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結果分析與討論

第三節 研究問題二

背景故事、與目標。Actually 指出的對比關係或否定的預期,需要詳細的 了解當時的語境與發話者和受話者之間的關係,所以筆者相信透過篇章功 能較豐富的電視節目,比語料庫還值得參考。其次,電視節目具備語音資 料,這是傳統語料庫所欠缺的。本論文分析 actually 的重音如何影響其功 能與漢語翻譯,所以筆者認為電視節目比未提供語音資料的語料庫好。再 者,一般的語料庫並非同時提供英、漢語字幕。而筆者之所以特別選媒體 平台 Netflix 為語料的來源,是因為 Netflix 上的每個節目都包含中文字幕,

可讓筆者進行本論文之英漢對比分析。

最後,讀著對於 actually 的研究之過程中,筆者發現最重要的問題就 是,甚麼樣的因素會影響到 actually 被視為強調小句真實性的狀語強化詞 或是反預期篇章標記。根據 Taglicht (2000),小句中之表示重音的成分就 能影響 actually 之功能,而根據 Gray (2012),語氣為陳述或疑問才是影響 其功能之因素(Gray, 2012)5。細讀《Halliday’s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2013) 之後,筆者發現語篇功能的信息結構和人際功能的語 氣結構皆能反映 Taglicht 和 Gray 兩位對於重音和命題來源之理論,因此筆 者決定透過系統功能語言來解答對於 actually 之功能的影響。

第三節 研究問題

本節將提出先行研究的不足,以作為本論文研究問題的背景,再接著 提出三個研究問題。

首先,根據 Gray (2012),actually 作為狀語強化詞或篇章標記可能受 到命題之語氣的影響。Gray 主張,發話者不是用疑問句來提供命題中的新 信息,而是用以求取受話者已知信息。因此,發話者不是用 actually 來表 達對於命題之態度,反而是用以強調內容的真實性。據我們所知,先行研 究尚未存在特别以語氣來分析 actually 之人際功能。因此,筆者決定以 Halliday 的人際純理功能中的語氣與「獨立」和「非獨立子句」之概念來 審視命題之語氣如何影響 actually 被翻譯為狀語強化詞或反預期標記。因

5Perhaps the main difference between is that the first is in the interrogative form and the second is in the form of an assertion. By its very nature, an interrogative structure enables the speaker to at least pretend not to be taking position vis-à-vis the propositional content of the utterance” (Gray, 2012:14) .

4

為透過語料的英漢對比,方能釐清語氣之變化是否能影響 actually 翻譯為 狀語強化詞或篇章標記。

其次,根據 Taglicht (2001),actually 作為狀語強化詞或篇章標記的主 要因素,為表示小句中的重音成分之位置。然筆者卻不甚同意 Taglicht 以 actually 視為多義詞並以 actually 區分為完整性和邊緣性的兩種。筆者認 為,actually 僅具有強調真實性的核心語意功能,再語法化成為指出事實(真 相)和表象之對比關係的篇章標記,以及表達反預期態度之語用標記。因 此,筆者認為不應將 actually 視為多義詞,而是應分析小句中表示重音的 成分如何影響 actually 的語意,篇章和語用之表現。因此,筆者決定以 Halliday 的重音突出之概念,來找出表示小句中的信息焦點成分為何,並 用以指定 actually 的對比關係是否影響其漢語翻譯。據我們所知,先行研 究亦未存在以信息結構找出 actually 之對比功能,同時亦未對於重音突出 如何影響 actually 之漢語翻譯加以研究。唯有經過語料的英漢對比,方能 釐清表示重音突出的成分之位置是否能影響 actually 翻譯為狀語強化詞或 篇章標記。

最後,發話者可以用 actually 來否定受話者或發話者自己的預期 (Oh, 2000; Aijmer, 2008)。根據 Oh (2000),當發話者將否定受話者的預期時,

actually 就能做為減低面子威脅性的緩調詞 (face-threat mitigator)。然筆者 卻認為,當發話者用 actually 來糾正自己的預期時,因發話者無法威脅自 己的面子,故 actually 不是做為減低面子的緩調詞,而是視為進一步闡述 標記 (elaboration marker),接近英語的 in fact。 根據 Wang (2010),雖然 actually 比較接近漢語的「其實」,in fact 卻比較接近漢語的「事實上」。

根據游雅欣 (2016),「事實上」偏向位於句首的進一步闡述標記。因此,

筆者認為與發話者自己的預期相反而位於句首或句尾的 actually 才有可能 翻譯為「事實上」。據我們所知,先行研究中尚未存在以 actually 為反預 期標記之預期來源,來分析其漢語翻譯。

有鑑於以上的文獻缺口,本論文所提出三個研究問題。前兩個問題著 重位於句內的 actually,也檢視將 actually 分析為狀語強化詞或篇章標記 的差異。第三個問題則著重位於句首和句尾的 actually,分析發話者是用 actually 以否定自己前提的預期,還是受話者前提的預期,並審視其對於 漢語翻譯之影響。本論文的三個研究問題分述如下:

5

一、 命題的語氣和獨立性如何影響 actually 的功能和漢語翻譯?

二、 重音突出如何影響 actually 的功能和漢語翻譯?

三、 句首和句尾 actually 針對的預期之來源如何影響其功能和漢語翻譯?

第四節 本論文架構

本論文共分為六章。第一章包括研究動機、研究範圍、研究問題、論 文架構和名詞釋義。第二章為文獻探討,討論 Halliday 的系統功能語法,

及 Brown & Levinson 的禮貌原則,並概述 Taglicht (2001)、Oh (2000) 與 Gray (2012) 針對 actually 的研究。第三章為研究架構與研究方法。第四章 為研究結果與討論。第五章則是基於本研究結果所提供的漢語的教學建 議。最終,第六章為結論,總結本研究主要發現與提供未來研究展望。

第五節 術語解釋

一、系統功能語法

系統功能語法是 M.A.K.。Halliday 在 1985 年提出以功能為主的語法 系統,透過三種功能來分析語言。他將這些功能分為「概念」 (Ideational)、

「語篇」 (Textual)、與「人際」 (Interpersonal) 功能等三個層面進行探討。

概念功能是指「反映客觀世界所發生的事、所牽涉的人和物以及與之有關 的事件、地點等環境因素」(Halliday, 2013),接近語義的概念。語篇功能 則主要著眼於分析小句和篇章的組織性。人際功能將分析發話者如何給予 或求取訊息,並牽涉到發話者如何表達態度 (Halliday & Matthiessen, 2013)。本論文主要分析語篇和人際結構如何影響 actually 之功能和漢語 翻譯,特別是語篇功能的主述結構和訊息結構、和人際功能的語氣和獨立 非獨立小句的概念。

6

二、人際概念:語氣、語氣成分、獨立和非獨立子句

當 發 話 者 傳 達 訊 息 時 , 結 構 中 的 小 句 往 往 被 視 為 「 命 題 」 (proposition),指出交換信息時表示語意功能的分析單位,而能被受話者接 受、否認、懷疑、否定、等等 (Halliday, 2013)6。例如,發話者說出一句 The earth is flat,受話者可以 No, it isn’t 否定。當受話者否定命題,否定的 是針對「主語」 (subject) 和「限定成分」 (finite) 表達的時態、情態、和 歸 一 性 訊 息 。 主 語 是 對 命 題 的 有 效 和 成 功 時 負 責 的 名 詞 組 (Halliday, 2013)7,如上例的 The earth。限定成分為限定情態功能詞 (finite operator),

如上例的 is,提供「時態」 (temporality)、「情態」 (modality)、和「極性」

(polarity) 資訊。因此,受話者為了否定發話者的言論 The earth is flat,將 命題中的 is 改為 isn’t。主語和限定成分一起構成語氣成分 (mood),就是 指定「語氣」 (mood) 為「陳述」 (declarative) 或「疑問」 (interrogative) 的成分。語氣能指定發話者將給予或求取訊息;當發話者給予訊息,語氣 為陳述、求取訊息的語氣為疑問。

根據 Halliday,actually 為強化性「語氣附加語」 (intensity mood adjunct),強調位於語氣限定成分的「極性」 (polarity),並表達對於命題 超 越 談 論 極 性 的 預 期 態 度 (exceedence of expectations) (Halliday, 2013:189)。為了表達態度,actually 必須位於獨立子句當中。獨立子句本 身就能作為一個完整的句子,同時可以揭示態度(Halliday, 2013)。非獨立 子句並非完整的句子,其成分中無表示語氣成分。因此,非獨立子句沒有 語氣,而是位於獨立子句的語氣。本論文主張,因為 actually 表達態度就 是表達對於語氣極性的超越預期態度,actually 位於非獨立子句的時候應 該無法表達反預期態度。因此,actually 位於獨立子句應翻譯為表達反預 期態度的篇章標記,如「其實」或「事實上」。另一方面,當 actually 位 於非獨立子句時,只能強調真實性,故宜將其翻譯為「真的」或類似強調 真實性的漢語詞項。

6A proposition is the semantic function of a clause in the exchange of information… it is something that can be affirmed or denied, and also doubted, contradicted, insisted on, accepted with reservation, qualified, tempered, regretted, and so on” (Halliday, 2013:138-139).

7A nominal element by reference to which the proposition can be affirmed or denied

“(Halliday, 2013:145).

7

三、語篇概念:主述結構、信息結構

主述結構著重小句和篇章的組織性,主要由主位與述位兩個部分組成 的。「主位是小句的出發點」 (Halliday, 2013),又可分為「語篇主位」 (textual theme)、「人際主位」 (interpersonal Theme) 與「主題主位」 (topical theme) 三種成分。語篇與人際主位包括了「連接附加語」(conjunctive adjunct) 和

「情態附加語」 (modal adjunct),主題主位是小句第一項概念成分 (過程、

參與者、或環境成分)。雖然每個小句都具備主題主位,但不一定有語篇或 人際主位。述位是主題主位後面進一步發展主位的部分 (Halliday, 2013)。

本論文將以主述結構來界定 actually 分別為句首、句內、或句尾的位置。

信息結構之分析單位不是小句,而是以聲調區分的「調群」 (tone group)。為了區分新、舊訊息,分析時必須找出表示聲調「重音突出」 (tonic prominence) 的成分,通常為小句末端的新訊息成分,並標明「信息焦點」

(information focus)。若重音突出不位於小句末端,則重音突出後面所有的 信息將被視為舊信息。我們認為,actually 本身表示重音突出所在時,

actually 的功能在於強調小句的真實性。反之,若信息焦點為 actually 以外 的信息時,actually 的功能則在指出 actually 與該小句前提的斷言或預期的 對比關係。重音突出所影響的兩種關係表現如下:

表一-1:Actually 表示重音突出和非重音突出之功能差異

強調真實性 (表示重音突出)

Holt: Sergeant is there any way you can replace this large ball with a chair that is actually a chair?

警官,你可以把這顆彈力球換成一張真正的椅子嗎。

(Waksberg, et al., Bojack Horseman)

指出對比關係 (表示非示重音突出)

Terry: You’re so mysterious and tough, but you know what? I think you’re actually a big softie!

你看似非常神秘又強悍, 但你知道我怎麼想嗎? 我認

為你 其實心腸很軟

(Goor, et al., Brooklyn 99)

8

以上表示重音突出而強調真實性的 actually 用以強調針對舊信息 chair 的真 實性8。另一方面,表示非重音的 actually 則用重音突出表示 big softie 與舊 信息 mysterious and tough 的對比關係。因為 actually 包含「真實」的語意 功能,所以用以標記 big softie 為真實信息,mysterious and tough 則為非事 實。

8 表示重音突出的 actually 其功能主要在表達小句的真實性,但也隱含屬於 chair 的真值

8 表示重音突出的 actually 其功能主要在表達小句的真實性,但也隱含屬於 chair 的真值

在文檔中 英語「Actually」的語篇與人際分析對其漢語翻譯的影響 (頁 1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