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黃哲斌:帶我離開媒體的,不是噴射機,是仍未墮落的雪白翅膀

第四章 個案訪談

第四節    黃哲斌:帶我離開媒體的,不是噴射機,是仍未墮落的雪白翅膀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解構權力的過程,直到他在網路空間、論壇到最後的部落格平台發表文章 後,獲得網路上的互動重新建構權力位階,他得以在網際網路上增權,爭取到真 實世界的權力(出書、專欄發表)以此增權,延伸更多的社會資本(例如他在臉 書上說出版社要出清倉庫的書,許多網友紛紛跟他網拍面交,比出版社的促銷賣 得更好)。

第四節 黃哲斌:帶我離開媒體的,不是噴射機,是仍未墮落的雪白翅膀

一、前言

在本研究題目另一個訪談個案鄭詩韋的訪談過程中,他提到許多房地產建商 收買記者的方式,包括每年一次或兩次以上的出國旅行,送名牌禮物,三節請記 者聚餐,在餐桌上各有一包心知肚明的「媒體資料」,再者,記者也甘心被收買,

包括鄭詩韋提到的某報房地產線記者,在預售屋階段就向建商要求以不支付定金 的方式訂屋,等到房屋正式交屋時候,再要求建商以漲價後的市價代為售出,一 來一往之間,賺取差價,但記者卻從頭到尾都並未付出任何屋款。

這種案例在記者圈中所在多有,包括社會線記者在酒店插乾股,或者早些年 的汽車線記者長期性享受車商提供的試用車,又或者跑產業線的記者,當公司上 市上櫃在公開市場募集資本時候,可以從公司認股票,賺取承銷價格與正式上市 後漲幅之間的差價。

上述這些手段,在媒體圈起碼是一種「不能說的秘密」或者是在這圈子中被 認為,是不能被搬上檯面的記者個人行為,又或者被視為一種給予記者私利的潛 規則,這中間的分際在於,記者你敢拿,可以,但如果被掌握具體證據,而報社 或雜誌社要懲處你,那你是沒有抗辯理由的。

但是過去十年之間,新聞置入手段開始涉入媒體當中,先是企業主委託公關 公司以市調或者創造議題等名目舉辦記者會,再要求廣告公司對媒體施壓,要求 見刊。

但是邀請來的電視台或者媒體記者,基本就不依照傳統的媒體名單去發送,

而是透過廣告公司提供的電視台或者報紙媒體名單去邀請,基本上就是要求廣告 公司以廣告發包的力量去「要求」記者「一定要到場」而且「一定要發稿」。

那時候,廣編置入的情況還沒這麼嚴重,所謂的廣編記者與跑線記者還是有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對不曾擔任過記者的人來說,一篇篇廣編置入的文章,放在新聞版面,或許 就是篇文章而已,一點也無法勾動任何情緒,但是對擔任過記者的任何人,也就 是「曾經對記者這個行業有過憧憬,並且在這個位置上衝撞過的人」,這種因為 廣告明碼標價,記者因而被要求去寫去出席的文章,就如蘇東坡筆下這句:「如 蠅在食,吐之為快」,看到蒼蠅在飯裡面,吐之唯恐不及,而現在記者居然得捏 著鼻子吞下去。

當記者的現況面臨體制內壓迫時候,本研究想從個案黃哲斌的訪談中,瞭解 幾個面向的問題:

第一個面向是,他本身就是報社內的資深記者,擁有在大眾媒體上的言論權 力,既然有這樣的權力,為什麼他還長期在部落格上寫作發文?他為什麼需要另 一個寫作以及發表的空間?

第二個面向是,在體制內的權力還可以抵抗時候,或許部落格只是一個抒發 心情或者容納報紙版面不足的文章刊登空間,但是當結構權力壓迫到一個程度之 後,部落格是否能夠成為另一種抵抗體制的工具呢?

黃哲斌從 2001 年第一篇文章開始,到最後寫下〈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 時報〉,一共在部落格中發表了 432 篇文章,這中間他主要工作是在「中時電子 報」工作,就組織內部的常規,他是不能幫《中國時報》寫報導,也不可能幫「中 時電子報」寫評論,但是黃哲斌從小就是個愛書寫的人。

我從小就喜歡胡亂寫東西,我常常講說部落格這東西其實跟我會這麼的契 合,是因為我從小就有寫筆記的習慣,一直寫到高中,甚至初中我的筆記是 班上固定有人傳閱的。那其實是一種很自由的書寫。這個可能是我最早部落 格書寫的前身。

但是部落格除了讓他有一個書寫的空間之外,另一個原因是部落格這個載體 是基於網路科技的一個新載體,可以彈性變化的空間更多,因此即便黃哲斌接受

《中時》副刊的邀稿可以在副刊版面發表文章,但部落格仍是一個他書寫文字的 場域。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相形之下在部落格發表,會有一種即時性,還有他的自由度比較大。自由度 包括篇幅的自由度,為報紙書寫也會比較謹慎。

部落格的書寫除了篇幅的自由度之外,他的文體自由度也更高,所以我可以 在裡面玩各種不同的花樣。到後來我自己也感覺到,部落格書寫對於我後來 不管是在撰寫報導,或者是撰寫專欄其實是有很大的幫助。

這種更自由的書寫以及更多變化的形式,反而讓習慣於報紙行文的黃哲斌重 新思考自己的文風,這對他之後改以網路為平台發表《懶人時報》另有幫助:

我常講寫新聞,很多新聞你寫久了,你大概只會用到大腦的某一些部分,另 外一些部分你是不太容易用到的,尤其是比較感性的部分。所以說後來我就 離開了第一線,先去編輯台,後來去到中時電子報。開始投入網路書寫,就 會發現說那個自由度就被打開了。在網路書寫有個好處,你可能會用到大腦 不同的區塊,感情面、理智面,甚至要跟人吵架的時後,你要知道怎樣才能 夠吵的贏。那個對我的寫作,包括新聞寫作都是很大的幫助。

這種新體裁的呈現,讓黃哲斌在部落格上開始嘗試更多不同於報紙必須以第 三人稱寫作的方式,甚至可以第一人稱,或者球賽點評的方式來撰寫新聞事件,

這其中,以樂生療養院的事件,讓他注意到台灣主流媒體對新聞的關注度與網路 輿論是差異很大的。

部落格與傳統新聞寫作很不一樣的一點,就是我可以把「我」放進去。比如 說 2005 年我就關注到樂生事件。樂生被主流媒體的報導少,報紙幾乎不碰,

可是網路上有一群人其實討論的很熱烈。我就會覺的說,怎麼會網路所謂的 輿論跟對新聞的判斷跟傳統媒體差這麼多。那件事情對我影響很深,那是我 第一次感覺到台灣的傳統媒體出了大問題。

後來黃哲斌 2007 年,自己的部落格中,做了一個樂生的懶人包,〈你我不願 面對樂生,因為真相太殘酷〉18,他看了很多網路上對於樂生的各種論述,然後 把十七篇別人部落格的文章,每一篇摘一到兩段,然後把這些文章湊成一起,重 新編排成一篇文章。

18 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07/03/14/153150.html。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這一篇文章讀過之後,就可以知道樂生的來龍去脈是怎樣,裡面的每一段每 一個字都是引用別人的,可是上面都有註明是引用誰的。

據說,班雅明希望寫一本「全部用他人引言串起來的書」,我思索試圖以最 近部落格裡搶救樂生的文章段落,構建出樂生拆遷事件的重點,你要說是「網 摘」或「懶人包」也可以。以下每一個字,都是部落客們的集體心血,各段 段末大都附上連結,強烈建議你都點進去看看,你會發現十倍、百倍的觀點 與論據。

這篇文章變成黃哲斌在部落格上另一種文章體裁的試驗,雖然整篇文章幾乎 沒有黃哲斌自己親自去寫的部分,但這篇懶人包文章被點閱了很多次,那個時候 還沒有所謂的社群媒體,沒有 Facebook 跟 twitter,但文章卻創造了將近十萬的 點閱量。

在那個時候,業配新聞的力量還沒有開始大量的伸手進入編輯台,因此在這 件事上,黃哲斌意識到二個重點,第一,他知道部落格的它是有傳播效果、有影 響力的,第二,他意識到傳統傳統媒體因為整個結構的問題,開始老化,已經跟 一些議題脫節,例如後來越來越多新聞,類似像大埔強拆事件,都是網路吵起來,

主流媒體才跟進。樂生是一個讓黃哲斌很早意識到這個現象的一個事件。

從注意到網路輿論與主流媒體間對新聞報導的取捨已經出現落差,再到發現 部落格的確有其傳播效果以及影響力,讓黃哲斌持續在部落格上耕耘,但隨著他 在 2008 年回到《中國時報》負責調查採訪室,讓他看到整個報業都把置入性行 銷當成一種原本只是偷偷摸摸作,後來幾乎變成公然使用的廣告方式,這終於觸 及他最後的底線,加上之前他在部落格的長期耕耘下,已經瞭解傳統媒體在新聞 取材上已經跟不上網路輿論民意的走向,比較起來,部落格甚至具備了更大、更 靈活的書寫空間。

「 新聞置入全面入侵編輯台」、「傳統媒體在新聞取材上跟不上網路輿論民 意的走向」、「部落格具有同樣的影響力,但卻具有更靈活更自由的書寫空間」這 三個面向的力道加成起來,讓黃哲斌決定辭職以明志,並以部落格的力量挑戰新 聞置入這個戕害新聞自由的怪物。

2010 年 12 月 13 日,黃哲斌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這篇文章〈乘著噴射機,

我離開中國時報〉,並將部落格名稱改為《圖解,第一次買新聞就上手》,宣告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小蝦米的姿態對抗新聞置入這個大怪獸。

媒體圈看似開放,實則封閉,裡面的從業者其實來來去去彼此都熟悉,黃哲 斌這樣把行業內的問題扯出來攤在檯面上,其實是相當罕見的舉動,為此,他其 實思考過半年以上的時間,沙盤推演過到底怎麼做才不會傷到自己也能發揮效

媒體圈看似開放,實則封閉,裡面的從業者其實來來去去彼此都熟悉,黃哲 斌這樣把行業內的問題扯出來攤在檯面上,其實是相當罕見的舉動,為此,他其 實思考過半年以上的時間,沙盤推演過到底怎麼做才不會傷到自己也能發揮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