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研究問題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研究問題

人才對於促進一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從人力資本理論在二十世紀五、六十 年代興起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發展和知識經濟來臨,受到廣泛的重視便可得知。

人力資本理論(human capital theory)最開始在 1960 年由獲得諾貝爾獎的經 濟學家Theodore Schultz所提出,再由 1992 年得獎的 Gary Becker加以深入闡 述、解釋,其理論強調不再將資本的範疇限縮在物質上,而是開始重視「人力」, 並從此一角度重新看待經濟上的理論與實際面向,認為可將人力視為一種「資本」

看待,和土地、金錢一樣可投注於經濟生產上。1近代的經濟成長理論中,廣受 重視的內生成長模型更是將人力資本的累積視為增進一國經濟成長的內生因素,

並且受到許多實證分析的支持。

關於全球技術人才大範圍的流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美國迅速的發展 並擴充科技研發的支出,使得當時經濟發展相對落後的歐洲大陸出現大量移民潮,

許多技術移民紛紛移往美國工作。直到 90 年代,歐洲的發展已達到一定水準,

人才的流出漸趨緩和,改由發展相對落後的亞洲促成下一波往美國工作的移民潮。

進入 2l 世紀後,全球化成為趨勢,國際間人才流動數量增加,國與國之間的政 治、經濟、貿易等依存度高,美國也不再是全球唯一的強權國家,各國紛紛致力 於創新知識與高科技的發展,促進區域化與全球化各項交流合作,引進先進的技 術以及人才。

中國大陸自 1978 年實行改革開放以來至今已將近 35 年,這期間經濟迅速發 展,2001 年加入 WTO 之後,產業也逐漸升級,從傳統代工製造業漸漸發展擴大 科技、研發、服務等等產業,而不再只是世界工廠。根據 WTO 統計,2010 年中 國的名目 GDP 水準已達 5 兆 8786 億美元,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

僅次於美國。

1 王振寰、瞿海源主編,《社會學與台灣社會》(臺北:巨流,2009 三版)。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

面對如此迅速的成長,中國對於人才的需求當然越來越高,然而,隨著全球 化,以及根據全球勞動力遷移理論,技術人才為了追求更高薪資以及因為其他因 素而從開發中移到已開發國家工作,中國在改革開放後也產生人才流失的問題,

主要對象是學生和科研人員出國留學,根據<中國科學發展報告 2011>指出,中 國仍將是科技人才輸出大國,且呈現三個特點:流出人數持續增長,人員流失現 象嚴重;主要流出目的地呈現多向流動;來華留學生人數持續增長,但科技人力資 源的比例則較低。儘管人才流出大於人才流入,中國政府對於國內實施人才強國 的戰略仍不遺餘力,中國大陸的攬才計畫最早從 1990 年代算起,從各部門為了 吸引海外人才提供相關補助所推動的各種計畫,到近期有中央支持,由中共中央 辦公廳的千人計畫等等,得到不錯的成效。根據<2012 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 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截至 2010 年底,人才資源總量穩步增長,中國人才資源總 量達到 1.2 億人,比 2008 年增加 780 萬人,人才資源總量的比例達到 11.1%。

另外,全年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 27.29 萬人,比上一年增長 46.57%,從 1978 到 2012 年,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累計達 109.12 萬人。

台灣與中國地理位置接近,語言及文化背景相似,兩者溝通往來關係密切,

但是基於政治因素,兩岸在許多政策上存在一些隔閡與障礙。在就業方面,中國 在 1994 年開始有較完善的法規--「台灣香港澳門在內地就業管理規定」,提供台 灣人到中國就業的相關規範,但台灣至今尚未全面開放中國人士來台工作。正因 如此,兩岸人才呈現不平衡流動,加上中國近幾年來經濟蓬勃發展,各個產業需 要高階人士的專業知識與技術,對於薪資停滯不前的台灣產生拉力,到中國就業 的人數逐年增長,人才流出問題嚴重,2011 年 4 月,馬英九總統在國家安全會 議上將人才外流升級為國安議題,開始引起各界的重視。除此之外,由 Oxford Economics 和美洲國家組織及多家跨國企業合作的研究報告「Global Talent 2021」中,預測了 2021 年全球各國人才供需的落差程度,台灣是所有調查國家 中,人才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為-1.5;相比之下,中國的數字為 0.0,顯示其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

未來人才供需達到平衡,這對台灣來說是一個嚴重的警訊。(圖 1-1)

圖 1-1、2021 年全球各國人才供需落差程度

資料來源:Oxford Economics 研究報告「Global Talent 2021」,頁 10。

<http://www.oxfordeconomics.com/publication/open/231866>

另一方面,自從 2000 年陳水扁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從李登輝總統時期的

「戒急用忍」到「積極開放,有效管理」,2006 年改變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 2008 年馬英九總統上任後,採取更加開放的經貿政策,如 2009 年 11 月 6 日簽 訂兩岸金融監理備忘錄與 2010 年 6 月 29 日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其中 ECFA 包括早收清單、服務貿易、貨品貿易、投資爭端解決等議題,目前服 務貿易已經在 2013 年 6 月 21 日簽署,未來生效之後,對於兩岸關係又是進一步 的進展,人才的不平衡流動可能更為擴大。

在所有產業當中,金融服務業處在所有產業的上游,對國家經濟整體發展有 著極端重要性,它扮演著資金仲介者的角色,舉凡企業資金之借貸、籌集、運用、

避險,以及國際貿易業務往來等,都須仰賴金融業的支援與協助。相對於中國的 金融產業,台灣的金融體系發展時間較早,經驗值多;相反的,中國的金融體系 發展歷史並不長,1979 年經濟改革之前,銀行僅是政府施行政策的工具,經營 方向及主導權完全掌控在政府手上。一直到經濟改革開始,推動一系列的金融改 革後,大陸的金融體系才逐漸具備現代金融體系的雛形,但改革初期,市場並未 對外開放,競爭機制無法形成連帶造成經營效率的低落。直至 2001 年大陸加入 WTO,開放金融市場大幅引進外資銀行參股後,整體金融市場的成長速度才開始 突飛猛進。2

2 吳孟道,〈金融業西進的策略分析—以銀行業為例〉,《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0 年 5 月,

< http://www.npf.org.tw/post/2/7487>。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

在外資爭相到中國設立銀行之時,台灣卻因為敏感的政治因素無法同時進入 市場分取大餅,只能停留在設立辦事處的階段。一直到 2009 年 11 月 6 日簽訂兩 岸金融監理備忘錄,兩岸才開始有較正式且完善的金融交流,之後兩岸金融三法、

ECFA、以及服務貿易等協議的簽署,讓雙方合作更往前跨了一大步。2010 年 6 月蕭萬長副總統出席金融總會致詞時提到,金融和產業是一種相互依存的關係,

所以當產業到海外進行投資布局的時候,金融業者理應跟進,讓金融服務的供給 貼近需求,使這種相互依存的關係不致於脫節,才能發揮經濟效益。3

隨著未來兩岸之業務逐漸開放,人才的需求增加,台灣人才外流的問題將擴 及金融業,台灣已有許多高階主管轉戰中國金融圈,薪水是台灣的五倍之多,4。 人才流動本屬正常現象,但若影響到一國競爭力,則成為政府必須重視的問題。

台灣的金融產值(指生產毛額,為生產總額扣除中間投入)占國內生產毛額(GDP)

的比重,從最高峰 1999 年的 8.67%下降至 2012 年的 6.68%,同一時間香港、新 加坡都在增加,我消彼長,金融業的競爭力可見一斑。(圖 1-2)。2013 年 7 月經 建會主委管中閔在「自由經濟示範區納入財富與資產管理業務」說明記者會上指 出:「台灣不僅資金流出,人力也大量的流出,每年有上萬金融人才流出境外。」5 另外,2013 年 9 月 29 日正式掛牌的上海自貿區,對金融服務有了更深層的開放,

更可能使人才外流的情形更為嚴峻。因此,如何在拓展兩岸業務之間同時留住高 階人才以提升台灣金融產業的競爭力,是必須探討的方向。

3〈臺灣金融業如何面對兩岸新局〉,《副總統出席台灣金融服務業聯合總會第二屆第六次理監會聯席會致

詞稿》,2010 年 6 月。

4 陳雲上,〈海外高薪挖角 台灣人才留不住〉,《聯合報》,2013 年 03 月 12 日。

5 徐欽盛,〈管中閔:台灣每年上萬金融人才流出〉,《台灣醒報》,2013 年 7 月 25 日,

<http://tw.news.yahoo.com/%E7%AE%A1%E4%B8%AD%E9%96%94-%E5%8F%B0%E7%81%A3%E6%AF%8F%E5%

B9%B4%E4%B8%8A%E8%90%AC%E9%87%91%E8%9E%8D%E4%BA%BA%E6%89%8D%E6%B5%81%E5%87%BA-1 04300584.html>。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

圖 1-2、金融業產值佔 GDP 比例(1981-2012)

資料來源:主計處統計資料庫

既然兩岸政策開放導致人才外流問題越來越引起重視,台灣政府若要在制定 政策上將此納入考量,就必須先了解其流動狀況及影響原因,目前文獻資料大多 是以地區或個案方式分析台商前往大陸發展狀況,且以製造業等傳統產業為主,

或者是針對台資金融機構的市場進入模式及策略上的探討,較少資料說明目前兩 岸人才流動的總體狀況及其影響因素,尤其是金融產業的大幅開放屬於近幾年之 政策,鮮少相關文獻對金融業人才的流動有所琢磨。本研究基於上述研究動機與 背景,透過文獻分析法以及深度訪談法,試圖理解目前兩岸之間總體人才流動的 走向,並探討金融產業在大幅開放前後,金融從業人員到大陸就業的情形及動機 因素,以期能夠在政府政策與規則,以及金融經營策略上提供參考方向。研究問 題分為總體層面及金融產業層面,歸納如下:

一、總體層面

1. 兩岸之間人才流動的總體現狀與趨勢為何?

2. 至今兩岸政府對兩岸人才流動的政策為何?

3. 探討影響兩岸人才流動的因素。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 二、金融產業

1. 兩岸之間金融產業之人才流動的現狀與趨勢為何?

2. 至今兩岸政府對兩岸金融產業之人才流動的政策為何?

3. 探討影響兩岸金融產業人才流動的因素。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