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49-61)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四節 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

本節綜整國內品牌形象、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的內容,並根據結果歸納 研究者之發現。

壹、品牌形象之相關研究

截至2019 年 8 月 8 日,研究者檢索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上,主題 名稱包含「品牌形象」一詞之論文共有1815 筆,足見其備受學者重視。

進一步考量情境脈絡,於「品牌形象」外增加「學校」的關鍵詞,可檢索共 44 筆相關論文,且最早可追溯至林文祥(2007)的國民小學教育人員對學校品牌 形象知覺之研究。由此可見,學校品牌形象屬新興議題,而學校之所以開始重視 品牌形象,並將其與競爭力畫上等號,則與當代少子化及教育市場化的趨勢有關

(林文祥,2007)。

為使文獻更加貼近本研究之目的,研究者將前述關鍵詞調整為「品牌形象」, 及「國小」或「國民小學」二組,並從一共28 筆的檢索結果中,根據研究主題、

研究對象、研究方法,及研究結果等面向探究被引用次數達 20 次以上,且與學 校品牌形象相關之文獻。依年代遠近排序後,包含林文慧(2006)、林文祥(2007)、 王清輝(2009)、蔡孟愷(2009)、林怡佳(2011)、余美惠(2012),及陳隆輝(2013)

等人的研究,如表2-2:

42

43

44

45

上述以國小為研究場域的品牌形象相關之研究中,部分從研究對象之背景 變項探討品牌形象知覺的差異(林文祥,2007;林怡佳,2011),且為因應少子 化及教育市場化之趨勢,而多以品牌定位、行銷策略、學校忠誠滿意度、優質 學校,及永續經營等面向為研究主題(王清輝,2009;余美慧,2012;林文 慧,2006;陳隆輝,2013;蔡孟愷,2009),而將焦點放在塑造良好品牌形象的 策略、影響家長教育選擇的探討,及知覺品牌形象差異的背景因素等議題。

研究對象及方法的選擇上,皆以問卷調查法蒐集教育人員單方、家長單方,

或二者兼具之研究資料,並反覆驗證不同研究間的結果,如學校品牌形象於經驗 性品牌形象層面最佳(余美慧,2012;林宜佳,2011;蔡孟愷,2009);學校、家 長、教育人員等三方之背景變項對國小品牌形象知覺有顯著影響(余美惠,2012;

林文慧,2006;林文祥,2007;林怡佳,2011;蔡孟愷,2009);以及學校行銷策 略能有效預測學校品牌形象(余美慧,2012;林文慧,2006)等。整體而言,知 覺國小品牌形象現況為中上程度(余美慧,2012;林文慧,2006;林怡佳,2011); 分構念觀之,則以經驗性品牌形象最高,功能性品牌形象次之,象徵性品牌形象 最低(余美慧,2012;林怡佳,2011;蔡孟愷,2009)。

鑑於上述發現,為快速獲得及分析大量資料,本研究之品牌形象部分採用問 卷調查法,並以國小輔導人員為研究對象,期盼在品牌形象知覺對外部家長教育 選擇已知的影響外,同時關注品牌形象知覺與內部學校人員的關係,以作為學校 品牌形象相關之決策及未來研究參考。

貳、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

截至2019 年 8 月 8 日,研究者檢索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上,主題 名稱包含「自我效能」一詞之論文共有 2518 筆,但若加上「輔導」或「諮商」

一詞,包含「輔導自我效能」或「諮商自我效能」一詞之論文僅有 39 筆,可見 自我效能備受學者重視,但甚少從輔導諮商場域探究其概念。

進一步考量情境脈絡,將「摘要中包含『學校』」納入前述條件,可檢索共

46

23 筆相關論文,且最早可翻閱至鄭如安(1993)的國小輔導人員之社會支持、輔 導自我效能與輔導成效之相關研究。由此觀之,雖學校人員輔導自我效能之探究 吳育沛(2007)、黃文瑄(2014)、黃國倫(2014)、李碧芸(2015)、王若雯(2017)、 陳怡君(2019)等人的研究,如表 2-3:

47

48

49

50

上述以國小為研究場域的輔導自我效能相關之研究中,除李碧芸(2015)著 重輔導自我效能之構念探究,其他研究大致以「外在環境因素」與「內在心理因 素」兩面向為研究主題,前者如社會支持(鄭如安,1993)、工作投入與工作壓 力(王若雯,2016),及情緒勞務(陳怡君,2018)等變項;後者如多元文化輔 導知能覺察(吳育沛,2007)、人格特質(黃文瑄,2014),及心理資本(黃國倫,

2014)等變項,並關注輔導自我效能差異之影響因素、提升輔導自我效能的策略,

及輔導成效預測的探究等議題。

研究對象及方法的選擇上,除李碧芸(2015)分析一位國小專任輔導教師之 訪談結果,以個案研究法獲得研究結果外,其他研究皆以問卷調查法蒐集輔導人 員(輔導處室相關成員)、級任教師,或專任輔導教師(因應2014 年所訂定之學 生輔導法新增的員額編制)之研究資料,並反覆檢驗不同研究間的結果,如性別 對輔導自我效能有影響(吳育沛,2007;黃文瑄,2014;鄭如安,1993);年齡 對輔導自我效能有影響(吳育沛,2007;黃文瑄,2014;黃國倫,2014;鄭如安,

1993);婚姻狀況對輔導自我效能有影響(陳怡君,2019;鄭如安,1993);職務 對輔導自我效能有影響(吳育沛,2007;黃文瑄,2014;鄭如安,1993);服務 年資對輔導自我效能有影響(黃國倫,2014;鄭如安,1993)等;整體而言,國 小輔導人員、級任教師,及專任輔導教師之自我效能皆屬中上程度(王若雯,2017;

吳育沛,2007;陳怡君,2019;黃國倫,2014)。

其中,吳育沛(2007)的研究發現,不同婚姻狀況與服務年資,並未影響臺 北市及新北市國小輔導教師之輔導自我效能,此與上述部分研究結果相左(陳怡 君,2019;黃國倫,2014;鄭如安,1993)。此外,鄭如安(1993)指出學校的規 模並不會影響輔導人員的輔導自我效能,也與黃國倫(2014)指出中小型學校之 級任教師輔導自我效能程度較高的研究結果不符。

基於上述發現,為分析大量資料,本研究之輔導自我效能部分採用問卷調查 法,以國小輔導人員為研究對象,期望反覆驗證或解釋研究結果之異同、同時探

51

究當前國小輔導人員之輔導自我效能與品牌形象知覺的關係,以作為學校輔導人 員提升輔導自我效能之建議及日後研究參考。

參、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

截至2019 年 8 月 8 日,研究者檢索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上,未發 現主題名稱同時包含「品牌形象」、「輔導自我效能」或「諮商自我效能」一詞之 論文。然而品牌形象在少子化及教育市場化趨勢下,儼然成為當今學校經營的顯 學,惟其多關注行銷、家長滿意度及影響教師知覺因素等層面,而鮮少關注品牌 形象對於學校人員的影響,因此雖未有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相關研究參照,

但在自我效能備受學者重視,及較少以學校輔導工作為場域探究自我效能的情況 下,本研究探討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二者的相關,實具其價值性及發展性。

52

53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4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