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明衝突、分離意識及恐怖主義之探討

第二節 文明與分離意識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根據表 2-3 我們可以歸納出,多數研究文明衝突的學者們同意「地理疆界」

為衝突發生之重要影響因素,亦即地理疆界相鄰之國家間發生衝突的頻率高於地 理疆界未相鄰之國家,而不同文明又地理相鄰之國家,則具有更高發生衝突之機 率;另外,學者們也認為,「文明」並非解釋衝突之主要結構或唯一因素,衝突 之發生仍然為政治、經濟等其他因素所影響;而多數學者們對於文明衝突理論的

「文明斷層線」論點以及「伊斯蘭文明」較容易與同屬「伊斯蘭文明」發生衝突 之假設,均以量化研究做出與文明衝突假設一致之結論;惟在其他的文明衝突假 設論點上,沒有證據顯示文明衝突確實存在於冷戰前後的世界,文明衝突也未比 其他因素更具解釋力。

第二節 文明與分離意識

杭廷頓教授提出文明衝突論時,也觀察到國家內部因為分離意識所產生的衝 突:「幾乎所有國家都由於至少包含兩個民族、種族和宗教派系,因而是異質的。

很多國家因為這些團體間的歧異和衝突在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分裂,分裂的 幅度則隨時間改變,但一個國家的大分裂可能導致血腥暴動,甚至危及這個國家 的存亡。當文化歧異和地理位置歧異相符時,最可能危及國家生存及為自治或分 離運動催生。如果文化和地理位置不合,這些國家又可能透過大屠殺或強迫移民 使兩者合一。」(黃裕美譯,1997:180)

在進一步談到分離意識之前,我們應先釐清民族主義的本質,再由民族主義 中少數族群的理論來看分離主義的產生,則可將分離意識的概念與脈絡釐清。

有關民族主義的概念,國內學者江宜樺整理如下(江宜樺,1998:39-40):

一、 全世界分成不同民族,每個民族都有其獨特的民族性,如種族起源、歷史 文化、語言宗教、生活空間或共同命運。

二、 民族是個別人類在生存狀態中最重要之集體歸屬,一個人對民族的忠誠應 該高於他對其他集體歸屬的忠誠。

三、 為了確保民族的歷史文化得到良好的延續與發展,一個民族必須具備政治 上的獨立自主或充分自治。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四、 政治獨立或自治的具體表徵是本族人由本族人統治,一個民族的子民不接 受異族統治,統治者必須為自己人。異族統治不可能真正照顧、保存本民 族的歷史文化與現實利益。

五、 至少在某個意義上,我們的民族乃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人類歷史上必 然有某個階段是屬於我們民族發揚光大的時刻。

方天賜等政治學者談到民族自決權時認為:「民族主義主張民族為人類群體 生活之『基本單位』,以作為型塑特定文化與政治主張之理念基礎。因此,民族 為『國家存續之唯一合法基礎』,以及『各民族有自決建國之權』。它促成新興國 家的產生及分裂國家的統一,也導致國家的分裂及瓦解。」(方天賜、孫國祥,

2007:194) 有關民族自決(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問題,方天賜等學者認為:

「民族自決是指各個民族有權自由決定該民族的命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

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正式提出以此原則來解決殖民地的獨立問題,

聯合國憲章則承認人民自決(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的權利。但是對多民族 國家而言,一旦境內的少數民族都依民族自決的主張而要求獨立,其結果必定造 成國家的分裂,衝擊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因此,從多民族國家的角度來看,民 族自決的主張等於是主張分離主義(secessionism)運動,需要予以抑制。」(方天 賜、孫國祥,2007:203)

冷戰結束後,蘇聯的解體誘發許多原服膺在蘇聯共產體制下的大小國家紛紛 分離而獨立,學者威爾‧金里卡(Will Kymlicka)觀察此現象時指出,東歐社會主 義陣營的解體引發了族裔民族主義的狂潮。建立已久的民主制國家中的許多因素 也更加凸顯了族裔問題:「移民和難民在許多西方國家中引起本土主義者的激烈 反應;原著居民的覺醒和政治動員最終導致了聯合國通過原住居民權利宣言草案;

在幾個西方民主國家中,從加拿大(魁北克)到英國(蘇格蘭),從比利時(佛蘭德) 到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的威脅持續存在並逐漸發展壯大。所有這些現 象都在 90 年代達到高潮,這清楚地表明西方民主制度並沒有解決或克服由族裔 文化差異引起的緊張局勢。」(鄧紅風譯,2004:72-73)

金里卡(Will Kymlicka)引述約瑟夫‧拉茨(Joseph Raz)關於少數群體權利的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述指出:「個人自主─他們對幸福生活的選擇能力─最終與下列事情密切相關:是 否能接觸他們的文化,這一文化的繁榮,他人對這一文化的尊重。而少數群體權 利有助於保證這種文化的繁榮和彼此尊重。我們都以自己的方式論證了存在著與 文化和認同相關的更大利益,這些利益不但與自由平等的自由主義原則完全一致,

並且還證明,給予少數群體特殊權利是正當的,我們可以稱之為『自由文化主義 者』。」 (鄧紅風譯,2004:77)

金里卡(Will Kymlicka)另引述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有關民族國家建 構過程中,不可避免地給予多數群體文化成員特權之論述:「假如現代社會有一 官方語言,所有經濟職能和國家職能都能透過這一語言和文化起作用,因此,使 用這種語言並屬於這一文化的人們很明顯擁有極大的優勢。講其他語言的人則明 顯處於劣勢。」金里卡並指出面對如此困境時,少數群體有三個選擇:1.他們可 以選擇融入多數群體的文化。2.他們可以尋求維持自己的社會性文化所需的自治 權利和權力─及建立他們自己的語言運作的經濟、政治和教育機構。也就是說,

他們可以建立自己的有競爭力的民族國家構建形式。3.他們可以接受永久的邊緣 地位。(鄧紅風譯,2004:83-84)

另從社會學的觀點來觀察,學者指出,社會學稱那些跟社會裡主流文化相異 的文化為次文化(subculture);有些社會對次文化較寬容,有些則極力壓抑次文化 的存在。但是所有社會都不允許反抗文化(counterculture);反抗或推翻現有文化 規範或價值體系為目標的次文化,宗教上的異端、叛亂或革命組織的行為也常屬

「反抗文化」(蔡文輝,2001:86-87)。蔡文輝引述社會學家梅耶爾(Barton Meyers) 觀點認為,一個少數團體通常有五個要素:

一、 少數團體在文化或生理上有別於強勢團體。強勢團體故意強調少數團 體某些特有特徵,用以區別其成員。

二、 少數團體成員的參與並非自願的。其成員的身分往往是與生俱來的,

並非經由選擇而擁有的。

三、 少數團體的成員通常不跟強勢團體成員通婚。

四、 少數團體通常知曉其自身的劣勢地位,也經歷過強勢團體的欺壓,因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此少數團體成員之間的向心力強,且較團結。

五、 少數團體成員常經歷、遭受社會的偏見、歧視或隔離排拒。

強勢團體由於控制了政治權力、社會資源、經濟財富,藉此欺凌少數團體之 成員。而提及族群關係的主要模式時,可分類如下:滅種或撲殺、驅逐、排拒、

隔離、壓抑、同化、多元性、混併。(蔡文輝,2001:314-319)。

在處理分離運動的問上,方天賜等學者認為,相關國家對於處理分離運動有 三種常見的模式:第一種是依民主的方式,讓主張獨立的分離地區舉行公民投票 (plebiscite),加拿大魁北克屬之;第二種方式是採用權力分享(power-sharing)原則,

讓少數民族擁有較大的自治權力。英國北愛爾蘭及蘇格蘭屬之;第三種則是以暴 力手段鎮壓尋求獨立的少數民族,印尼東帝汶及俄羅斯車臣均屬之。(方天賜、

孫國祥,2007:203-204)

威爾‧金里卡(Will Kymlicka)指出,政府在面對少數族群所採取的不公正政 策,通常有(鄧紅風譯,2004:151-157):

一、 國內移居/定居政策:鼓勵某一地區的人口遷居到少數民族的歷史領地,

使得少數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地成為少數,並因此失去政治權力。

二、 國內行政區界的權力與範圍:將其分割成眾多小單位,使其不能採取 統一的政治行動,或將其併入一個更大的行政單位,從整體確保人數 處於劣勢。或是名義上控制某一行政區域,事實上並無實權。

三、 官方語言政策:將某些語言決定為官方語言,實際上就是決定那些語 言將繼續存在,那些語言將死亡。

綜合整理上述之文獻內容,我們可以概約歸納幾個國家內部少數族群之所以 產生分離意識的主要原因:

一、 為了保有自身特有的文化、宗教、語言與生活習慣,維持文化尊嚴與 競爭力。

二、 為了維持政治及經濟上的自主以避免被多數族群的強權壓制或剝削。

三、 對政府不公正政策的反抗。

鬥士。」(One man’s terrorist may be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 由此可知,要 定義恐怖主義並非易事,而恐怖主義之定義因涉及政治、人權、意識形態等多重

(Austin Ranney, 1991:441)。

根據美國聯邦條例法典(U.S.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之定義13,恐怖主義 為:「基於政治或社會目的,非法對人或財產使用武力或暴力,藉以恐嚇或要脅 政府或社會大眾或其他任何組織。」其定義與美國聯邦調查局網站定義14並無太 大差別。另外,美國國防部針對恐怖主義的定義與美國聯邦調查局也有些許差異,

美國國防部定義恐怖主義為15:「以追求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之目標,以非法 的暴力以輸出恐懼,意圖恐嚇或顛覆政府或社會。」(Kathleen Malley-Morrison, 2013:xiii, 轉引自 Burgess, 2003)

911 事件發生後,歐盟認為須與美國共同進行國際合作,對抗恐怖主義,因

13 美國聯邦條例法典之原文為“the unlawful use of force and violence against persons or property to intimidate or coerce a government, the civilian population, or any segment thereof, in furtherance of political or social objectives. ” 28 C.F.R §0.85(2010). 請參見美國政府印務局網站http:

//www.gpo.gov/fdsys/pkg/CFR-2010-title28-vol1/pdf/CFR-2010-title28-vol1-sec0-85.pdf

14 美國聯邦調查局網站原文為“the unlawful use of force or violence against persons or property to intimidate or coerce a government, the civilian population, or any segment thereof in furtherance of political or social objectives.” 請參見 FBI 網站http:

//www.fbi.gov/albuquerque/about-us/what-we-investigate

15 Kathleen Malley-Morrison 之原文為”Even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official definitions vary, with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the FBI, and the State Department each having their own definitions. The

15 Kathleen Malley-Morrison 之原文為”Even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official definitions vary, with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the FBI, and the State Department each having their own definitions.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