會持續維持聰慧,而天生愚昧的非 洲黑人只能成為服務歐洲主人的奴隸,甚至在伏爾泰的筆下被描

93 Voltaire, “La défense de mon oncle” (1767), pp. 403-404. 94 Voltaire, “Des singularités de la nature” (1768), p. 184. 95 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t. II, p. 335.

(26)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86 -述為「動物」。 天生體質與歐洲白人不同的人種,還有美洲原住民。從後者 據說沒有鬍鬚的臉龐,伏爾泰毫不遲疑得出結論:「在這些双足人 (bipèdes)與我們之間,有一個不同的特徵」,所以,產生沒有鬍 鬚人種的新大陸,也就不同於「我們有鬍鬚的大陸」96如果有好奇 的人不停追問:為什麼美洲會出現沒有鬍鬚的人?伏爾泰的回答 很簡單:「就是在美洲使得樹木與綠草生長出來的那一個祂」97 個答案的邏輯依然強調類比:就好像不同種類的植物來自不同種 子一樣,美洲人、非洲人、歐洲人之間的差異也同樣來自他們各 自的「種子」。此外,回答上述問題之後,這位法國作家接下來非 常可能要求過度好奇的人們趕快閉嘴,不要再進行有關美洲人的 「無謂爭論」98這種態度明顯和《英格蘭民族書簡》中,伏爾泰希 望學者不要浪費精神,一再追問引力來源的態度相同,因為人類 只需要知道,自然宇宙有一個造物者就夠了。 在新大陸,這個全能的上帝不只創造出與歐洲人不同的無鬍 鬚人種,還包括各式各樣、大異於歐洲的動物: 在 美 洲 , 獅 子 體 弱 又 膽 小 , 綿 羊 卻 巨 大 而 有 力 , 以 至 於 被 用 來 馱 負 重 物 。 美 洲 所 有 的 河 流 至 少 十 倍 大 於 我 們 的 河 川 。 美 洲 的 自 然 物 產 不 同 於 我 們 這 個 半 球 的 物 產 。 所 以 , 所 有 一 切 事 物 都 各 不 相 同 : 產 生 大 象 、 犀 牛 與 黑 人 的 那 個 「 天 定 秩 序 」( Providence ), 同 樣 在 新 大 陸 生 出 駝 鹿 ( orignaux)與 大兀 鷹( des contours), 以及 肚臍 在背 上 的 豬,還有和我們〔有〕不一樣特徵的人們。99

96 Voltaire, “Barbe,”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17: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I,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8), p. 550.伏爾泰這裡所用的「双 足 人 」(bipèdes) 一 詞 , 係 模 仿 「 四 足 獸 」(quadrupèdes) 此 字 而 來 , 明 顯 帶 有 貶 低美洲人智能的意味。

97 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t. II, p. 333.

98 這是伏爾泰《風俗論》其中一章的標題,內容討論「美洲如何有人居住」(comment

l’Amérique a été peuplée)。Voltaire, Essai sur les moeurs, t. II, p. 340.

(27)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87 -新 舊 大 陸 各 自 不 同 的 自 然 環 境 , 衍 生 出 來 動 物 與 人 種 也 各 不 相 同。不只生理層面大異其趣,連精神層面也截然相反:歐洲人眼 中理應兇惡無比的獅子,在美洲竟然膽小如鼠;原本應該溫馴的 綿羊,反而比獅子更為勇猛強健。以文學式手法所營造出來的新 舊大陸之間的落差,伏爾泰用意不只在描述歧異多元的物種,而 且更想藉由這些具備不同生理、精神特徵的動物與人種,以凸顯 造物者的「永恆智慧」100:在祂的「天定秩序」中,生物體生理 與精神特徵的紛歧性越高,這些特徵所區隔出來的物種也越多, 而自然的圖像越多采多姿,就越能夠反映出造物上帝的智慧與大 能。 在這幅多元豐富卻永恆不變的自然圖像之中,伏爾泰沒有忘 記「白子」的存在。1734 年,在《論形上學》一書中,這位十八 世紀作家第一次提到他對「白子」的看法:他極力否認黑人父母 有時會生出「帶有金黃色頭髮的白色小孩」。101藉由否認這個奇特 現象的真實性,伏爾泰指出各色人種不可能來自「同一個父親」, 而是來自不同起源,因為: 人 類 就 好 像 樹 木 一 樣 : 梨 樹 、 冷 杉 、 橡 樹 、 杏 樹 不 可 能 來 自 同 一 棵 樹 , 而 有 鬍 白 人 、 有 羊 毛 〔 狀 捲 髮 〕 的 黑 人 、 有 馬 鬃 狀 頭 髮 的 黃 人 以 及 無 鬍 人 們 〔 同 樣 〕 不 可 能 來 自 同 一 位男人。102 在伏爾泰眼中,不同樹木的種子生長出外形各異的樹木,而體質 特徵各異的人種,當然也是來自不同的「種子」;所以,黑人與白 人 的 外 形 特 徵 截 然 不 同 , 黑 人 「 種 子 」 絕 對 不 可 能 生 出 白 色 小 孩,反之亦然。雖然在 1734 年,伏爾泰已經注意到「白子」,但 是他對於後者體態特徵的認識仍然相當簡單,集中於白膚色與金 黃色頭髮。但是 1744 年之後,有關「白子」的外在體態,伏爾泰

100 Voltaire, “La défense de mon oncle” (1767), pp. 402-403.

101 Voltaire, “Traité de métaphysique” (1734), Œ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23, éd.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192.

(28)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第 49 期 288 -的描繪變得非常細緻,而且還主張這些外形奇特的「白子」形成 一個叫做「阿爾比諾人」的種族。

五、阿爾比諾族

伏爾泰曾經更加詳細描述「阿爾比諾人」的體質特徵:身體 矮小,有著和黑人一樣的羊毛狀捲髮,但髮色為「亮白色」;膚色 呈現「牛奶白」,耳朵比歐洲人更長且更狹窄;看東西時,雙眼會 不停轉動,白天怕光,「非常可能命中注定住在洞穴」,「沒有任何 一位活超過二十五歲」。103在伏爾泰的描述文字中,最令人印象深 刻的可能是以解剖學的角度來說明「阿爾比諾人」獨特的視覺運 作: 虹膜(iris)是玫瑰色;世界上其他人種的瞳孔都是黑色, 在他們則屬於非常亮的「金黃色」(aurore);因此,白人與 黑 人 的 虹 膜 上 , 有 個 穿 越 的 小 孔 , 他 們 卻 有 個 黃 色 的 透 明 薄 膜 ; 經 由 這 層 薄 膜 , 他 們 才 接 收 到 光 線 。 從 上 述 情 形 明 顯 可 知 : 他 們 看 到 的 所 有 物 體 顏 色 , 都 和 我 們 看 到 的 不 一 樣 ; 如 果 他 們 之 中 出 現 某 個 牛 頓 , 他 所 建 立 的 光 學 原 理 將 與我們的〔原理〕不同。104 根據前面已經說明過的伏爾泰思維邏輯,我們可以推論:對這位 法 國 作 家 來 說 , 這 些 「 阿 爾 比 諾 人 」 的 白 皮 膚 之 所 以 是 「 牛 奶 白」,主要在於該族的「表皮黏膜」天生就不是白人的白色,而是 牛奶色;至於大異於其他種族的虹膜與瞳孔,應該是造物主為了 使該族適應洞窟環境而賦予他們的特殊生理特徵。此外,伏爾泰 之所以極力描述「阿爾比諾人」的眼睛構造,以及從這個不同的 眼球結構所衍生出來的不同視覺與異於常人的「光學原理」,其最 主要的目的都在刻意凸顯:不論從生理面或精神面來看,「阿爾比

103 Voltaire , “Relation touchant un Maure blanc amené d’Afrique à Paris en 1744,” Œ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23, éd.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p. 189-190.

(29)

神創規律與物種不變:伏爾泰的自然觀與阿爾比諾族 289 -諾人」與世界上其他人種截然不同。 有了這麼不同於其他人種的特點,伏爾泰當然可以強調,「阿 爾比諾人」根本是完全不同於黑人的另外一個種族,黑人不可能 生出「阿爾比諾人」: 只 有 瞎 子 才 會 懷 疑 白 人 、 黑 人 、「 阿 爾 比 諾 人 」、 霍 藤 多 人、拉普蘭人、中國人、美洲人是完全不同的種族。105 此外,由於這些「阿爾比諾人」天生體質羸弱,再加上飽受鄰近 黑人的殘酷對待,僅剩的人數已經非常稀少,「恐怕這個族群存在 不久了」。106許多體弱的人種與物種已經消失無蹤,107所以「阿爾 比諾人」不可避免的命運就是滅絕。伏爾泰由此推測:我們找不 到過去曾經存在的一些外形怪異的種族,「人種的變異性已經大大 降低」108 體弱而又量少的「阿爾比諾人」之所以成為伏爾泰筆下書寫 的 重 點 , 非 常 可 能 是 他 想 藉 由 強 調 「 阿 爾 比 諾 人 」 自 成 一 個 種 族,以對抗毛波推伊與布豐所主張的人類單一起源論,更進一步 貶低自然力量,維持「天定秩序」。我們前面已經看到,後兩位法 國學者用來論證白人是黑人祖先的重要證據,就是 1744 年在巴黎 科學院所展示由黑人偶然生出的白色小孩;如果被稱為阿爾比諾 的白色孩童根本不是黑人父母所生,而是與黑人平起平坐的特定 種族,伏爾泰不只可以全盤推翻人類單一起源論的論證基礎,更 能維持「種子先存論」的正確性: 起源自非洲的「阿爾比諾人」、來自中美洲的達利安人和我 們 的 差 異 , 就 好 像 黑 人 與 我 們 的 不 同 。 … … 所 有 〔 種 族 〕

105 Voltaire, La philosophie de l’histoire (1765), p. 92. 106 Voltaire, La philosophie de l’histoire (1765), p. 94.

107 Voltaire, “Homme” (1771), 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19: Dictionnaire philosophique

III, édition de Louis Moland (Paris: Garnier Frères, 1879), p. 377.

108 Voltaire , Histoire de l’Empire de Russie sous Pierre le Grand, édition critique de Michel

Mervaud, Les Œ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vol. 46 (Oxford: Voltaire Foundation, 1999), p. 470.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Christopher Clapham, A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of Mathema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New York, 1990.. Nelson, The Penguin Dictionary of Mathematics, Penguin Books

Rhys Davids, A Buddhist Manual of Psychological Ethics, Oxford: The Pali Text Society, 1900, 1 st Ed.. ・ Kathāvatthu translated by Shwe Zan

 To share strategies and experiences on new literacy practices and the us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the English classroom for supporting English learning and teaching

• helps teachers collect learning evidence to provide timely feedback & refine teaching strategies.. AaL • engages students in reflecting on & monitoring their progress

而諾貝爾之所以會成立諾貝爾 獎,其實與他的發明和理念有很 大的關係。諾貝爾一生致力於炸 藥的研究,也因此積累了不計其數

Strategy 3: Offer descriptive feedback during the learning process (enabling strategy). Where the

After teaching the use and importance of rhyme and rhythm in chants, an English teacher designs a choice board for students to create a new verse about transport based on the chant

Hope theory: A member of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family. Lopez (Eds.), Handbook of posi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