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三節 違規行為相關研究

替代役役男服勤期間影響違規行為產生,可以從個人背景、自我控制、

同儕互動、及服勤單位管理方式討論,做替代役役男違規行為調查研究。

壹、違規行為與個人背景探討 一、個人成長背景影響:

以生命週期理論,從出生到死亡的生物循環,胎幼兒出生後生理 發展、與主要照顧者心理依附關係、社會倫理道德規範、個別化獨特 性人格、青年期的自我認同、社會適應行為模式、社會支持網絡連結、

成年期的生活方式選擇、職場工作角色社會化、親密關係建立、老年 期生理機能衰退、自我應驗預言、全人的生活照顧,都離不開家庭的 範圍,家庭對個人終其一生都是如影隨形,不能斷絕彼此的家庭關係 (魏希聖譯,2013)。

在 Freud 心理分析學派中,幼兒教養需求與潛意識發展有其依賴 性,從早期臨床經驗中,長期的心理衝突易導致情緒困擾,引發精神 疾病,這些心理衝突,源自不愉快的兒時經驗,若在潛意識裡留下不 好因子,可能會造成幼兒精神人格異常,在本我、自我、超我論述下,

36

本我是天生本能不具任何學習;自我是無是非善惡分別以自利為本質;

超我是透過學習內化,在潛意識裡知道該做與不該做的事,接受法律 與道德規範(張春興, 2012),以發展階段之安全依附照顧,幼兒透過 學習與不斷探索,逐漸適應環境,幼兒在母體內已經開始學習,母體 與胎兒互動可增進幼兒對環境熟悉程度(劉瓊瑛,2010) ,每個人不同 的成長經驗,與社會適應程度,樣樣都會影響未來發展(葉肅科等 , 2010)

在行為學派觀點:學者 Skinner 操作學習理論,認為兒童行為發 展是被動的,透過刺激與反應,形成兒童的動作、智力、語言、情緒 及人格等發展,學習與文化薰陶對親子關係之幼兒利社會發展具影響 力,幼兒背景多元不同,主要照顧者沒有正確的教養觀,管教態度不 一致,容易引起幼兒心理驅避的矛盾衝突,與環境無法充分互動,產 生適應不良的問題。(林惠娟,2003)。

二、家庭支持程度影響:

人類學者將家庭定義為:一種具有共同居住、經濟合作與生產特 徵的社會團體;在家庭權威型態分:父權家庭、母權家庭、平權家庭,

37

以誰擁有權力作為其分別依據,因應現代社會不同家庭型態,如新三 代家庭和隔代家庭,每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在一人扮演多重角色過程,

因為家庭環境產生角色混淆,在新三代家庭裡,主要是單親家庭之一 方父或母帶其子女與祖父母同住;在隔代家庭裡,主要是雙親或單親 在外工作,將孩子交給祖父母帶,形成祖父母與孫子女共同居住情形 (魏希聖譯,2013)。

現代家庭關係薄弱,在傳統觀念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上有長 輩要孝順,下有晚輩要尊重,可憑藉著上一代優勢,在社會階層中,

父母為幼兒提供好的環境能成就幼兒未來發展能力;以社會地位高低,

加上個人背景,擁有較佳的社經地位(魏希聖譯,2013);青少年其家 庭支持因素,包括:性別、休閒活動、家庭支持及同儕支持,在家庭 支持與同儕支持比較,兩者因素皆達中上程度,但家庭支持略高於同 儕支持(蔡譚雅,2014)。

在現代 M 型社會中,貧窮也會導致違規行為產生,在社區基礎建 設裡,需加強地方治理和社會支持機制,減少陷入貧困情形 (Tas,

Emcet Oktay,2016),在青少年家庭支持與幸福感呈現顯著性,擁有 父母期望和家庭支持,可增加青少年在家庭之幸福感(洪鈺珊,2014),

38

青少年日常生活壓力愈大、家庭支持愈少,壓力上升速度快,憂鬱程 度上升速度愈快;家庭支持多、產生憂鬱情緒障礙較少,壓力下降速 度快,則憂鬱程度下降速度愈快(簡伶蓁,2009)。在社會支持度上,

社區是家庭、家人及個人的孕化地,資源運用也是家庭支持的一部分,

個別化生活經驗,充分使用空間,實踐社區工作,透過社區團結可增 進社區凝聚力(Mendoza,2014) 。

三、沉迷習慣情形影響:

在沉迷習慣方面,以毒品為例,家庭支持對家中有吸毒青少年能 提供較好的情緒支持,學習良好溝通與自我控制技巧,提供青少年家 庭支持,建立以家庭為本的社會工作戒毒模式(沈黎,2009),經歷創 傷事件青少年家庭教養方式與心理韌性存在關係,家長應採取正確的 教育方式,提高家庭支持程度(張林等,2015),在研究統計資料中,

對 97 名青少年罪犯進行調查:大概約 19%的青少年罪犯,來自單親 家庭超過 80%,青少年罪犯父母的文化程度大多在初中以下,父母親 的文化程度、教養方式與青少年罪犯的犯罪行為有相關連性,青少年 罪犯與社會支持和父母教養方式呈現顯著相關 (鍾偉芳,2016),青少

39

年的偏差行為學習與來自家庭、同伴、教師呈現顯著的負相關(楊喜添 等,2007)

沉迷習慣使用毒品方面,發現使用安非他命,接受觀察勒戒的青 少年,合併精神疾病調查,以勒戒的青少年之個人及環境背景進行為 期一年的追蹤,發現使用安非他命的青少年合併行為規範障礙精神疾 病最多,具有性別之差異;若主要照顧者的教育程度較低;與同儕間 相關連性高;文獻研究發現影響毒品濫用者的因素,包含:使用毒品 者朋友多、其父母婚姻關係不完整、與同儕互動較活躍,較易接受使 用安非他命,造成個人沉迷習慣的情形,輕者勒戒,重者觸法,需接 受法院裁定,形成人生歷程標記引起歧視,在社會得到不友善對待 (顏正芳,2003)。

貮、違規行為與自我控制關係探討 一、先天氣質影響:

自我控制的意義,是指個人需有足夠自我控制能力,能約束自己 本身的行為,做出符合社會規範及法令所期待行為,反之,個人自我 控制能力不足,會產生較多違規、偏差及犯罪行為,青少年經歷大腦

40

變化,年齡愈成熟,家庭支持程度愈高,產生自我控制能力愈高,能 提高社會參與力,在臨床探索性分析,情緒控制與自我控制能力呈現 高度相關;年齡和教育對自我控制具顯著相關 (De Molli, Margaret Amy,2009)。

二、自我控制情形:

家庭是自我控制能力學習的起點,父母婚姻狀況、家庭結構、家 庭經濟與社經地位,皆影響暴力犯罪的自我控制能力,低自我控制能 力的父母,通常會使用不當方式管教孩子,如打罵、貶低、漠視..等,

父母不當管教方式會造成孩子自我控制能力低落,在父權社會體下,

父親肯放下身段,表達自己對孩子之關愛,孩子自我控制能力則愈高,

相反地,若父親對孩子不當管教過於嚴苛,孩子自我控制能力愈差;

在母親角色裡,母親採行嚴厲管教方式,對孩子自我控制能力產生好 的影響,自我控制在社會適應是很重要的,沒有控制自我情緒能力,

容易出現衝動行為,其犯罪行為愈行暴力(黃馨瑩,2011)。

『我的未來不是夢』是耳熟能詳的歌曲,人的一生有很多目標需 要追尋,為提高目標達成可能性,在現實的社會規範裡,學習自我控 制的方法,能抵抗多少誘惑,都與自我控制能力有直接相關,影響自

41

我控制能力變數很多,從生態系統來看分為個人、家庭、社區、社會 大環境制度:個人自我控制,可能是食衣住行花費;家庭自我控制是 家務工作協調規律性;社區自我控制是不侵害他人生活為主;大環境 社會自我控制是不違背法令不觸法,這些都是自我控制行為,以自我 控制能力,來提高個人對違規行為的控制能力(陳冠學,2014),有研 究討論,男生的自我控制能力低於女生自我控制能力(曾育嫺,2013)。

自我控制能力與犯罪行為具顯著相關,犯罪行為與衝動性行為呈 現負相關,顯示犯罪者衝動性低者,犯罪行為發生率越高的現象(戴華 蒂,2016),以社會心理學研究,發現父母監督懲罰行為,對偏差行為 影響,扮演著關鍵角色,研究顯示:父母監督懲罰行為,若父母本身 自我控制能力低,少年本身自我控制能力亦低;因低自我控制能力,

產生偏差行為可能性較高;而低自我控制能力,直接影響偏差行為其 預防教育,強調父母管教重要性,著重價值觀傳遞部分,同時輔以監 督、懲罰等具體的管教方式來教導子女(陳秉玉,2012)。

三、沉迷習慣情形:

沉迷習慣以毒品向來為國際間重視的課題,我國毒品犯罪率日趨 升高、用毒年齡年輕化以及毒品種類多元化的情況下,研究指出施用

42

毒品者,其自我控制能力低落,容易使用毒品來逃避生活中的壓力,

低自我控制能力的人容易受同儕影響,自我控制與偏差同儕關係愈緊 密者,低自我控制傾向就愈高,研究建議:建立正當人際網絡,增強 自我控制遠離毒害 (陳貞羽,2010),以沉迷習慣來說明自我控制,在 Dwan, Rita 研究裡自我控制和抑制酒精使用有關,自我控制與酒精使 用呈現負相關,與抑制酒精使用呈現正相關,具相互作用:當自我控 制能力低的時候,抑制酒精的積極因子,就無抑制力;當自我控制能 力高,個人自我調節能力考慮抑制酒精,就會抑制酒精使用率 (Dwan, Rita,2016)。

叁、違規行為與同儕互動關係探討 一、家庭支持關係影響:

家庭是幼兒社會化學習的第一站,建議父母在教養子女時,應採 取民主權威的型態,與同儕關係為正相關,有利於孩童的同儕互動關 係的發展,父親和母親的家長式教養行為影響力高於教練式教養行為 (林子群,2012)。幼兒同儕互動情形,以正向遊戲互動行為較多,其 次是破壞行為,最後是不連貫行為;不同性別、父親教育程度、手足

43

排序或獨生子或女,與同儕互動情形有顯著差異;幼兒性別是女生、

排序或獨生子或女,與同儕互動情形有顯著差異;幼兒性別是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