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安全」的觀視距離

一、 研究發現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伍章:總結與討論

腐女熱衷消費以「男男愛戀」為內容的耽美文本,而耽美文類不僅易被連結 到作為社會性少數的同性戀群體,同時在情色描寫上也百無禁忌。身為女性,腐 女面臨違背社會「性規範」和「情慾規範」的雙重風險。圍繞於此,本研究提出 兩個研究問題:一是「著迷耽美文類的腐女如何理解或界定自己的『腐女』身份?

她們如何因應此身份的污名意涵?」;二是「腐女如何將耽美情色消費經驗與自 身的情慾經驗相連結?她們如何觀看男體?又有什麼樣的情慾體驗/歡愉?」 藉 由深度訪談,本研究希冀探索腐女與污名的共處經驗,以及女性情慾主體在消費 耽美情色的過程中如何顯現。

一、 研究發現

藉由深度訪談,可以發現本文的研究對象——中國大陸的腐女群體是一群看 似在耽美情色文類消費上「百無禁忌」,但實則在行為乃至情慾實踐上都相對「保 守」的年輕女性,此弔詭之處需要連結到腐女所處的相對保守的中國文化背景。

腐女固然喜好耽美文類對「男體」及「同性」禁忌的突破;但反之,此兩者 之所以成其「禁忌」,正是因為中國社會的文化慣習相對保守。比如受訪腐女在 訪談中所提到的高中升學文化,在中國大陸的教育氛圍中,大學以前的「未成年」

學生不被准許「早戀」,青春期女性也不被鼓勵多與男性交往;也就是說,社會 所認可的理想女性需要矜持保守、對男性敬而遠之。因此,腐女雖然對男體或「男 男情色」表現得頭頭是道,但她們的經驗大多來自文本消費,而很少源於現實中 與異性戀男性的接觸,這群年輕女性對異性戀男體的好奇只能通過閱讀一種(只)

描寫男性和男體的文類加以補償

不僅如此,公權力也介入對耽美文類的管制,

並藉此向腐女重申同性愛文本及同性戀群體在主流價值觀下的「非主流」色彩。

所以,不論是腐女對污名的感知、抑或她們對耽美情色消費經驗的敘述,都需要 置於此社會文化的脈絡下去理解。

下文將具體闡述本文的研究發現。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一)、腐女污名與身份認同

第四章的研究結果首先處理腐女身份「污名」問題,「污名」來自被辨識出 的對「男男愛戀」的偏好。異性戀霸權對同性戀群體的污名根深蒂固,消費「同 性愛」文本的腐女,不論其真正的性取向為何,均難逃同性戀群體污名的「轉嫁」。

「同性愛」被評價為「惡心」、「變態」,而消費耽美文類的腐女也被污名為「惡 心」、「不正常」,甚至認定腐女就是同性戀者,腐女因此經驗到社會性少數群體 的不自在感。

另一方面,腐女群體構成日漸複雜,部分低齡腐女高調「YY」現實中的異性 戀男性的行為也遭致貶抑,「視男男為奇觀」成為大眾對作為一個整體的「腐女」

的負面印象。提起腐女,外界多以「不禮貌」、「不道德」等負面詞彙加以回應,

標示出所有腐女的「BL 妄想」都是「奇怪」且「不當」的。

在與污名共處的經驗中,抵抗污名的策略是腐女建構身份認同的重要環節。

在行動策略上,腐女嚴格區分「我群」與「他群」,作為受污名者,當她們與「正 常人」共處時,會事先判斷對方對同性戀群體以及腐女群體的接納程度,再有選 擇地「現身」,並低調展露污名身份,從而避免公然遭受貶抑的情境。同時,「腐 女同好」作為特質相似的「我群」,則是腐女可放心言說耽美喜好的團體,在同 好圈子中尋求支持、並強化身份認同是重要的行動策略。

此外,腐女也試圖通過種種舉措「矯正污名」,以製造出「閱讀耽美小說的 合理化論述」。矯正污名的努力,圍繞與同性戀群體的分離展開。如雁知在內的 幾位腐女,在敘述腐女認同的過程中,就通過一再說明自己的異性戀身份,強調 自己不具備「身為同性戀」的污名特質。

同時,腐女在面對親近的「我群」與疏離的「他群」時,也採取了不同的區 隔策略。對外,如羊慧等受訪腐女,把「閱讀耽美小說」這一行為解釋為如同畫 畫一般的無需特殊指認的「興趣愛好」,從而在表面上與敏感的「性/別政治」切 割。對內,多數受訪腐女則強調她們不是一個完全均質的群體,指出「我群」內 部也有行為特質的差別,並積極與被貶抑的腐女行為劃界,指出自己作為個體,

在耽美偏好上是「理智」且「低調」的,以否認自身具備「視男男為奇觀」的污 名特質。而如呂影等有些腐女,在面對關係親密的家人對同性戀群體的誤解時,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則選擇挺身而出,儘管自己不是同性戀,但會通過普及同性戀相關知識的方式,

矯正、弱化同性戀群體污名,從而間接矯正外界對腐女的污名印象。

(二)、閱讀耽美情色與女性情慾經驗

本研究的第二個問題探討腐女的耽美情色閱讀經驗與女性情慾的關係。父權 制度下,情色通常意味著男性對「女體」的觀看與消費,耽美情色的出現,卻反 其道而行,提供了女性凝視男體、對男體評頭論足的時機。

腐女並不諱言自身對耽美情色文本的消費,並且她們所消費的耽美情色涵括 小說、動漫、甚至真人 GV 等多種類別。腐女消費耽美情色的原因,與對她們對

「男強女弱」的異性戀情色文本的抗拒有關。以往的異性戀情色(如 AV)多將 女性置於「被觀看」乃至單方面「被侵犯」的客體位置,且呈現的是女性「取悅」

男性的形象,其中蘊含的性別不平等使腐女十分「不舒服」,她們轉而消費女性 缺席的耽美情色,並認為耽美情色中的「男男性愛」更加「有愛」和「平等」。

同時,耽美情色的「男體禁忌」與「同性禁忌」,使腐女得以從中獲取禁忌 的閱讀快感。正因如此,有些腐女在消費耽美情色的過程中,得以跨越表面上閱 讀者和閱讀文類間所呈現的雙重「斷裂」,身為異性戀女性,她們可以沉浸在「同 性愛」文本中,因其「平等」而感到愉悅,從而將消費同性愛轉化為自身情慾展 露的渠道。耽美情色中的男性身體或男性間的性愛成為腐女肆意評論的對象,在 男強女弱的父權邏輯下,女性對男體的性感化想象蘊藏著抵抗不平等權力關係的 潛在力量。

不過,腐女也深知,只要外表是生理女性,去消費情慾文本,看起來就是不 被許可的。所以腐女在闡釋對耽美情色的閱讀偏好時,也很強調自己身為女性,

與「男男情色」間存在「安全」的觀視距離。

腐女並非一個特質單一的群體,她們對「安全」的解釋各有其出發點。部分 腐女強調「忠貞即安全」,言下之意是儘管自己觀看耽美情色,但在乎的仍是符 合「異性戀規範」的「一對一」價值,以及對「純粹愛情」的追求。相對於上一 個段落提到的部分腐女消費耽美情色時的「沉浸其中」,有些腐女則強調「遠觀 而非褻玩」男男情色帶來的愉悅,生理性別上的區隔使她們可以作為「純粹的旁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觀者」,通過將耽美情色解釋為「與己無關」,腐女得以擺脫社會規範下「女性消 費情色文本」的不自在感。此外,「安全」也意味著當腐女談論起男性身體或情 色時,在耽美「男男愛戀」的掩護下,她們的發問可以是「就知識論知識」,而 不必被視為生理女性對異性戀男體的欲求;由此「知識吸收」也給腐女消費情慾 文本提供了正當性。

當腐女的身份從情色文本的「閱讀者」(as a reader)跳轉為情慾操演的「行 動者」(as a doer)時,受訪腐女中,固然不乏米粒或煤球等人,宣稱自己在現實 生活中的情慾實踐上「較為開放」,願意視耽美情色為「教戰守則」。如米粒曾表 示,耽美情色的「同性愛」特質促使自己反思異性戀取向是否完全天生而沒有撼 動的可能性,為此,她在探索女性情慾的過程中也曾嘗試與女性發展親密關係;

而如今還沒有性經驗的煤球則認為,自己不排斥從耽美情色文本中習得的「知識」,

也願意未來和異性戀伴侶「嘗試」各種可能的情慾實踐。

不過,也有部分腐女堅壁清野,對身為「行動者」的情慾實踐諱莫如深,她 們「避言情慾操演」,否認在日常生活的情慾實踐中學習耽美情色的情慾知識,

以此保證異性戀制度下身為女性的「無慾」和「純良」。

下一節將針對研究發現,進行延伸討論並反思研究者與受訪者之間互相拉鋸 的「相對關係」。

在文檔中 耽於美色:腐女的情慾經驗與身份認同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27-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