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適管道

在文檔中 安寧療護社會工作者的悲憫經驗與因應 (頁 101-104)

第四章、 研究分析與結果

八、 調適管道

(一)個人因應途徑

研究參與者透過自學靈性療法支撐自己(A-257)、下班後放空沈澱

(B-198)、培養自身興趣(B-225)、親友給予正向支持(B-225)、同事 互相給予情緒支持(B-214)、或是與同儕討論處遇方式(B-50、C-77),

調適自己在服務過程中遭遇的困難。

C:其實比較多還是同儕會居多,或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因為他們可能 都是不同領域,但至少都是社工,你覺得有一些個案有什麼的事情的時 候,他們可能相較是比較可以理解的,如果是其他人可能相對比較沒有 那麼容易,因為他們相對比較沒有那麼好了解這些內容,所以比較多,

當然同事關係好的話,會跟同事做這樣的討論,再不然就是同學,同事 或同學,主管倒是還好(C-610)。

B 辭職旅遊的期間,更投入許多時間和心力研究靈性療法,並花費 可觀的費用才真正讓自己找回做社工的信念,並調適到自己認為可以回 來繼續從事這個行業的狀態。

B:我真的覺得是他把我救回來的。就很特別的經驗,那我必須得說,

旅行加上最後那個經歷,才是我回來為什麼又繼續做社工。(B-436

安寧需要面對時間壓力,有時候社工真的也只能讓自己盡量接受

「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在自己預期的時限內完成」。

E:那如果有時候真的,有緣啦!就是有緣啦,有時候那個病人住比較 長,或是進出醫院比較頻繁,對,我可能有機會就會在某一次的訪視裡 面,「誒,好像之前你有跟我提過什麼樣的狀況,你有想要再多說一點什

麼嗎?」去看他有沒有願意講吧!那有時候時間過了,他就是不想講,

那我就呈現一種「啊~反正我也做啦!那你不想跟我提,那就算了。」

這樣子。(E-407

(二)體制中既有的協助

雖然每間醫院的職場文化和體制設計不同,但是最直接影響安寧社 工的應還是直屬的社工主管,B 的主管雖然因為忙碌而沒有辦法提供固 定的安寧督導時間,但在B 初接任安寧工作時,他還是提供適當的引導 與訓練,讓B 較從容地熟悉安寧工作。

另外,當社工主管或是醫院高層給安寧社工更多空間作專業裁量,

以及給予明確的權責指示時,社工能感覺到自己被支持,同時也有機會 改變社工室既有的人力分配、資源分配,不會為了要提供較高品質的服 務,而讓社工背負太多工作。

我:您現在有辦法想到一個例子,主管支持您比較多空間發揮的一個案 例嗎?

D:有啊!我其實比較印象深刻的是,我們曾經協助一個個案,協助他 的一個圓夢計畫。那這個個案他已經臥床很久了,他其實想要的只是回 到他年少的時候,曾經在某個廟宇當志工的,想要回去那個地方看。那 我們主管其實就蠻讓我去跟外面接觸,或是跟團隊來討論,就是我不用 事事過問他說「我可不可以這麼做?」「我可不可以這麼做?」,而是他 就讓我放手去做。我其實中間過程就是跟團隊討論,我想要怎麼做,然

後跟外面的,譬如說我就跟這個廟宇接觸,我想要跟其他單位接觸這樣 子,我覺得那個部分還算是蠻好的發揮,然後他給我一個底線就是說

「如果說要到對外,譬如說你需要到應付媒體這個部分,你可能需要讓 醫院知道一下,因為總是要醫院有所準備就好了」。至於在個案的專業服

務上面,他倒是不會限制我太多。如果我需要其他資源的時候,可能我 經費上面有需要,或是我需要其他同仁的支援的時候,其實他也都可以

讓我跟其他人協調,也都OK的。(D-300

由於D 同時身兼主管,所以他一方面很清楚第一線社工的困境,並 推己及人將自己希望被管理的方式,用同樣方式來回應他督導的社工;

而另一方面,他也考量現實條件的缺漏,盡可能減低社工同仁的負擔。

我:對,如果您從主管的角度來看的話,您通常都是以什麼樣的角色或 是什麼樣的理念來看待同仁提出來討論的問題,您覺得當一個主管,您

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跟角色去應對您的下屬?

D:我覺得那個角色,因為我們除了是一個主管之外,也是一個工作 者。所以我會知道說,可能他到底需要什麼。譬如說我自己很需要一個 可以服務的空間,所以我自己知道,所以我會給同仁蠻多一個自主的機 會,就是蠻放手讓他們去做的。然後,當然其實以現況來說,譬如說我 明明知道我們機構裡的人其實是不太夠的,那這個時候,這個部分我們 就只能盡力的去減少這樣的負荷,但因為受限於整個環境的關係,沒有 辦法做到那麼100分這樣子。

而當主管比較認可安寧社工的經驗時,社工也相對較容易在團隊中 推動新的照顧方案。

C3醫院的主任、安寧的主任,他可能因為過往他的團隊合作經驗,他對 社工就會有比較多的期待跟認可,所以如果我們要去做一些建議,基本 上會是被採納的。所以我覺得這是每一個病房的文化跟特性不一樣,社 工的角色就會不一樣,所以我覺得很難有一個什麼一致的改變會比較

好。(C-641

有3 位研究參與者都蠻肯定現行安寧培訓課程對實務能力的助益,

A 認為 40 小時的基本安寧訓練已經足夠(A-470),而另外兩位研究參與 者則認為這一系列的培訓課程幫他們預備安寧服務很重要的核心理念,

例如D 提及安寧訓練會強調「開放的態度(D-181)」或是如 C 所說:

C:在那段過程中,一直在學的東西其實是陪伴。重新學了就是同理跟 陪伴這件事情,沒有什麼技巧。(C-496

在文檔中 安寧療護社會工作者的悲憫經驗與因應 (頁 1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