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國際非傳統安全的合作-以歐盟司法暨內政事務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國際非傳統安全的合作-以歐盟司法暨內政事務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Copied!
135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非傳統安全議題已成為冷戰結束後各國國家安全的新焦點。冷戰結束後,在 經濟全球化力量的推動下,國際安全環境和各國所面臨的安全情勢均發生重大變 化,各國必須緊密聯繫,致其相互依賴的程度更甚以往,以往冷戰時期以軍事安 全為重而遭忽略的其他威脅因素,在冷戰結束後陸續浮上檯面,並已成為各國且 不可忽視的新安全挑戰。從 1997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2001 年的恐怖份子襲擊美 國本土的「911 事件」,到 2003 年春季 SARS 在東亞的肆虐、2004 年中國大陸禽 流感的跨國蔓延、2008 年中國大陸毒奶粉事件及全球性金融危機,上述非傳統安 全問題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逐漸成為各國關心的重要議題。 911 事件後,非傳統威脅氾濫,與傳統安全問題相互交織,在此新形勢下, 如何推進國際安全合作、建立公正國際秩序,已是國際社會及各國面臨的緊迫性 問題,然而當前各國對安全問題在理論認識上並非完全一致,因而對國際安全合 作的途徑、方式、原則的看法也不盡相同,甚至存在許多差異,例如全球化下如 何進行國際安全合作?新安全合作與傳統的均勢安全、同盟安全、集體安全有何 不同?安全合作中的主權維護與人道干涉如何拿捏?這些問題的釐清既有助於 改善安全困境,也有助於推展國際安全合作,因此,加強對全球化進程中國際安 全合作研究實為迫切。 冷戰期間歐洲被迫分為兩陣營,西歐是美國堅定的盟友,東歐則成為前蘇聯 的附庸國,1991 年蘇聯解體,東、西方對峙瓦解,歐盟開始積極進行整合,由經 濟議題開始到政治合作,2004 年完成第五次擴張後,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區域組織 及經濟實體,2005 年更積極催生憲法草案,進行組織改造及權力整合,並逐漸與 北約分工介入歐洲及區域外的維和任務,作為當前「一超多強」體系中的一強, 歐盟已逐漸擺脫冷戰期間美國附屬者的角色,發展出其獨立政策思維及特性,並. 1.

(2) 將眼光放至與區域外強權如中共、美國、俄羅斯的合作,向來強調多邊主義與尊 重國際體制的歐盟,許多政策甚至有尋求國際合作,以防止過度親美,頗有與美 國單邊主義抗衡的味道。簡而言之,如果把歐盟視為一個整體,這個國內生產總 值 13.3 兆美元的國際建制,其實力及重要性已不容小覻。 歐盟自 2007 年 1 月起已成為擁有 27 個會員國的區域組織,其中 22 個歐盟 會員國間已取消邊界管制,1邊界的消失固然帶來貨物、人員自由流通的便利性 ,卻也成為跨國犯罪交流的最佳管道,使得剛從冷戰傳統安全威脅稍感解脫的歐 盟,立刻必須面對更為嚴重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冷戰結束後,歐盟體認到傳統安 全合作模式已不足以應對各種新式威脅,故各國在整合過程中不斷以創造新的國 際安全合作模式,同時藉由在合作機制上的磋商、討論、磨擦,形成共同的價值 規範。 本文旨在探討非傳統安全的國際合作面向,經由檢視歐盟第三支柱-司法暨 內政事務(Justice and Home affairs, JHA)的機制與運作,探討歐盟做為一個非傳統 的國際建制,在解決非傳統安全議題上是否具有特殊性,並可做為國際社會因應 非傳統安全威脅之參考。 故本研究的主要目的在於: 一、綜整非傳統安全之相關概念,及國際關係理論中對國際合作的論述,並檢驗 國際社會在非傳統安全上的合作。 二、檢視歐洲現階段面臨的非傳統安全問題,分析歐洲非傳統安全觀的特殊性, 並以歐盟 JHA 政策為例,探討歐盟在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之作為,是否合. 1. 申根公約締約目的在於取消相互之間的邊境檢查點,並協調對申根區之外的邊境控制。即在成 員國相互之間取消邊境管制,持有任一成員國有效身份證或簽證的人可以在所有成員國境內自由 流動。截至 2009 年 10 月底,申根的成員國包括奧地利、比利時、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冰 島、義大利、希臘、盧森堡、荷蘭、挪威、葡萄牙、西班牙、瑞典、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 宛、波蘭、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瑞士和馬爾他等 25 國。申根區國家中除瑞 士、挪威和冰島之外均為歐盟國家,而英國和愛爾蘭是歐盟國家,但不是申根協定的成員國,新 加入歐盟的列支敦斯登、塞浦路斯、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因邊界管制措施未達於歐盟標準而暫緩 加入。參考網址 http://europa.eu/abc/travel/doc/index_en.htm 2.

(3) 乎其戰略觀。 三、探討歐盟國家間的合作在解決非傳統安全問題之特殊性及其價值。. 第二節. 研究途徑與方法. 本研究主要探討非傳統安全的國際合作面向,並以歐盟 JHA 為例,探討歐 盟非傳統安全觀的特殊性,及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之因應機制。由於非傳統安全 威脅的跨國性、多樣性及動態性等特點,必須靠各國協力合作,甚至是與區域外 強權合作才能有效解決,故本研究選擇國際安全合作為切入點,蒐集、歸納相關 資料,以合理分析、推斷未來安全形勢之發展。 本研究採取歷史分析法,藉由對歐盟歷史資料的綜整與歸納,分析地區內 長時期累積的非傳統安全問題形成原因及發展,並檢視在歐盟發展的歷史背景下 ,因應非傳統安全之國際安全合作機制的發展沿革及其成效,期能從其發展脈絡 中,探究歐盟作為一個現今國際社會上的非傳統安全建制,是否能有效應對非傳 統安全議題,並進而預測未來國際安全合作可能的發展。 其次藉由文獻分析法,針對國內外專書、期刊、論文、網路資料及媒體相關 報導進行探索研究,期能網羅、篩選與本研究有關之參考資料,以對非傳統安全 議題、國際合作理論進行歸納與整理,以補充國內非傳統安全領域之研究成果, 並以歐盟 JHA 政策為例,探討歐盟對區域內非傳統安全問題處理的效益與限制 。 此外,本文亦採取比較研究法,透過分析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及建構主義對 於國際合作觀念的比較研究、傳統安全觀及非傳統安全觀的區別、國際社會在非 傳統安全合作的差異,從而梳理出國際安全合作模式及內涵之演變,及未來可能 發展。. 第三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3.

(4) 一、研究範圍: 本文研究的主題範圍著重在非傳統安全威脅及國際安全合作相關議題上,尤 其冷戰後的國際安全環境比冷戰時代更為複雜,各國面臨的安全威脅更為甚以往 ,威脅的性質和特點也不盡相同,而學術界對非傳統安全的研究起步較晚,迄今 尚未理論及系統化,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的界定也存在諸多分歧,故本文首先將試 圖對非傳統安全相關議題作一整理,尤其國際社會一直以來均以應對和解決傳統 安全威脅為主,其安全理念、合作形式與具體措施在面對非傳統安全問題時,必 須因應調整。歐盟做為一個強調多邊主義及國際建制重要性的組織,透過整合不 斷強化自身力量,其在面對非傳統安全問題所架構的國際安全合作建制、發展與 運作,也是本文所研究的主題範疇。 此外,本研究之地理研究範圍限於歐盟國家,亦即包括 2007 年第六次擴張 後的 27 個會員國,2並以其國界為依據。時間範圍則以 1991 年蘇聯解體為分水 嶺迄今,對於冷戰前及冷戰時期歐盟非傳統安全之問題,只作為相關議題的參考 依據,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重點。. 二、研究限制 近年國內相關非傳統安全威脅之研究及著作雖如雨後春筍,惟其研究領域 多限於兩岸關係或中東、中亞地區,對於歐洲地區非傳統安全研究之論述為數不 多,另有關歐盟研究部份,多著重在歐盟整合或歐洲傳統安全相關議題上,對於 歐盟非傳統安全合作機制之議題關注度較少,僅能從少數歐盟研究著作中之部份 章節窺探一二,多數資料來源均為國外專書,數量亦不多。然筆者認為,在全球 化的今日,非傳統安全威脅已是各國必須嚴重正視的問題,而歐盟作為一個發展 中的政治體,對於應付非傳統安全威脅問題已在國際安全合作基礎上發展出一套. 2. 至 2008 年為止,歐盟包括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英國、丹 麥、希臘、西班牙、葡萄牙、芬蘭、瑞典、奧地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捷克、 匈牙利、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馬爾他、塞浦路斯、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 27 國。 4.

(5) 機制,吾人實有必要加以檢視,並探究其可能發展,以供未來相關領域研究參考 。. 第四節. 文獻探討. 在文獻探討上,本文區分為兩大部分,一是有關安全研究方面,探討從傳統 安全至非傳統安全的相關研究著作;另一部分則探究歐洲安全方面的相關學術著 作。 在安全研究方面,基於對傳統安全的理解,安全研究被定義為是一種「對威 脅、使用和控制軍事武力的研究」,故傳統安全研究一直以來均與「國家安全」 (National Security)、「軍事安全」(Military Security)、「戰略研究」(Strategic Study) 有關,國家安全更幾乎成了軍事安全的同義詞,直至 70 年代為主,安全研究的 主題仍著重於軍事面向,研究指涉對象以國家為主,學者於是把軍事安全為核心 的安全觀統稱為傳統安全觀,3傳統安全理論並以新現實主義為主流。 新現實主義大師 Kenneth Waltz 認為,因為國際體系的無政府狀態,國家最 終目的是通過權力獲取安全,而為達安全則需尋求權力的平均分配,故提出「權 力平衡理論」(balance of power),強調主要大國間實力平衡的分配。不論是均勢 或無政府狀態,新現實主義的傳統安全觀均「以國家安全為中心、以軍事安全為 重點」。4簡而言之,國家的軍事力量與其安全間呈正比關係,若要在無政府狀 態下的國際體系中獲得安全,國家就必須不斷增加與保持其在軍事方面的權力與 實力,在傳統安全研究看來,國家間存有不可避免的衝突關係,安全可以區分你 我,永遠的安全是不存在的。. 3. 參考 Setphen Walt,”The Renaissance of Security Studies”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5, No.2(1991), p.212.; Peter Mangold, National 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1990, pp.1-2. Joseph S. Nye Jr. and Sean M. Lynn-Jones, “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A Report of a Conference on the State of the Fiel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2, No. 4 (1988), p.7;William C. Banks and Jeffrey D Straussman, “Defense Conitngency Budgeting in the Post-cold-war World”,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 Vol.59, No.2(1999), pp.135-138.;莫大華《建構 主義國際關係理論與安全研究》,(台北:時英出版社,2003 年),頁 160。 4 Kenneth Waltz,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ew York:McGraw-Hill, 1979 pp115-121. 5.

(6) 1980 年後,安全理論研究者開始對傳統現實主義安全觀提出反思和批判。 冷戰結束後一些新興的國際關係理論學派,如國際政治經濟學、環境政治學、後 現代主義、女性主義,和建構主義等學者,也紛紛提出擴展安全研究的呼籲,成 為日後非傳統安全研究的起源。5其中較具貢獻者包括國際政治經濟、環境政治 學以及批判性安全研究。 國際政治經濟學者透過對政治與經濟互動的研究,使經濟安全成為非傳統安 全研究的重要對象;結合國內與國際問題研究,使非傳統安全視野擴展至國家、 國際及全球三個層次;藉由對非國家行為體的研究,使非傳統安全研究對象更趨 多元;而這三項進展也正是當前學術界對非傳統安全研究的重要取向,6其中又 以新自由制度主義者在超越傳統安全觀方面的貢獻最為顯著。 新自由制度主義大師 Robert Keohane 在其與 Joseph S. Nye Jr.合著的「權力與 相互依賴」(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 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一書針對現 實主義的核心「國家是國際政治最重要的行為體、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脅是行使權 力的最有效工具、軍事安全最為重要」等主張提出挑戰,該書並建構一個複合相 互依賴的分析模式(theoretical model),基本特徵為:一、各個社會之間的多渠 道聯繫,即包括政府及非政府精英之間的正式或非正式聯繫;二、軍事安全並非 是國家關係的首要問題,已有愈來愈多的議題進入國家關係的議程,國內與國外 問題的界限變得愈來愈模糊;三、在國家間相互依賴情況普遍存在時,一國政府 不會任意在某些問題對他國使用武力。基此,在全球市場經濟中,國家互動增多 ,各國經濟利益的日益融合,國家的相互聯繫和相互依存會愈來愈深化,而這種 相互依存,正深刻改變國際關係性質。該書也成為美國自由主義國際關係學派挑 戰(新)現實主義理論主導地位的開始,並構成新自制度主義的重要理論著作;. 5. Robert Gilpi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7; Richard Ulman, “Redefining Secu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1983, No.1, Vol.8; Jessica Mathews, “Redefining Security”, Foreign Affairs, Vol.68. (Spring), 1989. 6 參見劉中民、桑紅,<西方國際關係理論視野中的非傳統安全研究>,《世界經濟與政治》,2004 年 4 期,187-196 頁。 6.

(7) 7. 而其後 Robert Keohane 於 1984 年問世「霸權之後-世界政治經濟中的合作與紛. 爭」(After Hegemony: Cooperation and Discord in the World Political Economy) 一書更確立新自由制度主義學派的地位。書中 Keohane 接受現實主義對於國際體 系無政府的假設,也承認國家在國際體系中的重要性,但對於國際制度對世界政 治進程的影響,Keohane 卻得出與現實主義截然不同的結論,他認為國際機制賦 予國家進行合作的能力,以降低交易成本,獲得共同利益,由霸權國家主導建立 的國際機制,使得國家在國際體系無政府狀態下的合作成為可能,並有助於減少 國際紛爭。8 相較於新自由主義主要著重提升政經濟在安全研究的重要性,環境政治學者 則將環境與安全問題結合,進一步擴展非傳統安全領域。環境政治學者除公開要 求重要定義國家安全概念外,9更主張國家及國際安全的概念應包括資源、環境 及人口問題等非軍事的全球問題,使冷戰結束後有關環境變化、人口增長、資源 匱乏等研究更為蓬勃。10 冷戰結束後非傳統安全研究領域已和冷戰時期有很大的區別,然而僅擴張安 研究的領域至非軍事威脅的作法,並無法滿足國際關係研究者,學者開始要求將 研究重點從主權國家的安研轉向社會及人的安全,這種學術觀點被稱為批評的安 7. 參見 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Jr.,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 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 Boston: Little, Brown, 1977. 子杉,《國家的選擇與安全-全球化進程中國家安全觀的 演變與重構》,(上海三聯書店,2005 年);Robert Keohane, Power and governance in a partially globalized world, Routledge, 2002. 門洪華譯,《局部全球化世界中的自由主義、權力與治理》, (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年)。 8 詳見 Robert Keohane, After Hegemony: Cooperation and Discord in the World Political Econom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秦亞青,<國際政治的社會建構-溫特及其建構主義國際政治理 論>,《美歐季刊》,2001 年第 15 卷第 2 期,頁 231-264;蘇長和,<解讀霸權之後-基歐漢與 國際關係理論中的新自由制度主義>,《美國研究》,2001 年第 1 期,頁 138-146。 9 Richard Ulman, “Redefining Secu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1983, Vol.8, No.1, pp129-153; Jessica Mathews, “Redefining Security”, Foreign Affairs, Vol.68. (Spring, 1989), pp.162-177. 10 參見 Thomas Homer-Dixon, “On the Threshold: Environmental Changes as Causes of Acute Conflict.”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6, No.2, (Fall 1991), pp.76-116; Lowi, “ Bridging the Divide: Transboundary Resource Disputes and the Case of West Bank Wate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8, No.1 (Summer 1993), pp.113-138; Peter Gleik, “Water and Conflict: Fresh Water Resources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8, No.1 ( Summer 1993), pp.79-112. Jessica Tuchman Mathews, ”Redefining Security” Foreign Affairs, Vol.68, No.2(1989),pp.162-177; Helga Haftendorn, “The Security Puzzle: Theory-Building and Discipline-Building i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Quarterly, Vol. 35, No.1 (1991), pp.15-16; Stephen Walt, “The renaissance of Security Studies,”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35, No. 2(1991), pp.211-239. 7.

(8) 全研究。11 Ken Booth 指出,「真正的安全只有通過人民和集體才能獲得,只要 他們不被安全所剝奪。」,12換句話說,只有他者安全了,自己才得以實現安全 ,而安全的主體並不只限國家,還應該包括所有人的社會關係,因為國家有時反 而是造成不安全的主要原因之一。13在質疑國家安全主體地位上,批評的安全研 究者把「人的安全」與「全球安全」概念放在非傳統安全研究的重點,而這兩種 概念既代表安全領域的橫向擴展,也使安全主體從主權國家向上、下層次縱向延 伸。14 哥本哈根學派對冷戰後的非傳統安全研究也產生很大影響。1983 年 Barry Buzan 在其出版的著作《人民、國家與恐懼》(People, States, and Fear)一書中認為 ,安全問題不再侷限於冷戰期間的軍事安全,而是應擴及政治、經濟、社會以及 環境層面,這種將安全分領域而治之的方法,直接挑戰了戰略研究的軍事主導地 位,闡明國家所要面對的威脅不僅是軍事型態,而是五個領域相互聯繫、相互影 響形成的威脅,該學派著重「安全化」(Securitization)的研究,認為安全議題之所 以存在,是決策者對「威脅的存在」不斷提升與擴張的結果,而透過這種「安全 化」過程,國家將一個原本不具安全意義的事務,提升為國家安全問題,進而可 以動員社會資源保障其存在。15 建構主義則從非理性角度出發,Alexander Wendt 認為「無政府狀態是國家造 成的」,不同的觀念體系造就不同的無政府結構,觀念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內化 的觀念建構了身份和利益,既然安全困境及無政府狀態是建構的產物,它們可以. 11. 倪世雄,《當代國際關係理論》,(台北:五南出版社,2003 年),頁 244-261。 Ken Booth, “Security in Anarchy: Utopian Realism in Theory and Practice”, International Affairs, 67, No.3, 1991, p.537. 13 R. Wyn Jones, “‟Message in a Bottle‟? Theory and Practice in Critical Security Studies”, Contemporary Security Policy, 16, No.3, 1995, pp.299-319. 14 Ken Booth and Peter Vale,”Security in South Africa: After Apartheid, Beyond Realism”,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71, No.2, 1994, pp.285-304. 15 哥本哈根學派基本上反對無限制擴張安全概念,強調國家應朝向非安全化( desecuritization)發 展,以避免落於軍事化訴求。參見 Barry Buzan, People , States and Fear: An Agenda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y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Boulder Co,1991.; Barry Buzan, Ole Waever, Jaap De Wilde, Security:A New Frame work for Analysis, Boulder: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Ole Waever, “Securitization and Desecuritization”, in R. Lipschutz ed., On Security,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5, pp.54. 12. 8.

(9) 被建構,同樣也可以被解構,當國家之間在安全問題上形成集體認同時,這些國 家就容易形成不以戰爭手段解決相互爭端的「安全共同體」(Security Communities) ,如果安全共同體成員間相互建構一種信念,認為相互依賴可維持長期和平,那 麼這種集體認同將使成員間的安全合作不但成為可能,更可能穩定持久,如果共 同體成員之間的互信消失,核心價值觀與集體認同發生動搖和改變,那麼安全共 同體將衰落瓦解,成員間的安全合作亦將破裂終止。16 大陸及國內學者對非傳統安全亦多有著作,陸忠偉主編之「非傳統安全論」 即認為非傳統安全觀強調的是除地理與政治上的國家實體外更廣泛的安全,如地 區安全、全球安全、和人類安全,尤其著重由非政治和非軍事威脅因素引起並影 響各國安全的跨國性問題;王逸舟主編之「全球化時代的國際安全」探討生態安 全、經濟安全、金融安全、資源安全、恐怖主義、毒品犯罪、難民問題等非傳統 安全問題,認為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集團化,正逐漸成為確保安全和穩定的決 定性因素;國內學者朱蓓蕾在則從非法移民、毒品走私、組織犯罪三方面等非傳 統性安全議題,探討兩岸交流情況,與台灣安全之關聯性及影響,並嚐試從新型 安全概念思考因應之道;黃秋龍所著「非傳統安全研究的理論與實務」一書論述 911 恐怖襲擊事件以來,所涉及的全球治理、國際政治、軍事反恐怖主義與各國 政府的內部治理等等非傳統安全威脅與制度創新議題,並說明兩岸與國際社會關 係中共同治理的前景。17上述非傳統安全威脅研究,多針對安全研究的擴展進行 理論分析,或對全球化、兩岸交流衍生之非傳統安全威脅進行論述,均可提供非 傳統安全領域良好的研究或參考基礎。 在歐洲安全研究方面,David Mitrany 從功能整合理論(Functionalism)出發研. 16. 參見 Alexander Wendt, “Anarchy Is What States Make of It: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Power Politic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46, No.2, Spring, 1992 .; Alexander Wendt, Social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Emanuel Adler and Michael Barnett, Security Communit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 pp.27-58 17 陸忠偉主編,《非傳統安全論》,(北京:時事出版社,2003 年),頁 19-20;王逸舟主編,《全 球化時代的國際安全》,(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年);朱蓓蕾,《兩岸交流的非傳統性安 全》,(台北:財團法人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2005 年 3 月);黃秋龍,《非傳統安全的理論與實 踐》,(台北:法務部調查局,2004 年)。 9.

(10) 究歐洲安全合作。功能整合理論認為,團體之間的功能連鎖關係可以消除權力的 相依關係,也可以打破傳統界限觀念,建立國際社會、維持和平。18功能整合理 論強調功能合作的擴張性,也就是某一部門的合作會有助於另一部門的合作,19 因此,歐洲安全合作的動力源自於經濟整合,歐洲整合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尋求從 經濟至政治、外交安合作的過程。Patrick M. Morgan 則從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 )研究歐洲安全。根據 Robert Keohane 的說法,多邊主義乃是「三個或三個以上 的國家透過特別的安排或藉由機制來協調國家政策的實踐」20,而多邊主義的代 表人物 John G. Ruggie 則認為,多邊主義指的是一種制度形式(institutional form ),是一種探討世界如何組織的概念,並非一套新的理論。21Morgan 在其著作「 多邊主義與安全:歐洲觀點」(Multilateralism and Security: Prospects in Europe)中 指出,歐洲人正試圖運用多邊主義建構一個安全體系,這個體系建立在許多連結 網絡上,並形成彼此不使用武力的安全共同體(Security Community)。22其他學 者或從北約與歐盟的關係角度,23或從會員國角度等24 ,均對歐洲安全有深入的. 18. David Mitrany, A Working Peace System:An Argument for the Functional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Chicago:Quadrangle Books, 1966; 另參閱朱建民,《國際組織新論》, (台北:正中書局,1976 年),頁 716-737。 19 David Mitrany, Op cit, p.97. 20 Robert O. Keohane, “ Multilateralism: An Agenda for Research”, International Journal, Vol.45, No.4 (Autumn 1990), pp.731-764. 21 John G.Ruggie, “Multilateralism: The Anatomy of an Institutio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46, No.3 (Summer 1992), pp.565-568. 22 Patrick M. Morgan, “Multilateralism and Security: Prospects in Europe” in Multilateralism Matters: The Theory and Praxis of An Institutional Form, ed. John G. Ruggi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93) 23 學者對北約與歐盟關係看法分歧,有些認為北約在歐洲安全合作中承擔重要作用,將來北約 將繼續存在並發揮安全穩定作用,如 John Peterson, “America as a European Power: the End of Empire by Integration?”, International Affairs,Vol.80, No.4, 2004, pp.613-629.; Susan E. Penksa and Warren L. Mason, “EU Security Cooperation and th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hip”, Cooperation and Conflict: Journal of the Nord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 Vol.38 (3), 2003, pp.255-280; Mette Eilstrup Sangiovanni, “Why a Common Security and Defence Policy is Bad for Europe”, Survival, Vol.45, No.3, Autumn 2003, pp.193-206.另一看法則認為由於美國的軍事主導,北約將成為西歐推 進多邊安全合作的重要障礙,如 Raymond A. Millen, “Reconfiguring NATO for Future Security Challenges”, Comparative Strategy 23, 2004, pp.125-141; James Thomson, “US Interests and the Fate of the Alliance”, Survival, Vol.45, No.4, Winter 2003-2004, pp.207-220; Bruno Tertrais, “The Changing Nature of Military Alliances”,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Spring 2004, pp.135-150. 24 Jean-Marc Trouille, “the Franco-German Economic and Industrial Partnerships: a Model for Europe?” ed. Mairi Maclean and Jean-Macr Trouille, France, Germany and Britain, Palgrave Publishers Ltd., 2001; Jean-Marc Trouille, “Franco-German Relations, Europe and Globalisation”,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France,Vol.9. No.3, 2001, pp.399-418; Frances M. B. Lynch, “France and European Integration: From the Schuman Plan to Economic and Monetary Union”, Contemporary 10.

(11) 研究,惟上述論述多由傳統安全角度來理解歐洲安全,並未論及非傳統安全議題 ,而從歐洲整合及其機制的角度來探討歐洲經濟、東擴、秩序等議題的學術著作 ,雖觸及非傳統安全議題,但均分散於各議題,未能有一專論。25 綜上所述,從傳統安全觀到非傳統安全觀,安全研究的領域不斷擴展,研究 議題不斷擴大,而隨著安全威脅的多變與動態,國際安全合作領域及議題亦不斷 拓寛,然而多數安全研究著重於安全相關理論的補充與實證,而國內非傳統安全 的研究則多置重點於區域因應方式,如台灣或東亞國家因應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政 策與措施,對於非傳統安全國際合作面向的研究,較少專論研究,筆者認為,歐 盟做為一個不同於單一主權國家的非傳統機制,尤其如何透過司法、警務等全面 性的合作方式,解決非傳統安全問題,實有可提供世人借鏡之處,故本論文以「 國際非傳統安全合作-以歐盟司法暨內政事務為例」為題,經由國內、外對於國 際安全合作理論的豐富著作及研究,提供筆者研究歐盟因應非傳統安全威脅相關 機制之良好理論基礎,藉回顧國際安全相關理論,及國、內外對於非傳統安全之 研究著作,結合歐洲近年為解決日益嚴重的非傳統安全威脅所建構的合作機制, 希望能為非傳統安全研究領域提供補充之處。. 第五節. 論文章節架構. European History, Vol.13(1), 2004, pp.117-121; Stephen Wood, Germany and the Eastern Enlargement of the EU: Political Elites, Public Opinion and Democratic Processes, Taylor and Francis Ltd, 2002; David G. Haglund, “Travel with Charlemagne: Metaphor, Mythe and the Puzzle of Fraco-German Security and Defence Cooperation after the Cold War”, Contemporary Security Policy, Vol.23, No.1(April 2002), pp.63-92. 25 Robin Niblett and William Wallace, Rethinking European Order: West European Responses, Palgrave press, 2001; Bernard Fingleton, “Estimates of Time to economic Convergence: An Analysis of Regions of The European Union”, International Regional Science Review Vol.22, No.1, April 1999; pp.5-34.;Helen Wallace, “Enlarging the European Union: Reflections on the Challenge of Analysis”, Journal of European Public Policy,Vol. 9, No.4, August 2002, pp.658-665; Susan Senior Nello, “Preparing for Enlargement in the European Union: The Tensions betwee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ntegration”,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23, No.3, 2002, pp.291-317; Hubert Zimmermann,” the Euro under Scrutiny: Histories and Theories of European Monetary Integration”, Contemporary European History, Vo. 10, No.2, 2001, pp.333-341; Michael Smith, “Institutionalization, Policy Adaptation and European Foreign Policy Cooperation,”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Vol. 10, No. 1 (March 2004), pp. 95-136. 11.

(12) 本論文內容共分為五章,內容分述下: 第一章為「緒論」,主要內容包括研究動機與目的、研究途徑與方法、研究 範圍與限制、文獻探討、及研究架構等部分。 第二章主要針對國際非傳統安全合作進行探討。本章首先從國際關係理論中 新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及建構主義的角度,分析國際安全合作概念的差異,其 次,面對冷戰結束後安全研究領域不斷拓展,各種安全相關概念名詞紛紛出籠, 本章另針對非傳統安全定義及相關概念、與傳統安全的關係,及非傳統安全對國 際關係的影響等進行釋義,並作一比較,最後並整理國際社會在非傳統安全上的 合作現況及其成效。 第三章主要為檢視歐盟在解決非傳統安全之特殊性。首先探討歐洲面臨的非 傳統安全威脅,分析歐盟當前面對的非傳統安全形勢,如恐怖主義、組織犯罪、 大規模武器擴散等問題之成因及其現況;其次由歐洲安全戰略報告探討歐洲安全 觀的轉變及其意涵,最後並經由檢驗相關論述及其實踐,來比較歐盟與其他安全 機制之不同處。 第四章則以歐盟的第三支柱「司法暨內政事務」為例,經由檢驗 JHA 的成立 及發展,分析歐盟非傳統安全合作的現況,並彰顯歐盟 JHA 功能。首先介紹歐 盟 JHA 政策成立背景及發展,尤其內政、司法事務合作涉及各成員國敏感的國 家主權及國家利益,長久以來一直是以政府間合作模式進行,惟此種決策模式缺 乏效率,也愈來愈無法因應非傳統安全的威脅,故近年歐盟亦不斷致力改革;其 次檢視歐盟 JHA 政策相關機構之角色及其運作,如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歐洲 司法組織(Eurojust)、歐洲警察學院(CEPOL)等;最後分析歸納歐盟第三支柱因非 傳統安全威脅所採取的措施,包括預防跨國犯罪、恐怖活動、保護人民及邊界措 施,以及實施歐洲逮捕令(European arrest warrant,EAW)等政策。 第五章結論,總結前述各章內容,歸納、整理本次研究結論與對後續相關領 域研究者的建議。 12.

(13) 第二章 國際非傳統安全合作 冷戰後,特別是邁入 21 世紀以來,人們認識到國際安全環境比冷戰時代更 為複雜,各國面臨的安全威脅更為多變,性質和特點也不同於以往,國內安全與 國際安全密不可分,應對及消除安全威脅的方式也與以往大相逕庭,這一切的改 變促使人們不能不重新思考國際合作的方式,以應付新式的威脅,許多國家也紛 紛調整其國家安全戰略和政策以因應新的安全挑戰。 本章首先探討國關理論中的三大學派-新現實主義、新自由制度主義,以及 建構主義對安全合作的觀點、釐清非傳統安全概念、特性及與傳統安全概念的差 別、析論當前國際社會在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現況及其成效,最後綜整國際社 會非傳統安全合作的檢驗項目,以對非傳統安全的國際合作面向,有一清晰概念 。. 第一節. 國關理論的安全合作觀. 雖然有學者認為國際合作理論是衝突研究的附屬品,尚無法成為獨立的理論 ,1然而,如果說社會的進步離不開衝突與戰爭,那也不能缺乏單元之間的互助 合作,因為沒有合作就沒有國際社會的存在。Martin Wight 認為,國際事務既有 衝突也有合作,外交、國際法、國際制度所發揮的功能充份說明國際社會的存在 ,而這個社會也是許多國家為了共同目標而選擇加入的關係體系。2。 在國際安全領域,當代西方國際關係的三大主流學派-新現實主義、新自由 制度主義及建構主義,都論及合作觀點,尤其對無政府狀態(anarchy)3及安全 困境(security dilemma) 4兩個概念看法及解釋的差異,造成對國際安全合作可能性. 1. 宋秀琚,《國際合作理論:批判與建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 年),頁 1-6。 Martin Wight, Power Politics, Continuum; Revised edition ,June 2002, pp 66-71。 3 尌國際政治理論而言,無政府狀態(anarchy)並非意味國際社會的漫無秩序,而是指國際體系缺 乏能夠執行法律規範的世界政府。 4 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指在國際體系無政府狀態下,一國為了保障自身安全而採取 2. 13.

(14) 、性質、途徑、認知也各不相同。本節將重點闡釋新現實主義、新自由制度主義 及建構主義的國際合作觀點,並進行比較。. 一、新現實主義的「聯盟安全合作」 新現實主義認為,國際體系無政府狀態是結構造成的,但也由於結構的作用 ,處於無政府狀態的國際體系,仍存在著秩序,體系運行的同時亦產生對國家行 為的控制,5換言之,體系結構對國際無政府狀態具有制約作用,處於無政府體 系的國家,因無法依賴他國為自己提供安全保障,加上對他國戰略意圖的不確定 而相互採取不信任措施,導致國家產生緊張、衝突和對抗。 6由此可知,安全困 境是國家之間恐懼和不信任感的核心因素,也正是因為這種恐懼和不信任感,阻 礙國家在安全領域的進一步合作。 然而,新現實主義並沒有因此否認合作的存在。他們認為在無政府狀態下, 國家選擇參與或不參與國際合作的主要考量,在於其他國家收益情況,也就是「 相對收益」(relative gain)。Kenneth Waltz 即認為,當國家可經由合作獲取共同 利益時,他們關心的是「利益如何分配」及「誰將獲得較多利益」的問題,只要 一方認為合作後另一方獲得利益將比自己多,且可能因此使自己處於不利的狀態 ,則即使合作可使雙方互利,國家仍不會選擇合作。7Joseph M. Grieco 也認為, 國家在處理任何國與國關係中,最根本的目標是防止其他國家獲得更多的相對利 益。8 基此,以新現實主義觀點而言,各國在安全合作上會傾向相互制衡,為維持. 提升軍備的措施,反而會降低其他國家的安全感而進行軍備競賽,從而使各國陷入無法 解脫的困境。 5. David A. Baldwin, 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93, p.148.. 6. Nicholas Wheeler and Ken Booth, “The Security Dilemma” in John Baylis and Nicholas Wheeler, eds., Dilemmas of World Politics, Oxford: Claredon Press, 1992, p.30. 7 Kenneth Walz, The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McGraw-Hill Humanities/Social Sciences/Languages, 1979.p.125. 8 Joseph M. Grieco, ”Anarchy and the Limits of Cooperation: A Realist Critique of the Newest Liberal Institutionalism.”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42, 1988, p.498. 14.

(15) 均勢並確保安全,國家對內致力於提高政治、軍事和經濟實力,對外則爭取與其 他國家結盟合作。9但這種以結盟形式進行的安全合作只是國家面臨威脅時,為 維護自身安全的權宜之計,一旦威脅不復存在,合作也就告終,因此一般來說, 這種「聯盟式的安全合作」難以穩定長久。 此外,為了解決安全困境問題,Robert Gilpin 提出「霸權合作理論」(Hegemonic Cooperation Theory),認為國際社會雖然缺乏一個中央政府,但如果存在一個擁 有絕對主導力的霸權國家,能發揮相當於國內中央權威的功能,且願意為國際社 會提供所需的秩序與和平,則可以實現霸權之下的合作,換言之,國際合作在霸 權穩定的情況下較容易實現,霸權結構是國家間合作得以產生和維持的重要前提 ,一旦沒有霸權國,各國之間便會處於紛爭的狀態。10. 二、新自由制度主義的「制度安全合作」 新自由制度主義承認現實主義的「無政府狀態」及「安全困境」的假設,卻 對此有不同的解讀。新自由制度主義認為由於國際相互依賴的存在,國際體系雖 是無政府,卻有秩序,在新自由主義眼中,無政府狀態是不斷進化、有序的動態 結構,11新自由制度主義也承認安全困境的存在,但主張國際機制和規範有助於 減少國家間相互不信任的不確定性,使得安全困境獲得緩解。 為了解釋「無政府狀態」和「安全困境」在全球化時代所發生的變化及安全 合作的可能性,Robert Keohane 及 Joseph Nye 提出複合相互依賴模式(Complex Interdependence),12認為國際社會不斷深化的相互依賴已改變國際政治的進程. 9. James E. Dougherty, Robert L. Pfaltzgraff, 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 Comprehensive Survey, Longman, 2000.閻學通,陳寒溪譯,《爭論中的國際關係理論》,(北京: 世界知識出版社,2002 年),頁 88。 10 Robert Gilpi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June,1987, p.387. 11 David A. Baldwin, 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3, p.5. 12 複合相互依賴意旨國家之間經由多渠道的接觸將各社會聯繫起來,亦即國家不再壟斷各土會 之間的聯繫;問題領域有等級之分,軍事問題不再居於國際議程的首位,軍事力量大為削減,各 國之間不再相互使用武力。詳見 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Jr.,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 15.

(16) 和各國安全關係的特性,為國家之間的安全合作奠定基礎,使合作日益成為國際 關係重要的議程,國際機制的出現,不但提供各國訊息溝通的管道,增加透明度 及相互信任,進而降低交易成本,更使各國願意在國際機制下進行合作,換言之 ,國際制度影響了國家行為,並在一定程度上減少無政府狀態和安全困境對安全 合作的產生的限制。 此外,新自由制度主義也認為,國家是國際社會中理性的利己主義者,亦即 國家尋求的是效益最大化,與其他國家的得失沒有關係。國家如同經濟學中的企 業一樣,並不因為其他(國家)的得失而獲益或受損。13以此觀點來看待國家參 與國際機制的問題,就可以解釋為國家參與合作、國際機制的主要考量是為了獲 取絕對收益(absolute gain),只要絕對收益與成本比較的結果對自己有利,就 可以成為參與合作的充份理由,他國的收益則無關緊要。 具體而言,我們可以用「制度促進合作」來解釋新自由制度主義安全合作觀 。各國因著眼國家的絕對收益,而願意參加符合各方共同利益的制度化安全機制 ,從而使處於無政府狀態中的各國可以經由制度化的合作,減少彼此的恐懼,減 輕安全困境對各國尋求合作造成的阻礙。例如,國家通過簽訂條約、建立協商機 制,對軍備的規模、軍費開支、武器裝備技術進行管理,增加透明度;在打擊跨 國犯罪、國際恐怖主義和組織犯罪等非傳統安全領域內加強資訊交流合作等,透 過制度的作用,會形成一種規範及制約各國安全行為的外部環境,緩解安全困境 對各國深化安全合作的壓力,達到建立互信的目的。. 三、建構主義的「安全文化合作」 與現實主義或自由制度主義強調體系結構的物質含義不同,建構主義認為, 體系結構主要是指國際體系中的觀念分配,而非物質權力的分配,國際體系的特. 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 Boston: Little, Brown, 1977 13 Robert Keohane, After Hegemony: Cooperation and Discord in the world Political Econom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p.27. 16.

(17) 徵取決於國家與國家之間相互存有的信念與期望,而這種信念與期望是社會建構 而成的。對建構主義來說,物質力量並非不重要,物質力量和利益的意義取決於 體系的社會結構 ,14而社會結構是由國家在互動的話語(discourse)中形成的共有 知識和文化構成的,這種由共同知識及文化形成的觀念與制度,不但制約國家的 行為,而且改變並建構著國家的認同,以及由認同定義的國家利益。這種施動者 (Agent)與結構之間的相互建構,是理解建構主義解釋「無政府狀態」及「安 全困境」的前提。 在「無政府狀態」方面,Alexander Wendt 認為無政府狀態指的是國家在互 動進程中所形的觀念體系,不同的觀念造就不同的無政府結構,而觀念之所以重 要,因為內化的觀念建構了施動者的身份及利益,進而決定國家的外部行為,而 國家的外部行為(互動)又建構國際體系的觀念結構。15所以,無政府狀態雖然 是一種客觀事實,但本身並不存在必然邏輯,無政府不必然只有一種選擇,相反 地,還存在多種邏輯,16導致產生無政府的是文化結構,不是無政府體系本身。 17. 因此無政府狀態下能否合作,取決於國際體系的文化是否為合作式的文化(洛. 克和康德文化),而合作型文化的形成又依賴於國家合作的實踐。 在「安全困境」方面,建構主義認為安全困境也是主體間相互建構的,所以 安全困境可以被建構,也可以被解構,也就是說,當行為體的共有觀念發生變化 ,認為一方的安全都被視為全體的責任,當一方受到威脅,另一方會不計個人得 失鼎力相助,建立在這種共有觀念基礎上的結構,安全困境自然就得到解套。 既然無政府狀態及安全困境都是主體間互動而建構的,那麼建立在集體認同 基礎上的共同利益,就可以改變無政府狀態和安全困境對行為體之間相互信任和. 14. Alexander Wendt, Social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25. Ibid, p.328. 16 Went 認為,無政府體系有三種文化:霍布斯文化、洛克文化和康德文化。國家之間對應的角 色結構分別為敵人、對手和朋友。三種無政府文化都有自身的內在邏輯,無政府的意義取決於何 種文化在體系中占主導地位。 17 Alexander Wendt, op cit .p.385. 15. 17.

(18) 合作的限制。當國家之間在安全問題上形成集體認同時,彼此間的共同體感和互 信也就自然存在,而這些國家就構成了不以戰爭手段解決爭端的「安全共同體」 (security community)18,這種共同體一旦建立,安全合作不但可能,還可以造 就和平的國際秩序,合作型文化得以確立後,合作便成為一種思維和規範,並內 化為國家生存之必需。 綜上所述,國際關係理論因對於國際社會的「無政府狀態」及「安全困境」 有不同的解釋,而產生不同的合作觀點。新現實主義認為國際社會處於無政府狀 態,又陷於無解的安全困境之中,為求自保,國家傾向於尋求結盟合作以求均勢 ,或依賴霸權維持穩定,這種「聯盟安全合作」強調只有均勢、大國(霸權)、 軍事力量才能帶來合作,所以合作是有限、脆弱、不可靠的,故對安全合作前景 的看法悲觀;新自由制度主義的「制度安全合作」主張國際機制的出現,建立以 預防為主,且符合各方共同利益的制度,而制度能保證合作的產生與持續進行, 這種合作現實、可靠,故對未來安全合作的看法是樂觀的;建構主義的「文化安 全合作」則認為權力和制度都不足以解釋合作的來源,無政府狀態可以是相互敵 視的霍布斯文化、相互競爭的洛克文化,或相互友善的康德文化,合作的真正根 源是國際體系的文化結構,例如在合作型文化中,合作不僅是行為模式,更是一 種思維方式,合作本身就是一種文化。基此,我們可以歸納如表一。. 18. 依照 Emanuel Adler 及 Michael Barnett 的定義,安全共同體包括三個特徵:一是共同體成員擁 有共同的認同與價值觀,二是成員國之間能夠進行多方位、直接的互動關係,三是共同體表現出 一定程度的互惠和利他主義。詳見 Emanuel Adler and Michael Barnett, Security Communit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 pp.30-31. 18.

(19) 表一:三大國關理論安全合作觀點比較表. 理論 體系結構. 新現實主義. 新自由主義. 建構主義. 物質. 物質. 社會. 制度安全合作. 文化安全合作. 安 全 合 作 聯盟安全合作 型式. 權力平衡、霸權、 制度、規範、國際 觀念. 強調 無政府狀. 武力. 機制. 靜態結構,無序. 動態結構,有序. 相互建構而成,可 分為康德、洛克、. 態. 霍布斯文化. 安全困境 安全前景. 無解,國家僅能自 制度可緩解. 相互建構而成,亦. 助或維持均勢. 可相互解構. 悲觀. 樂觀. 視國際體系文化而 定. 資料來源:筆者自行整理. 第二節. 非傳統安全概念. 何謂非傳統安全(nontraditional security)?一般認為,非傳統安全是相對 於傳統的政治、軍事安全而言,發生在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的安全問題。有 的學者把非傳統安全稱為「新的安全威脅」,指的是人類社會過去沒有遇到或少 見的安全威脅,亦即近幾年逐漸顯現、發生在戰場以外的安全威脅。19有些學者 則反駁,認為非傳統安全威脅並非新生事務,例如恐怖主義由來已久,中外歷史 上不乏對敵對國家領導者或重要人士進行的暗殺行動,而近年如 SARS 之類的傳 染病,在近代歐洲歷史上也發生過類似的黑死病、瘟疫等橫行,能源危機更早在 20 世紀 70 年代就已在全球造成恐慌。20從上述爭論可看出,非傳統安全是一個. 19. 王逸舟,<SARS 與非傳統安全>,參考網址 http://www.iwep.org.cn/chinese/gerenzhuye/wangyizhou/index.htm 20 叶之秋,<誰之”非傳統”,何謂”安全”?>,《世界經濟與政治》,2004 年第 4 期,頁 1-6。 19.

(20) 模糊、爭議很大的概念。然而,不論非傳統安全問題的新舊與否,它在現代的表 現形式、產生的影響與過去確實不可同日而語。. 一、非傳統安全定義及相關概念 (一)非傳統安全定義: 西方對非傳統安全問題的探討早在冷戰後期就已經開始,1970 年代石油危 機的爆發更使人們注意到安全問題不僅限於軍事領域,然而對非傳統安全問題的 研究是在冷戰結束後才受到國際社會與學術界的重視。蘇聯解體後,國與國之間 的全面軍事對抗和大規模毀滅性戰爭的可能性大幅降低,毒品走私、恐怖主義、 人口激增與貧困、種族衝突、資源爭奪等新的安全威脅對地區穩定和全球安全威 脅日益嚴重,而傳統的國際關係理論不僅沒能預測到蘇聯解體,也無法有效幫助 我們準確認識當今變化及趨勢,直到 1990 年代批判理論進入安全研究領域後, 才有效推動非傳統安全問題的理論研究,其中 又以複合安全理論(security complex theory)最具代表。 複合安全理論研究將以往以國家安全為研究的主體,轉向對社會安全及人 類安全的關注,使得安全研究的內涵得以深化,學者 Barry Buzan 認為安全主要 涉及五個相互關聯的領域:軍事安全、政治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和環境安 全,21Buzan 並宣稱最恰當的安全研究規模是地區層次,他將國家的內部條件、 地區的國家關係、地區之間的關係,以及地區與國際大國之間關係的研究聯繫起 來加以探討,22而這種以「地區」作為安全分析的觀點,也成功地將人們的目光 從傳統安全偏重「軍事」及「國家」的目光中挪開,使得安全領域得以進一步擴 展,並為界定非傳統安全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 21. Barry Buzan, People, states, and fear: The national security problem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1991; Barry Buzan, Ole Wæ ver, Jaap De Wilde, Security: A New Framework for Analysis, Lynne Rienner,1997. 22 Barry Buzan, "Regional Security Complex Theory in the Post-Cold War World," Theories of New Regionalism. pp.140-159; Barry Buzan and Ole Waever, Regions and Powers: The Structure of International Securi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20.

(21) 如何界定「非傳統安全」概念的涵義,迄今不論是從事國際安全、國際政治 學、國際關係或非傳統安全問題研究的學者都無明確一致的定論。23有些學者認 為非傳統安全應置重點於研究「非傳統威脅 Non Traditional Threat」,24一些則 認為既然傳統安全強調國家安全,非傳統安全則應強調「讓人民免受暴力威脅」 ,25 更有學者認為非傳統安全應轉向非傳統的社會、文化和認同層面的安全研 究。26而中國大陸學者則試圖將非傳統安全定義為「相對傳統安全威脅因素而言 ,除軍事、政治、外交衝突以外的其他對主權國家及人類整體生存與發展構成威 脅的因素。」,或「由非政治和非軍事因素所引發、直接影響甚至威脅本國和別 國乃至地區與全球發展、穩定和安全的跨國性問題,以及與此相應的一種新安全 觀和新的安全研究領域」。27 除對非傳統安全的界定不一外,由於各國國情不同、面臨的安全威脅來源不 同,對於非傳統安全涵蓋的領域也存在許多不同看法。廣義的非傳統安全是將冷 戰後影響日益擴大的「新安全」問題與安全研究結合,也就是從安全研究的角度 來界定非傳統安全,如「人類安全」、「綜合安全」、「全球安全」等,都是以 「人」為安全主體,凡是對「人的安全」-包括人的權利、尊嚴、健康、生命的 價值,以及對人類生存構成威脅的,如環境污染、氣候變遷、資源短缺、疾病傳 統、貧窮增加等問題,都屬於廣義的非傳統安全;狹義的非傳統安全則是指國家 安全面臨的非軍事威脅,如政府治理失敗引發的社會動盪、貧窮問題、認同危機 ,全球化的負面效應或不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引起的網路安全、恐怖主義. 23. 陸忠偉主編,《非傳統安全論》,(北京時事出版社,2003 年),頁 18-19。 Terry Terriff, Stuart Croft, Lucy James and Patrick M. Morgan, Security Studies Today, New York: Polity Press, 1999, p.115-117; Jon Barnett, Ecological Politics and Policy in the New Security Era, The Meaning of Environmental Security, London: Zed Books, 2001, pp.41-58. 25 Michael Nicholson, A Concise Introducti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London: Macmillan, 1998, pp.137; Ken Booth, “Security and Emancipation”,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No. 17, 1991, pp.313-326. 26 Ken Booth, “Security in Anarchy: Utopian Realism in Theory and Practice”, International Affairs, No.63, 1991, pp.527-545; Keith Kraus and Michael Williams,” From Strategy to Security :Foundations of Critical Security Studies”, Critical Security Studies: Concepts and Cases,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97, pp.21-52. 27 陸忠偉主編,《非傳統安全論》,(北京時事出版社,2003 年),頁 20。 24. 21.

(22) 、金融危機、非法移民,以及武器擴散、毒品走私、跨國犯罪、疾病傳播等全球 性問題,這些衝擊「國家安全」的非軍事威脅,則屬於狹義的非傳統安全。 許多學者所提出的非傳統安全,如經濟、社會、文化、環境領域中的安全 問題,原屬於國家公共政策的範疇,之所以被納入國家安全,主要是無論從數量 及範圍來看,或是從影響深度及廣度來考量,這些因素在現代均已超過傳統國家 公共管理的能力範圍,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國家的生存發展,從這層意義上來說 ,所謂的非傳統安全,許多時候其實是原來屬於傳統國家公共管理的事務被「安 全化」(Securitization). 28. 了。所以我們可以從兩點標準來判斷非傳統安全的內容. :一是看它是否構成跨越傳統國家公共管理能力的界限,二是看它是否構成對國 家整體生存發展、穩定的威脅。如前所述,現在許多被稱之為「非傳統安全」的 問題,在以前早就存在,只是隨著東西方對峙的結束,人們對於威脅的認知亦產 生變化,才使這些問題被「安全化」,當然,這些問題無論在影響程度及規模上 顯然要比過去大得許多,也超越了國內行政管理能力的界限。例如,愛滋病的控 制及預防原是國家公共衛生管理的範疇,然而一旦愛滋病大規模擴散,危及多數 國民健康,必須採取非常規方式,如爭取國際援助、與國際組織合作,或在國內 採取強制的行政手段才能抑制時,這時的愛滋病就不僅僅是國內公共衛生機構管 理的事務,而已上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必須納入非傳統安全的範圍。 基此,並非所有非軍事領域的問題,都可歸為非傳統安全。依美國 Paul B. Stares 之意,非傳統安全包括:資源短缺、人口膨脹、生態環境惡化、民族宗教 衝突、網路攻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經濟金融危機、恐怖主義、走私販毒 、經濟難民和非法移民、傳染疾病、地下經濟、國際腐敗、海盜及非法洗錢等。 29. 此外,由於國情不同,各國面臨的非傳統安全問題種類、程度、認知及界定亦. 28. 以 Barry Buzan 為代表的哥本哈根學派提出「安全化理論」(Securitization Theory),認為安全 議題之所以存在,是決策者將「威脅的存在」不斷提升及擴張的結果,透過「安全化」的過程, 國家可以將一個原不具安全議題的事務提升至國家安全的層次,並動用社會資源以保障其存在。 29 Paul B. Stares, Introduction, The New Security Agenda: A global Survey, Tokyo: Jap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 1998. p.21. 22.

(23) 有所不同,如非洲較關注貧困、愛滋病、部族衝突和內戰問題,拉美地區則以毒 品走私、跨國犯罪、國內武裝衝突等問題為主,東亞地區面臨人口膨脹、恐怖主 義、金融危機、海盜等問題,北美及歐盟地區則較關心恐怖主義、非法移民、毒 品走私、網路犯罪等。30 (二)非傳統安全相關概念 學者 Dan Caldwell 和 Robert E. Williams 認為,冷戰後國際安全的研究基本 上是朝著兩條路線進行:第一是關於安全研究的範圍,也就是非軍事議題是否應 被納入研究,第二是關於安全指涉的對象,主要是探討如何脫離現實主義的思維 來重新理解安全概念。. 31. 學者 Richard Wyn Jones 將前者稱為安全研究的擴大(. broadening),將後者稱為深化(deepening)32,國內學者莫大華則將此過程泛稱為 安全研究的論戰。33依此分類,非傳統安全的研究納入非軍事議題,屬於安全研 究的擴大的範疇。在這新的研究取向中,同樣被歸類為安全研究擴大的包括「合 作安全」(cooperative security)、「綜合安全」(comprehensive security)與「 人類安全」(human security)等,在此有必要對相關概念作一釐清。 1.合作安全: 合作安全出現的主要原因是冷戰結束後,美蘇之間的意識型態不再是國際關 係的核心議題,因此部份參與安全事務的西方政治領袖開始倡議各國應該以協商 、合作、預防的方式面對未來共同的安全威脅。美國前國防部長 William Perry 曾大力推行此一概念,並將合作安全定義為:「以共同協商並獲得共同利益的方 式,投資在軍事力量上關於規模、技術內涵、投資方式以及實際行動上的合作」 。澳洲前外長 Gareth Evans 進一步闡述合作安全的意義為協商而非對抗,以建立. 30. 陸忠偉主編,《非傳統安全論》,(北京時事出版社,2003 年),頁 32。 Dan Caldwell and Robert E. Williams, Seeking Security in an Insecure World,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05. p.7 32 Richard Wyn Jones, Security, strategy, and critical theory, Bouder CO:Lynne Rienner,1999.p.103. 33 莫大華,《建構主義國際關係理論與安全研究》,(台北:時英出版社,2003 年),頁 221-252。 31. 23.

(24) 信心機制(Confidence-building Mechanism)及對話等方式確保彼此安全。34合作 安全同時強調「預防外交」(Preventive Diplomacy)的重要性,即在以國家為主的 國際安全合作體制基礎上,國際間發展出一套防止爭端擴大的預防外交積極性安 全合作措施。35 2.綜合安全: 綜合安全約於 20 世紀 70 年代由日本政府首先提出,內容包括糧食與能源的 取得、因應重大地震等非軍事威脅等。36在全球化背景下,安全概念已由單一性 的「國家安全」概念延伸至多層次的「個人安全」、「團體安全」、「國家安全 」、「區域安全」或「全球安全」的概念,安全面向也由傳統的「戰略-政治」 擴展到包含經濟、環境、政治、社會及軍事等多面向的「綜合安全」。37例如東 協各國曾多次強調經濟秩序與社會穩定是一個國家生存的基礎,因此各國內部與 區域間政治、經濟秩序的穩定是維持區域和平的重要關鍵,38此即為東南亞國協 國家對綜合安全闡述的具體表現。 3.人類安全: 1994 年,聯合國發展計畫(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me)發表「1994 年人類發展報告」(1994 Human Developement Report )即指出:安全的概念過 去長期被窄化為對國家軍事領土利益的維護,而忽略了安全的真正目的是保障人 類的生存,因此必須建立一種以保障人類生存為最高目的的新安全觀,並列舉人 34. Gareth Evans,” Cooperative Security and inter-state Conflict”, Foreign Policy, No.96, Fall 1994. pp.3-4. 另參考陳欣之,<國際安全研究之理論變與挑戰>,《遠景基金會季刊》,第 4 卷第 3 期, 2003 年,頁 1-40。 35 朱蓓蕾,《兩岸交流的非傳統性安全》,(遠景基金會,2005 年),頁 31-35。 36 David B. Dewitt, ”Concepts of Security for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in Bunn Nagara and K.S. Balakrishnan (eds.), The Making of Security Community in Asia-Pacific, Kuala Lumpur, Malaisia: Institute of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1994, p.16 37 吳英明、許文英,<非政府組織在人類安全中的角色-多軌外交與全球民主安全>發表於《人 類安全與 21 世紀的兩岸關係研討會》,(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研究所,2001 年),頁 93; 吳英明、林麗香,<全球化與中國新安全觀>,《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科學季刊》,第 2 卷第 3 期, 2000 年秋季,頁 6。 38 Allan Collins, Security and South Asia: Domestic, Regional and Global Issues, Boulder CO: Lynn Rienner, 2003, p.130. 24.

(25) 類安全的七大領域:經濟安全、糧食安全、健康安全、環境安全、個人安全、社 群安全、及政治安全。39 該報告提出之後,部分國家如挪威、日本、加拿大決 定將人類安全作為其對外政策的準則,並積極建立促進人類安全的機構與網絡, 例如由部分國家的外長組成的「人類安全網絡」(Human Security Network)致 力推動保障人類安全。40學界也將人類安全作為對傳統安全概念的修正,嘗試建 立一系列關係如何促進人類安全的研究。41 人類安全概念關注的是「人」,它把人的安全與尊嚴置於政府權力與國家權 威之上,強調的是人權,而非經濟發展、政治穩定等國家的問題,簡而言之,它 服務的不是國家,而是國家中的人。42人類安全概念的提出,代表一種新的安全 範式的出現。43. 二、非傳統安全的特性 非傳統安全所關注的內容,過去一直被視為低層政治(low politic)安全的 問題,儘管各國、各區域面臨不同的非傳統安全問題,但非傳統安全仍存在共同 特點: (一)以行為主體來看,引發非傳統安全威脅的行為體多具有非政府性 非傳統安全問題多不是由國家行為所造成的,而是由非國家行為體所引發,. 39. United Nation,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1994,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 1994. 40 人類安全網絡成立於 1999 年挪威。由成員國外交部長層級所組成的跨區域論壇,目前成員國 包括加拿大、澳洲、智利、哥斯大黎加、希臘、愛爾蘭、約旦、馬利共和國、荷蘭、挪威、瑞士、 斯洛維尼亞、泰國等 13 國及南非1個觀察員。其成立宗旨乃藉由非正式集會之機制,發揮集體 力量,以形成議題,共同維護人類安全。參考網址 http://www.humansecuritynetwork.org/menu-e.php 41 Gary King and Christopher J. E. Murray, “Rethinking Human Security”,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Vol.116. No.4., 2001-2002, pp.585-610. 另外關於對人類安全範圍與定義的批評,見 Roland Paris, “Human Security: Paradigm Shift or Hot Ai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26, No.2. 2001, pp.87-102.; Yuen Foong Khong, “Human Security: A Shotgun Approach to Alleviating Human Misery?”, Global Governance, Vol.7. No.3., 2001, pp.231-236. 42 Amitav Acharya, “Human Security in Asia Pacific: Puzzle, Panacea or Peril?”, Canadian Consortium on Asia Pacific Security Bulletin, No.27, November 2000, p.1. 43 Roland Paris, “Human Security Paradigm Shift or Hot Air?”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001, p.89. 25.

(26) 而行為主體和來源多樣,個人、非政府組織或社會群體都可能引發非傳統安全問 題。如環境問題、人口問題、恐怖主義、愛滋病傳播等,是由特定的人群在自覺 或不自覺的個人行為、群體行為過程中產生,可能出自蓄意(如恐怖主義)或非 故意(如疾病傳播)所造成,而這些行為或與國家無關,或甚至為國家政策、法 律所禁止。44 (二)以影響過程來看,非傳統安全問題具有擴散性和關聯性 傳統安全往往由相關國家之間的利益衝突引起、衝突範圍相對侷限於特定國 家或區域,而非傳統安全威脅既可能來自內部,也可能來自外部,更可能是內外 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如民族和宗教衝突或疾病傳播,它們可能先在某個國家內 發生,但很快就「外溢」(spill over)到週邊國家,並在國家間相互發生影響,最 後更可能擴散和影響全球。換言之,一國存在的非傳統安全威脅,會擴散到其他 國家乃至於全球,而透過各個領域的相互影響,使得某一方面的安全問題,透過 「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45而形成更大範圍的危害。 (三)以作用範圍來看,非傳統安全問題具有跨國性與全球性 正因為非傳統安全的外溢性和擴散性特點,其影響範圍往往非單獨一個或數 個國家,如發展中國家的人口膨脹問題最初與該國的社會和人口政策有關,是典 型的國內問題,但隨之而來的資源短缺、環境破壞和難民潮,卻對鄰近國家,甚 至是人類安全構成傷害,從而使區域性的非傳統安全問題具有全球性意義,而全 球 性 問 題 通 常 具 有 不 可 分 割 性 質 , 形 成 「 敏 感 性 相 互 依 賴 」 ( sensitivity. 44. 非傳統安全問題大多雖與國家行為無關,但也並非絕對,例如造成環境惡化的既可能是非政 府行為體個人或群體的無意識行為,也可能是政府政策有意導向造成。 45 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是指一個動力系統中,初始條件下微小的變化能動帶整個系統長期 且巨大的連鎖反應,屬於渾沌理論(chaos theory)的概念之一。此效應由 1963 年 Edward Norton Lorenz,在一篇混沌理論論文中首次提及。1972 他又以「Does the flap of a butterfly's wings in Brazil set off a tornado in Texas? 「一個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德克薩斯州產生一場龍捲風?」 的比喻引起注意,從此所謂「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之說尌不脛而走。此效應說明,事物發 展的結果,對初始條件具有極敏感的依賴性,極小的偏差將會引起姞果極大的差異。參考網址 http://www.wolframscience.com/nksonline/page-997b-text 26.

(27) interdependence)和「脆弱性相互依賴」(vulnerability interdependence)兩種效 應。46因此,對於非傳統安全問題跨越國界「治理」(Governance)的呼聲也越 來越高,而「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除了依靠各國政府的力量之外, 主權國家參與的國際組織和非政府組織的作用也極為重要。英國學者 David Held 等人即認為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及各國政府的活動雖是全球治理的核心,但不 能因此將社會運動、非政府組織、區域性的政治組織等排除在外,否則對於全球 治理的形式將無法全面瞭解。47 此外,非傳統安全問題亦可分為暴力或非暴力性質,前者指具有「非軍事性 」的暴力活動特徵,如恐怖活動、走私販毒、組織犯罪等,後者則是指非傳統安 全問題的產生或表現不具暴力色彩,如金融危機、流行疾病等。48. 三、非傳統安全對國際關係的影響 傳統的國際關係主要是研究「國家與國家之間」(inter-state)的互動或安全 問題,故以國家為主體,國家主權至上、神聖不可侵犯,國際關係成為國家間關 家,然而非傳統安全研究的出現,不單只是造成國際關係議題領域(issue area) 的擴大,或只是安全研究對象(subject targets)的擴展,而是影響國際關係的變 遷,並豐富國際關係主體及權力的變化。 (一)政府及非政府組織的作用提升 Karl W. Deutsch 認為,國際組織產生的因素之一,在於國家對和平、財產、 人民、意識型態、文化等方面的保護感到不足,轉而希望由一個組織來擔當重任. 46. Robert O.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 Boston: Little Brown, 1977.pp12-15; Edward D. Mansfield and Brian M. Pollins,” Interdependence and Conflict” , Economic Interdependence and International Conflic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2003, 參考網址 http://www.press.umich.edu/pdf/0472098276-intro.pdf. ; David A. Baldwin,” Interdependence and Powers: A Conceptual Analysi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34, Autumn 1980,pp. 471-506. 47 David Held, Anthony McGrew, David Goldblatt, Jonathan Perraton, Global Transformations: Politics, Economics, and Cultur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112. 48 陸忠偉主編,《非傳統安全論》,(北京時事出版社,2003 年),頁 34。 27.

(28) 。49而這些組織可能是國家的、區域的、跨國的,也可能是政府的、非政府的。 一般來說,國際組織較能超越國家的偏見,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待問題並尋求 解決方法,而非傳統安全的跨國性及外溢性質,使得各國在謀求解決之道時,較 傾向於重視區域組織及國際組織的意見。如 2002 年急性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在全球肆虐,甚至是 2009 年H1N1 新流感的傳 播,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Assembly,WHA)居中扮演的角色都不可小覻。 其他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如亞太經濟合作(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 )、集團會議、地區論壇、多邊機制等的影響與作用,也都在應對非傳統安全議 題上發揮一定的作用。 除政府間組織外,非傳統安全問題的出現,也促使非政府組織的蓬勃發展。 隨著冷戰後東西方陣營的解體,各國政府對於國際政治、經濟複雜的情勢應接不 暇,加上全球性問題暴露民族國家結構上難以跨越邊界行動的缺陷,且各國對外 奉行國家利益至上原則,故往往在解決全球性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此形勢正好 為非政府組織創造良好發展條件,由於非政府組織不受正式機制和程序的限制, 反應較靈活且具專業性,對於政府難以處理或不願處理的議題,較能發揮功用, 加上通訊網絡傳播的進步,削弱國家在跨國事件中的控制力,使非政府組織反而 能填補國家權力的「真空」,故其在國際體系的重要性及地位自然提升。 其次,非傳統安全議題之所以受到世人的重視,許多時候是由於非政府組織 的奔走呼籲,近年來國際社會上有關全球問題的決議,許多也是由非政府組織所 推動,為推廣自己的主張,非政府組織在非傳統安全或其他相關治理議題上,與 國際組織分享權力,例如聯合經濟社會理事會(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ECOSOC,以下簡稱經社理事會)即設有「非政府組織委員會」 (Committee on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依據聯合國憲章第 71 條及 1996 年 31 號決. 49. Karl W. Deutsch, The Analysi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entice Hall College Div, 1988. p.285. 28.

(29) 議,經社理事會可與職權範圍內事項有關非政府組織諮商,50事實上直至今日, 已有 3,052 個非政府組織取得理事會諮商地位,而這些取得諮商地位的非政府組 織不但可以出席理事會及其附屬的公開會議,也可以提出書面意見,更可以就關 心事項與聯合國秘書進行磋商。51 然而,即使非政府組織可以用諮詢、游說、宣傳、倡議等多種形式發揮影響 力,以彌補官方機構力量的不足,基本上非政府組織的功用主要還是對國家主權 的延伸與補充,未來預料非政府組織的數量及規模將會更龐大,影響更為廣泛, 並在解決跨國問題上的地位與作用更顯重要。 (二)傳統國家主權的弱化 1648 年西發利亞條約(Treaty of Westphalia)以來,民族國家成為現代社會和 國際政治秩序的基礎,國家主權獨立、領土完整、國家尊嚴和社會政治制度不容 侵犯,一直是國家安全的基本內容,然而 20 世紀的全球化進程不但衝擊民族國 家原有的穩固地位,也對國家的政治安全形成嚴重挑戰。國際性、跨國性的組織 增多,已改變國家和社會形態及其活動,區域性及全球性聯繫的增加、國際性協 議的簽訂,以及為了控制這些發展而採取的政府間合作形式,更削弱外部事務及 內部事務、國際政策與國內政策的區別。國家已經不斷受到國際團體(政府的和 非政府的)與國內機構力量的滲透,同時,市民社會的形態也因受到跨國行為者 的全方位滲透而有所改變。52 首先影響的是主權讓渡問題。一個國家要參與全球化進程,就不能獨立於世 界體系之外,而必須參加國際組織。國際組織最初都是建立在各國獨立自主且自 願的基礎上,為加入該組織、享受權利,成員國就必須讓渡部分權利,承認組織 的章程,履行其義務,而一旦國際組織建立,便或多或少分享、侵蝕國家主權。. 50. 參考聯合國網址 http://www.un.org/en/documents/charter/chapter10.shtml 及 1996 年 31 號決議 http://esango.un.org/paperless/Web?page=static&content=part1 51 參考聯合國經社理事會統計及說明 http://esango.un.org/paperless/Web?page=static&content=intro 52 David Held, Democracy and the Global Order: From the Modern State to Cosmopolitan Governance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p.93. 29.

(30) 53. 以國際貨幣基金(IMF)為例,該組織原本的使命只在監督國際貨幣體系,但. 現在許多國家經濟卻依賴其運轉,541997 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和 2001 年阿根廷的 金融危機中,韓國、泰國、阿根廷等國為了渡過難關,被迫接受了 IMF 的附帶 條件,而這些條件也的確有損其國家主權。55所以,加入國際組織後的國家主權 ,嚴格來說就不具有絕對排他性,而必須與國際慣例和國際組織的規則相協調、 適應。 其次是主權弱化問題。主權弱化與否表現在自治、獨立、國界、內政等是否 不受干涉。主權之所以弱化原因可歸納為三:一是大量非國家行為的出現以及在 國際體系的作用提升,使以往以主權國家為單一決策機制出現鬆動,非國家行為 體在一定條件下會行使與主權相近的權力,並試圖建立一種治理權力,對主權形 成挑戰;二是隨著流行病傳播、跨國犯罪等全球化問題大量出現,國家固守主權 原則已難以因應,而必須展開跨國協調,但如此一來勢必對國家主權的獨立性產 生影響。James E. Dougherty 及 Robert L. Pfaltzgraff 即指出以住主權國家的自治 權,在多國、跨國及全球的機制下正逐漸衰弱,因而使國家的權威處處受到削弱 ;. 56. 三是由於科技的發展與全球市場的形成,為使資本、商品、技術、人才等. 能跨越國界自由流動,必然會要求國家做出讓步,以適應生產發展需求,例如跨 國公司的經營行為,若僅單個主權國家實際上很難對其進行有效控制與管理。 主權讓渡是主權國家在參與國際組織時為了享有更大權利而讓出的部分權 力,基本上可視為一種相互轉化,尚不至於從根本上動搖或傷害傳統國家主權, 然而非國家行為體履行與主權相近的權力、跨國協調全球問題所造成對主權的衝 擊,以及全球市場的經營使國家難以對相關經濟行為進行控制等影響,便直接導. 53. 董健,《從主權破裂到新文明朦朧》,(當代世界出版社,2002 年),頁 24。 王逸舟,《當代國際政治析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 年),頁 64。 55 以韓國為例,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使韓國經濟陷入嚴重危機,當時韓國的外匯儲備只剩下 39 億美元。為渡過難關,政府不得不在當年向 IMF 申請緊急救助貸款,代價是韓國的經濟政策必 須接受 IMF 的干預和監督。從此,韓國進入了一個“IMF 時代”。 56 James E. Dougherty, Robert L. Pfaltzgraff, 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 Comprehensive Survey, Longman, 2000.閻學通,陳寒溪譯,《爭論中的國際關係理論》(北京:世 界知識出版社),2002 年,頁 36。 54. 30.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本刊“98 年第 3 季(7~9 月)就業服務統計資訊"主要資料來源為「行政院

本刊“99年第3季(7~9月)就業服務統計資訊"主要資料來源為「行政院勞

二、本校於報名表中對於學生資料之蒐集,係為學生成績計算、資料整理及報 到作業等招生作業之必要程序,並作為後續資料統計及學生報到註冊作業

二、本校於報名表中對於學生資料之蒐集,係為學生成績計算、資料整理及報 到作業等招生作業之必要程序,並作為後續資料統計及學生報到註冊作業

三、投資 保障勞工 根據韓國法律規定,公會有權與資方談判各項福

並以中科園區核准進駐事業單位中已建廠完成且投入實際生產的廠 商作為資料蒐集的基礎。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學園區協調小組 公布資料指出,統計至 96 年 6

為加入歐盟,土國長期以來執行與歐盟經貿市場調和政 策,歐盟亦成為土國最大外資來源、最大外銷市場。土 歐於

審查整理呈現資料:蒐集到的資料應先審核 是否完整、正確、合理與一致,然後利用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