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背景與動機

第一章 緒論

Socrates(470-399 B.C.)曾說:「不經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for a human being)。反省思考為個人運用省察與理解能力,藉由經 驗與知識以審慎思考及解決問題之過程,以獲得學習意義與提升思考力。大學為承接一 個人十二年教育之學習歷程,並為邁向未來職場與個人生涯的重要階段,反省思考於大 學學習過程相當重要,更是大學生應具備的能力之一。

本研究旨在探討大學音樂系一年級學生(以下簡稱音樂系大一生)「和聲學」反省 思考之程度與差異情形。本章共分為五節,第一節為研究背景與動機,第二節為研究目 的,第三節為研究問題,第四節為名詞釋義,第五節為研究範圍與限制。

第一節 研究背景與動機

隨著經濟與科技的發展,多元與變動的思潮逐漸影響人們的思考方式,因此,學習 者應發展多元思考之能力,以省察所學之內容,而非照單全收(徐遐生,2011;鄭媄婛,

2003)。為提升教育品質與社會競爭力,各國政府皆致力透過教育增進學生的思考能力,

以因應教育思潮的變遷(張素貞、吳俊憲,2013)。自教育部(2001)推行九年一貫政 策以來,即強調學生應具備「帶得走的能力」,使學生成為學思並用的學習者;大學是 人生的關鍵階段,更是放下升學考試、將書本的理論加以實踐,及奠定未來生涯基礎的 時期(李開復,2016);如同彭宗平(2008)與嚴長壽(2015)指出帶得走的能力是大 學生一輩子都受用,且於四年學習生涯中所獲得的能力,應在大學畢業後能夠繼續被使 用。更鑒於大學是培育創新知識與發展關鍵能力的重要場所,與社會進步及生活品質之 提升息息相關;PISA(2005)指出大學生必須適應現代生活以培養活用知識、人際關係、

自主學習等三項關鍵能力,其核心價值則在於反省思考能力;哈佛大學 William Kirby 教授亦認為反省思考在大學教育有重要意義,為大學生之必備能力(陳泰然,2002;趙 陽明,2013);黃子容(2010)分析大學生人格特質與批判思考傾向之關聯,提出反省

思考是此關聯中必要的影響因素之一;陳維昭(2001)說明反省思考是影響大學生發展 自身人格特質與批判思考傾向之重要能力,因此反省思考是高等教育的重要議題之一。

誠如上述,大學生在其學習歷程中,獲得一輩子受用的學習能力相當重要,在這段歷程 所學到的能力將成為未來生涯的基石,而反省思考有助於大學生的學習,是大學生自我 成長的動力。

反省思考一詞由 John Dewey(1859-1952)於 1910 年《我們如何思考》How we think 中提出,Dewey(1910)定義反省思考是一種主動持續且謹慎的思考,為了探尋知識而 進行假設、行動及解決的過程;林逢祺(2003)將反省思考定義為個人心中產生困惑,

決心面對疑難或轉變,經由深思熟慮並採取行動解決問題的過程及結果;Sugerman、

Doherty、Garvey 與 Gass(2000)指出反省思考是個體分析、思考與評價自己的經驗,

從中獲得更深刻的意義;吳佩陵(2007)界定反省思考是經由個人深入認識問題與既有 知識,獲得更多的覺察與理解,並藉此重新建構、整合及調整自己的認知與行為,以增 進學習意義與思考力。由上述定義可知,反省思考具備經驗、思考、行動與解決的特質,

使個體得以在認知與實務層面有所收穫。吳木崑(2009)說明學習者在學習情境裡「做 中學」(learning by doing)即是一種反省思考,透過主動反省思考來領會學習概念之間 的關連,學習便得以水到渠成。Dewey 認為反省思考在實作中的運用,可藉由各類學習 活動引發學習者主動探索與反省思考,使其面對新的學習課程與環境時,能隨時重組舊 的學習經驗(許佳琪,2011)。Schon(1983)提出反省思考與實踐是專業工作所需的自 省能力;Mezirow(1978)提出反省思考須要倚靠行動(action)才能解決問題並得到新 知;Kolb(1984)與 Gibbs(1988)皆證實反省思考是在個體不斷思考與實踐的整合結 果。綜合上述學者之觀點,反省思考為個人運用省察與理解的能力,更在理論知識與實 務技術相互運用的過程,對個人的學習產生正向的助益。

相關研究顯示,反省思考對學習具有正面效益,因此鼓勵學習者經常於課程中進行 反省思考。國內外相關研究之研究方向與設計不盡相同,首先,國內反省思考相關研究

(李啟讓,2001;周文君,2001;周裕欽,2010;張貴琳,2010;鄭國志,2005;鄭雅 文,2001;謝甫佩、洪振方,2003)多以小學生作為研究對象,研究設計多以質化為主,

3

以質性研究工具紀錄反省思考並將個人反省思考的內容與過程描述清楚,表達個人思考 的獨特性,但若針對數量較多的研究對象,質性研究工具則不易觀察與描述。Grant、

Franklin 與 Langford(2002)、Kember, D., Leung, D., Jones, A., Loke, A. Y., Mckay, J., Sinclair, K., Tse, H., Webb, C., Wong F., Won, M., & Yeung, E.(2000)、Sobral(2001)、

Song、Grabowski、Koszalka 與 Harkness(2006)等諸多國外學者以量表方式反映受試 者反省思考程度,助於學校教師在課程更能掌握學生的學習情形,此外,Kember et al.

(2000)與 Sobral(2001)更指出量化方式有助於呈現反省思考之本質與結構,也可同 時觀察不同類型或特質的學生反省思考之情形,更在研究中發現反省思考量表有助於專 業知識課程之實測,亦適用於大學專業知識與技能之課程。Kember et al.(2000)說明 護理學院學生除了理論課程之外,常進行實務性的實習課程,研究發現護理學院學生達 到反省向度較高;另外,Mahasneh(2013)及 Ko 與 Aung(2015)使用 Kember et al.

(2000)之反省思考量表,皆發現學生在實務操作越熟習,反省思考程度越高。從上可 知,專業課程訓練涵蓋理論與實務之並用,有助於大學生反省思考之提升。

在音樂方面, Phelps(2005)指出反省思考有助於學音樂的學生提升音樂理論及精 進演奏技巧。而音樂系之必修課程重視知識與實作之應用,如和聲學、音樂基礎訓練、

對位法及曲式分析等課程皆有此項特質,其中「和聲學」是音樂系必修課程之基礎,音 樂系學生在運用演奏、視唱、聽力、樂曲分析等專業能力中,和聲學時常與這些專業能 力相互搭配,在理論與實務的結合下,使樂曲的音樂性易於表現出來,本研究即以「和 聲學」作為研究主題。再者,「和聲學」的學習可增進學生對於音樂組織及和弦概念,

聽辨與思考能力之連結特別重要(羅世榮,1994);「和聲學」是觀察及分析著名作曲家 之作品所得的系統理論,在聲部的旋律進行、樂曲的組織架構,及音樂風格的塑造等方 面都有所影響,其對於音樂走向有著重要的決定性(蕭而化,1980;康謳,1982)。綜 上所述,「和聲學」對於大學音樂系學生的學習相當重要,影響音樂系學生音樂發展之 導向,亦基於「和聲學」多開設於音樂系一年級之課程,故而研究者透過「和聲學」來 探討音樂系大一生反省思考情形。

一門課程的設計所包含的面向相當多元,「和聲學」也不例外,在研究探討反省思

考之前,應先瞭解「和聲學」課程設計要素。課程設計係指課程要素的選擇、組織與安 排(黃光雄、蔡清田,1999),並且以課程目標為導向的課程設計,將提升學生的學習 動機與反省思考,其中課程設計之要素可從目標、方法、教材內容、經驗、有計畫的學 習機會加以探究,使學習者收穫更多(王文科,1992;吳木崑,2009;徐綺穗,2011),

另教學大綱、教學準備、教學風格、學生活動、學習困難和教學方法亦是影響課程設計 之相關要素(吳木崑,2009;McKeachie & Svinicki,2006)。重要的是,吳木崑(2009)

提出課程設計必須同時兼顧「實作中有思考」與「思考中有實作」之原則,方可提升學 生的學習動機與反省思考;本研究欲探討音樂系學生「和聲學」反省思考情形,應先對 於「和聲學」課程設計要素有所瞭解,以呈現「和聲學」可引導反省思考之構面為何,

因此研究者綜合多位學者課程設計之觀點,並考量「和聲學」之課程性質,歸納出「課 程目標」、「學習教材」、「作業規劃」、「學習困難」、「教師風格」與「學習評量」等六個 構面進行訪談,以呈現「和聲學」之課程特色。

目前國內大學音樂系學生相關研究並無針對反省思考所作的研究,因而研究者針對 音樂系學生之研究加以整理,並歸納出最常使用之個人背景變項(吳永怡,2010;李佳 蓉,2014;李青芸,2016;李錦雯,2009;林良玉,2009;林昕儒,2010;林郁蕙,2010;

施如芳,2012;張紅蘋,2012;陳又嘉,2009;陳若涵,2011;蔡文豪,2009;鍾佳容,

2012),以性別、年級、主修、音樂班學習經驗及學校類型等變項最常被使用,然而本 研究欲瞭解音樂系大一生「和聲學」反省思考情形,年級之變項並不影響本研究實施,

故予以刪除;此外,林郁蕙(2010)提出音樂系學生課外活動經驗與課程安排為正相關,

顯示音樂系學生修習課程確實受到課外活動影響,故而研究者納入本研究之個人背景變 項。最後研究者整理出「性別」、「主修」、「學校類型」、「音樂班學習經驗」、「課外活動 經驗」等五項個人背景變項,以探究音樂系大一生不同個人背景變項之反省思考差異情 形。

研究者回憶就讀大學期間,從「和聲學」中獲得啟發,並深刻體會如何反省思考及 修正自己的所學,開啟音樂的視野並提升學習能力,使研究者獲益良多。基於前述之背 景與動機,本研究著眼於理論與實務之結合,探討音樂系大一生於「和聲學」反省思考

5

之程度與差異情形。本研究以問卷為主,訪談為輔;首先,以訪談瞭解「和聲學」課程 特色,分為「教學策略」、「學習教材」與「學習概念」等三個構面,再藉由 Kember et al.

(2000)與 Sobral(2001)量表作為研究工具,探討音樂系大一生「和聲學」反省思考 之程度情形,量表向度為「習慣性動作」、「理解」、「反省」、「批判反省」及「整體學習」,

(2000)與 Sobral(2001)量表作為研究工具,探討音樂系大一生「和聲學」反省思考 之程度情形,量表向度為「習慣性動作」、「理解」、「反省」、「批判反省」及「整體學習」,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