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73-76)

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一節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

本節旨在根據平均值及標準差等統計方法,瞭解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 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並從各構念的每題平均得分判斷其程度,最後再 進行討論。

壹、 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情形

當前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情形,如表4-1:

表4-1

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情形分析摘要表

輔導室品牌形象構念 有效樣本 平均值 標準差 題數 功能性品牌形象 567 4.14 0.53 6 象徵性品牌形象 569 4.41 0.46 8 經驗性品牌形象 574 4.36 0.50 5 輔導室品牌形象整體 560 4.31 0.43 19

國小輔導室品牌形象量表為李克特氏五點量表,每題均有最高5 分的「完全 符合」到最低1 分的「完全不符合」之選項。根據表 4-1,可發現輔導室品牌形 象構念之平均值,由高至低分別為「象徵性品牌形象」、「經驗性品牌形象」,及

「功能性品牌形象」,且上述三項構念及整體平均皆在 4 分以上,並高於量表 3 分的平均值,可見國小輔導室品牌形象為中上程度。

66 貳、 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

當前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如表4-2:

表4-2

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分析摘要表

輔導自我效能構念 有效樣本 平均值 標準差 題數 助人技巧與歷程 564 4.03 0.49 15 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 572 4.17 0.48 6 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 572 3.87 0.56 6 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 567 4.18 0.55 7 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

效能

575 4.16 0.54 5

輔導自我效能整體 550 4.08 0.45 39 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量表為李克特氏五點量表,每題均有最高5 分的

「完全符合」到最低1 分的「完全不符合」之選項。根據表 4-2,可發現輔導自 我效能構念之平均值,由高至低分別為「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自我覺察與 多元尊重」、「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效能」、「助人技巧與歷程」,及「危機事件 的處理效能」。儘管「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為3.87 分,略低於 4 分外,但其餘 四項構念及整體平均皆在4 分以上,且所有構念皆高於量表 3 分的平均值,可見 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為中上程度。

參、 綜合討論

根據上述分析結果,可探討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 能之情形。

一、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情形討論

研究結果顯示,國小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整體及三構念皆高於3 分平均值,代 表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情形為穩定之中上程度。

儘管本研究僅以輔導室為場域探討品牌形象,但結果與余美慧(2012)、林 文慧(2006)及林怡佳(2011)等人從學校整體角度評估國小品牌形象現況之結 果相近,至於學校整體與各處室間之品牌形象是否存在顯著相關,則可待日後研 究證實。

67

進一步討論品牌形象於各構念之情形,余美惠(2012)、林怡佳(2011)及 蔡孟愷(2009)等人的研究指出,以學校整體為研究場域的品牌形象各構念知覺,

由高至低依序為經驗性品牌形象、功能性品牌形象,及象徵性品牌形象,但本研 究以輔導室為研究場域,所得結果之排序卻為象徵性品牌形象、經驗性品牌形象,

及功能性品牌形象。

根據文獻探討,研究者推測上述之差異,除了國小家長、教育人員、輔導人 員等研究對象有別,亦可能與學校整體教育願景及輔導處室工作性質之差異有關。

由於當前學校採取生態合作取向的學校輔導體制-WISER 模式,國小輔導人員 因而被期待妥善運用各系統之資源,與著重顧客個人心理層面的經驗性品牌形象 相比,輔導人員似乎更重視象徵性品牌形象,即從社會層面滿足顧客內部需求。

就品牌功用而言,個別諮商室及團體輔導室之設置應依循學生輔導法及學校 輔導工作場所設置基準,因此國小輔導人員對建物設施及環境資源的標準較一般 教育人員高,且考量學生輔導法上路不久,各校未必能完全符應法規要求,此皆 可能是影響輔導人員知覺功能性品牌形象的原因。

二、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討論

研究結果顯示,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之整體及五構念皆高於3 分平均 值,代表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情形為穩定之中上程度,此與王若雯(2017)、 吳育沛(2007)、陳怡君(2019)、黃文瑄(2014)及黃國倫(2014)等人同樣以 國小輔導人員作為研究對象所得之結果相似。

進一步討論輔導自我效能各構念之情形,本研究獲得最高平均值之構念為

「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且「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及「輔導網絡與資源運 用的效能」構念與之相去無幾,分別僅低於最高構念0.1 及 0.2 分。此外,除「危 機事件的處理效能」構念之平均值為3.87 分外,其餘四構念皆在 4 分以上。

根據文獻探討,研究者推測上述結果與生態合作取向的學校輔導體制-

WISER 模式有關。由於國小輔導人員在此模式中被期待能和學校系統中的全體

68

教職員合作,且無論晤談對象的文化背景為何,輔導人員皆能尊重其價值觀,並 覺察自身的想法及限制,適時聯結與運用輔導網絡及資源。

另一方面,此模式亦將輔導工作依個案適應不良的程度,由輕微至嚴重分為 初級發展性輔導、二級介入性輔導,及三級處遇性輔導,並由駐校心理師、駐校 社工師負責三級處遇性輔導工作;專任輔導教師、兼任輔導教師負責二級介入性 輔導與初級發展性輔導工作;擔任主任、組長職位之國小輔導人員則以初級發展 性輔導工作為主。由此可見,國小輔導人員所被期望之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將 因其職位不同而有所差異。此外,本研究結果亦與陳怡君(2019)對國民小學專 任輔導教師於「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向度的表現最高,及「危機處理效能」向 度的表現最低之研究發現相近。

第二節 背景變項對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7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