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客家桐花祭政策執行規劃

第四節 政策倡導

政策行動者如對核心政策議題有其基本價值(basic value)、因果信念

(casual belief)和問題認知(problem perceptions),就會組成倡導聯盟

(adcocacy coalition)。這些聯盟因其政治顯著性、互動性及時間長短,在 各政府間運作,為數不等,但並非每個參與者都是倡導性聯盟。聯盟的目的是 將信仰系統轉換成政府的行動方案(吳定,2005:199)。

對於客家桐花祭這項政策,不同的利益團體或政策執行者,會有不同的信 仰系統,也就是會有不同的價值觀,有些人希望這個政策能多關注一點客家文 化,也有些人會希望這個政策能夠多補助給他所屬的社團或社區,他們會以在 參與執行時大力宣傳自己所重視的部分,這些介入也造成了政策的變遷。

壹、客家桐花祭政策倡導的多元化

有些社區向客委會爭取到經費舉辦活動,但活動內容卻只是傳統的社區自己熱鬧一 下的歌舞表演,演出內容對外地遊客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也沒有很好的宣 傳,被吸引來欣賞桐花或參觀活動的遊客不多,對活化當地聚落的效果也不大」(B1)。

我覺得桐花祭最成功的,就是讓所有的社團發揮他們的想像力、活力,而且讓每個

社團都變成媒體報導的中心。各地的記者可以任意去採訪各個參與成辦的社團,這些 策目標及願景更易達成(朱雅群,2005:57)。

黃榮護:「政府公關與行銷並非單純政令宣導、教育民眾或形象廣告,亦

如客家桐花祭舉辦時除了客委會主委、副主委會在活動舉辦期間多次下鄉參加 外,就連陳水扁總統也參加了 2003 年客家桐花祭在苗栗縣三義鄉西湖渡假村 舉辦的開幕式,並在場中高歌一曲客家民謠,與在場客家鄉親同樂(東森新聞 報網站,2003)。

桐花祭能夠振興產業的原因,主要還是客委會全國性的大力宣傳促銷,過去一種商 品要能夠有全國性的知名度,往往得花很多時間金錢做行銷,但透過桐花祭舉辦活動 時的宣傳,不管是花布包、陶瓷手工藝品、農特產品和客家點心小吃,在各個媒體上 均有不小的曝光率,而且客委會嚴選能夠參與桐花祭活動的地方特產和桐花創意商 品,在品質有保障的前提下,東西自然會賣的好,傳統產業也因此有了生機」(B1)。

但政策倡導和政策行銷,也非可以恣意為之,民間人士還是觀察到官方管 制的現象存在:

我們觀察到,客委會在這項政策中扮演完全主導的角色,雖然說客委會讓新竹縣的 地方社團可以針對自己要如何執行桐花祭各自提案,但審查核准權還是在客委會,而 且社團也是依照客委會頒訂的計畫來提案,所以每個社團的表現似乎都被固定的計畫 限縮了,因此辦出來的活動大同小異,未來客委會可能只需要在品質和方向上把關就 好,至於各地社團想辦什麼,尊重當地既有的客家文化,可能會比較好」(E1)。

綜上所述,不管是政策倡導也好、政策行銷也罷,這些都是為客家桐花祭 政策提高知名度,爭取認同感,甚至強化了政策對各界不同要求的回應,在不 斷的磨合過程中,相信能讓客家桐花祭政策朝越來越受歡迎的方向變遷。

關鍵問題:「你認為這幾年客家桐花祭政策的變遷,有受到倡導聯盟的影 響?」,受訪者意見如下:

表 3-5 政策倡導關鍵問題意向表

受訪者代號 同意 不同意

A1 A2 B1 B2

C1 C2 D1 D2

E1

E2

百分比 60% 40%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從上表可知,雖然政策倡導或多或少對客家桐花祭的政策執行有所影響,

但影響程度仍然不大,因為最主要主導政策執行走向的還是客委會。

第五節 小結

前客委會主委葉菊蘭指出,新客家運動是我任內一再倡導的觀念,其中心 意旨就是客家文化的創新再造,最後是要讓客家人不再隱形,要在主流社會昂 然挺立;桐花祭活動可說是北台灣的客家文化嘉年華,活動內容包括………,

幾乎含括了當下你所能想見的文化元素,就文化推廣的意義來說,桐花祭是成 功的(客家電視台專訪葉菊蘭,2004)。

客委會主委李永得也說,提升客家人的自信心、振興客家文化,我想這是 十分重要的一環,因為客家人在台灣居於少數,客家語言流失嚴重,客家族群 日趨隱形,藉由桐花祭這種跨縣市的大型活動,讓客家各式藝文團隊取得演出 機會,大幅提昇客家的透明度,讓不同族群有機會認識客家、接受客家,也讓 客家人更有自信的說客家話,並以身為客家人為榮(客家電視台專訪李永得,

2005)。

從以上可知,客委會在投入客家桐花祭政策之初,是以提高客家能見度為 最主要的政策目標,但根據本章之前幾節的探討,客家桐花祭政策實施這 6 年 來,不但已經實現了讓客家人講到桐花就有光榮感的前述初衷,更朝振興產

業、發展觀光、活化客庄等另外三項目標邁進,而且均已有初步成果出現。

就政策創始和政策倡導而言,客委會的客家桐花祭政策,在創始之初是師 出有名,而且巧妙借用了桐花這項引人注目的漂亮景觀為主題,加上大筆經費 的挹注,成功讓國人看到桐花就想到客家。

接下來各個政策執行參與者或關注者所形成的倡導聯盟登場,也許是彼此 角力,也可能是一起努力的結果,讓多元參與的客家桐花祭更出名、更加熱鬧,

而政策的效果也越來越好。

但也因為參加客家桐花祭的社團、社區多不勝數,所以就算政策目標再怎 麼清晰明確,客委會的官員再怎麼努力下鄉說明政策,還是會有社團把原本應 該吸引觀光客或促銷地方特產的桐花祭活動,安排成當地居民自己的「同樂 會」,這已經有文化界人士觀察到是「大拜拜」式活動,值得客委會參考。

第四章 桐花祭政策執行過程

本章所探討變項為影響客家桐花祭政策執行結果中介變項,包括有政策 網絡、官僚態度、標的團體、政策工具,在政策執行研究中都是非常重要的 主題,用來探討不但有中央部會和地方政府參與、還有民間社團和產業業者 共同執行的客家桐花祭,尤其是政策網絡部分,相當有意義。

客家桐花祭所涉及的標的團體對象範圍十分廣泛,包括客家族群、觀光 客、地方產業業者、觀光業者,甚至連當地居民也可以是標的團體對象,但 因為研究資源有限,無法以抽樣統計方式大規模取得這些標的團體的意見,

只能從關鍵人士的訪談紀錄中,萃取出相關看法以為代表。

第一節 政策網絡

當我們討論到第二代政策執行的由下而上模式時,十分強調上級長官、基 層官員、利益團體、私人部門之間的互動所形成的網絡關係,這種網絡關係幾 乎發生在每一項公共政策議題當中,故稱之為政策網絡(policy network)(李 允傑、丘昌泰,2003:103)。

在一個多元化與民主化的社會中,網絡途徑確實更能詮釋政策過程的實際 運作狀況,而且網絡途徑所闡述的形成過程中參與者彼此互動所構成的正式、

非正式關係,遠比單純的多元主義或與特殊的統合主義更具吸引力。其強調的 基本觀念是:任何一項政策的形成都必須奠基於「關係」與「互賴」的系絡基 礎上(丘昌泰,2004:227)。

既然政策網絡發生在每一項公共政策議題中,那客家桐花祭這項政策,也 少不了政策網絡關係的存在,只是這個政策網絡關係更行複雜,在公部門方面 除了中央部會、縣市政府、鄉鎮市公所幾乎全都涉入了,在私部門方面也有地 方社團、社區、地方產業或觀光業者,這樣組成的龐大政策網絡,讓客家桐花 祭的執行成果多元且難以預料。

客委會辦理 2004 客家桐花祭活動檢討報告中提到,該次活動籌備過程優 點之一為:「賦予各縣市政府參與、整合角色,有利爾後本案之推動,並增進 本會與各縣市政府之互信關係」(客委會,2004b);由此可知,客委會在 2004 年執行客家桐花祭政策時,即開始重視與縣市政府的互動關係。

壹、客家桐花祭政策網絡的初期架構

對於新竹縣政府在客家桐花祭這項政策中的角色,我們希望他和地方社團能夠有更 密切的互動,甚至扮演起整合全縣整個活動流程的角色。雖然活動是各個社團在辦,

但縣政府可以做全縣性的宣傳。去年我們首度讓縣政府辦大型活動,而這個活動是和 客委會來結合,由縣政府來找場地,做節目的安排,但歌手部分,則還是由我們客委 會來推薦,因為這畢竟是個客家文化活動,演出內容還是要盡量與客家有關,盡量找

客家的傳統戲曲、音樂、舞蹈,不是找有名的影視紅星來吸引人潮就好。我感覺到,

方產業發展的政策重點,開始自己努力,客委會也不再是有求必應的大家都來統統都 有份,後來有些社團朝自給自足的方向發展起來,有些社團還是以社區自己娛樂的方 式來爭取經費辦活動,我們對後者的補助慢慢縮減了,沒想到引來一些令人失望的批 評,讓人非常遺憾。」(A2)

跨鄉鎮的觀光業者間,或不同種類的農莊、餐廳或交通業者,也會透過政 策網絡合作賺錢:

這路線上的景點是跨鄉鎮的,例如沿著新竹縣 118 號縣道銜接台三線上的新埔鎮、

關西鎮、橫山鄉、北埔鄉、峨眉鄉,所到地點有合作的農莊,農莊會舉辦客家山歌比 賽,桐花彩繪比賽或手工藝品 DIY 教學活動,讓來賞桐花和用餐的遊客不會太無聊,

會感到很好玩,而且農莊主人在遊客離開前,還會致贈遊客一人一份小紀念品,這些 紀念品是交通業者贊助經費買的,目的是希望遊客對這些農莊留下好印象,以後還會

會感到很好玩,而且農莊主人在遊客離開前,還會致贈遊客一人一份小紀念品,這些 紀念品是交通業者贊助經費買的,目的是希望遊客對這些農莊留下好印象,以後還會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