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與腐女身份認同

在文檔中 耽於美色:腐女的情慾經驗與身份認同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76-92)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肆章:訪談資料分析

第一節:污名與腐女身份認同

一、腐女的污名處境

對應於第三章的研究問題,本節主要探討腐女如何理解或界定自己的身份,

包括腐女對身份污名的感知、以及她們的處理策略。「污名感」來自被辨識出的 異於常人的喜好,而此種「被辨識」的經歷往往帶有誤解、不解、排斥等負面情 緒。

在異性戀霸權下,唯有一男一女之間的異性戀情才是正常、正當的,而同性 戀作為與生殖無關的、異性戀之外的性自然被污名化了。同時,此種對社會性少 數(同性戀)群體的污名也被連結甚至轉嫁到消費「同性愛」文本的腐女身上。

從腐女的生命經驗來看,「被辨識」的腐女身份與污名感之間的連結具體而 言有兩種情境:一是與同性戀群體相關的污名轉嫁。公權力以「淫穢色情」之名 介入對耽美文類的管制,不僅封鎖、刪除網路上的情色文本,而且只要涉及「耽 美」二字也一併被禁絕,致使文學網站的「耽美」版塊必須改正為「純愛」的名 義才能生存,背後固然要求腐女重新省思消費情色文本的合理性,實則更強調同 性愛文本及同志群體在主流價值觀下的「非主流」色彩。可以說,外界不僅視「男 男愛戀」為「惡心、變態」的行為,藉此污名對耽美文本的消費,甚至將BL 文 本內容與腐女性取向掛連,認定腐女就是同性戀者,腐女因此經驗到被視為社會 性少數群體的一員,不自在感油然而生;二是以「不禮貌」、「不道德」等負面詞 彙回應腐女的「BL 妄想」,標示出腐女的行為是「奇怪」且「不當」的。

(一)、同性戀的污名轉嫁:視男男愛戀為惡心、變態

儘管文獻部分曾提及腐女所偏好的、或耽美文類中所描繪的「男男愛戀」實 際上所表達的僅僅是作為書寫者和消費者的女性對男性與男性之間的曖昧關係 的想象,因而並不等同於現實中的同性戀情,但耽美文類畢竟觸碰到異性戀社會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的同性禁忌,所以這些對同性戀不友善的態度與污名印象也被移植到對耽美文類 的看法上,涉及「男男愛戀」題材的文類被視為很「變態」,消費此文類的腐女 則被視為很「惡心」、很「奇怪」。

在腐女的消費經驗中,政府部門「清網」活動的展開是重要的時間節點,在 此節點之前,很容易在網路上搜尋到耽美情色文本;在此節點之後,不論是耽美、

還是言情中的情色描寫則大多銷聲匿跡。而耽美遭到的重創尤甚,只要被冠以「耽 美」之名,則不論是否真的涉及情色描寫,都會被一律禁止,為圖生存,各大文 學網站紛紛將「耽美」版塊更名為「純愛」版塊,並嚴格管控耽美情色的寫作。

公權力對「淫穢色情讀物」的明令禁止,一方面將禁止公眾消費情色文本再度提 上議程,促使腐女省思情色文本消費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對腐女而言,更重要 的是再度體認到同性戀群體作為主流價值觀下的「他者」,一直飽受異性戀秩序 的污名。

我覺得定義為淫穢色情是沒錯的,肯定大部分都是色情作品。畢竟 有些東西,讓 18 歲以下的小孩看到的話,衝擊還挺大的,我覺得還挺不 好的。所以我挺高興我在大二的時候集中接觸到這些,太早的話我覺得 肯定非常影響你的學習和生活。非常影響你看待男女關係之類的,我覺 得會帶歪。但因為淫穢色情,整個網都清了,感覺挺因噎廢食的。國內 最好早點引入分級制度。(煤球)

禁止「淫穢色情」的耽美尚在其次,因為不論是耽美情色、還是異性戀情色 都在公權力的禁止之列,所以儘管腐女會因此連結到「女性消費情色文本」的省 思,卻並不將公權力對耽美情色的打擊視為構成自身污名經驗的一大事件,相反 地,大多受訪腐女卻表示自己對網路情色內容的管控並無明顯惡感。但是,「清 網」活動中對耽美文類的打擊卻使腐女明顯看到異性戀秩序對同性戀群體乃至同 性議題的抗拒。

本來我是覺得清網就是打擊淫穢的,因為相對來說耽美的尺度比較 大一點,後來我發現只要有耽美這個詞,網站就不能設這個專欄,要改 成純愛啊這種,所以我覺得可能本身也是對同性話題的鄙視吧。國家也 不支持同性這個話題。就像《上癮》,就是因為同性話題直接被下架了,

後來廣電總局就出了個政策,說不能涉及同性話題。(阿夢)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心」的行為,並以「思想不正常」等負面詞彙對腐女進行「人身攻擊」與謾罵,

甚至當羊慧自己寫耽美文的時候,還有人特意去她的文章下吐槽「兩個男的怎麼 會做出這種事情」。這些負面評價,使羊慧感受到一種格格不入的「不被接受」

感,導致當她以「腐女」的身份剛進入飯圈的時候,與其他粉絲產生了比較多的 衝突,出現 「爭吵很多」和飯圈內互相掐架的情況。羊慧意識到社會對同性戀 情並不包容,因此也宣稱自己寫耽美文並不是給「唯獨喜歡異性戀」的人看的。

這種「不被認可」的感受,與是否已被識別出「腐女」身份無關,只要腐女 感知到外界對「男男愛戀」的污名,便可能連結到一些自我否定的、無法被接受 的負面情緒。如陶然曾提到她高一時候的一段經歷:

我高一的時候,和學習委員兩個人是軍訓的標兵,休息的時候 在閒聊,我忘記怎麼講到這方面的,她就是很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 厭惡。大概是說兩個男人怎麼搞、很惡心。她大概覺得正常的女生 都不喜歡這種東西吧。

那時候我有點膽小怕事的感覺,不敢和她多講這方面的話題,

怕她反彈地太厲害,但心裡又有點……我就不敢和她說我是腐女,

我怕她覺得我是同性戀。那時候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膽小,以為 自己可以很勇敢地出來捍衛,「不就是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情巴拉巴拉」

之類的,但實際上,那時候是自卑膽小,害怕別人說自己是個奇怪 的人,所以沒敢說這些話。(陶然)

在身為腐女的陶然看來,同性愛不過就是普通的「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情」, 但在班級同學看來,卻是「很惡心」、「怎麼搞」的反感態度,並且這是「正常的 女生」都不會喜歡的東西。因此儘管陶然內心並不讚同學習委員對同性愛的觀點,

卻由於擔心自己被污名為「奇怪的人」,而不敢主動去捍衛同性愛或者腐女喜好 的正當性。這種難以將腐女身份宣之於口的經歷甚至被她數次連結到「自卑」、「膽 小」、「怕事」等對自我的負面評價上。

同時,類似「兩個男人怎麼搞」等同性戀污名,也使陶然恐懼於自己被誤認 為同性戀者。腐女的這種不自在感,來自與社會性少數群體的可能的連結。玉米 說明了這種「連結」的簡單邏輯: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挺多人沒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情,對於腐女這方面會有誤解,因為挺 多人覺得腐女和同性戀是差不多的意思,你喜歡看兩個男的那什麼,那 你是不是也是喜歡女的呀。(玉米)

在不了解腐女的人看來,喜歡看男性的「同性愛」,十有八九是因為腐女同 樣「喜歡女生」,所以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人會將腐女誤認為同性戀者。為此,

玉米甚至收到了一位同性戀歌手的忠告:

我之前有次在一個 YY 頻道裡面,關注的歌手是個 gay,那天晚上他 和大家一起在聊天,就在說教大家怎麼找到男朋友,然後說第一條就是 要隱藏好你的腐女身份。(玉米)

「隱藏腐女身份」被認為是腐女找到男朋友的首要條件。無獨有偶,另一位 腐女呂影在訪談中也提到由於自己喜歡看耽美小說,會被同學認為自己的喜好

「怪怪的」,且會被議論「怪不得你找不到男朋友」之類的話。玉米認為「隱藏 腐女身份」的忠告「很有道理」,因為如果不隱瞞,一旦自己被標示為腐女的話,

則很有可能造成別人對自己性取向的誤解,明明是異性戀的自己會被誤認為「喜 歡女生」的同性戀者。

這裡並非表明腐女一定有「被誤認為是同性戀者」的經歷,畢竟陶然或玉米 的陳述僅是自我的一種想象或憂慮,也並非在討論「對同性戀的污名」是否合理。

同性戀群體的污名現象是異性戀社會中的既存事實,與此同時,消費同性愛文本 的腐女群體也極易與這樣的污名相連結。即便沒有指名道姓地指責你是腐女,但 對同性戀或耽美的嘲弄,都會使腐女心有戚戚。

(二)、腐女低齡化與污名印象:視男男為奇觀

雖然「BL 妄想」與「同性愛」是腐女愉悅感的重要來源,但我所訪談的腐 女大多自述是一名「低調的腐女」,她們更偏好「偷偷地」進行「BL 妄想」。原 因與她們感知到的外界對腐女的貶抑有關,腐女高調地「起哄」、「興奮地 YY」

現實中的男性,容易遭到對方的抗拒或厭惡,並被斥責為「不禮貌」、「幼稚」、「太 過分」。 這種污名經驗有別於上一小節提到的同性戀的污名轉嫁,並非直接指責 腐女對 BL 文類的喜好十分「惡心」、「不可理解」,而是針對腐女對現實男性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BL 妄想」,認為這樣的妄想是負面的、打擾他人以至於是「不禮貌」、「不恰當」

的。這種污名不是直接貶抑同性戀者不可取,而是在指責作為異性戀的女性,卻 對同性戀表明出「過分」的不合時宜的熱情。

我用「視男男為奇觀」來形容受訪者所感知到的大眾對腐女的負面印象,以 陶然的經驗為例:

我覺得,大眾對腐女的定義,還是覺得是看見兩個男的就很興奮地 尖叫,就特別 high。所以腐女這個詞就有點不好的色彩,比如我高中的 一個同學就經常說自己要退出腐圈,因為腐女的年齡逐漸在降低,圈子

我覺得,大眾對腐女的定義,還是覺得是看見兩個男的就很興奮地 尖叫,就特別 high。所以腐女這個詞就有點不好的色彩,比如我高中的 一個同學就經常說自己要退出腐圈,因為腐女的年齡逐漸在降低,圈子

在文檔中 耽於美色:腐女的情慾經驗與身份認同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