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倫成教化的功能體現

在文檔中 經師莫作畫師看-溥心畬儒學與書畫關係研究 (頁 111-139)

前文以述溥心畬將繪畫的高度提升到與六籍同功,體現出畫的功能性,合乎 儒家的價值理想。溥心畬自身亦在繪畫之中積極實踐,如《華林雲葉》的序文:

夫人之情,貴乎中節而致中和。其次必有所寄,或寄於文翰,或寄於山 林鳥獸蟲魚以為樂,蓋樂其情而所以寄焉耳,非有於文翰與夫山林鳥獸蟲 魚之事也。必樂物而不役於物,凡能娛吾之情者,莫非物也,樂之而役於 物,斯玩物而喪志矣。故凡樂其所遇者,則必書之於編,表異以彰奇,古 人皆然。

余既耽典籍而樂山林,索居海濱,憶所知者記之,暇日觀覽,不猶愈於博 塞而遊者乎?癸卯春二月八日,西山逸士溥儒書於寒玉堂

溥心畬窮理探象的畫學思想,實則有程朱理學的格物致知功夫作為支撐,從自身 的正心誠意的內聖修養,探究理象中上探天理,可謂是由人返天的進路,正與《中 庸》的精神相同,而《中庸》最高的功夫境界,即為致中和,意味著人生於天地 之間,從而參贊化育。人的喜怒哀樂七情能否發而中節,並且合乎天命之性的秩 序,即決定人在參贊化育中的角色,溥氏以繪畫圖寫山水、花鳥、走獸、人物,

用以寄情,而又能謹守儒家精神不為物役、玩物喪志。可以說是對儒學修養功夫 實踐的佳例。

以山水為例,溥心畬好游山水,早年隱居西山,東游青島省親,復南游江南

338 毛小慶點校:《溥儒集》,<寒玉堂畫論>,(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654。

339 毛小慶點校:《溥儒集》,<寒玉堂畫論>,(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654-655。

一帶,行役途中吟什題畫遍見文集之中,即未到之處亦能臥遊,透過繪畫超脫形 骸的限制,達到精神上的滿足。如:<桂林山水>題詩道:

天作穹廬地作筵,幕天席地亦悠然,桂林無限佳山水,我以神遊入畫禪。340 其渡海來台後,飽覽島上風光,對於新店、北投一帶猶為心儀,如<直潭所 見>長卷上題<詠柴車度棧>、<詠直潭峽中石>兩首:

鐵鎖連飛棧,柴車天上來。雙門遮日月,百丈碾風雷。沙轉滄波急,雲移 石壁開。霏微成暮雨,應近楚王台。

媧皇補天石,遺跡此中多。龜坼斜登岸,龍文涉遠波。浮梁分蔓草,空穴 亂叢柯。五月瞿塘峽,行舟奈汝何。

甲午五月夏至後四日,靜絕幽勝,歸作此圖並成二律。心畬。341

溥心畬覺得新店直潭的景色靜絕幽勝,對比中國大陸的大山大水,台灣的山 景往往顯得更為奇險,視角的影響造成溥心畬在創作上改以長卷表現,類似作品 如游北投<鳳凰閣秋景寫生>題記:「戊戌信宿鳳凰閣中,秋色滿山,憑窗寫此。」

342、赴日本時游枥木縣著名的鬼怒川溫泉風景區寫下<鬼怒川圖>343,儘管溥心畬 所畫是域外的山水,其形貌皆異於中國本土,並強調對景寫生,然而溥氏的傳統 筆墨風格濃厚,乍見與摹古差異不大,如同其詩中用楚王台、媧皇石典故,以及 舊詞彙寫新天地一般,以固有之語言融入、結合現實環境,然而並非毫無新意,

此類畫作潛在的內蘊,後來影響江兆申的<花蓮記游冊十二開>344,由江氏從奇險 之景中,改變構圖、筆墨而開出新畫風。縱使溥心畬一生在造次顛沛中,時而流 露出對故國山河的懷念,面對海外奇險絕麗的佳景,如古人言:「雖信美非吾土。」 卻也能借著筆墨吟詠,優游安居,使自身調適、融入環境,抑或藉山水臥遊,超 脫形軀的神游來安頓心靈。

溥心畬透過遊歷、繪畫而能寄情於山水之間,同時由畫品連結人品,進而能 以筆墨功夫的修養結合心性功夫,漸趨儒家標舉的人格典範。例如題<山水>:

寥落人家少,青冥鳥道深。元四家變南宋山水蹊逕為渴筆,饒士夫氣,開 明人畫境而變院畫345

340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108-109。

341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102-103。

342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108-109。

343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106-107。

344 江兆申早期風格仍有濃厚的溥氏色彩,此冊兼含溥氏畫風漸見個人風貌,作為往後新風格轉捩點,請參 閱《靈漚館風》,(臺北,中華文化總會),2014 年,頁 20-31。

345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18。

溥心畬雖然大量取法宋畫,然而他的筆墨語言,更接近元人饒富筆墨情趣的調性,

元四家畫融合士大夫修養與性情的筆墨,不同於工匠、僧道的氣息,顯得高雅醇 正,對於明人影響甚鉅,即使融入院畫系統亦能有所創革,使其清遠可人。又如 題<山水四屏>:

松影臨溪澗,山光繞碧波。明李流芳筆蹤近元人處,在於清遠。346

溥先生認為四屏畫得氣韻清遠,聯想到明代畫家李流芳,其筆墨與元人接近,若 結合<倪雲林題畫詩意>中題跋,更易領略:

倪高士題畫詩。清遠閒放如澹月疎雲。347

詩為心聲,高士的山水詩與畫清遠閒放,如澹月疎雲一般,體現出胸中嶔崎磊落 的高致,如其所言「必也持志以養氣,博文以明理,襟懷高尚,氣韻自生,非筆 墨之事也。」348。惟有高度的修養功夫,結合博文明理的學識,透過精神點化感 染的筆墨,方不落俗套。而溥氏山水中的高士,也象徵著自我精神的投射。

除山水、高士一類的題材外,溥心畬常以猿鶴比君子,他的猿畫中時常表現 群猿呼朋引伴、攀藤躍澗,盡情在山林間遊戲的歡愉,也彷彿將自身投射在群猿 圖像上。溥心畬出生一八八七年,歲次丙申肖猴,一九四七年恰逢六十大壽,寫 了象徵自身的猿<圖十六 >349,由此可見以猿自比是無疑的,然而此幅寫來該猿 獨立孤樹之上,表情亦略帶傷感,或許正反映溥氏久經滄桑後的心情,既以此畫 為生辰紀念,另一方面也用來抒發內心的苦悶沉鬱,藉此復歸中正平和的性情。

除了山水、走獸,溥心畬筆下的花卉也多寄寓香草美人之思,如四君子一類 的題材表現出士人的高風亮節,如<花卉合作畫>上題:

黃花秋始華,丹桂比芳潔,應伴羲皇人,幽尊湛寒冽。

辛卯孟陬醇士、曼青兩君子見訪,寫菊桂,溥儒補石并記350

名家彭醇士351、鄭曼青(1902-1975)352來拜訪溥氏並合作菊桂,最後由溥心畬補 石,溥心畬以愛菊的陶淵明典故入詩,同時溥氏也自號羲皇上人,頗有仿效陶淵 明高節之意353。詩中點出雖是蕭瑟的秋天,然而菊花才正要盛開,而丹桂也是能

346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66。

347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83。

348 <寒玉堂論書畫>,毛小慶點校:《溥儒集》,(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667。

349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231。

350 溥心畬:《遺民之懷》,(臺北,歷史博物館),2014 年,頁 211。

351 彭醇士(1896-1976),名粹中,字醇士,號素庵,一號素翁,江西高安人,曾任國大代表、立法委員,

素以詩書畫三絕聞名。

352 鄭曼青(1902-1975),鄭子太極拳創始人,兼擅詩、書、畫、拳、醫,有五絕老人之稱。

353 溥氏愛陶,曾作《陶詩冊頁》,上題:自藏決不送人。參閱北京畫院:《松窗採薇:溥心畬繪畫作品集》

比其芳潔的良卉,意謂著來訪的二位名家,也是能相伴於高士的淑人君子。這樣 的雅集也合乎「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的古訓,一方面能切磋琢磨彼此的畫藝,

同時也此增進仁德的修養。

二、美刺諷諫

溥心畬學問不僅能經為文用,又能以文為戲,同樣的在繪畫上亦然,經為畫 用,亦能以畫為戲,故而大量看起來幽默風趣的鬼怪故事題材、亦或是漫畫作品,

其實往往託寓著《詩經》六義:透過賦比興體現在繪畫與文字之中,委婉諷刺,

同樣的,也能透過繪畫獎揄善行美德,合乎儒家溫柔敦厚的詩教。

溥氏好作鬼怪題材的畫作行為,參證《華林雲葉》中的筆記故事,傳遞溥心 畬儒家立場的道德價值,頗暗合清代諸儒好談狐說鬼的筆記小說風氣,而這種思 想最早可以追溯晉朝易學大家干寶《搜神記》序云:

雖考先志於載籍,收遺逸於當時,蓋非一耳一目之所親聞睹也,亦安敢謂 無失實者哉?衛朔失國,二傳互其所聞;呂望事周,子長存其兩說。若此 比類,往往有焉。從此觀之,聞見之難一,由來尚矣。夫書赴告之定辭,

據國史之方策,猶尚若茲,況仰述千載之前,亦記殊俗之表,綴片言於殘 闕,訪行事於故老,將使事不二跡,言無異途,然後為信者,固亦前史之 所病。然而國家不廢注記之官,學士不絕誦覽之業,豈不以其所失者小,

所存者大乎?今之所集,設有承於前載者,則非余之罪也。若使採訪近世 之事,苟有虛錯,願與先賢前儒分其譏謗。及其著述,亦足以發明神道 之不誣也。群言百家,不可勝覽;耳目所受,不可勝載。今粗取足以演八 略之旨,成其微說而已。幸將來好事之士,錄其根體,有以遊心,寓目,

而無尤焉。354

干寶寫作的目的,除了記事之外,更有發明神道教化的意味。與溥心畬畫《太平 廣記》中如王周南破除鼠怪作亂,善射的石崇武滅除燈怪,諸如此類神怪色彩濃 厚的故事,蘊含著溥氏對於邪魅妖妄一類不正的厭惡,幾可與龔鵬程《六經皆文》

舉袁子才《子不語》、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以及清代諸多經學家同時好扶鸞、

說鬼之儔,畫上等號355。說明溥心畬與清代文人共用一套通俗的倫理觀,故而其 畫鬼除了譏諷之外的鬼趣,以此思路可以解釋諸多筆記與取資筆記的繪畫作品,

其中所蘊含得勸戒諷諭旨趣。

其他諷刺的例子,例如《鬼趣冊》中列<鼠精>:

(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 年,頁 126-132。

354 干寶:《搜神記》,(台北,世界書局),頁 1。

354 干寶:《搜神記》,(台北,世界書局),頁 1。

在文檔中 經師莫作畫師看-溥心畬儒學與書畫關係研究 (頁 11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