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結論與建議

第一節 結論

本研究以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為研究對象,旨在探討不同背景變項的國小輔 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及輔導自我效能之情形、差異與相關,以及輔導室品 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的預測力。

研究者參照研究目的及待答問題,並綜整文獻探討和統計分析結果,獲得以 下結論:

壹、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整體為中上程度,各構念由高至低為「象 徵性品牌形象」、「經驗性品牌形象」、「功能性品牌形象」

整體而言,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情形為中上程度,可見國小輔 導人員對「輔導室品牌於物質、物理屬性,及社會、心理方面能提供親、師、生 三方內、外部需求及心理健康」抱持肯定態度。

另根據文獻探討,進一步觀察品牌形象各構念之情形,過往以「學校整體」

為場域,或以「國小家長」為研究對象所探討之學校品牌形象研究,皆指出「經 驗性品牌形象」構念之知覺最高,「象徵性品牌形象」則最低;而本研究以「輔 導室」為場域,並選定「國小輔導人員」為研究對象時,「象徵性品牌形象」構 念之知覺卻高於「經驗性品牌形象」,顯示「學校整體教育願景和輔導處室工作 性質之差異」及「研究對象的不同」,皆可能係影響學校品牌形象知覺的原因。

此外,本研究發現輔導室品牌形象,於「功能性品牌形象」構念之知覺相對 較低,顯示輔導室物質、物理屬性在滿足學校職員、學生、家長,及社區人員的 外部需求部分,包含各類教學課程、硬體設備等仍有改善空間。

104

貳、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情形整體為中上程度,各構念由高至低為「學 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 效能」,及「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

整體而言,國小輔導人員輔導自我效能情形為中上程度;分構念觀之,則以

「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能」之知覺最高,「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輔導網絡與 資源運用的效能」等二構念亦望其項背,顯見國小輔導人員順應生態系統觀的學 校輔導體制,且能在溝通中保有多元尊重,同時覺察自身的限制及不足,並有效 聯結及運用輔導網絡中的資源。

另一方面,國小輔導人員於「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構念之知覺相對較低,

且明顯低於其他四個構念,可見國小輔導人員對困難棘手的個案仍有匱乏與限制。

參、不同背景變項之國小輔導人員對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有顯著差異,如性別

「女性」、畢業系所為「輔導諮商心理相關系所組」、職位為「專業輔導人 員」、服務年資「未滿5 年」,及學校規模「23 班以下」者,其輔導室品牌 形象知覺較低

不同性別、畢業系所、職位、服務年資、學校規模之國小輔導人員對知覺輔 導室品牌形象有顯著差異,如「女性之於男性」、「輔導諮商心理相關系所之於其 他」、「專業輔導人員之於組長」、「未滿5 年之於 10 至未滿 20 年,或之於 20 年 以上」,及「23 班以下之於 49 班以上」之國小輔導人員,前者所知覺之輔導室品 牌形象皆低於後者;不同年齡、教育程度、婚姻狀態之國小輔導人員對知覺輔導 室品牌形象則未達顯著差異。

105

肆、不同背景變項之國小輔導人員對輔導自我效能有顯著差異,如性別「女 性」、教育程度「未達碩士」、畢業系所「非輔導諮商心理相關系所組」、職 位為「組長」,及學校規模「23 班以下」者,其輔導自我效能較低

不同性別、教育程度、畢業系所、職位、學校規模之國小輔導人員對輔導自 我效能有顯著差異,如「女性之於男性」、「碩士之於專科或學士」、「其他之於輔 導諮商心理相關系所組」、「組長之於主任、專業輔導人員,或兼任輔導教師」,

及「23 班以下之於 49 班以上」之國小輔導人員,前者之輔導自我效能皆低於後 者;不同年齡、婚姻狀態、服務年資之國小輔導人員對輔導自我效能則未達顯著 差異。

伍、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存在顯著正相關

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之整體及「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 牌形象」「經驗性品牌形象」等三構念,與輔導自我效能之整體及「助人技巧與 歷程」、「自我覺察與多元尊重」、「危機事件的處理效能」、「學校系統中的溝通效 能」、「輔導網絡與資源運用的效能」等五構念存在顯著正相關。

陸、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具顯著預測力,且以「經 驗性品牌形象」構念的預測力最高,但解釋力欠佳

分構念觀之,相對「功能性品牌形象」及「象徵性品牌形象」二者,國小輔 導人員所知覺之「經驗性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之整體及各構念的預測力 最高;整體而言,在「功能性品牌形象」、「象徵性品牌形象」,及「經驗性品牌 形象」等三構念聯合時,對輔導自我效能具有最佳的預測力,但其聯合解釋變異 量僅29.7%,顯示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對輔導自我效能雖具顯著預 測力,但解釋力欠佳。

106

在文檔中 臺北市國小輔導人員知覺輔導室品牌形象與輔導自我效能之研究 (頁 11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