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前言

第三節 1930 年代政治壓力促進購銀法案的制定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5

聯邦準備銀行券(Federal Reserve Bank notes),其準備為政府公債或一年期金債 券。名義上,財政部雖於 1923 年 5 月 30 宣佈依照此法案購銀已足夠,停止購銀;100 但實際上,直到 1933 年財政部仍舊向產銀者購銀,並鑄造 2.7 億銀元。101當戰 後銀產量恢復,供給增多,且美國財政部於 1923 年停購,意味著需求減少,銀 價便下跌了,是為《1934 年白銀購買法案》產生之背景。

藉由前三次購銀法案及各種因素,白銀始終保持商品與貨幣的雙重角色,雖 然流通量不大,或只在地區流通,不過它始終站在流通市場舞台上,而又有一群 死忠粉絲追隨著它,那就是「白銀集團」們。

第三節 1930 年代政治壓力促進購銀法案的制定

到了 1930 年代,美國已經擁有三次執行購銀法案的經驗了,而白銀集團雖 然已經推動過《畢特門法案》,他們卻還未滿足,於是他們又設計出 1934 年《美 國白銀購買法案》。此次購銀法案,主要肇始於白銀集團帶來的政治及經濟因素,

貨幣因素原本只是他們用來達到目的之手段,不過,該法所購之銀,以白銀為準 備發行標準銀元及銀券,增加了標準銀元及銀券在市場上流通量,提升產銀業者 價值,詳細說明請參見後三章。

1930 年代,美國雖然為主要產銀國之一,銀礦業卻已市占率低,然由於來 自產銀州之議員們大力支持,銀產業得以獲利甚豐。雖然,產銀七州科羅拉多、

蒙大拿、新墨西哥、猶他、亞利桑那、愛德荷、內華達州的人口,不到美國人口 3%、且以 1929 年為例,全國白銀產業僱用人數不足 3000 人、1021931 年七州產 銀數,居美國產銀總數 95%,但不到 900 萬,約等於同年美國小麥產值 1%,花 生產值的一半,103相對其他產業而言,是很小的產業;但是,產銀七州出身的議 員,在美國國會勢力佔據 1/3,104撇除新墨西哥,光是其他六州議員就有 12 位眾 議員,是紐約州議員人數的六倍。105來自產銀州的議員們很在乎他們州的銀產業,

他們時常在國會中提出有利銀產業的議案,而礙於他們的政治力量,國會或總統

100 裕孫,〈畢德門條例之囘顧〉,頁 16。

101 Memorandum, Law Regarding Purchase Of Silver—Present Situation And Statutory History, February7,1939, pp.2,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102 Milton Friedman. Money Mischief: Episodes in Monetary History(New York :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92), p.161.

103 Edwin Walter Kemmerer 著,李百強譯,《甘末爾貨幣論》(上海:會文堂新記書局,1935 年),

頁 98。另一說,1929 年白銀產值 3300 萬美元,比花生 5200 萬美元產值還要低,見 Arthur Nichols Young. China's Nation-Building Effort, 1927-1937: The Financial and Economic Record (Stanford, Calif.: Hoover Institution Press, 1971), p.201.

104 戴建兵,《白銀與近代中國經濟(1890-1935)》,頁 291。

105 Arthur Nussbaum, A history of the dollar(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57), p.19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經常妥協他們,購銀法案就是這樣的例子。

畢特門(內華達州)、金(William King,猶他州)、惠勒(Burton K. Wheeler,

蒙大拿州)、托馬斯(Elmer Thomas,俄克拉荷州)、麥卡倫(Patrick McCarran,

內華達州)等人領導白銀集團,向胡佛政府與第一屆羅斯福政府施壓,要求提高 銀價。1932 年 5 月,胡佛總統被迫同意招集國際貨幣會議,顯示出在國會中白 銀集團日益增長的政治力量。在 1932 年的總統競選活動中,兩黨政綱都包含有 贊同以某種方式援助白銀的條款。羅斯福特別稱頌白銀集團,他允諾,如果他當 選的話,將召集一次國際白銀會議。106

1932 年 11 月羅斯福當選極大增加白銀集團左右政府行動的機會。由於畢特 門幫助羅斯福打通西部選戰,羅斯福欠下對民主黨支持白銀者的政治債務,107而 且,羅斯福繼承下來的是極為嚴重的經濟蕭條,國會樂意給予羅斯福更大的總統 授權,羅斯福也很願意在貨幣事務上廣泛試驗可供選擇的政策。108於是在 1933 年之始,白銀集團在國會中呈現優勢地位。

總結白銀集團的目標,主要有四:

恢復白銀地位 一、

如同前三次購銀法案對白銀的動機,恢復白銀地位意即以更高價額收購白 銀。109為了永續保持白銀地位,白銀最好作為貨幣,或是紙鈔之準備。總之,他 們希望,白銀必須具有兩個身分-商品及貨幣身分。

從東部資產家取得金融控制權 二、

十九世紀以來,西部銀礦主及農場主,與東部華爾街的資產家一直水火不容。

來自西部的白銀集團表示,他們州內靠舉債度日的農民,希望能增加貨幣供給,

減少還債壓力,而其中一種方法就是恢復白銀作為貨幣準備。身為債權人的東部 資產家,十九世紀以來當政府較為支持大企業發展的時候,他們掌控美國金融,

他們不關心白銀事業,他們支持的是金本位,事實上他們抨擊白銀集團只是為微 不足道的投機商們贏得津貼,110白銀價格的提高,既不會對美國國內工業,也不

106 “Roosevelt At Butte Pledges ‘No Evasion’ On A Silver Parley,” New York Times, 20 September 1932, p.1.

107 Allan Seymour Everest, Morgenthau, the New Deal, and Silver: A Story of Pressure Politics (New York King's Crown Press, 1950), pp.20.

108 Michael Blaine Russell, American Silver Policy and China, 1933-1936, p.3.

109 Allan Seymour Everest, Morgenthau, the New Deal, and Silver: A Story of Pressure Politics, pp.12.

110 “Silver and Money,” Business Week, (19 May 1934), pp.32.

111 Allan Seymour Everest, Morgenthau, the New Deal, and Silver: A Story of Pressure Politics, p.41.

112 Synopsis of Address to be Delivered by Senator Key Pittman at Chamber of Commerce Luncheon, October 8, 1930, Key Pittman Papers, Box 141, Library of Congress. See Michael Blaine Russell.

American Silver Policy and China, 1933-1936, p.11. Michael Blaine 著,鄭會欣、吳世民、洪郵 生譯,《院外集團與美國東亞政策—30 年代美國白銀集團的活動》(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銀價反而降低了中國在世界上的購買力。見 Michael Blaine Russell. American Silver Policy and China, 1933-1936, p 7. Michael Blaine 著,鄭會欣、吳世民、洪郵生譯,《院外集團與美國東 亞政策—30 年代美國白銀集團的活動》,頁 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臨隔天債務價值又增加的噩夢,市場萎縮。所謂經濟大蕭條,便意味交易冷清,

農工業不易賺錢,商業清淡,銀行業放款大幅下降,社會陷入市場蕭條之惡性循 環。此時通常都有一個現象,即貨幣供給不足,通貨緊縮,因此政府通常會採取 極度寬鬆貨幣政策,達到通貨膨脹,以刺激景氣,恢復市場生氣;同時增加貨幣 供給,可以緩解政府急需用錢,以解救百廢待舉的社會。美國希望採取極度寬鬆 貨幣政策,但僅以黃金作為準備之數量不敷使用,一些與白銀集團交好的支持通 貨膨脹者,與白銀集團,試圖恢復白銀貨幣功能,以增加貨幣供給,114由於白銀 商品價格波動劇烈,大眾或許不信任白銀的價值,但只要美國政府強制提升白銀 貨幣價格,白銀也能作為貨幣準備。

114 John Morton Blum. From the Morgenthau Diaries.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59-67, pp.184.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