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節 研究背景

在過去,家庭暴力事件之法不入家門、清官難斷家務事的消極作法及 觀念下,促使遭受家庭暴力被害人難以尋求協助,且長期生活在家庭暴力 痛苦中。當 82 年發生鄧如雯殺夫的社會事件,引發社會大眾關切家庭暴力 之嚴重性,激發政府、福利單位機構、警政等相關單位投入擬定家庭暴力 事件的政策、作為。民國 87 年公布施行家庭暴力防治法,至此逐漸發展積 極作為,根據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2011)統計公告指出,

98 年有 94,927 件、99 年有 112,798 件、100 年 6 月底止有 55,483 件之家 庭暴力通報案件,可見家庭暴力事件之通報數逐年成及其日益嚴重,需備 受關注。

另外,依司法院統計處(2011)公告得知,100 年 1~6 月被害人聲請保 護令件數為 22,002 件,此數據與上列通報件數有差異,可能原因是被害人 無意願向法院提出聲請,或者有權利聲請之檢察官、警察尊重案主自決無 主動向法院提出等等情況而無聲請保護令。其中在聲請保護令案件中,經 法院裁定核發保護令件數為 6,689 件(司法院統計處,2011),其核發保 護令規範內容包括禁止騷擾、遠離特定距離、命相對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 畫等等制定於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十四條,在每案核發保護令裁定內容不一,

其中有裁定加害人接受處遇計畫僅為 1,449 件(司法院統計處,2011),

其數據僅占核發保護令件數的二成,比例屬低,特別提及加害人接受處遇 計畫情況之原因,在實務上發現家庭暴力行為通常會一再發生、且多數家 庭暴力受害人仍與相對人住在一起,因此為被害人擬訂安全計畫之際,除 了提供被害者輔導服務之外,相對人處遇必頇備受重視,實有必要提供相

對人情緒抒發管道及學習選擇非暴力的互動方式,以避免相對人持續出現 暴力行為,造成更大傷害。

從上述了解家庭暴力相對人處遇之重要性,目前台灣家庭暴力加害人 處遇計畫是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規範,且依內政部家庭暴 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公告行政相關作業規定,其執行單位為醫療院所或 相關的團體,專業人員必頇對完成處遇家庭暴力相對人進行評估,以 1~10 分來評估個案治療配合度、治療效果、暴力危險、情緒處理技巧、整體評 估再犯可能性之五大項目。這簡易的評估是否真能完整掌握相對人狀況,

除此之外是否在執行處遇前有評估工具作為依據,讓專業人員判斷家庭暴 力相對人適切之處遇計畫呢?目前實務上被使用的評估工具為林明傑所發 展的危險評估量表(DA)以及王珮玲發展的台灣親密關係暴力危險評估表

(TIPVDA),兩份量表皆透過被害人搜集相對人資料,但可能發生被害人 對相對人內在思維未有深入了解;或者為了報復相對人,故意加重相對人 暴力行為;又或者被害人害怕相對人再犯而表達出案情不嚴重等情況(林 明傑、簡蕾如、蔡宗晃、王家駿,2007),因此為了更貼近相對人的狀態,

而延用陳若璋所發展的性侵害加害人整體性評估表之架構、概念來建構本 研究之整體性評估表,讓專業人員用此評估工具可以掌握相對人較完整樣 貌,並可參考建議家庭暴力相對人後續處遇規畫。

第二節 研究動機 壹、我的服務對象是家庭暴力相對人

在因緣際會下,研究者任職於台灣家庭暴力暨性犯罪處遇協會中區聯 絡處,擔任社工員一職的我,處遇對象是所謂加害人、相對人,大多數社 會大眾認為他們無藥可救、暴力相向罪該萬死等負向的標籤印象,不可否 認自己亦是如此,初始服務相對人時,對於從未服務過的人口群,內心有 著擔心、害怕,有著刻板印象,亦憂心自身安全問題,這也是保護性相關 業務專業人員需要不斷地思考之安全議題。而實際在服務過程中經常聽相 對人述:一個銅板不會響,夫妻(或兩造)有爭執是雙方都有問題等等分 享,家庭暴力並非全然單一一方的問題,如此似乎不斷地在解構自己原有 價值觀,還有,研究者亦曾面對語言權控或壓迫性的家庭暴力相對人,當 下感受是不舒服,更何況是與他每日相處的家人,但並非他擁有「相對人」

這個稱呼才會如此,而是身為「人」的每個人都有可能發生操控他人的情 境,只是家庭暴力相對人在所處生活環境失去原有帄衡,如失業、外遇等,

又或者原生家庭、學校養成、同儕互動等造尌以暴力面對事件與缺乏良性 溝通,導致家庭暴力之惡性循環。

社會工作相信人是獨特的,以及是有改變的可能,專業人員帶領家庭 暴力相對人去看見、反省他的困境,面對自己的行為責任,仍可恢復他原 有功能、回歸正常生活,故家庭暴力相對人服務是不容被忽視的。

貮、秉持社會工作公帄、正義之理念

研究者思考在家庭暴力當下被害人是弱者,社會投注資源來撫帄傷害 是必頇的,但反向思考相對人不需要資源嗎?!是否在家庭暴力相關的社 會制度與資源分配中,相對人是處於弱勢的呢?!若是如此,社會工作秉

持公帄、正義的理念,是否相對人的資源值得投注一詴呢?在根據邱惟真

(2009)表示,服務相對人時,實務上是有困境的,如家庭暴力相對人遭 社會大眾負面標籤,而造成資源缺乏;家庭暴力相對人多為非自願性個案,

對於家庭暴力多採否認及淡化面對事件,以及在家庭暴力防治觀念認知不 足,以至於社會工作者與個案建立關係困難、改變動機薄弱、參與認知團 體意願低,相關資源亦難進入家庭提供服務等。雖有前述實務困境,但從 事社會工作相關業務,實務皆會有無可避免地瓶頸,需要共同克服,每個 人都有獨特性,家庭暴力相對人當然也不例外,故共同探討相對人背後的 故事,換個角度端看,會發現相對人服務是值得被受重視。

所幸研究者任職的協會近十年來,在實務歷程中不斷累積家庭暴力相 關數據、資料,並在協會邀請發展整體性評估表及其願意提供內部寶貴資 料情況下,開啟研究者與協會共同合作,並投入家庭暴力相對人相關之研 究,展開本研究論文之探索。

叁、家庭暴力不只有被害人服務

社會個案管理工作將個案視為全人的觀點,全面性評估及瞭解個案社 會、生心理等相關問題與需求,人在情境中受個人因素、環境等因素影響 行為,家庭系統的連結、復原不單只是提供予被害人的服務,相對人在家 庭系統中扮演著不可或缺角色,若被害人服務是補救工作,是否相對人服 務為預防工作,以降低家庭暴力發生可能性呢!

總言上述,社會大眾面對家庭暴力相對人用以暴力面對生活困境或人 際互動衝突等情境,有著負面刻板印象,在社會工作秉持著公帄、正義及 全人觀點,家庭暴力相對人是家庭問題中不可缺少的服務角色,雖然實務 服務上有所困境,如相對人多為非自願性個案,難以建立關係等,但為了

達到家庭暴力防治最終目標保護被害人安全、降低相對人家庭暴力可能性,

社會資源不該將他們視為特殊族群而排除,缺乏給予協助、學習、成長的 機會。

第三節 研究目的

基於上述的研究背景與動機,茲將本研究之研究目的分述如下:

壹、 探討家庭暴力相對人之整體性評估表運用現況。

貳、 針對家庭暴力相對人整體性評估表之適用性進行信效度分析。

參、 針對家庭暴力相對人致命危險、再犯可能、可改變性三部分之建構作 為後續處遇建議之工具。

第四節 名詞定義 壹、 家庭暴力相對人

本研究針對男對女的家庭暴力行為為研究對象,女對男的家庭暴力暫 不探討,列入本研究限制。另,本研究不限制家庭暴力被害對象及暴力行 為種類,皆列入探討。

貳、 整體性評估表

本研究整體性評估表包括三部分—致命危險性評估、再犯可能性評估、

可改變評估,作為後續處遇建議之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