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結果分析與討論

第四節、 研究問題三

問題三:句外 actually 針對發話者或受話者地預期如何影響其功能和 漢語翻譯?

假設:針對他人的 actually 將翻譯為反預期標記如「其實」。針對自 己的 actually 將翻譯為進一步闡述標記,如事實上。

76 wrench in the gears. Actually, you’re a hammer. just smashing the gears into dust.

- Eleanor,這地方是完美製造的瑞士手錶。你是齒輪中的扳手。事實 上你是個錘子,把齒輪粉碎成灰。

(Schur, et al., 2016; The Good Place)

77

上例 (65) 中,Chidi 跟 Eleanor 說,她最近找大家很多麻煩了,說她是「齒 輪中的扳手」,再接著用 actually 來修改前面的斷言,以「錘子」來代替。

筆者認為,因為否定的預期來自發話者自己,字幕翻譯者可能將 actually 視為進一步闡述標記並,並將其翻譯為「事實上」。因為「事實上」能同 時作為進一步闡述和反預期標記,但「其實」只能做為反預期,所以我們 判斷發話者用 actually 以同時補充或修是自己前面的斷言時,並用以介紹 出乎意料的信息,就應該翻譯為「事實上」而不是「其實」。

雖然上例 actually 是用來修改發話者前提的斷言,但有些句首的 actually 並不是用來修改,而是對前面的斷言來進一步補充說明,如下例:

(67) Larry: It went well. Actually, he wants me to write another article.

- 結果很不錯。事實上,他要我在再寫一份文章。

(Kohan, et al., 2013;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以上例句中,Piper 問 Larry 他寫的文章表現如何。雖然上例是未直接說出 來的,Piper 本來預期到文章的結果不會很好,Larry 卻回答說結果不錯,

再以 actually 補充說有人甚至請他再寫一篇。筆者主張,本例的「事實上」

能指出 actually 的兩種功能:1.) Actually 用來介紹出乎意料的信息。Piper 沒想到 Larry 能居然獲得再寫一篇文章的機會、2.) Actually 同時用以補充 Larry 前面的斷言、他文章的結果不只是「不錯」,有人甚至請他再寫一 篇。因為「其實」反而只能反對前面的預期,並非作為進一步闡述標記,

所以筆者認為選用「事實上」比較適合。

針對發話者 actually 還有 5 筆翻譯為「其實」,如下例便譯為「其實」:

(68) Barber: I’m just here to give him a haircut, I don’t know what’s going on.

- 我只是來替他剪頭髮,我什麼都不知道

Jake: Likely story - actually you do have a lot of hair products…

- 胡說八道!其實你真的有很多護髮產品。

(Goor, et al., 2014; Brooklyn 99) 上例中,警察 Jake 在找罪犯,他在倉庫裡看到一個人,就以為他就是罪犯。

但他聲稱自己是理髮師,而不是罪犯。Jake 本來不相信,說「胡說八道」,

但注意到周邊的護髮產品之後,Jake 卻改變心意說「其實」你「真的」有 很多護髮產品」(actually you do have a lot of hair products)。筆者認為,字

78

幕翻譯者選用「其實」而非「事實上」是因為,「其實」可以用來完全否 定前提的斷言,而「事實上」則常用以修改或進一步闡述某前提的預設,

但並不否定該預設。參考例 (67) 可知,雖然 Chidi 將修改自己的斷言,以 hammer 代替 wrench、但兩種斷言一樣保持「Eleanor 很麻煩」主要的預設hammer 指示加強預設的程度。再參考例 (67) 可知,Jake 用 actually 來完 全否定原來的命題,並以完全相反的預設來代替。因此,筆者判斷,當 actually 用意修改或進一步闡述發話者的預期時,可譯為「事實上」,但 當 actually 用來完全否定發話者的命題時,則偏向譯為「其實」。

語料中有 7 筆針對自己的 actually 並無相對地漢譯。筆者認為,actually 缺少相對應的漢譯可能是因為 actually 所指向的不是前面的鄰近小句,而 是位於篇章更後面的小句,如下例:

(69) Riley: My friend from Saint Mary's texted. A girl that goes there died.

Brooke: No way. Who was it?

Riley: It doesn't say.

Mr. Branson: I'm sorry to hear that, riley. Why don’t we get back to…

- 不如我們回到---

Student: I have to… umm… go to the bathroom - 我要去廁所。

Mr. Branson: Actually, let’s all take a minute.

- 我們都休息以下吧。

(Craven, et al., 2015; Scream) 以上例句中,Riley 跟班上的同學和老師說,有一位讀別的學校的女生死 了。Branson 老師一開始不想談這個話題,而開始說大家應該繼續上課。

突然有一位同學站起來說她想上廁所,而 Branson 老師直接改變心意,用 actually 來否定前提的預設 why don’t we get back to work 說「我們都休息一 下吧」。筆者認為,因為 Branson 老師指兩個斷言之間有學生的「我要去 廁所」,若將 actually 譯為「其實」,可能會使觀眾誤認為 Branson 老師 將否定同學要上廁所的斷言。因此,筆者認為 actually 在此可譯為「其實」

或「事實上」,其所針對的預期應該位於前面的小句中,而非會話更前面 的小句。

79

(二)、句尾的 Actually

筆者認為,發話者用句尾的 actually 目的,是為了迅速糾正前面斷言 的錯誤來修改命題,如下例:

(70) Rachel: I had your kid. Kids, actually. Twins.

- 其實是孩子們。雙胞胎

80

(一)、句首的 Actually

句首的 actually 最基本的功能為否定受話者的預期,如下例:

(71) Terry’s Brother: Desk jockey, huh? You just sit here, eat pickles and wait for the criminals to turn themselves in.

- 辦公室騎士呢,你只是坐在這裡吃酸黃瓜,等待罪犯來自首 Terry: Actually, I don’t like pickles that much.

- 其實我不是特別喜歡酸黃瓜

(Goor, et al., 2014; Brooklyn 99) Terry 的哥哥暗示 Terry 愛吃酸黃瓜,但 Terry 卻沒有那麼喜歡,故以 actually 來否定哥哥的預期。而其對應的漢翻詞「其實」用樣能用以否定受話者的 錯誤預設。因此,在此例中的漢譯詞「其實」正確地將 actually 的反預期 功能表達出來。

雖然上例 (70) 的 actually 是用來否定受話者所剛提的預期,但 actually 也能用來否定篇章更前面,或非直接講過的預設。筆者發現,當 actually 否定的預期較為模糊時,actually 的翻譯詞便會相對比較多元,如「還」、

「剛好」和「才」。甚至有時候,預期模糊到一定的程度時,便完全缺少 了 actually 的漢語翻譯,如下例:

(72) Chidi: David Hume’s a treatise of human nature. You read this, didn’t you?

- David Hume 的「人性論」,看了?

Eleanor: Yes. Well, I tried to. Well, I tried to want to. Actually, could we postpone this lesson?

- 有。我努力過。我努力想看。我們能將這節課延期嗎?

(Schur, et al., 2016; The Good Place) 上例中,Eleanor 在上課,她的老師 Chidi 問她是否看完了 David Hume 的 書。Eleanor 開始找藉口,最後直接問 Chidi 能不能把課延期。雖然這裡的 actually 有可能被視為轉換話題的篇章標記。但筆者主張,這裡的 actually 仍是反預期標記: 因為 Chidi 認為當天會照常上課,而 Eleanor 則不想上 課,故用 actually 來否定 Chidi 隱含的預期。因為 Chidi 的預期不是他直接

81

說過的,而是透過推斷而來的,所以相對模糊,所以導致字幕翻譯者忽略 actually 的漢譯。

雖然針對發話者的 actually 譯為「事實上」的筆數比「其實」的還多,

但針對受話者的 actually 卻只有 2 筆「事實上」,如下例:

(73) Coroner: Don’t let me get in your way, I’m sure you have a lot to do.

- 別讓我打擾你,你一定很忙的

Jake: Actually, I’ve been given a direct order to do nothing, so…

- 事實上,我收到直接指令叫我甚麼都別做

(Goor, et al., 2014; Brooklyn 99) 上例中的 Coroner 跟 Jake 說他一定很忙,但 Jake 卻用 actually 來否定 Coroner 的預設。說他一點都不忙。字幕翻譯著卻選「事實上」為漢譯詞,

代表「事實上」不只是進一步闡述標記,也可以做為反預期標記,只是機 率比較低。的確,針對受話者的 2 筆「事實上」皆為反預期標記,而非進 一步闡述標記,表示 actually 做為進一步闡述標記,僅限於發話者用來修 改自己的預期時。

(二)、句尾的 Actually

如同針對發話者的句尾的 actually,針對受話者的句尾 actually 也通常 用來迅速糾正前面命題中的某一部分,而非否定整個命題。雖然下例的 actually 是表示此功能,但缺少任何相對應的漢語翻譯:

(74) Alex: Nice to meet you, Holly - 很高興認識你,Holly Polly: It’s Polly, actually.

- 是 Polly。

(Kohan, et al., 2013;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上例的 Alex 記錯 Polly 的名字,將她叫成 Holly。Polly 便迅速地糾正 Alex 說 It’s Polly, actually,將 actually 置於句尾,來事後表達反預期態度。筆者 認為,因為漢語的「其實」不會置於句尾,而是放在句首,但如此將會稍 微打斷否定預期的速度和發話者的態度,故字幕翻譯者選擇不譯較好。

82

三、小結

筆者發現,發話者用 actually 以糾正或進一步闡述自己前提的斷言時,

經常譯為「事實上」。我們認為這是因為字幕翻譯者將 actually 視為進一 步闡述標記而非反預期標記之故。Actually 用來否定受話者的預設時,反 而經常譯為反預期標記「其實」。我們還發現,actually 在反對較不明顯 時,而不在篇章中直接呈現出斷言時, actually 的漢譯詞就顯得較多元,

如「還」、「才」、「剛好」,或完全未加以翻譯。

筆者也發現,句尾的 actually 也同樣能用來否定前提的預期。當發話 者欲迅速糾正前面斷言一小部分的時候,通常會先說出命題內容,事後以 actually 來標記反預期功能。筆者認為這是因為糾正的信息很短,且糾正 速度很快,若發話者一開始就先以 actually 來作為反預期標記時,實在會 顯得突兀。筆者並發現,當句尾 actually 翻譯為漢語的時候,字幕翻譯者 通常會將該漢譯詞移到句首位置,故漢語的篇章標記較不會出現在句尾。

83

在文檔中 英語「Actually」的語篇與人際分析對其漢語翻譯的影響 (頁 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