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叫蘆洲 是我的家鄉

全文

(1)

喀報第兩百一十五期 社會議題 人物 樂評 書評 影評 文化現象 照片故事 心情故事 請輸入關鍵字 搜尋 大事記 交大頻道 記者群 其他刊物▼ 本期熱門排行 媒體歷屆廣告 大學申請 淪多「元」入學 謝宜寧╱文化現象 臺灣文化創意 行不行 包金╱文化現象 歷史承載 東歐動畫之流 侯怡安╱影評 動物運輸 已成問題 洪雯倩╱文化現象 大學點滴 歷歷在目 劉雨婕╱心情故事

它叫蘆洲 是我的家鄉

它叫蘆洲 是我的家鄉

2015-05-16 記者陳亞柔文 關於我的家鄉,蘆洲,我很少去探究它的過去,而這篇文章便是我去理解家鄉的一個過程記錄

史料的它

史料的它

位於新北市蘆洲區中正路舊社區巷弄內的保祐宮,是蘆洲的第一間廟宇,裡頭供奉著池府王爺。 清乾隆年間,泉州同安人士陳德元渡海來台開墾,為謀求營利與順遂平安,於是恭請池府王爺聖 像隨身保祐。而後由於神靈顯赫,信徒日漸增加,遂成為當時大台北地區唯一恭奉池府王爺的廟 宇。 今日廟宇樣貌。(照片來源/陳亞柔攝) 一八九○年代開始,保佑宮歷經多次重建。咸豐年間,信徒共同出資興建,草廟躍升為木造寺廟 ,現在宮內依舊保留當初木造寺廟所遺留下來的柱子。其屋脊色彩鮮豔,剪黏福祿壽三仙象徵祈 福眾生平平安安,而牆上雕刻的彩鳳與麒麟亦是活靈活現、栩栩如生。拾階而上,左右保有咸豐 十年(西元一八六零年)廊柱「內外史官陳維英書保黎民」,龍柱則刻忠孝節義事教化世人,兩 壁泥塑有人物、虎、雙象、水車、花鳥牆堵等等,彩色鮮明。 而移步正殿,行樑彩繪歷史節義,藉以教化信徒,又懸掛鐘。正壇奉祀三尊池府王爺開基聖像, 氣勢儼然,威靈自顯。但是除了這些歷史資料,王爺廟口更有著不被記錄只得口耳相傳的故事。

奇聞軼事

奇聞軼事

早期的時候,在那個重陽橋還未建的年代,蘆洲居民隔著淡水河,用肉眼便可看見對岸的風景。 在那個年代,居民只得依靠竹筏做為交通工具,遠渡對岸的社子島顧田、種菜(現今延平北路七 、八段附近),往往一天就得往返數次。 但是一天就只有二十四小時,居民往往必須趕在日落之前返家,因為夜晚的水象總叫人心理不平 靜,暗潮洶湧的水流,總叫人怯著心。愈接近傍晚,竹筏的速度似乎有漸漸的被加快,除了掌舵 者的歸心似箭之外,當地居民認為是王爺的神力,運著水流,加快居民返家的速度,避免信徒夜 晚在外的危險。 一次,夜色壟罩淡水河畔,如同往常的夜晚,一切似乎就是如此的平靜。但是在那片的暗色天空 ,卻出現了三盞熒熒燈火,時而綠色、時而紅色、藍色的閃爍。它速速遁入每條巷口,穿梭其中 ,就像警衛巡示般。蘆洲居民目睹這天象怪異,開始驚慌無措,而連續著幾天,天空的那幾道異 常光影依舊沒有消逝,於是居民只得請示王爺庇佑。 宗教信仰始終都在社會當中扮演一定慰藉力量的存在,而以當時時空背景之下,保祐宮,一個唯 一存在的廟宇,便成為一個快速卻又令人安心的依靠。根據家鄉耆老說法,那時王爺指示鄉里間 有妖魔作亂,必須出面降伏,村子才得已恢復寧靜。而那鬼火,恰恰三盞,是王爺與他的愛將出 巡,為了保護村內安全而存在的。於是,民心已不再驚慌紛擾,因為居民知道,那是王爺出巡的 表徵,為最近村裡夜半不平靜的守護。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 我的快樂鳥日子

我的快樂鳥日子

● 網路霸凌 言論自由變凶器

網路霸凌 言論自由變凶器

● 大學申請 淪多「元」入學

大學申請 淪多「元」入學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 許鴻財許鴻財 本期為喀報二一五 期,共有

14

篇稿 件,在數量上面為本 學期最少。不過媒材 使用豐富,電視專題二篇,新聞圖 表二篇、文字六篇,動畫四篇、照 片故事一篇。本期頭題為候怡安 的〈歷史承載 東歐動畫之流〉, 從東歐動畫

...

本期頭題王 本期頭題王 ╱╱ 侯怡安侯怡安 她搭上潮流揮一揮 袖,結果非但攪和 了空氣分子還成功帶 走一片雲彩。 本期疾速王 本期疾速王 ╱╱ 顏晟宇顏晟宇 成長在自由的年代 束縛於不自由的規定 有著熾熱好奇的心 有著摸索世界的熱情 我喜歡觀察生活中的人事物,用不 同的角度去體驗、去發現我喜歡 在書桌前畫畫,沉浸在自己天馬行 空的世界裡我喜歡四處

...

國立交通大學機構典藏系統版權所有

Produced by IR@NCTU

(2)

但是就在請示王爺之後的幾個禮拜之後,某天夜晚,三盞燈火卻忽然停下了急促的步伐,在一塊 泥地上繞著圈不停地打轉,好似獵人守著陷阱等待獵物掉入一般,而這種不同以往的現象,引起 了居民不安。那塊空地下究竟隱藏者什麼秘密?整夜叫人不得安寧。 於是隔天清早,乩童一行人整裝前往昨夜鬼火打轉的地方,準備來個驅魔儀式。王爺上身,乩童 起扎,徒手插入厚約三公尺的泥地,毫無阻礙地挖掘,不到十分鐘,便挖出了一具骨骸。取出骨 骸的剎那,嘰嘰叫的聲響瞬間響徹鄉里,好似有多少冤屈無法被人聽見,好似有多少的無奈,有 多淒厲,有多慘淡。乩童隨著王爺指示將那具骨骸投入早已準備在旁的油鍋,投入的剎那,淒厲 的叫喊更加凌厲,好似心有多不甘、不吐不快的恨與屈。 在那之後,夜晚總一樣能在那片蒼穹看見三盞鬼火,速速遁入每條巷口,就像往常一樣。但是王 爺的神蹟卻又更廣為流傳,即使是百年後的今天,依舊得以被記錄,而社子島,到底有多少從蘆 洲而來的人定居在那,隨著年代久遠,早己漸漸被年輕一代給遺忘。 傳統市場裡,騎著機車買菜的人,總能穿梭自如。(照片來源/pa nora mio)

我眼中的它

我眼中的它

撐著油紙傘 獨自

彷徨在悠長 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的 結著愁怨的姑娘 這是戴望舒的一首詩,寂寥的悠長雨巷,有多長便有多寂寥,細細的雨絲卻也叫人充滿彷徨與愁 怨。這是在聽完屬於從前的那些事後,心頭第一個浮現的寫照。巷的幽深與逼窄,給人壓抑和拘 束,加上陰晦而濕濡的天氣,以及天地間牽扯不斷的雨絲,戴望舒寫下了如此淒婉而悠長的愁思 。 蘆洲有許許多多的小巷,自古以來,便以潮濕聞名,雖然許多的巷弄並不似詩人筆下那般長而又 長,雖然我沒能在雨中品出詩人的寂寥與彷徨,當然更不曾遇到那個丁香一般、結著愁怨的姑娘 ,但是卻還是叫我思鄉起。 而保祐宮位於蘆洲的小巷裡,這裡沒有高而深的院牆,沒有台北的豪華深宅和森嚴的高樓,這裡 有的是溫情。保祐宮的小巷,有的是早起送孩子上學的女人的說笑;有的是孩子們嘻笑打鬧的童 真;有的是鄰家大伯高放著新聞;有的是牆角的綠葉紅花與屋頭簷角的鴿子。 這裡沒有寂寥與彷徨。這樣的小巷除了有眾多閒暇的鄰居,靠近馬路的街角,也不時冒出一兩個 不起眼的雜貨店,凡是家裡用得著的,小小的鋪子都能變戲法似地從古舊昏暗的貨架上取來,不 費半點功夫。偶爾也有瞧見,那開著小貨車修理瑣碎事物,叫著「

SURI BO LEN

」的聲響或賣 豆花的一路吆喝聲。 偶爾巷中會傳來婚喪嫁娶之聲,那陣式猶如年節一般,有長長的隊伍在巷中魚貫而過,有鏗鏘的 鼓樂,更有炸響的鞭炮與悠長的嗩呐聲,伴著升騰的煙霧直入鼻腔與耳膜,這種場景,十多年來 一直停駐在我的腦海裡。 保祐宮的建築透著滄桑與斑駁,巨大而光滑的條石,古老的石階。走入宮前的一塊空地,廟公捧 出清茶一杯,家鄉間的老人話著國事、家事,甚至是天下事的關切。偶爾也能在巷中聽到哪戶人 家奏著器樂的旋律,間或聽到孩童稚嫩的朗朗書聲,不乏英文的朗讀,讓人猛然被拉回到現實。

國立交通大學機構典藏系統版權所有

Produced by IR@NCTU

(3)

Powered by

DODO v4.0

關於喀報 聯絡我們

© 2007-2015 國立交通大學 傳播與科技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邊荒傳奇 階級背後的意義 邊荒傳奇 階級背後的意義 《邊荒傳說》揭露九品官人法下,世襲社會中 的種種無奈,歷經近兩千年的現代社會,也有 著同樣的醜態。 大學點滴 歷歷在目 大學點滴 歷歷在目 時光匆匆,大學生活轉眼間只剩一年多,但過 去三年的片段回憶卻縈繞心頭,無法忘懷。 儘管宮廟對面設有戲臺,酬謝神明,但近幾年來,年輕人逐漸往繁華的新市鎮聚集, 大多只剩下老人孩童居留,戲臺已經好久沒再演戲。(照片來源/陳亞柔攝) 翹角的屋簷,高高的馬頭牆,牆頭的絲絲茅草,以及青石板的路面,無不在訴說著保祐宮悠遠古 老的歷史。這裡透出的是最純樸的生活氣息。即使現今蘆洲也已擁有捷運,擁有許許多多的高樓 大廈,繁華的程度已經不輸首都某些行政區,但是在這裡,在舊市區中,卻實實在在的反映出一 個屬於當地真正的文明和民生情懷。 ▲TOP

國立交通大學機構典藏系統版權所有

Produced by IR@NCTU

數據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