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王安石退相後對性情的看法

第五章 王安石退相後的思想

第三節 王安石退相後對性情的看法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5

訓練牠們就能使他們如同人類般遵守行禮嗎?能夠孝順他們的父母服從人類的的 帝王嗎?答案是不行的,這是後天教養不出來的,因為天生下來就沒有,如何教 化成功呢?所以禮是從天開始而人們把這套禮給實踐出來。王安石對此說如果天 沒有的東西,人卻能實踐出來,這是前所未見前所未有的。

夫惻隱之心與怨毒忿戾之心,其有感于外而后出乎中者,有不同乎?荀子 曰:“其為善者,偽也。”就所謂性者如其說,必也惻隱之心人皆無之,

然后可以言善者偽也,為人果皆無之乎?荀子曰:“陶人化土而為埴,埴 豈土之性也哉?”夫陶人不以木為埴者,惟土有埴之性焉,烏在其為偽也?

且諸子之所言,皆吾所謂情也、習也,非性也。112

第三節王安石退相後對性情的看法

(禮論)

人有惻隱與怨毒忿戾之心,由內而外發出,變成現實上的道德動機,這其中 的性善與性惡有什麼不一樣嗎?荀子說,善是經過學習實踐後得來的。就如同性 也是這樣的說法,所以沒有惻隱之心,就可以說善者是經過後天人為得來的。而 王安石以一個例子說明他的看法:製作陶器的人攪拌揉打黏土而生產出瓦器,那 麼把黏土製成瓦器難道就是陶器工人的本性麼?人們不用木頭製造陶人,是因為 只有土才有黏性可以製造陶人,而土的黏性是來自於後天人為?王安石總結到,

這些都是後天的「情」和習慣的影響,非先天的性也。

前兩節筆者列出王安石退休後在金陵寫出的議論,其中有不少篇章在討論性 命之理,以下就依〈性說〉、〈性論〉和〈禮樂論〉等篇來討論王安石晚年對性命

112〈禮論〉,《同上》,頁 103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7

此篇章節中王安石明確的說到性是善的,而有愚昧與上智是才也,非性也。

要讓性張顯,可以由論語、孟子和中庸的話語來實踐。此篇後段王安石發揮他自 己的思想來解釋性和以為善也?答曰:「性者,生之質也,五常是也。雖上智與下 愚,均有之矣。蓋上智得之之全,而下愚得之之微也。115」(性論)五常是尚書洪 範篇所說的水火木金土,構成人這個形體的五種基本物質與概念。五常會流轉和 改變,如同水會一直往低處流,樹木會一直往上生長等等。因此人也能因為學習 的不同,而有所改變上智或下愚。但在此又會有一個疑惑,為什麼人天生上是智 的成分佔大多數,而下愚的成分為稀少呢?王安石引用經典上的話語來回答:「仲 尼所謂「生而知之」,子思所謂「自誠而明」,孟子所謂「堯、舜先得我心之所同」, 此上智也,得之之全者也。能學習改變,先賢們也有說道:仲尼所謂「困而學之」, 子思所謂「勉強而行之」,孟子所謂「太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此下愚也,

得之之微者也。116

氣之所稟命者,心也。視之能必見,聽之能必聞,行之能必至,思之能必 得,是誠之所至也。不聽而聰,不視而明,不思而得,不行而至,是性之 所固有,而神之所自生也,盡心盡誠者之所至也。故誠之所以能不測者,

性也。賢者,鞠以立性者也;聖人,盡性以至誠者也;神生于性,性生于

」(性論)人既然要學習者多,那麼聖人何以永恆不改變呢?難 道是其性有異於常人。王安石不認為聖人有不同於常人之性,學習能力的高低和 認識世界能力的高低,聖人只是各種能力都處於完美狀態,非有其他天性也。

在《三經新義》中,王安石以「禮」來統貫三經,以理性思為來實踐出《三 經新義》,那麼加入了心性情之後的王安石整套對宇宙人生的哲學系統又是如何,

以下以〈禮樂論〉,王安石對天下治理的架構中其中一段來論述。

115〈性論〉,《同上》,頁 282。

116〈性論〉,《同上》,頁 282-28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8

誠,誠生于心,心生于氣,氣生于形。形者,有生之本。故養生在于保形,

充形在于育氣,養氣在于寧心,寧心在于致誠,致誠在于盡性,不盡性不 足以養生。能盡性者,至誠者也;能至誠者,寧心者也;能寧心者,養氣 者也;能養氣者,保形者也;能保形者,養生者也。不養生不足以盡性也。

生與性之相因循,志之與氣相為表里也。生渾則蔽性,性渾則蔽生,猶志 一則動氣,氣一則動志也。先王知其然,是故體天下之性而為之禮,和天 下之性而為之樂。117

117(禮樂論),《王荊公文集箋注》,頁 1031-1032。

(禮樂論)

氣受到上天命的稟賦是心。視聽言動皆能完成是誠明的效果。「性」所固有 的是視聽言動的這些能力加上「神」,「神」 是理性思維。人在天地中生有,「性」

與「神」特性是盡心盡性者去達成。王安石認為,賢者是發揚性之能力的人;聖 人是盡心盡性者。神生於性,性生於誠,誠生於心,心生於氣,氣生於形。形者,

有生之本。人之聲有,於是保其身,故養育氣寧心至誠,至誠者盡性也,養生者 盡性也。生與性兩者相依循,是與氣為表裡。生者渾淪則遮蔽性,遮蔽至誠之能 力,猶如道家所言志一則動氣,氣一則動志也。先王知道這些道理所以顯揚這些 先天之性為禮,調和這些氣動浮沉為樂,故禮者,天下之中經也;樂者,天下之 和者。先王制禮做樂乃使人之氣回歸性之善者也。聖人之所看重方面,乃與一般 平民所不同,一般人貪圖享樂且趨樂避苦也。是人求得於欲,聖人求得於性也,

是所喜樂傷悲差異之處。王安石在此調和了儒道兩家思想,以先王聖人為出發,

區分兩者所樂不同之事,是故然道家可以不用出世,不全以虛靜無為以用世,結 合儒家之禮,使世人聽用於無形之間也,此一作法,可謂儒道思想雙行雙美哉。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9

第五章結論

王安石晚年的一段閒適生活,讓他有時間能夠思考自早年以來所思考的哲學 議題。相較於早年的那一股積極入世,拯救天下蒼生,欲使國家太平盛世的儒家 氣魄。在歷經了實際的政治操作後,對於為相時的艱難與阻礙,有了深刻的體會。

實際上的王安石晚年思想以接觸道佛兩家思想居多,但對於儒家思想並沒有完全 棄除。而是更努力的思考其宇宙與人生之間的關係,強化了早年以來的思想,給 予了一套更嚴謹與同樣積極的儒家宇宙人生價值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0

第六章餘論:王安石對佛教、孟子的看法及其身後評 價

王安石是一位傑出的思想家、政治家也是文學家等,單以一個面向來詮釋王 安石的思想遠遠是不夠的。以此,筆者研讀這些典籍、詩集等,希望從不同面向 去進入談究。筆者在此章節中,試圖介紹王安石其他部分的思想,以其互補前幾 章所論及的思想,更加了解王安石的思考模式並期望完成一個完整的思想體系。

另一方面,離開王安石時代近千年的當代,除了單從王安石了解王安石外,還有 千年來歷代學者對於王安石的理解與評價留下來,這對於了解王安石,也是個好 材料,故以一節來論述與王安石時代相近的楊時對王安石的意見和對王安石有正 面評價的心學大家─陸九淵的看法。

第一節王安石與佛教

北宋開國後依然處於外患不絕的情況,雖歷經前期三個皇帝的努力收復了一 部分的失土,在宋真宗時所簽下的「澶淵之盟」。雖宋遼之間此後一百多年沒有 大型戰爭,但失土以及每年的歲帑,使得北宋人都留下不可抹滅的悲痛記憶。而 在內政方面,北宋朝廷的內憂也一直存在,太祖自開國以來採取強幹弱枝等政策,

不到五十年後便出現許多弊病─貴族專權、冗員太多、科舉考試內容無法為現實 政治致用種種問題浮現。官員們面對這些心力交瘁的現實政治問題最後往往心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