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預測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104-111)

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四節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預測

壹、 迴歸分析

一、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整體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輔導自我效能為依變項,並透過逐步法,

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國小輔導人員輔導 自我效能整體之聯合預測力,如表4-22:

97 表4-22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整體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516 .267 .265 .267 194.618***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功能性品牌形象

.536 .287 .284 .020 15.146***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功能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545 .297 .293 .010 7.372** .007

**p<.01、***p<.001

根據表4-22,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輔導自我效能之聯合預測力時,各構念 皆被保留,而當中影響輔導自我效能整體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牌形象,解釋力 為26.7%,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象」、「功能性品 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等三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29.7%。

二、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助人技巧與歷程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助人技巧與歷程為依變項,並透過逐步法,

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助人技巧與歷程之 聯合預測力,如表4-23:

表4-23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助人技巧與歷程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426 .182 .180 .182 121.626***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功能性品牌形象

.446 .199 .196 .018 12.079** .001

**p<.01、***p<.001

根據表4-23,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助人技巧與歷程之聯合預測力時,象徵 性品牌形象遭刪除,而當中影響助人技巧與歷程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牌形象,

98

解釋力為18.2%,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象」及「功 能性品牌形象」等兩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19.9%。

三、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為依變項,並透過逐 步法,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自我覺察與 多元尊重之聯合預測力,如表4-24:

表4-24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467 .218 .217 .218 154.891***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493 .243 .240 .025 17.926***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功能性品牌形象

.499 .249 .245 .006 4.612* .032

*p<.05、***p<.001

根據表4-24,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輔導自我效能之聯合預測力時,各構念 皆被保留,而當中影響輔導自我效能整體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牌形象,解釋力 為21.8%,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 牌形象」、「功能性品牌形象」等三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24.9%。

四、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為依變項,並透過逐 步法,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危機事件的 處理效能之聯合預測力,如表4-25:

99 表4-25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415 .172 .171 .172 115.418***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425 .181 .178 .008 5.723* .017

*p<.05、***p<.001

根據表4-25,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之聯合預測力時,

功能性品牌形象遭刪除,而當中影響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 牌形象,解釋力為17.2%,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 象」及「象徵性品牌形象」等兩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18.1%。

五、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為依變項,並透過 逐步法,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學校系統 中的溝通效能之聯合預測力,如表4-26:

表4-26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493 .243 .241 .243 176.634***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510 .260 .257 .017 12.634***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功能性品牌形象

.515 .265 .261 .005 3.981* .047

*p<.05、***p<.001

根據表 4-26,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之聯合預測力 時,各構念皆被保留,而當中影響輔導自我效能整體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牌形 象,解釋力為24.3%,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功能性品牌形象」等三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26.5%。

100

六、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效能之預測 本研究設「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形象」

等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為三個自變項,輔導網絡資源與運用的效能為依變項,並 透過逐步法,分別控制當中的兩個自變項,以探討輔導室品牌形象各構念對輔導 網絡資源與運用的效能之聯合預測力,如表4-27:

表4-27

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網絡資源與運用的效能之預測表

變項 R R2 調整後的R2 ΔR2 ΔF 顯著性ΔF 經驗性品牌形象 .437 .191 .189 .191 131.610*** .000 經驗性品牌形象

象徵性品牌形象

.450 .202 .199 .011 7.909** .005

**p<.01、***p<.001

根據表4-27,採逐步法分析三構念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之聯合預測力時,

功能性品牌形象遭刪除,而當中影響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最大之構念係經驗性品 牌形象,解釋力為19.1%,但最佳預測模式由輔導室品牌形象之「經驗性品牌形 象」及「象徵性品牌形象」等兩構念組成,聯合解釋力為20.2%。

貳、 綜合討論

以下根據上述分析結果討論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 效能之預測情形。

一、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預測之討論

根據前述統計結果,顯示輔導室品牌形象之三構念中,皆以經驗性品牌形象 對輔導自我效能之整體及各構念的預測力最佳。研究者以四捨五入法計算至小數 點第一位,並將經驗性品牌形象之預測力,對照輔導室品牌形象三構念對輔導自 我效能的聯合解釋力,如表4-28:

101

102

不具預測力,其餘「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學校系統 中的溝通效能」、「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效能」等四構念皆具預測力。推究其原 因,研究者認為大眾對輔導室功能的評價愈高,國小輔導人員便會受鼓舞而更積 極的投入輔導工作,進而對輔導自我效能有愈高的評估,但助人技巧與歷程仰賴 輔導的專業知能,與社會評價較無關聯。

此外,吳明隆(2014)指出社會科學領域中所有自變項對依變項較合理的 R2

(決定係數)須≧.50;若<.40 則表示解釋變異量欠佳。以此標準對照表 4-28,

可見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雖具顯著預測力,但解釋變異量皆小於40%

(即R2<.40),可見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尚受許多因素影響,不宜單以輔 導室品牌形象概括而論。

103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10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