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研究動機

第三節 研究問題與研究架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兩篇報導表面上看來時空切換,好像講了許多跟連戰訪問本身或跟紀念座 談會不直接相關的東西。不論是聯合報間接引述連戰的寥寥數語,或是新華社 多所著墨在王光復的飛行事蹟,都不是發生在新聞當時當地的「第一線」事 件。那些故事不是記者當下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卻反能建立起閱讀時的心理 時間共感;透過文本的描繪,作者們某種程度地體現了這些事件的歷史坐標與 意義。所以連戰訪問不只是走下飛機或是接受宴請,而是兩岸多年來的重要突 破;老飛行員參加座談不只是來閒嗑牙,而是在回憶中國的關鍵年代。

第三節、研究問題與研究架構

一、研究問題

承前兩節所論,為了解新聞報導中的時間想像,本節提出研究問題如下:

1.新聞文本中的歷史故事/現在故事的時間元素是哪些?

藉由上面引用聯合報所寫 2005 年 4 月連戰訪問大陸的新聞,這裡可以另 引自由時報同是對於連戰此次訪問之相關報導並稍加比較(此篇報導較聯合報晚 三天刊出,但內容均在說明連戰訪問大陸):

連胡會五點促進 我一概不同意

[記者鄒景雯、蘇永耀、黃忠榮、王寓中、曹郁芬╱台北、北京、華府連線報導]

針對國共兩黨舉行連胡會談簽署新聞公報,達成所謂「五個促進」,總統府、國安 會、陸委會、民進黨、黨團昨天召開高層會議確立共識,政府堅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須正 視並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是兩岸復談最基本的基礎,連胡會並沒有確認這個前 提,因此中華民國政府絕不隨國共的會談起舞。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我政府高層認為,由於根本不存在「九二共識」,國共兩黨以此為前提達成「五個 促進」,完全不值一評,同時,這五項有許多涉及公權力,「已經構成違法的嫌疑」,政 府將要求國民黨人士返國後立即向政府提出報告。

國民黨主席連戰昨天上午在北大發表演說,下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共總書記胡錦 濤進行「連胡會談」,這是國、共兩黨領導人相隔六十年後第一次會晤。會後,國民黨發 表會談「新聞公報」,兩黨共同體認,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原則下,共同促進 五項工作,包括推動儘速恢復兩岸談判、終止敵對狀態、兩岸經濟全面交流、協商台灣參 與國際活動,以及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台。

民進黨批連媚共

對於連戰在北大演講及連胡會內容,民進黨痛批連戰「媚共」、「踐踏台灣民主」,

黨主席蘇貞昌指出,國民黨在國家主權立場完全退卻,擅自接受「九二共識」,否定台灣 兩千三百萬人選擇未來的自由,且連戰先生用民粹化、去中國化與族群對立,醜化、污名 化台灣的民主。台聯也憤怒不已,痛罵「連戰完全是中國的兒皇帝」、「竟然承認九二共 識,根本就是聯共賣台」,台灣人民應予唾棄。

總統府昨天傍晚召開會議,與會者包括府秘書長游錫堃、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陸委 會主委吳釗燮等人。

與會高層透露,經過全程監看連戰北大演講、連胡會致詞及國民黨會後記者會,我方 認為中方全程以迴避、閃躲、漠視的方式否定我政府的存在,連戰絲毫未提出異議,甚至 同意對岸以「九二共識」做為連胡會的結論,連國民黨自己說的「一中各表」也不堅持,

所以國共會談是失敗的對話。

會中認為,在此情況下,顯示對岸在對等看待中華民國或台灣的主權上,完全沒有

「彈性」可言,「在九二共識前提下做出的任何『促進』,政府一概不能同意」。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自由時報,2005.4.30,A1)

與前節所引報導相比,此文只一次提到「這是國、共兩黨領導人相隔六十 年後第一次會晤」,其他敘事時間都集中在事件當時(指連胡會)發生的事情,

如總統府與陸委會對連胡會的反應;亦即所謂的「相隔六十年」在自由時報之 報導文本中並沒有發展,甚至可說是可有可無。而其以國家、黨派等機制操作 以區別我群(當時執政之民進黨政府)與他者(大陸當局和連戰及國民黨)時(陳安 駿,2007),敘事時間點都集中在連胡會前後一天之內。

由此可知,針對連戰訪問大陸的同一事件,自由時報之報導文本內容完全 偏向「現在故事」。或可這麼推論:自由時報這則新聞報導所推出的共感只在 國家與黨派的論述之間,幾乎沒有觸及任何像聯合報那樣的過往故事和歷史共 感。

由以上對比即可觀察到,這個研究問題有意探索的對象是有關故事時間元 素的問題,想找的是文本歷史感的基本來源,如不同新聞媒體(如聯合報)運用 了哪些歷史故事與現在故事?怎麼安排這些故事的時間關係,而在報導中表現 出帶有縱深的共時感?而另個新聞媒體(如自由時報)又如何避開共時感?

2.這些元素如何構連起一篇或是一系列的報導文本?

此處主要是探問文本如何組合,也可稱是文本結構的問題。上個問題討論 了文本故事的時間元素,此處接續要問,這些元素如何串連起來?

它的反向問法是,報導如何扣連過去和現在,甚至是跳接過去與現在,卻 不會產生問題?在這兒也許語用學的資訊狀態(information status)可以幫得上 忙。

語言的功能在交談當下若要發揮,有賴說者依他所預想之讀者思考狀態來 組織自己的話語;寫作者同樣也要先慮及讀者閱讀時的思考狀態,才能撰述出 讀者看得懂的文本。在每個特定語境下,讀者心力所及實則有限,且不只是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的所知所能有限,在他所知所能的範圍之內更只有一小部份應用於正在進行的 閱讀。作者必須預想讀者的這種狀況,而將自己所要傳遞的訊息包裝成對方可 以了解的樣子。

以銷售商品為例,同樣販賣一份點心,若用精緻金屬盒,可能就比只用簡 單的紙包裝看起來更有賣相。而如何包裝,相當程度決定了消費者是否願意購 買,進而對銷售起些功用。

在交談或閱讀進行中,資訊狀態的包裝也像商品的包裝,起著相對於語意 以 外 的 功 用 , 決 定 了 讀 者 能 否 看 懂 一 個 詞 、 一 個 句 子 , 乃 至 於 整 個 篇 章

(Chafe, 1976)。

語用學相關研究曾經整理出資訊包裝的幾個狀態(以下均引自 Chafe, 1976):如以名詞為例可以大致分為:已有的與新的(given and new)、對 比 (contrastiveness ) 、 定 指 ( definiteness ) 、 主 題 ( subject and topic)、視角(point of view or empathy);以下略加說明:

「已有」資訊指的是,說者認為說話時聽者認知裡已有的或舊的東西;相對 而言,「新」就是指說者設想說話時聽者認知裡沒有的東西。

例如 a 對 b 說:「我昨天看到你父親」,想當然爾,b 不會不知道其父是 誰。但在a 對 b 說這句話時,a 預期 b 父不在 b 的認知範圍之內(a 認為在交 談進行的時候b 沒有在想爸爸),所以 a 向 b 說這句話時,「你父親」即是一 新資訊。

而在書寫文本上表現新資訊已經成為舊資訊的方式,即是代名詞的使用。

承上例,a 對 b 說完之後,接下來便可以說「他跟我聊了幾分鐘話」,b 的父 親由代名詞「他」代替,表示這個人物的資訊狀態(包裝)已經從新的(你父 親)變成了已有的(他)。

新資訊可以藉由非語言方式變成已有資訊。像 a 與 b 同時看著一輛車,a 對b 說:「我前天也看到它」,即是情境使 a 認為 b 可以認知到他說的「它」

是指這輛車;而語言上的方式就是「前文已經提及」。不過,前文提及可以是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同一指稱物也可是同類東西,例:「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一輛 Porsche911,昨 天我也看過一輛。」今天跟昨天看到的很可能不是同一輛車,但是它們是同一 類東西(都是Porsche911)。

再者,「對比」的資訊狀態包括三個要素,如以a 對 b 說”Ronald made the hamburgers.”(重音在 Ronald)為例,此句對比的要素如下:

(1) 背景知識(background knowledge): a 認為 b 知道某人做了這些漢 堡;

(2) a 認為 b 心中有一至數個可能人選,而人選的數量有限(如數量無 限,則對比也沒有意義);

(3) 對做此事的那個某人提出宣稱(告訴 b 那個人就是 Ronald)。

上面這句話的對比焦點(focus of contrast)是 Ronald,對比的包裝重 點在於a 要告訴 b,此人就是 Ronald,而非別人。

書面語沒法用重音表現,明顯呈現出對比的方式是使用「斷裂句」(cleft sentences)。例如,”It was Ronald who made the hamburgers”或是

“The one who made the hamburgers was Ronald ",就此表示「就是 Ronald 做了那些漢堡」。

「定指」的資訊狀態,則是說者認為聽者可以從許多種同類東西中,正確 地 提 取 出 自 己 所 講 的 那 一 個 , 這 樣 的 情 況 稱 為 定 指 (definite ) , 或 是 identifiable,相反則是非定指(indefinite)。在中文書面上的表現方式是使 用「指稱詞」(中文本無冠詞),像 a 對 b 說:「那天我看到一個人,那人躲 在牆角哭個不停」,第一次提到「一個人」,只能說是某一個人,這是非定指 的狀況。第二次用了指稱詞「那人」,就成了定指,因為 a 認為 b 可以了解

「那人」不是某個人,而是在指 a 上句提到的那個特定的人。英文則會說:”I saw one man at the corner. The man……”,與中文略有不同,非定指用不 定冠詞,定指就用定冠詞。

定指狀態可由三種途徑建立,一是某些分類中本來就有特別顯著的一個,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像 the moon,通常指地球而非其他星球的衛星;二是在同樣環境或團體中,

像在家裡說「那孩子」,家人都會知道是那個孩子,不一定要指名道姓;三是 上文已經提過的東西,這也是最明顯一種途徑。

這裡有種特別情況是上句講的東西包含下句,如「我去看一棟房子,那廚 房很大」,廚房可以合理視為定指,就是那棟房子裡的廚房(在中文裡甚至連 指稱詞都可以免了);雖在前文中沒有提到廚房,但它已經被上句的「房子」

包含在內了。

定指與新舊資訊有點相似,不過它們的關係並非一定。非定指資訊可以說 幾乎就是新資訊,定指資訊則可是新資訊也可是舊資訊。比較特別的是非定指

定指與新舊資訊有點相似,不過它們的關係並非一定。非定指資訊可以說 幾乎就是新資訊,定指資訊則可是新資訊也可是舊資訊。比較特別的是非定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