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二節 人際純理功能

人際純理功能著重發話者如何給予或求取信息,並如何表達態度。其 主要語法結構叫做「語氣」 (mood)。語氣用以指定發話者將給予或求取信 息:當發話者將給予信息的時候,語氣為「陳述」 (declarative);當發話 者將求取信息的時候,語氣為「疑問」 (interrogative)。

語氣中還包括兩個語氣成分叫「主語」(subject) 和「限定成分」(finite)。

兩個成分一起構成叫做「命題」(proposition) 的單位,讓小句轉變成受話 者能否定或接受的人際單位 (Halliday, 2013:138)16。因此,在 Halliday 的 系統功能語言中,命題並非為語義概念而是著重信息之交換的人際單位。

Halliday 以子句區分為兩種,包含語氣成分的「獨立子句」(free clause) 就是能單獨地作為完成句子的子句。非包含語氣的子句則叫做「非獨立子 句」,就是無法單獨地作為完成句子的從屬句。本節將進一步解釋人即功 能之主要概念,並討論語氣如何能限定 actually 表達反語氣態度之功能。

命題皆包含語氣成分,其順序用以指定發話者將給予或求取信息。發 話者將給予信息時,語氣為「陳述」 (declarative)、發話者將求取信息時,

語氣為「疑問」(interrogative)。當主語位於限定成分之前面時,命題之語

16 “When language is used to exchange information, the clause takes on the form of a proposition. It becomes something that can be argued about – something that can be affirmed or denied” (Halliday, 2013:138).

15

氣為陳述、當主語位於限定成分之後面時,命題之語氣為疑問。在以下表 能看出陳述和疑問語氣之例句和差異:

表二-2:陳述和疑問語氣

陳述:

He is giving her that teapot.

主語 限定成分 羨餘成分

疑問:

Is he giving her that teapot?

限定成分 主語 羨餘成分

以上,主語 he 位於限定成分 is 之前時就表示陳述語氣。主語位於限定成 分之後時就表示疑問語氣。陳述語氣代表發話者將給予信息,告訴受話者 意見和實情。疑問語氣則表示發話者將求取信息,問受話者問題。

語氣之限定成分為模態詞 (modal operator) 區分的,如 is、am、或 will。

限定成分是用以限定命題,提供受話者能接受、否定或挑戰的「時態」

(temporal) 輿「情態」(modal) 訊息 (Halliday, 2013:144)17。時態以針對命 題之過去、現在或未來,如 is 或 was。情態是指「是」或「否」之間的不 確定性,如附加語 might 或 possibly。限定成分還表示「極性」 (polarity);

極性用以表示命題為正面或負面 (Halliday, 2013:144)18,如 is 表示正面,

isn’t 表示負面。因此,上面的 he is giving her that teapot 之極性為正面。

最後,位於語氣後面所有其他訊息叫做「羨餘成分」(residue)。

情態附加語 (modal adjuncts) 能區分為兩種: 「語氣附加語」 (mood adjunct) 和「評述附加語」 (comment adjunct)。語氣附加語,如以上的 might 和 possibly,位於語氣的限定成分,提供對於命題之時態、情態或極性的 資訊。評述附加語卻不位於語氣,並分為表達對於整個命題的態度之「命 題類」(propositional),或者表示對於發話者用以成立命題的言語功能 (speech functional)。Halliday 根據 actually 的置,將其分為語氣附加語和評

17 “The finite element, as its name implies, has the function of making the proposition finite.

That is to say, it circumscribes it; it brings the proposition down to eart, so that it is something that can be argued about by reference to the time of speaker or by reference to the judgement of the speaker” (Halliday, 2013:144).

18There is one further feature that is an essential concomitant of finiteness, and that is polarity. This is the choice between positive and negative” (Halliday, 2013:144).

16

述附加語。當 actually 位於命題中,Halliday 視其為語氣附加語。語氣附加 語 actually 特別用來強化命題之極性,並表達發話者對於極性的反預期態 度 (Halliday, 2013:189)。位於句首或句尾的 actually 則試為評述附加語,

用來表示發話者成立的命題為事實 (fact)。

以下為語氣附加語 actually 的例句:

(7a) A: I actually liked the movie.

以上,發話者 A 用 actually 來強化命題之極性 did,並表達對於極性的反 預期態度。因此,我們可以推斷,發話者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喜歡該電影,

結果卻是喜歡乃實在出乎意料,導致發話者用 actually 來強化極性並表達 反預期態度。

若將上例 (19) 的 actually 放於句首位置,因不是命題的語氣成分之 一,故變成評述附加語:

(7b) A: Actually, I liked the movie.

根據 Halliday,評述附加語 actually 為「事實性語言功能評述附加語」

(factual speech-functional comment adjunct),發話者用以表示其將說的命題 為真。因其非為語氣之成分之一,所以表達的反預期功能不是針對極性,

而是針對整個命題,包括主語、語氣與羨餘成分。(7b)中,發話者 A 用 actually 來表示接下來的命題為事實,否定了前提或推斷的預期。

Halliday 並介紹「獨立」和「非獨立」子句之別。獨立子句為包含語 氣且能單獨地作為完整句子的子句;受話者接受或否定命題有賴於獨立子 句的語氣 (Halliday, 2013:97)19。非獨立子句為獨立子句的從屬句,並不包 含自己的語氣,反而提供補充性、發話者視為理所當然的信息 (Halliday, 2013:171)20,如下例:

19 “…free clauses, those that can stand by themselves as a complete sentence, in contrast with bound clauses. Every free clause selects for mood” (Halliday, 2013:97).

20In contrast, ‘bound’ clauses are not presented by the speaker as being open for negotiation.

[They present] supporting information to be taken for granted” (Halliday, 2013:171).

17

(8) Bojack: So where are we gonna do this? Do we have to do it on MSNBSea?

- 所以我們要在哪裡做這事? 我必須去 MSNBSea 嗎?

Princess Carolyn: No, we should do it somewhere people will actually see it.

- 不,我們應該在大家真的會收看的地方

(Waksberg, et al., 2015; Bojack Horseman) 以上例句中,獨立子句為 we should do it,而非獨立子句為 somewhere people will actually see it。因為情態附加語 actually 位於語氣的限定成分,所以非 獨立子句中的 actually,因缺少語氣,就無法表達反預期的態度。筆者認 為,actually 位於獨立子句時,為表達反預期態度,所以應該翻譯為表達 反預期態度的語用標記,如「其實」。另一方面,當 actually 位於非獨立 子句時,因缺少語氣,故無法表達反預期態度,因此只能譯為真實性的狀 語強化詞,如「真的」。從上例 (8) 可知,非獨立子句 people will actually see it 的確被正確地翻譯成「大家真的能收看的地方」,表示 actually 在非 獨立子句時,缺少表達反預期態度的功能。

在討論 Oh (2000) 的整體和局部範圍時,Gray (2012) 指出,影響將 actually 理解為狀語強化詞或篇章標記的因素,可能不是句法而是語氣。

Gray 指出,Oh 在第四節提供的例 (20) 中的 do you actually watch it 為疑 問句,而 例 (21) 中的 I think that the drug thing would actually be relatively easy to solve 為陳述句。因為兩者語氣不同,所以會影響 actually 的功能。

Gray 聲稱,因為發話者用疑問句來求取位於命題中未知的某種信息,而 不是提供新信息,所以疑問語氣無法表達對命題的任何意見或態度 (Gray, 2012)21,故 Oh 視 (20) 中的 actually 為狀語強化詞,而非反預期標記 (Gray, 2012)。

根據 Gray (2012)理論,本論文從獨立和非獨立子句的角度,分析位於 獨立子句的陳述語氣和疑問語氣之 actually,來探討語氣如何影響 actually 表達反語預期態度的功能,並檢視該功能是否為影響其翻譯為漢語的狀語 強化詞或篇章標的依據。本研究還進一步假設,因位於句首或句尾之 actually 無法受語氣或非獨立子句之影響,所以位於句外的 actually 應該皆 被翻譯為表達反預期態度的篇章標記。

21 “…by its very nature, an interrogative structure enables the speaker to at least pretend not to be taking a position vis-à-vis the propositional content” (Gray, 2012:14).

18

在文檔中 英語「Actually」的語篇與人際分析對其漢語翻譯的影響 (頁 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