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研究結果

第二節 研究討論

壹、研究問題一 : 社會工作督導功能發揮的情形為何 ?

一、 著重在教育、行政性督導功能

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督導者在機構中著重在教育社工員專業知識和 技巧,並且協助處理行政上的問題,而教育性的督導功能跟社工員的價值、知 識、技巧都有關係,可以改善社工員自己的工作技巧與專業能力,參考本研究 的統計結果,行政性督導功能中督導者較常會監督工作執行情形,說明機構的 政策與規範,及分配工作量(表 4-2-1),雖然如此,社工員仍然認為還有需要再 加強的地方,社工員認為最需要加強提供行政性督導功能包括:協助計畫推展新 的方案、分配工作量及協調與安排機構外部各相關單位的人員(表 4-2-2),顯然 社工員並不太需要督導者來監督工作執行情形與說明機構的政策與規範,反而 希望督導者討論新的方案/計畫,社工員也因為工作量大希望督導者適當安排工 作量,並且希望督導者能夠多協助跟各單位人員協調與溝通。

教育性督導功能中督導者較常會協助社工員了解個案的問題與需求、教育 與討論專業倫理與專業上的其他問題,及提供處理專業服務問題上的資訊(表 4-2-3),亦即督導者會重視社工員的業務執行情形,及跟社工員討論並協助處 理專業服務上的問題,可以看出當前住宿型身心障礙機構社會工作督導者重視 社工員如何提供服務,不過社工員認為還是需要加強提供教育性督導功能包括:

教育如何運用專業知識在實務工作上、協助社工員認識自己及運用資源(表 4-2- 4),顯然督導者最常提供的教育性督導功能,社工員卻認為並不是太需要的,

社工員所吸收到的知識很多,需要督導者教育如何結合知識與實務,同時如何 開發、運用與管理資源是希望督導者協助的,而且也重視藉由實務反思來認識 自己。

Tsui(2005a)認為督導者重視教育性、行政性督導功能可能是因為督導者的 職責,督導者監督受督導者是為了能夠符合機構的目標,同時也能夠獲得機構 的指導,也可能是因為受督導者的工作需求、工作能力等,影響督導者的督導 方式,社工員需要督導者協助推展新方案的原因,推測可能會是社工員為了要 達到機構目標而產生的需求,另外也可以知道理論結合實務是社工員最需要督 導者協助的部份,因此可知當前住宿型身心障礙機構社會工作者的需求。

二、 應重視支持性督導功能

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支持性督導功能對於專業價值、知識、技巧都 有相關,尤其和社會工作技巧有直接的關聯,所以督導者應重視支持性督導功 能的發揮應重視支持性督導功能,此點與林靜羭(2007)及蔡和蓁、陳武宗、張 江清(2008)的研究發現相似,督導者藉由支持性功能可以提高工作滿意度、增 加工作價值感,再參考本研究統計結果,在支持性督導功能中督導者較常會肯 定我的工作表現、關心與同理我工作上的困難,及鼓勵我面對工作上的困難(表 4-2-5),亦即督導者會重視肯定工作表現,及關心工作的情形,可以看出當前 住宿型身心障礙機構社會工作督導者重視社工員的工作表現,而社工員認為需 要加強提供支持性督導功能,包括增加我的工作動機,及處理影響我在工作上 的緊張、害怕、焦慮等情緒(表 4-2-6),顯然社工員面對個案、工作上複雜的問 題,比較需要督導者關心自己心理與情緒的問題,及對於社工專業的價值感,

Brown and Bourne(1996)認為社工員面對沉重的工作量與複雜的個案問題,開 始會詢問自己為何要做這份工作?持續工作為的是什麼?如何保護自己?等問題,

因此可以看出當前住宿型身心障礙機構社會工作者的需求。

三、 組織應重視社會工作督導功能

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當前機構中的社會工作督導功能發揮卻是不足

,應加強整體的社會工作督導功能,雖然外聘督導仍然對於社會工作專業能力 是有幫助,但是外聘督導功能的發揮卻是有限的。組織會重視社會工作督導制 度之前,通常先評估組織資源與組織需求(Hess, Kanak, & Atkins,2009;王淑 貞,2002;蔡佩真、蔡佩渝、鄭適芬,2009),所以組織並非都能夠重視與支持 社會工作督導功能,因為組織會評估當前組織內部情形之後,再決定組織的運 作方式,而組織如何決定組織運作方式,焦點團體訪談結果提出了說明,組織 領導者與決策者是否有社會工作相關背景,影響組織政策的制定,也影響了組 織的運作與方向。因此導致有些機構只能外聘督導者督導社工員,並無專職的 機構內部督導者,雖然外聘督導者仍然具有督導功能,不過也有其限制,有如 王淑貞(2002)研究結果,外聘督導者以建議和諮詢為主,多半是能夠提供不同 的觀點與理論檢視社工員的實務,協助社工員清楚個案目前的問題,並知道未 來提供服務的方向,也因為外聘督導者不能每天到機構,所以無法即使回應社 工員的情緒問題,也無法即使處理問題。因此,機構內部若是有專職的督導者,

能夠即時的提供社工員協助,若是機構只有外聘督導者,機構也應多加重視外 聘督導者的督導品質。

四、 督導者本身的價值觀會影響督導功能發揮

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督導者本身的價值觀影響督導功能發揮,陳淑 君(2008)研究指出,督導不應有個人偏見,Tsui(2005a)認為應注意自己的個人 價值如何影響到督導過程與結果,而系統取向督導則認為督導者的文化特性,

包括種族、國籍與性別,影響了督導過程(Holloway,1995),但是機構卻不見得 會要求督導者檢視自己的價值觀,所以督導者本身是否也需要有人可以督導,

或者督導者也是需要被協助支持的,林靜羭(2007)研究指出居家服務督導者自 己也需要一位督導,有時候還是會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期待有更上層的督導 可以協助,蔡和蓁、陳武宗、張江清(2008)研究則指出,督導同儕支持系統的 建立可以提供相互支持性及教育、諮詢性功能。因此,督導者也是需要被督導、

被支持的,組織在重視社會工作督導制度的同時,也應多注意督導工作情形,

及時提供督導者必要的協助,能夠維持督導工作品質。

貳、研究問題二 : 社會工作者特質與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的關係為何 ?

一、 教育訓練與身心障礙領域年資影響專業能力

本研究統計結果發現,教育訓練與身心障礙領域年資不會影響專業能力,

不過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教育訓練其實對實務是有幫助的,可以增加社 工員的知識與資訊,如同 Brown and Bourne(1996)認為工作者可以藉由機構以 外的研討會、教育訓練等獲得專業知識。為何本研究結果教育訓練不能影響專 業能力,參考本研究的統計結果,社工員過去一年所受的專業教育訓練集中在 未滿 20 小時~40 小時,也有超過一半的人是沒有參加教育訓練,參加時數是可 能的原因之一,另外陳武宗、張玲如(2007)認為社工專業教育訓練大多沒有系 統的培訓計劃,故不但無法提升社工人員應有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反而更加耗 損時間與精力,從陳武宗、張玲如(2007)研究發現得知其實教育訓練內容並無 法提升專業知能。通常社工員是經由機構安排去參加教育訓練,所參加的教育 訓練內容也可能只是針對一個議題,而這個議題是否能讓社工員運用到實務上 不得而知,或者課程內容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夠符合實務需求,機構只負責安排 卻不見得能夠評估教育訓練成果,並且將教育訓練連結實務運作,這一點也是 可能造成教育訓練無法提升專業能力的因素,因此本研究認為參加的教育訓練 是否能夠結合實務工作會是個重要的影響因素。另外,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 現,身心障礙領域年資會影響專業能力,受訪者認為年資愈高者,相較於年資 較低者,已經有了足夠的社會工作專業能力,陳如洪佩宜(民 98)、余香靜(民 99)、劉曉春(民 98)及林易沁(民 97)的研究發現,實務經驗的累積可以讓社工

員熟悉操作流程、增加專業技巧及熟悉專業角色內涵。

二、 宗教信仰與社工員價值觀有相關

從焦點團體訪談結果發現,社工員的信仰影響到自己的價值觀,與胡中宜 (2011)的研究得到相同的結論,宗教信仰能讓社會工作者決定,每當面對案主 行為與社工員自己信仰的行為規範相違背時,社工員應如何解釋與處理案主的 問題,亦即本研究與胡中宜(2011)的研究結論,都認為信仰與社會工作者的價 值觀有相關性。進一步討論,信仰對社工員價值觀的影響可能是正面,也可能 是負面,宗教信仰雖然是指引我們方向,由於對宗教信仰的認同與理解程度不 同,其解釋的角度也就會不同,不過因為信仰會慢慢的改變我們的價值觀,所 以才能合理的認為信仰能夠影響社工員個人價值觀。

參、研究問題三 : 機構特質與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的關係為何 ?

一、 機構屬性與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社會工作技巧有正向的影響

本研究統計結果發現,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社會工作技巧因為不同機構屬 性而有正向的影響,與李安爵(2010)及吳毓婷(2003)的研究發現相似,李安爵 (2010)研究發現公部門比私部門,更能影響社會工作專業能力,而吳毓婷(2003) 研究發現民間單位與公部門在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的認知是有差異的。另外,Tsui

本研究統計結果發現,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社會工作技巧因為不同機構屬 性而有正向的影響,與李安爵(2010)及吳毓婷(2003)的研究發現相似,李安爵 (2010)研究發現公部門比私部門,更能影響社會工作專業能力,而吳毓婷(2003) 研究發現民間單位與公部門在社會工作專業能力的認知是有差異的。另外,Ts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