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象以窮理的畫學思想

在文檔中 經師莫作畫師看-溥心畬儒學與書畫關係研究 (頁 82-96)

第四章

第四章第四章 溥學與畫藝之關係溥學與畫藝之關係溥學與畫藝之關係溥學與畫藝之關係

第一節 探象以窮理的畫學思想

一、自述學畫歷程探析

關於溥心畬的畫藝研究甚多,筆者稍微歸納可以分作以下五類,

(一)門生弟子傳述類:江兆申、劉國松、沈以正、董良碩

(二)形式風格為主:詹前裕

(三)繪畫題材為中心:劉芳如

(四)以遺民意識為主軸:鄭文惠

(五)其他:綜合研究:王瓊馨、林銓居

然而對於溥心畬的學術與藝術之間的探討,大多較為簡略帶到,其實仍有空間值 得探究。溥心畬作為公認的文人畫家是毫無疑問的,然而相比起其他歷代文人畫 家來說,溥心畬對於儒學的深入涵養與學術研究成果,兼具有儒者、學者身分是 更為特別。如果套用王充對於古代知識階層的分析,我們所習稱的文人身分較為 籠統,以溥心畬為例,同時兼具經師、文人、儒者更近乎王充所說的通人類型。

素有詩書畫三絕美譽的彭醇士(1896-1976),在<溥心畬先生墓表>中談到:

嗚呼,斯文之弊久矣!學者能辨其名物,練於體要,所作粗有可觀,已不 易得。若夫貫通六籍,旁及百家。原道敷章,感物吟志,晚近以來迨無 其人焉。渡海後旗亭井水之制,喧於市坊,苟以弋名而已。其稽往可徵,

屬辭必雅,婉而成章,煥乎有文,如江都陳含光先生、滿州溥君心畬,無 慚作者,今俱往矣,豈不痛哉。237

從彭醇士的觀點看來,顯然學者的基礎在於,明辨名物,通達學問的體要,才粗 有可觀,對於要淹貫六經,博涉諸子百家式的通人,還要能夠以詩詞文章表現自 己的情志如此全才的人是少之又少。似乎光以文人稱之不足以概括溥心畬的全 貌。若勉強論之,文人從事繪畫,與技術導向為主,往代被視作工匠的的畫家相 比,差別在於,文人不僅掌握繪畫的技術,甚至能超越技術,從而表現出繪畫以 外的文學、精神層次。更進一步可以說文人畫家本身的知識、認知建構出來的模 組,由內而外最後呈現在繪畫上。

以明四家的唐寅為例,唐寅的繪畫所師著名者有沈周、周臣二位,沈周作為 吳門畫派的創始者,即使不以功名為務,仍是具有一定文化位階的文人處士,無 論是道德、文章在有明一代都極具聲望;另一位專業畫周臣,本身繼承較為工筆

237 毛小慶點校:《溥儒集》,彭醇士:<溥心畬先生墓表>。(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891。

的院畫系統,弟子除了唐寅之外,同時也培養出明四家中以工筆著稱的仇英。從 現今傳世的周臣作品看來,周臣的風格與唐寅接近,不從題材或題辭上看,而只 就繪畫構成的基本元素:筆墨,亦能看出周臣相對精緻工穩但顯得刻畫、但唐寅 往往在精到之餘,亦能展現出一股文人的逸氣,周臣曾感慨的談到兩人的差異:

在於「唐生胸中多我數萬卷圖書耳」238。溥心畬比起唐寅而言,同樣具有文藝的 專長,然而從涵養,潛在的氣質影響個人的筆墨之外,具體的學問型態、治學方 法上無疑的更超出唐寅之類的文人畫家,本章便以此作為入手處探析。

根據前兩章的研究,溥心畬的學問儘管最後走出以經解經這樣篤實而獨到的 路子,然而未能囊括其學的各層面。溥學以經解經之外,特點重博、通,著重會 通各種形態的學問,故而兼具漢學派的小學訓詁名物考據,與宋明儒學講究從格 致功夫之中體悟天道性命,進而實踐體現於事事物物的精神。

欲理解溥心畬的畫學見解與思路,學畫過程自然是不可忽略的一環,他曾自 學畫的過程:

余居馬鞍山(西山),始習畫。余性喜文藻,於治經之外,雖學作古文,

而多喜駢驪之文,駢驪近畫,故又喜畫。當時家藏唐宋名畫,尚有數卷,

日夕臨摹,兼習六法、十二忌、及論畫之書,又喜遊山水,觀山川晦明變 化之狀,以書法用筆為之,逐漸學步。時山居與世若隔,故無師承,亦無 畫友,習之甚久,進境極遲,漸通其道,悟其理蘊,遂覺信筆所及,無往 不可。239

儘管溥心畬自身如此交代,然而或許因為其身分特別、抑或心中別有考量,如其 學歷、行止屢屢前後說詞不一,對於溥心畬的學畫過程,前行研究者卻未必如此 認同。參閱溥心畬隱居西山其間,曾作<西山懷舊>詩數首:

遺民老去著黃冠,禮斗焚香百不干。夜半石牀清夢覺,空庭翔鶴碧霄寒。

李瑞清太史,號梅庵,滄桑後賣書海上,束髮佯狂,號清道人。

賣畫湖干老鬢絲,抱琴歸去杖藜遲。布衣只有姚文藻,獨寫江山劫後詩。

文藻字賦秋,江南人。畫師倪高士。

書畫飄零半舊瓢,冷窗殘葉帶雲燒。巖前石室隨緣住,詩卷琴囊久寂寥。

僧月舟,工畫,奇詭似石濤。240

詩中對於往來的遺老、師友,各有吟什與小記,李瑞清即畫家張大千的重要師承 之一,另二詩中記載的姚文藻與月舟僧,亦是師法倪瓚、石濤的文人畫家241。他

238 《明四家特展:唐寅》,(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4 年,242 頁。

239毛小慶點校:《溥儒集》,<溥心畬先生自述>,(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884。

240 毛小慶點校:《溥儒集》,<西山懷舊>,(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13-15。

241 溥心畬後期多以宋畫的風格示人,然而早期也嘗試著模擬清初四僧如石濤筆意的作品。無論在筆墨功夫、

或者畫面構圖上都仍顯得生澀。參閱北京畫院主編:《松窗採薇》,(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208。

們必與溥心畬有所往來,所以前引序文所謂「無畫友」並不可盡信。

光以師承、畫友來說,溥心畬二十九歲出西山後,在北京也曾經參加以宗室 子弟為主的松風畫會,直到局勢不穩聚會逐漸停滯,當時畫會中的成員啟功先生 回憶起的名單知名者便有:

(啟功)由於居住較近,到雪齋先生家去的時候較多些。雖然也常到萃錦 園中,登寒玉堂,專程向心畬先生請教,而雪齋先生家有松風草堂,常常 招集些畫家聚集談藝作畫,儼然成為一個小型畫會。心畬先生當然也是成 員之一,也是我或得向雪、心二位宗老和別位名家請教的機會。

松風草堂的聚會,據我所知最初只有溥心畬、關季笙、關稚雲,葉仰曦、

溥毅齋(僩,雪老的五弟)幾位。後來我漸成長,和溥堯仙(佺,雪老的 六弟,小我一歲),最後祁井西常來,聚會也快停止了。242

溥心畬身旁圍繞的宗室子弟莫不嫻熟書畫,儘管並沒有向溥心畬一樣最終發 展出個人特色,然而能看到咸具清朝宮廷流行的風格,顯然這些宗室子弟們背後 有那群被隱藏起來的畫師,如此推測是極可信的。故而對於溥心畬所說的師承,

應不能單方面的理解作師生關係的傳承,更類似清代漢學家所主張的漢學師承源 流一般,清代漢學家固然不可能自漢代經學博士代代血脈不絕地相承師說,然而 只要其學與該派主張相同或相近,便可引以此為家派。

而溥心畬所習得繪畫,從四王(王時敏(1592—1680)、王鑑(1598—1677)、

王翬(1632—1717)和王原祁(1642—1715))上溯元明諸家,乃至於南宋馬夏 到北宋得李郭等巨匠,形成一般認定其以北宗風格為代表的畫風,如此,不難理 解這種從家法路數中虛構出來的系譜:

初學四王,後知四王少含蓄,筆多偏鋒,遂學董、巨、劉松年、馬、夏,

用篆籀之筆。始習南宗,後習北宗。然後始畫人物、鞍馬、翎毛、花竹之 類,然不及書法用功之專,以書法作畫,畫自易工,以其餘事,故工拙亦 不自計。243

若從溥心畬早期的作品看來,明顯看得出並無一定的章法244,且大量的泛觀瀏覽 古代的名跡,涉獵各類畫科,然而他以書法作為繪畫的基礎,並以書法實際操作 的心得融入繪畫之中。顯然溥心畬從臨古畫、習書法過程中,逐漸領悟,而非仰 賴師教亦步亦趨的學習,如其所言:

蓋有師之畫易,無師之畫難,無師必自悟而後得,由悟而得往往工妙。惟

242 北京畫院主編:《松窗採薇》,(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208。

243毛小慶點校:《溥儒集》,<溥心畬先生自述>,(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884。

244 溥氏於 1912 年作<秋山圖>,自題為初習作畫所作,用筆略顯生澀,尚未形成個人風格。參看北京畫院 主編:《松窗採薇》,(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5 年,頁 18。

始學時難耳。

凡學問之道以及文藝,必有師承,有師承則有法度,然後始能發揮己意,

孔子曰:「從心所欲不踰矩」,加以敏學,方可成業。必求嚴謹為,治學之 本。245

學書畫講究師承家法,然則溥心畬先生自述其學歷時則雅好此道以為文人餘事的 消遣自稱,故而其無師自通,除去宮廷畫師、以及其啟蒙諸師,又細觀其畫路 不似,故其言多觀自內府珍藏確實無訛,但從經學傳承而師承家法上思考,可知 未必是嚴格意義上血脈傳承不絕的師弟傳承。

溥心畬早期治學,從秉受宮廷教育中的師承與母教,深受宋學、漢學兩種型 態,並且在治經史小學之餘,對於文學的愛好,多端的涵養,初則看似眾塗分殊,

然而逐漸的形成其博、通的特質,晚年越來越趨向自身獨特的「以經解經」的路 數。在繪畫領域的學習、創作上,也如同在治學方面的知識形構,漸趨會通圓融。

如此,或許是溥心畬博觀約取、厚積博發,終能由「悟」得而卓然成家的原因。

二、書畫同源與功夫論

溥心畬的書畫理論之中,頗為重要的是書畫同源。第二章中亦曾對此討論過,

如極受溥心畬欣賞的弟子江兆申,寫信求謁,得到回覆云:「觀君文藻翰墨,求 之今世,真如星鳳,儒講授之餘,只以丹青易米而已。讀君來詩,取徑至高,擇 言至雅,倘有時來此,志願奉接談論。246」先稱自己講學授課的餘暇,謙稱自己 方以繪畫易米糊口,並向江兆申表示願意語之論詩,言下之意繪畫純屬文人餘事。

如極受溥心畬欣賞的弟子江兆申,寫信求謁,得到回覆云:「觀君文藻翰墨,求 之今世,真如星鳳,儒講授之餘,只以丹青易米而已。讀君來詩,取徑至高,擇 言至雅,倘有時來此,志願奉接談論。246」先稱自己講學授課的餘暇,謙稱自己 方以繪畫易米糊口,並向江兆申表示願意語之論詩,言下之意繪畫純屬文人餘事。

在文檔中 經師莫作畫師看-溥心畬儒學與書畫關係研究 (頁 8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