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

第三節 一些影響

221 Milton Friedman and Anna Jacobson Schwartz. 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1867-1960, pp.484.

222 仇華飛,《中美經濟關係研究(1927-1937)》,頁 386。

223 傅利曼與施瓦茨在 1963 年的著作,只就 1960 年以前銀價證明《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未實 現目標,而沒有引證 1963 年銀價;傅利曼 1992 年著作仍不認為《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有 達到目標,該著作沒有新增 1963 年銀價來佐證。見 Milton Friedman and Anna Jacobson Schwartz. 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1867-1960, p.486-487. Milton Friedman.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年以前,銀價沒有超過 1 美元過。但銀價確實有受到拉抬,並深深地影響用銀國,

購銀法案出台前後 2 年內,由附表 2 得知紐約市場銀價,從 1932 年最低 24.25 美分,驟升至 1935 年最高 81 美分,整整高升 3 倍左右的銀價,不過到了 1936 年銀價又下降了 1.8 倍到 44.75 美分,但仍比 1932 年以前高。之後 1940 年代之 銀價,也呈現升高趨勢,超越 1935 年最高 81 美分(銀價趨勢可見第二章圖二-2),

銀價提高之因,誠如第三章所述,除了戰爭白銀貴重之外,白銀在照相業及化工 產業之需求增加,但白銀供給卻相對停滯,因此白銀價格能提升為 1961 年的 92 美分。當白銀用於工業比起用於貨幣更為有利之後,財政部國庫中擁有那麼多白 銀儲備似乎也沒什麼意思了,白銀如作為貨幣是政府供給貨幣,「維持金融穩定、

保障公眾福祉」的分內事;但作為工業原料,就不須政府插手,產業者可自行至 公開市場買賣白銀。所以雖然廢除當年,銀價已超過 1.2929 美元,但該法名義 買賣白銀的行為仍於 1961 年末截止,2241963 年 4 月 10 日因為達到購銀目標,

正式廢除《1934 年美國白銀購買法案》。

貨幣存量方面,藉由購金及《黃金儲備法案》之生效,1934 年黃金貨幣存 量比起前一年增加近 2 倍,由第三章表三-2 及附表 8 得知,在 1933 年白銀貨幣 存量 8.38 億美元,尚為黃金貨幣存量 43.17 億美元的 1/4;到了 1934 年,金銀貨 幣存量之比差距擴大,5 月白銀貨幣存量 9.1 億美元,為黃金貨幣存量 77.79 億 美元的 11%,6 月 19 日《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生效之後,雖然白銀貨幣存量 也有持續增加,但黃金貨幣存量也逐年遞增,1934 年 12 月,白銀 13 億,是黃 金 82.38 億美元的 15%,之後雙方差距,在 1942 年以前,大約界在 8%至 23%(1938 年)之間,都沒有達到貨幣存銀金三銀一之比例。至於之後是否達到目標,還待 1942 年至 1963 年貨幣存量來佐證。

“Roosevelt, Silver and China,”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00.1 (February 1992), p.67.

224 Milton Friedman, Money Mischief: Episodes in Monetary History, pp.16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7

圖 四.1 根據第三章表三-2 所繪白銀佔黃金貨幣存量比例

《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之利弊

(二)

羅斯福總統戲稱白銀政策是一項「禁忌的話題」,因而對大眾隱而不談,《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真實目的就是為了補貼銀產業者而生。225從 1934 年至 1967 年,政府課徵 20 億美元鑄幣稅226來補貼產銀者,補貼價格刺激白銀的開採,也 刺激銅、鉛、鋅的開採,因為白銀是它們的副產品,所以白銀生產從 1934 年的 3300 萬盎司增加到 1940 年的 7000 萬盎司。生產的增加也為產銀州提供了就業 機會。產銀者認為銀產的增加對自己是件有益的事。227

但財政部長摩根索從日本走私中國白銀,再進口至美國獲利來看,親德國納 粹(Nazi)之日本等於藉由購銀法案壯大經濟實力,所以他覺得《1934 年白銀 購買法案》越加愚蠢,228更嚴重的是,此購銀法案摧毀了主要白銀市場-中國。

中國於 1935 年 11 月以前,名義上仍使用白銀作為主要貨幣,自然需求白銀,然 1934 年的購銀法案,於國外高價收購白銀,使得在中國之投機客,爭相出口白

225 John Morton Blum. From the Morgenthau Diaries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59-67), p.199.

226 Annual Report of the Director of the Mint, 1967, p.121, United States. Bureau of the Mint.

227 1940 年的時候,礦業律師比爾(Carles W. Beale)宣稱自 1934 年以來,政府獲利 172 萬美元,

而財政部購銀 23 億盎司數量,以白銀貨幣價格 1.2929 美元計算,為 29.79 億美元,也就是說,

該法至 1934 年為止,既給予政府一些盈利,又課徵到 29.79 億之鑄幣稅,比鑄幣局統計的 20 億美元多了 9 億。參考自“Sees Profit In Silver Act,” New York Times, 9 June 1940, p.F4.

228 John Morton Blum. From the Morgenthau diaries, pp.196.

0 5000000 10000000 15000000 20000000 25000000 30000000

1930 1931 1932 1933 1934 1935 1936 1937 1938 1939 1940 1941

黃金貨幣存量 白銀貨幣存量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銀至美國,中國白銀大量外流,無奈之下,中國只好從銀本位制度,改為不再依 賴白銀的外匯紙幣本位。中國不再用銀為貨幣,對銀之需求即減少,美國反而失 去中國這一大白銀市場。229同時白銀外流,導致中國通貨緊縮,景氣蕭條,進口 額降低,230美國反而破壞中國購買能力。

總體經濟是否因此好轉?231

(三)

白銀集團支持的理論是,經濟大恐慌之主因為銀價低落,故只要抬升銀價,

便可改善經濟蕭條,因此他們推動了購銀法案。然購銀法案之後,真如他們所言,

因銀價高漲,改善經濟了嗎?此問題無法回答,單看衡量經濟成長指標—國內生 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簡稱GDP),1933 年為 583 億美元,是經濟大 恐慌發生後,生產總值最低點,1934 年開始回升為 620 億美元,232代表美國經 濟稍有好轉,然並不能草率歸功於購銀法案,因為羅斯福「新政」通過的法案或 推動的政策太多,而購銀法案只是其中一項,能提高經濟成長之單一因素難以確 知,實無法看出購銀法案之貢獻;不過,銀價與GDP呈現正相關,銀價持續抬升,

GDP指數也增加,雖然不能認定銀價係影響經濟之主因,但兩者進展方向一致,

只能說《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不違背政府復甦經濟之政策。

229 Milton Friedman. Money Mischief: Episodes in Monetary History, p.166.

230 李宇平,〈一九三○年代世界經濟大恐慌對中國經濟之衝擊(1931-1935)〉,《歷史學報》,第 22 期(1994 年 6 月),頁 324。

231 “Sees Profit In Silver Act,” New York Times, 9 June 1940, p.F4.

232 Table 1.2—Summary of Receipts, Outlays, and Surpluses or Deficits (-) as Percentages of GDP:

1930–2019, White House, http://www.whitehouse.gov/omb/budget/Historicals/(Accessed 6 April 2014),1930 年至 1941 年 GDP 請見附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9

圖 四.2 根據附表 10 所繪 1930 年至 1941 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單位:十億美元)

資料來源:Twentieth Annual Report of th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Covering Operations for the Year 1937, p.81,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1938, Fraser,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政治影響

(四)

在白銀集團心中,《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是為了他們的經濟目的,但對羅 斯福總統而言,卻是一項政治目的;所以購銀法案的貢獻,與其說是經濟貢獻,

不如說是政治貢獻。購銀法案的通過,幫助「新政」中接二連三的改革計畫,多 半能按照羅斯福政府的意願進行。這個說法必須由政治、人情層面來看。無論羅 斯福總統是否試圖懷疑購銀法案的經濟效益,顯然他更加在乎的是「新政」的推 行能不被白銀集團阻撓。羅斯福總統初上任,就欠下對畢特門議員的政治債務,

又要解決國內經濟大蕭條的困境,他需要國會中白銀集團對即將頒布的諸多立法 之支持,同時,雖然總統有機會否決白銀政策,但除了國會具有推翻總統否決權 之權,或許會再出現更具毀滅性的法案,且羅斯福總統能成功地阻止購銀法案的 通過,但可能在其他改革和復興計畫付出巨大的代價。由於羅斯福願意讓步,他 對於這個結局保持了某些控制,並緩和了白銀集團的要求。233依後見之明來看,

政治、人情層面要素有時候比推行更完美的政策來的迫切,就此,購銀法案可說 是「新政」之政治機會成本。

國外 二、

233 Michael Blaine Russell. American Silver Policy and China, 1933-1936,p.253-25; Russell, Michael

Blaine 著,鄭會欣、吳世民、洪郵生譯,《院外集團與美國東亞政策—30 年代美國白銀集團

的活動》,頁 178。

0.0 20.0 40.0 60.0 80.0 100.0 120.0 140.0

1930 1931 1932 1933 1934 1935 1936 1937 1938 1939 1940 194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對國外的影響非常巨大,如果繼續研究下去,得 以延伸出許多有趣的議題,不過本論文重點在於該法對國內影響,故對國外的影 響僅略加提及。

《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產生短時間的銀價飛漲讓許多國家措手不及,也 無力阻止白銀外流之浩劫。購銀法案出台前後 2 年內,由附表 2 得知紐約市場銀 價,從 1932 年最低 24.25 美分,驟升至 1935 年最高 81 美分,整整高升 3 倍左 右的銀價,使得許多用銀國家受到購銀法案的波及,產生了兩種相反的反應:

通貨膨脹

(一)

為了保護銀元流通,只能降低硬幣中含銀量,銀幣價值降低,中南美洲、南 美洲、歐洲、亞洲,甚至非洲都有參與這項行動。234與美國不同的是,美國政府 自行採取了通貨膨脹政策來貶值;然這些國家是被購銀法案所迫而降低貨幣價值 的。

通貨緊縮

(二)

另外,因為購銀法案規定以較高於市價的銀價收購白銀,各國行商比較銀價 在國內外市場差額,為圖獲高利,而輸銀脫售予美國,造成一國白銀外流。235如 果一國仍將白銀用作貨幣,當白銀外流之時,造成的結果可能為通貨緊縮,輕則 物價下跌,重則經濟蕭條。

發生這種狀況的國家有三,中國、墨西哥與秘魯。關於中國,當時係少數仍 為用銀之大國,許多學者關心購銀法案與中國之間的關係,這部份已有深入討論,

請見本論文第一章。

關於墨西哥,與中國一樣發生白銀外流而改變本位制度。但對於墨西哥來說,

能分成有利及不利的狀況,有利方面,墨西哥是當時全球最大產銀國及用銀國,

因此銀價上漲有利墨西哥銀產業獲取更多利潤。

不利方面,墨西哥因銀價上漲便面臨白銀不斷外流,導致通貨緊縮的金融危 機。墨西哥雖然從 1905 年開始行使金匯兌本位,使用方式與印度一樣,對外使 用金幣,但對內仍使用銀披索(peso,主要在前西班牙殖民地國家所使用的一種 貨幣單位)與紙幣,1935 年 4 月因為銀價上漲,銀披索的商品價值大於貨幣價 值,也就是說同樣重量的白銀,比同樣重量的銀披索,來的值錢,因為一銀披索 內的含銀量有多少,便等於多少的面額,其價值不會隨著市場價格波動,這樣不

234 James D. Paris. Monetary Policie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32-1938, p.72: Lester Vernon Chandler.

American Monetary Policy, 1928-1941, p.295.

235 王承志,〈現銀流出及其防止對策之檢討〉,《東方雜誌》,第 31 卷,第 22 號(1934 年 11 月 16 日),頁 1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1

如鎔鑄銀幣為生銀,即成為價值可以隨著市場價格波動的商品,並將之拿去市場 上出售,或出口給美國。因銀價上漲便面臨白銀不斷外流,導致通貨緊縮的金融 危機,因此其政府也同中國一樣,採取收歸白銀為國有,發行紙幣的管理政策。236

如鎔鑄銀幣為生銀,即成為價值可以隨著市場價格波動的商品,並將之拿去市場 上出售,或出口給美國。因銀價上漲便面臨白銀不斷外流,導致通貨緊縮的金融 危機,因此其政府也同中國一樣,採取收歸白銀為國有,發行紙幣的管理政策。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