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五章 客家桐花祭政策執行結果

第三節 回饋

其實,政策執行並不是單純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的模式,而是針對政策再 形成新的政策,針對行動做出回應的過程(Pressman and Wildavsky, 1973:

178;轉引自李允傑、丘昌泰,2003:14)。

客家桐花祭迄今已連續舉辦六年,在這六年間,這項政策已經聞名全國,

甚在海外,這也成了台灣客家客家族群的代表性文化活動,各界對這項政策一 定會有一些批評和建議的意見,而這些意見回饋到政策規劃者、政策執行者身 上,一定會讓政策產生改變,這就是本節所要研究的重點。

對於政策的意見,相信除了標的團體的會有所反應外,包括政策網絡中的 各個成員,也會有所提出,就算是規劃政策的客委會,也會對政策執行過程中 其他成員的表現有意見,這些意見也可以做為政策調整的參考。

本研究透過資料蒐集和焦點訪談蒐集這些意見,並嘗試找出整個政策對這 些意見的回應,藉此可評估此一實施六年的政策,是否已建立回饋機制,或對 政策提出建議。

壹、客家文化界和觀光產業界意見

我們觀察到,客委會在這項政策中扮演完全主導的角色,雖然說客委會讓新竹縣的 地方社團可以針對自己要如何執行桐花祭各自提案,但審查核准權還是在客委會,而 且社團也是依照客委會頒訂的計畫來提案,所以每個社團的表現似乎都被固定的計畫 限縮了,因此辦出來的活動大同小異,未來客委會可能只需要在品質和方向上把關就 好,至於各地社團想辦什麼,尊重當地既有的客家文化,可能會比較好」(E1)

這項政策,在客家文化界有淪為大拜拜形式活動的批評意見,這點出了光是熱熱鬧 鬧的活動,對發揚客家文化的幫助不大,應該要著墨於深度文化的發揚,而且與民眾 的實際生活結合,不是少數人的活動,才能夠讓更多人認識客家文化,客家子弟也才 會對自己的文化更有認同感、更有自信心」(E1)

綜合來說,客家桐花祭這項政策的成效並不顯著,這麼多年花這麼多錢,目前可以 觀察到的政策成果和影響,對客家族群來說,應該不算滿意,其實以這些時間和所投 入的經費,這項政策應該可以有更好的表現才對」(E1)。

客委會有補助經費是沒錯,但不可能完全足夠活動開銷,我們社團還得向外界再募 款,或者自己也補貼一些,而且官方現在審核社團申辦活動補助款,還會要求在活動 預算書中明列社團自籌款要有一定比例,獲得補助的機率才會比較大」(E2)。

我的建議是,這項政策的執行,不能再流於辦活動大拜拜的形式,社區或社團不能 靠補助才辦,必須要有自發性的動力才行,這樣做的前提是,客委會必須設法讓桐花 祭與客家庄居民的生活、產業盡量結合,否則再辦幾年,效果也很難凸顯出來。還有 客委會的補助政策,應該多多思考長遠性和實用性,不是只要人潮多,活動熱鬧而已

(E1)

不只是客家桐花祭,據我觀察多個政府所辦的活動,只能用「亂槍打鳥」來形容,

官方今天丟個幾萬、十幾萬元辦活動,沒有一個統籌性的規劃來把活動做大,沒有辦 法像宜蘭冬山河的國際童玩節一樣那麼熱鬧、那麼有規模、吸引到足夠多的遊客,甚 至是外國遊客來玩,在客家桐花祭的系列活動,目前還看不到這個景象」(E2)

也有比較沒概念的觀光業者,為了吸引遊客或提供遊客便捷服務,反而把原先具有 客家味的農村景觀改掉,改成咖啡廳或飲料攤,甚至遊樂區亂開發,最後只留下一地 髒亂,還出現外地攤販趕市集般的利用活動期間湊熱鬧賺了一票錢後就走了,把爛攤 子留給當地民眾收拾,這是相當可惜的」(E2)。

貳、來自參與執行社團、社區的意見

桐花祭補助經費逐年減少,設計推動高品質的活動不易;客委會未辦理相關活動設 計策劃的研習活動,活動設計水準未見提高;應該整合同個鄉鎮的提案單位,建立共 同策劃分別辦理活動的機制,以免資源浪費;滿山桐花都不易親近,未見相關單位計 劃性的輔導栽植桐花林、桐花步道,做永續經營」(D1)

客委會對客家桐花祭政策上只播種不澆灌,客家庄仍成長不易。客委會應建立跨部 會遴選機制,針對桐花祭期間開發出來的特色產業、觀光景點、套裝行程…進行訪視 考評,對有發展潛力的計畫,客委會應移轉相關單位如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農委會、

觀光局等單位接手輔導,才能擴大客家桐花祭的政策績效」(D1)

客家桐花祭的舉辦已經喚起了台灣大部分客家聚落的爭相辦理,因補助經費有限,

增取辦理單位雨後春筍般的增加,也導致客委會無法嚴格評比,「憎多粥少」資源分散

「客家桐花祭政策執行過程,從計畫申請、評審到核准生效,時間緊湊;社區籌備時

交通壅塞等問題,這些慢慢的衍生出來,他們就會開始思索說,你們不是在倡導一個

整合以上意見,目前客家桐花祭政策執行上大致沒有問題,但在好還要更 好的前提下,包括客委會在內的各個政策網絡成員,還是認為現行的政策運作 模式有修正的空間,也認為已有部分負面的政策執行影響出現,必須修正政策 加以解決。

目前可觀察到這些回饋意見,包括官方是否應釋出更多財源以滿足每個都 想參與執行的社團、縣市政府是否應扮演更重要角色以及享有部分中央補助款 的支配權、經費運用方式認知上的落差、各社團社區間活動舉辦時間與性質的 整合、原設定發揚客家文化目標是否被邊緣化以及如何處理社區居民對於政策 負面影響。

針對這些意見,主導此一政策的客委會,已經展開部分的政策調整,例如 補助給縣政府辦大型活動,而這些調整也獲得原提出意見成員的肯定,可見本 政策的回饋機制已經成形。

關鍵問題:「你認為已經辦理六年的客家桐花祭政策,有接受回饋進行政 策變遷調整?」,受訪者意見如下:

表 5-3 政策執行回饋關鍵問題意向表

受訪者代號 同意 不同意

A1 A2 B1 B2 C1 C2 D1 D2

E1 E2

百分比 90% 10%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由上表可知,絕大多數的受訪者認為,客家桐花祭政策有接受各界意見進 行調整變遷,而這也正是客家桐花祭政策發展的特色之一。

第四節 小結

從階段論的觀點來看公共政策,政策評估通常都被視為公共政策過程的最

後一個階段,其實未必盡然,整個政策過程都已經進行政策評估;政策評估診 斷政策的結果或政策執行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弊病,因而其最後的結果,必然會 回饋給決策者(丘昌泰,2004:383、387)。

本章針對客家桐花祭的政策執行進行評估,評估標的除了政策產出、政策 影響外,還包括政策執行的內、外部動態過程,而且也蒐集了相關的回饋意見;

根據上述學界理論基礎,這樣做的其目的就是為了追尋這項政策的不良產出、

負面影響或可能發生的弊病,提供給政策規劃或執行者做為參考。

雖說本研究絕大多數受訪者所呈現意見,以及從官方、民間文件或傳播媒 體上所蒐集的資料,幾乎都對客家桐花祭政策產出和影響持正面肯定的的立 場,但根據本章的調查研究,還是有以下問題有待改進:

一、政策的不良產出:社團未依政策目標執行政策、相關服務配套不 足、未經協調或整合的重複活動、過度商業化行為的出現、經費 運用無效率等。

二、政策的負面影響:活動期間的交通阻塞、遊客破壞原先客家庄寧 靜生活環境、少數地方政府違抗中央政策、地方特色發展受限等。

其實就執行產出而言,客家桐花祭所需達成的政策目標,依客委會願景為

「深耕文化、振興產業、帶動觀光、活化客庄」,分別包含文化、產業、觀光、

社區四大面向,目標多元化,但在第一線執行的鄉鎮市公所或社團,可能只會 針對其中一或二個面向來操作,很少能面面俱到(蔡孟尚,2007:17)。

所以在部分人士眼中的「不良產出」,其實有可能是另一群人眼中的「優 秀表現」,這方面見仁見智,但有討論空間。

至於遊客入侵客家庄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客委會方面已有警覺;主委李永 得強調:「非侵入性的遊憩模式,很自然、很悠閒的在山林間欣賞桐花的飄逸 之美,不喧囂、不嘈雜,與一般的節慶活動有所區隔,讓遊客體會渾然天呈的 自然美景」(客家電視台專訪李永得,2005)。

對於執行過程中所產生的問題,客委會早有預見,前主委葉菊蘭說:「大 型活動難免有缺失,尤其橫跨六個縣三十二個鄉鎮,有五十六個辦理單位,在 理念上難免不能齊一,少數活動的文化深度不足,或不能凸顯客家的圖像,或 者商業氣息太濃,或者一些不請自來的職業攤販破壞了活動美感,我們都掌握 了這些訊息,活動結束後我們會召開檢討會,希望以後可以改進這些缺失」(客 家電視台專訪葉菊蘭,2004)。

由此可見,客委會早早就建立起客家桐花祭政策的回饋機制,用以作該政 策未來修正發展的參考。

第六章 結論

透過本研究的調查和訪談,初步可以確定客家桐花祭是項目標多元的政 策,它既要深耕客家文化,又要振興產業、發展觀光,同時還希望可以再造傳 統客家老社區;雖然這項政策的責任如此重大,但欣見參與政策執行的各個成 員,以及標的團體代表,對它的表現還是肯定居多,可見基本上此一政策是成 功的。

不過回顧本文最初所提及的研究目的,似乎不只是要找出客家桐花祭的政

不過回顧本文最初所提及的研究目的,似乎不只是要找出客家桐花祭的政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