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兩岸人才政策與流動狀況

第三節、 兩岸人才流動狀況

一、中國的磁吸效應

觀察台灣人力流動情形,幾乎都來自於推拉理論的體現。在 1980 年代,台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4

灣經濟迅速成長,國民年收入增高,這時候的移民人潮幾乎都向美國去。早期的 推力因素來自於中美在 1979 年建交、與台灣斷交,台灣人心惶恐,深怕政局不 穩,紛紛移民向美國定居。此時前往美國的移民的文化水平普遍較高,多為知識 分子或企業家,移出的因素在於子女教育、台灣政治不安定、為了追求更好的生 活或海外投資等,而美國生活環境、教育水平、社會福利較佳則成為當時台灣人 移出的主要因素。

1980 年代後期開始,台灣也有許多人移民到東南亞地區,根據顧長永(2006),

主要以印度、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及越南最多。這些移民因為經濟因素而向 東南亞拓展投資。歷經 1960─1970 年代的不穩定後,這個時期的東南亞國家逐 漸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放寬外國廠商到當地投資設廠,並提供優惠的投資條件。

另一方面,台灣經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物價、工資、及土地價格的提高,在這 樣的推拉因素下,導致許多以製造業及中小企業為主的台商前往東南亞發展。

這個現象維持到 1998 年起,台灣總體經濟力的成長停滯,東南亞國家因為 亞洲金融危機之後,政經情勢開始不穩,加上中國經濟的興起,使得台灣商人在 擁有文化、語言、及地利的優勢下,大量移往中國投資及移民。66此時期移往東 南亞及中國的人力主要來自於台灣當時經濟結構中的主要產業─製造業及中小 企業的海外設廠投資而隨廠移出的管理及技術人員。

人才的流出與對外投資的比重是呈正向關的,1990 年以前,台灣對外投資 地區主要為北美地區,約占 60%,其次為東南亞六國,約占 30%。在 1993 年之後,

中國躍升為對外投資首要地區,美國和東南亞的比重則逐漸降低。圖 3-1 為台灣 對中國及其他海外地區的投資金額。其中,在部分年度(如 1993、1997,以及 2002/2003 年等),由於經濟部開放辦理台商大陸投資補辦許可,因而使得上述 年度投資數據出現激增的現象。1994 年底台灣開始擴大准許間接輸入項目與赴 中國投資項目、簡化申請流程、設置境外金融中心。1996 年的戒急用忍政策一

66 顧長永,〈台灣移民東南亞現象與經濟關係〉,《臺灣東南亞學刊》,3 卷 2 期,2006 年,頁 105-125。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5

46

過政策對外招攬留學生及海外人才成為另一種方式。台灣某人力資源諮詢專家分 析認為,台灣上班族西進大陸就業大抵可分為幾個階段:第一波求職者以非理性 的失業者居多,多是百般無奈下尋求出路;第二波求職者以中高階主管為主,他 們多是看好大陸正蓬勃發展的產業機遇,而「搶進」大陸「卡位」;從 2007 年開 始的第三波,求職者開始明顯延及中階主管和一般專業人員。68

根據 104 人力銀行在 2008 年 3 月 24 日的統計,在該網站登記有意前往中國 就業的求職者突破 1.7 萬人次,創下 2006 年成立此調查以來的新高,較 2007 年 8 月的統計增加 2000 人次。另外,1111 人力銀行於 2010 年的調查結果更顯 示,2010 年畢業正要進入職場的社會新鮮人,將近 7 成 3 可接受前往中國就 職。

除了職場新鮮人或一般待業者,在台灣已經有工作的國人亦有意赴中國發展。

根據勞委會歷年所做的勞工生活及就業狀況調查69,國內就業者中有意願到中國 工作者的比例大多在 1/4 以上,而且學歷越高者有意願的比例也越高。2011 年 一份最新關於是否有意願至海外就業的調查顯示,國內就業者中有意願到中國工 作的平均比例為 27.8%,大學學歷者有意願的比例為 34.6%,而碩士以上者的比 例更高達 51.6%。其中,以各產業來看,有三種產業有意願至海外就業比例相 當高,分別是教育服務業,為 45%;金融及保險業第二,為 41.7%;專業、科學 及技術服務業第三,為 40.6%。(圖 3-2)

68 陳鍵興,〈調查顯示台灣逾六成骨幹員工考慮到大陸就業〉,《環球》,2008 年 5 月,

<http://magazine.sina.com/bg/globe/20080502/2008-04-22/053511436.html>。

69 勞動部,〈100 年勞工生活及就業狀況調查〉,2014 年 4 月 10 日下載,

<http://www.mol.gov.tw/cgi-bin/siteMaker/SM_theme?page=530adf62>。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7

圖 3-2、2011 年勞工是否有意願至海外就業情形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統計調查,下載日期為 2014 年 4 月 10 日

<http://www.mol.gov.tw/cgi-bin/siteMaker/SM_theme?page=530adf62>

二、人數推估

雖然兩岸人力流動已越趨頻繁,目前為止卻沒有正確的統計的數據說明台灣 到大陸就業的人數。本研究參考林金明與辛炳隆(2007)的研究推估方式,利用 2001 年至 2006 年行政按主計處對家計部門受私人僱用者人數,與民間企業部 門僱用人數調查結果之差異,推估國人赴大陸工作之人數的資料,推估結果大約 是 33.6 萬人。此方法的推估構想是比較行政院主計處家戶面之「人力資源調查」

及場所面之「受雇員工薪資調查」,二者所統計出來受僱人數的差異。其中「受 雇員工薪資調查」70的統計地區範圍限為台灣(包括台灣、台北市及高雄市);統

70 「受雇員工薪資調查」則係場所面調查,以薪資名冊所列且月底在職之受雇員工為調查對象,調查行業

範圍不包括農業、教育服務業、衛生所及衛生室、社會福利業、家事服務業與公共行政業等業別,亦不含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8

計對象包括工業及服務業公民營企業之場所單位及其受雇員工。此亦即「受雇員 工薪資調查」之本國籍員工受雇人數71是不包含設籍台灣但已赴中國或國外工作 者;而「人力資源調查」72對象則包括仍設籍台灣但已赴中國或國外工作者。因 此兩者的受雇者人數的主要差異,幾乎就是仍設籍台灣但已赴中國或國外工作者 的人數。

此種推估方法可能限制有三:(1)受雇者人數差異中可量化部分,須取得主 計處內部統計資料以進行估算;(2) 受雇者人數差異中不可量化部分,無法確定 其數據可以是否忽略;(3) 無法精確區分赴中國與其他國外地區的受雇者人數之 兩者比例。由於上述推估限制,此一數據離台灣人民赴陸就業的總人數還有一段 誤差值。此外,即使可克服統計差異問題,所計算出來的仍只能算是赴中國的受 雇用者人數,也就是比較接近「台幹」的人數,而非全體就業人數。

另外,林金明與辛炳隆也將其推估數據與上海市政府曾在 2008 年至 2009 年之間,對大上海地區進行人口普查的數據進行分析比較。據當時調查的結果是 約有 22 萬 3 千左右的台灣人(包括來大陸工作和家屬)為大上海常住人口(居住 6 個月以上),但真正工作的不到 1/3 人數。上海市政府並以此推估在中國之台 籍常住人口約有 75 萬人,就業者人數約 25 萬人。若將長住人口標準放寬為居 住 3 個月以上,則大上海地區的台灣人約有 45 萬人;若以等比例計算,則整個 中國之台籍工作人口大約 50 萬人。又,當上海市政府的調查對象是在台灣已無 戶籍的台灣民眾,則研究母體不同,推估人數應該上調至 100 萬人;反之,若上 海市政府的調查對象為在台灣仍保有戶籍者,則研究母體相同,推估人數以 50 萬人計算較為精確。是故,在林金明與辛炳隆的推估結論中,50 萬人~100 萬人

廠外按件計酬者,但涵蓋外籍勞工。

71 「受雇員工薪資調查」受雇員工人數的定義為:依支領薪資原則,計算月底現有受雇員工人數;包括本

國及外國籍之職員與工員、專任及兼任、全勤及部分時間參加作業之常雇員工、臨時員工、契約員工、建 教合作工讀生(全月不參加工作者除外)、學徒及養成工等。但不包括:參加作業而不支領薪資之雇主、

自營作業者及無酬家屬工作者;僅支車馬費未實際參加作業之董、監事、顧問;應征召服常備兵役保留底 缺或支領部分薪資與留職停薪、全月未參加作業者;不在廠地工作之計件工作者。請參閱行政院主計處「受 雇員工薪資調查」統計資料背景說明。

72 「人力資源調查」係以家戶面之本國籍15 歲以上民間人口為調查對象,調查範圍包括所有行業。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9

可以視為台灣人到中國就業人數的下限與上限。73

李宜等人(2009) 利用行政院主計處的次級資料與人力銀行資料庫資料,進 行細部分析。分析發現台灣赴中國工作人是多集中於電子零組件製造業、皮革、

毛皮及其製品製造業、批發零售業、電腦、通信及視聽電子產品製造業、金屬製 品製造業等,這些產業多為台商赴中國投資較高之產業,其中電子產業為我國當 前主力產業之一,若以學歷來看,赴中國工作者學歷在專科與大學以上者佔 58%,

顯示國人赴大陸工作多屬於高學歷者。74

辛炳隆等人(2010)的研究中,即清楚說明國人到中國工作的三個階段。第一 階段是 1990 年代以前隨著傳統勞力密集產業外移中國的台籍幹部,此時兩岸產 業關係主要是垂直分工,故人力素質較低,勞動力外移對台灣產業競爭力並未產 生負面影響。第二階段是 1990 年代起隨著電子業兩岸布局而外移的台籍幹部,

這個階段企業仍將研發、行銷、管理等營運和核心留在台灣,中國只是生產基地,

故外流人力專業性雖提高,仍不至於影響台灣產業競爭力。第三階段是 2000 年 後,外移中國情況越趨多元,除了接受台灣企業外派,也直接受聘中國的陸資或 外資企業,隨著中國產業升級,兩岸產業關係由分工逐漸轉向競爭,外派人力包 含核心人才,對台灣產業可能帶來負面影響。75

兩岸產業關係尤其在兩岸簽署 ECFA 後,經貿活動日益頻繁,而兩岸服務貿 易協議的推進過程雖然遇到國內不少的阻力,但不論最後以何種方式解決,兩岸

兩岸產業關係尤其在兩岸簽署 ECFA 後,經貿活動日益頻繁,而兩岸服務貿 易協議的推進過程雖然遇到國內不少的阻力,但不論最後以何種方式解決,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