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大埔農地區段徵收之訪談結果分析

第四節 徵收後閒置工業用地之探討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要勞力密集的產業,能在臺灣生產或擴廠的,其自動化的成度蠻高 的。

已開發國家如英、美等國,鑒於綠地愈來愈少.會優先利用「褐地」(係指 被開發過的土地)再開發,此不僅可舒緩都市蔓延,又可促進國土的永續發展。

美國加州 Fresno 市市長表示:「清理廢棄及再利用土地,同時保留原始綠地,

是一個國家的優先工作事項」46。為何在臺灣,我們的政府單位,為何無此遠見 呢?就如 E 君拿苗栗縣政府為例,他說:

苗栗縣境內的華隆紡織廠,它的土地被標售,由該縣的副議長得標後,

就將整個華隆工業區變成住商混合區,如果苗栗真的有發展需求,為 何不將閒置的工業用地再利用,卻去徵收素地(綠地),變成工業區 呢?很明顯的就是在炒作地皮。

綜上所陳,可知工業區的劃設,並非在設廠,而是在炒作土地。2013 年 12 月 26 日,中央銀行召開年終理監事會議表示,真正有效的管制方法,應該是

由地方政府直接限制兩年內完成工業區土地設廠開發,否則原價購回

47

。E 君前開所舉的例子,係工業區變更為住商混合區,圖利某民代,因此,建 議禁上工業區用地變更,及禁止土地細分移轉,必須多管齊下,才能嚇止 地方政府劃大餅,以保護有限的綠地。

貳、土地使用規範被扭曲

台灣工業用地之供給體系,可分成三大類,都市計畫工業區、非都市土地 編定開發工業區外之丁種建築用地,以及依獎勵投資條例或促進產業升級條例 編定開發之工業區。透過土地管制的手段劃設用地,俾變供工業使用,其主要 目的係在維護都市生活環境品質,而非都市土地之使用編定,係在配合地區發 展的功能,透過此種定位與分類,以規範土地利用。從「看見臺灣」影片中,

揭露出國人的貪婪、慾望,致國土破壞與污染等問題極為嚴重,C 君認為,目 前臺灣工業用地閒置,可分為下列兩種情形:

一種係已編定的工業用地開發後而閒置;另外一種是已編定未開發。

全臺灣不是只有工業用地閒置,科學園區及經貿園區等閒置情形也極 為嚴重。由此觀之,土地的使用規範被扭曲,已開發完成的工業用地

46 林玲珠,2013 年 8 月 17 日,「國土規劃應重視褐地再利用」,『國政分析』。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也是一片狼藉。爰建議國土規劃應配合人口與產業發展,適地適用,並適時以 合理的價格,提供給真正需要土地的廠商,做好落實國土利用之規劃、開發與 管理,隨時加強取締、懲處破壞國土案件。科技部已成立,應就由該部負起調 查的責任,何處有閒置的工業用地、科學園區及經貿園區,就應該予以公開,

並由其媒合需要用地的廠商,避免政府再徵收民地。

參、因財政問題徵收價廉的農地

2011 年 7 月 16 日,來自苗栗後龍灣寶、新竹竹東二重埔、竹北璞玉計畫 及彰化二林相思寮的農民夜宿凱道,以爭取農民最基本的權益(生存權、財產 權及工作權),經過此事件後,行政院宣示「今後絕不輕易動用特定農業區的 農地,這個原則適用各個開發案及徵收案」,為什麼政府喜歡徵收農地,除了 易於整地外,最大的原因就是農地價格便宜,就如 E 君所說的,說穿了是因財 政的問題,他說:

如中科四期為例,很多人就說,彰濱工業區有那麼多閒置的土地,為 什麼不去,國科會清楚的說,經濟部工業局的彰濱土地每坪徵收要 6 萬塊,徵收農地只要 2 萬塊,這樣的邏輯是不應該的,最終就是財政 的問題。政府不應因財政的問題,讓弱勢的農民去承受土地要被徵收 的命運。

但是,農地對於農民來說,等於是他的工廠,農地徵收後,他拿到的補償費,

是買不到相同的農地,那麼他就失業了,無田可耕種;領抵價地的人,土地變 成建地,也只能蓋房子,就如 G 君說:

農民已無田可以耕種,他們的生活已失去重心,生活變得毫無意 義。

為了興建高鐵,徵收許多農地,例如臺中烏日站,除了站體本身、露天 停車場及簡陋的展覽館外,其餘徵收後的農地變成周邊特定區計畫,有產業專 區、住宅區,惟迄今仍是雜草叢生。E 君說,當初政府徵收農地時,信誓旦旦 可創造就業機會,類似案件甚多,是不是該檢討,公共利益不是只看正面,他 說:

一個政策會有他的正面效益,但可能也會有負面的效益,因此,政府 必須查清楚其正面與負面效益的結果,以判斷是否具有正面效益,效 益從經濟的概念來看,若他具有公共性,如開闢一條道路,如省道不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會收費,那錢投進去,效益一定是負的,因為他有公共性,所以容許 自償率是負的;高速公路或高鐵有收費,才有自償率的問題,因為他 是具有部分公共性。如果,科學園區或工業區,是提供私企業經營,

就應嚴格其經濟效益,因為,它的公共性是明顯不夠的,就應嚴格評 估。

由 於人 類過 度開 發,以及 使 用 大量化 學 燃料,產室溫 室氣體 效應,

全球氣候變遷,旱澇頻率增加,糧食生產供應量不穏定。各國為了糧食 安全,皆以維護優良農地及自然生態為首要工作。 2013 年 11 月 29 日,

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在一次演講中指出,國內幾乎沒有人才會計算土地承載力,

若有縣市再提出要成立工業區,不能再因經濟考量輕易增設,一定要根據科學 依據,評估對環境的破壞、災害的影響48。他已意識到目前臺灣的土地超限利用、

水汙染、空氣品質惡化等問題。我們也非常盼望有更多的政務官,能善用自己 的專業為社會做事,而非做官。

綜上所述,基於國家糧食的安全,必須要維護一定品質與數量的農地資源,

以確保農業生產環境的完整與安全。我們期待農政部門,希望能為下一代留下 乾淨的農地。因此,農地資源保育,不僅在量的多寡,更在質的維護,呼籲政 府勿再對優良農地徵收,而是應採取較高強度的保護措施,以落實農地農用。

倘若基於國家發展需要,確有需要變更使用農地時,政府亦將秉持務實兼顧、

從嚴審查的原則,審慎評估其合理性與必要性,避免優良農地被不當徵收與轉 用。

48喻文玟,2013 年 11 月 30 日,「李鴻源:開發須計算土地承載力」,聯合報,A5 版。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