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五節:研究問題

腐女是一群熱衷消費耽美「男男愛戀」文本的年輕女性群體。但在當下的時 空脈絡中,腐女的獨特偏好卻容易遭致身份污名,以至於她們並非毫無顧忌地欣 然接受此種身份的指認。因此,本文關切著迷耽美文類的女性,對腐女身份的認 同如何?此種認同又是立基於什麼樣的性別脈絡之中?

此外,耽美文類的情色化也讓我們有機會去思考,在女性情慾飽受異性戀秩 序束縛的背景下,腐女群體藉由閱讀耽美文類究竟有什麼樣的情慾體驗。

綜上所述,本研究提出如下研究問題:

(一)、著迷耽美文類的腐女如何理解或界定自己的「腐女」身份?她們如 何因應此身份的污名意涵?

(二)、腐女如何將耽美情色消費與自身的情慾經驗相連結?她們如何觀看 男體?在這過程中,腐女有什麼樣的情慾體驗/歡愉?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參章:研究方法

本文的研究問題主要有兩個面向,其一是腐女的身份認同,也就是說,這群 著迷耽美文類的年輕女性如何來界定自身的「腐女」身份,她們如何因應此身份 可能帶有的污名意涵。其二是腐女的情慾經驗與歡愉,即探討腐女在閱讀耽美情 色的過程中,如何與身為女性的情慾經驗相構連。

因而本文不是想探討社會外界如何定義腐女,而是希望從腐女的生命經驗出 發,進入她們的生命脈絡,進行深入、細緻的分析,了解她們對「腐女」身份的 解讀以及女性情慾經驗的闡釋。深度訪談法創造了研究者與受訪者的互動情境,

受訪者得以在訪談中再現生命經驗,研究者則可依據受訪者如何建構自己的解釋 模式,去發掘當事人的行事依據以及現象的發生脈絡,把握現象背後的意義之網

(張育誠、吳鴻昌、李清潭,2015),因此深度訪談法是適宜本文的研究方式。

本章將具體探討深度訪談法並說明相關研究步驟。

一、深度訪談法

本研究採用深度訪談法。深度訪談法著重於受訪者個人的感受、生活與經驗 的陳述,能夠抓住個人細緻的敘事脈絡,取得耽美作品閱聽人的觀看動機、認同 建構過程、文本對其意義等具體的信息。

訪談是說故事(意義建構)、了解他人狀況的認知、詮釋、感覺、經驗與文 化意義追尋的過程(楊長苓,2000)。其中半結構式訪談指的是,研究者利用較 寬廣的研究問題作為訪談依據,導引訪談的進行;訪談提綱通常在訪談開始前被 設計出來,作為訪談的架構;訪談問題的內容必須與研究問題相符,但問題的型 式或討論方式則採取較具彈性的方式進行(林金定、嚴嘉楓、陳美花,2005)。

半結構式訪談有許多有點,一方面,它圍繞固定的研究問題展開,另一方面,它 彈性較大,能夠依據受訪者的個人經歷進行訪談問題及訪問順序的調整,有利於 深入挖掘受訪者獨特的生命體驗。因此,本研究採取半結構式訪談。

深度訪談的目的主要是了解個案主觀經驗。訪談者藉著面對面言語的交換,

引發對方提供一些資料或表達他對某項事物的意見與想法,被訪談者必須針對訪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談者所提出的問題或主題談論(Henderson,1991)。質化研究的分析相當強調研究 者的獨創性、敏銳性,而深度訪談的特質便是因應每一個受訪者的特性,發展適 合他或她的面談方式,所以每一次訪談都是特殊的(范麗娟,1994)。

深度訪談強調訪問者與受訪者雙方「共同建構意義」的過程(羅德興、王明 雯,2012)。它創造了一種情境,使研究者透過口語雙向溝通過程,輔以聆聽與 觀察,與受訪者一起建構出社會現象的本質與行動的意義,進而透過詮釋過程,

將被研究的現象與行動還原再現(郭憲偉,2014)。在訪談中,受訪者再現他們 的生命經驗,也表露了他們的情感(潘慧玲,2003),研究者則依據受訪者如何 重複地建構自己的解釋模式,去發掘他們對社會真相的經驗。

本研究探究腐女群體的情慾經驗及身份認同,在腐女身份頗受污名的現實情 境下,此研究問題可能觸及研究對象不願意向陌生人公開的私人體驗(儘管研究 者本身也是局內人),所以單次訪談或粗淺的面談無法真正掌握腐女群體所處的 性別脈絡。研究的有效進行,需要研究者採取深度訪談法,通過與研究對象的長 期接觸與多次訪談,建立良好的互動與信賴關係,使受訪者能打開心扉、暢所欲 言。訪談者需要有豐富的想象力、敏銳的觀察力(Strauss & Corbin,1990)和高 度的親和力(范麗娟,1994),在執行訪談時,研究者不但要提供一舒適的環境 讓受訪者提供正確真實的回答,也要不時鼓勵受訪者持續熱心地回答,真正解開 和了解受訪者內心的觀感(Henderson,1991)。

二、研究步驟

前文曾提到,過往的腐女研究大多直接將認同自己為「腐女」的女性作為研 究對象,但研究者認為這個「認同」的過程、動向、狀態頗有值得探討之處。所 以在受訪者招募的過程中,研究者不會直接以「認同自己是腐女」為招募標準,

因為每個人對「腐女」這個加諸己身的身份標籤態度不一、理解不一、認可程度 不一,這些可能的差異化理解正是我們去理解腐女所處的性別脈絡的契機。

但要強調的是,本研究所選取的受訪者一定是符合社會所定義的「腐女」的 這群人,至於腐女的定義,則可表述為著迷耽美文類、愛看兩位男性間的愛情故 事。不過她們不見得一定要欣然接受「腐女」這個稱呼、和腐女這個稱呼可能帶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有的污名共存亡。所以我所招募的受訪者標準是,自己不一定要「認可」腐女這 個身份標籤,但她一定符合腐女定義的這群人。

腐女群體的構成實則非常複雜,很難統計確切的年齡分佈,如王萍、劉電芝

(2008)的研究指出,雖然腐女年齡基本在 14-25 之間,但目前腐女年齡層次低 齡化的現象已越來越明顯(張紅芳,2012),從小學就開始接觸耽美文類的女性 亦不在少數。可想而知,不同的年齡、身心發育狀態都會對「腐女」身份的理解、

乃至情慾經驗的體悟產生影響。考慮到本文的研究問題中將探討女性情慾的相關 議題,因此希望受訪者是身心發育較為成熟的成年人,即本文將受訪者的年齡限 定於18 周歲及其以上。

接觸耽美文類的年限與時長也會影響對此領域及「腐女」身份的認知。考慮 到隨著腐女對耽美文類了解程度的加深,她們才會逐步形成個人化的偏好,所以,

本研究希望招募的是對耽美有較為成熟、穩定的認知,且已經形成較為固定的個 人偏好的受訪者。腐女的定義中最關鍵的要素是「對耽美文類的著迷」,而「著 迷」二字應可由喜好耽美的時間來粗略斷定,因此研究者希望受訪者至少有3-4 年的「腐」的經歷,且當下仍在持續癡迷、消費耽美文類。此時間限定也考慮到 當成為腐女的時間足夠久的時候,能較容易提供較為豐富的與身份「污名」共處 的人生經歷,以利研究的展開。據此,本研究將排除「剛接觸耽美」、「腐」的時 間不夠長的腐女。

同時,Galbraith(2014)則提到,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壓力及家庭責任會 佔據女性的時間,導致腐女不再有足夠的精力投入到對耽美文類的喜好之中,因 而逐漸達到「畢業」狀態——即腐女停止對BL 和萌感興趣。但本研究在篩選受 訪者的過程中,也會接納「曾經是名腐女」的受訪者,希望藉由她前後經歷的比 對,探究她「成為一名腐女」時期的生命經驗以及對腐女身份認同的態度轉變。

另外,耽美文類可劃分為小說、動漫、廣播劇、網劇等多種類別。儘管每種 文類都以「男男戀情」為主題,但每種文類都各有其特色,如動漫、網劇重視視 覺效果,廣播劇則有聲音因素等。考慮到本文的研究方向之一是強調腐女身為耽 美情色「閱讀者」的情慾經驗,因此希望受訪者一定要有耽美情色文本的消費經 驗,而對如廣播劇等其他文類消費與否則不刻意強調。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綜上,我的「腐女」受訪者條件為:愛好閱讀耽美小說、至少有 3-4 年的「入 腐」經歷、感知過腐女身份帶來的污名,且不排斥閱讀耽美文類情色描寫的 18 歲及以上的女性。

訪談對象的招募以滾雪球的方式進行。研究者本身即為一名「腐女」,所以 在日常生活中已經接觸了幾位符合受訪條件的腐女同好,在研究進行之初,首先 徵得她們的同意,訪談這些符合條件的腐女同學、朋友。然後也請她們依據上述

「愛好閱讀耽美小說」、「至少有3-4 年的入腐經歷」、「18 歲及以上」三個最易辨 識的標準介紹其他的腐女同好給受訪者。而後,研究者再逐步向潛在受訪者介紹 本文具體的研究問題及目的,以「你是否曾經遭遇過別人對腐女身份的誤解及污 名」、「你是否不排斥並樂意閱讀具有男男性愛描寫的耽美小說」兩個主要問題判 斷受訪者是否符合本研究的其他標準。另外,也會向受訪者指出,不一定需要她 十分「認可」腐女身份,並歡迎她對「腐女」這個身份標籤有自己的闡釋。同時,

亦將事先告知受訪者,本研究將涉及女性情慾等較為私密的訪談問題,在徵得她 們同意之後,才會確定最終的受訪對象。

受限於距離或時間因素,本研究除面對面訪談以外,也通過線上視訊軟體(如 騰訊 QQ 視頻、微信視頻)進行視頻訪談。2015 年 12 月至 2016 年 5 月之間,

研究者總共訪談了13 名腐女及 1 名非腐女,停在 13 位受訪腐女,是因為此時的

研究者總共訪談了13 名腐女及 1 名非腐女,停在 13 位受訪腐女,是因為此時的

在文檔中 耽於美色:腐女的情慾經驗與身份認同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6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