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114  Download (0)

全文

(1)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 碩士論文. 指導教授:姜家雄 博士. 立. 政 治 大. ‧ 國. 學.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研究生:陳柏良 撰. 中華民國 105 年 6 月. v.

(2) 謝辭 從沒想過居然會對荷蘭政治與文化產生興趣,也從沒想過居然真的有把這本論 文完成的一天。要感謝的對象實在太多。 想想已經是三年前了。猶記得剛踏入外交所的第一個學期,我還在學習著 如何把法律系學生習慣的上課聽講抄板書的大腦模式轉換成與老師一來一往、 至少每兩個禮拜就要口頭報告的研究生必備技能,而且還是英文。其實我對自 己的英文能力倒也不是沒有信心,但是聊天跟上台報告根本是兩回事,一開始 沒背稿就只能等著吃螺絲,接著便是腦袋一片空白。不得不說我的好同學們各 個都是強者,像是于彤、維軒、王正王嶺兩兄弟,就算不帶稿不看 PPT 還是不 急不徐的講得既有 power 也有 point。真是想念我們上完課後一起揪團吃午餐, 卻總是在麥側前猶疑不定到底要吃什麼好的那段時光,但是有些店一輩子吃一 次就夠了。.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碩二之後,課業壓力是沒這麼重了,但閱讀量卻絲毫沒有減少,為的只是 那份二十頁上下的論文計畫書。起初我絲毫沒有頭緒要寫什麼題目好,而且就 算上過兩門研究方法還是不知如何下筆,其中一門還拿到 95 分,想來真是諷 刺,而且這種無力感其實就跟我現在在電腦前發呆了三十分鐘才敲下謝辭這兩. n. al. er. io. sit. y. Nat. 個字差不了多少。還好碩二下出現一線生機,有幸申請上荷蘭萊登大學的交換 學生計畫,而且還有獎學金讓我能好好念書不用去餐廳打黑工洗盤子。感謝上 天,感謝文琪學姐讓我能在專班打工存錢貼補未來開銷。. Ch. i n U. v. 「既然都要去荷蘭一年了,那就寫個跟荷蘭有關的題目吧!」,我想。但荷 蘭這麼多東西到底要寫什麼好,總不能寫木屐、風車或大麻吧!雖然這也算是 一種展現軟權力的文化輸出方式,但現在仔細回想,還真是為我當初對荷蘭的 種種刻板印象感到汗顏。於是乎我開始搜尋批踢踢國際事務(IA)板,輸入 「荷蘭」後跳出一系列有關極右派「自由黨」的勝選新聞。「原來荷蘭也有極右 派,我只聽過法國勒朋父女領導的民族陣線」,心中不禁納悶。但好吧,就決定. engchi. 是你了,荷蘭的自由黨!但只寫單一政黨未免無趣,依變項就挑你最討厭的移 民吧! 決定題目後很開心去找我的指導教授姜家雄老師討論,特別感謝最帥氣的 姜老師不厭其煩的解答我的疑問並給予諸多寶貴建議,讓我知道有哪些期刊可 以翻找、哪些研究方法可以運用、哪些重要關鍵字可以搜尋,以及哪些格式問 題必須特別留意,而不至於迷失在茫茫的文獻「學海」中。也謝謝我的另外兩 位口試委員湯紹成老師與葉陽明老師所提出的修改方向與不足之處,讓我在出.

(3) 國前能順利完成論文計畫書,並依照三位老師的建議發展論文的後續章節。 「除了食物很難吃以外,荷蘭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在荷蘭的一年除了 上課、寫論文、泡酒吧、參加不完的派對以及旅行以外,便是能有機會仔細觀 察荷蘭文化與台灣的不同之處。荷蘭素來以「自由」與「容忍」風氣著名,只 要不妨礙到他人利益,便能擁有最大空間的個人自主,在這裡你必須學會不去 任意「評斷」他人。我更喜歡的一點是荷蘭的「平等」觀念,無論你是男是 女、長者或年輕人、家長或子女、老師或學生、老闆或員工、皇室貴族或流浪 漢,互相尊重是建立在身為「人」的個體上,而非取決於年紀與社經地位之高 低。所以在荷蘭雖然常常在課堂上可看到學生與老師間你來我往的激烈辯論, 卻鮮少聽到有奧客對著服務生大吼的事情發生。因為你並沒有比較優越,大家 都是平等的。而雖然個人能擁有最大程度的自由,但另一方面在公眾事務上卻 能高度組織化而展現井然有序的一面,如水利工程、空間營造、都市規劃,以 及交通運輸等等都是荷蘭人的強項。.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在這邊我也要謝謝 Michiel het Nijntje,一開始真沒想到萊登大學居然也是你 的母校。謝謝你為了我的論文幫我看了許多荷蘭文獻,課餘也帶我參加許多派 對、看了一齣又一齣的歌劇,同時也讓我的荷蘭語程度不斷進步。我們一起去 Concertgebouw 聽音樂會、去 Vondel Park 跑步,還有一起去 Texel, Glyndebourne, Lisbon, Sevilla 四處旅行的日子應該是我人生最愜意的時候了吧。很可惜我們沒. n. al. er. io. sit. y. Nat. 有早一點認識,否則就有更多相處的機會。非常謝謝你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愛上 荷蘭。以前曾聽某位老師說,除了台灣以外,你最具特殊情感的國家就是你當 初選擇留學的地方。現在想想果真沒錯,尤其回國後才逐漸體會到這是什麼意 思。. Ch. engchi. i n U. v. 最後我要謝謝我的父母,如果沒有他們一路以來的陪伴與支持,我實在很 難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大學與碩士學位。我所能回報的不多,僅能以此本論文獻 給每一位我愛的人,謝謝你們讓我的人生更臻豐富與完整。從政大外交所畢業 後,從國小一年級至今不斷的求學之路也暫時告一段落,最後僅希望我與我讀 書會的好戰友們今年均能順利考取外交人員,明年一起在外交部開同學會!.

(4) 摘要 近年來許多歐洲國家的極右派政黨打著反移民與反歐洲整合之主張,受到 國內民眾的支持度越來越高。然而也有些國家如荷蘭的極右派政黨之表現卻正 好相反,其支持率於 2010 年達到高峰後便逐年下降。本論文旨在探討荷蘭極右 派政黨發展之歷史、荷蘭移民政策在「自由黨」於 2006 年創黨前後是否發生轉 變,及其在創黨後至 2014 年年底為止中三次國會大選中所取得之成果,且勝選 後又如何依其政見主導荷蘭移民政策之產出。 除了參考許多相關學術文獻,本論文亦以歷史研究途徑與文獻分析法對荷 蘭近三次國會選舉結果與移民政策法規進行研究。研究結果顯示,荷蘭移民融 合政策在自由黨成立前後之方向並無太大差異,其主要轉變在 1980 年代以後便 開始逐漸醞釀,由起初對多元主義之嘗試走向 90 年代強調社會參與的整合主 義,並在 2000 年後開始實施強調荷蘭單一國族認同與主流價值觀的同化主義至 今。然而在自由黨於 2010 年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後,其藉由支持少數聯合內閣之 方式,將其反移民之理念體現在 2010 年的政黨協議中,使移民接納政策在依親 移民、申請獨立居留與享有社會福利的等待期、對非法居留外國人之待遇,以 及境外移民整合考試等規定均漸趨嚴格。.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al. er. io. sit. y. Nat. 關鍵詞:極右政黨、荷蘭政治、自由黨、懷爾德斯、荷蘭移民政策. Ch. engchi. i n U. v.

(5) Abstract With their political ideologies strongly against immigrants and further integration of European Union, many far-right parties across Europe have been gaining more supports than ever in recent years, while the electoral outcomes for some far-right parties appear to be totally opposite. For instance, Party for Freedom (Partij voor de Vrijheid, PVV) in the Netherlands only reached its peak of political success in 2010, after which less and less supports from the public have been shown. To know better of such an unusual circumstance, not only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ar-right parties in the Netherlands will be discussed, this thesis also aims to probe into the difference of Dutch migration policy before and after PVV was founded, its election results in three times of general election until the end of 2014, and how it once successfully influenced the making of Dutch migration policy.. 立. 政 治 大. In addition to taking many related literatures into account, in this thesis the. ‧ 國. 學. ‧. results of the recent three times of general election, migration policy, migration law and regulations in the Netherlands are also being analyzed with historical approach and document analysis. The finding shows that there has been no major changes to Dutch integration policy before and after PVV was founded, for they already started. n. al. er. io. sit. y. Nat. to change gradually from multiculturalism in 1980s to integrationism in 1990s, and ended in assimilationism in 2000s as of today. Futhermore, after PVV became the third biggest party in 2010, it also obtained the power to influence the making of Dutch migration policy by supporting the formation of minor coalition government of VVD and CDA, followed by writing its ideologies against immigrants and the EU in the coalition agreement. With such a power, PVV successfully tightened the law and regulations for immigrants, such as imposing stricter qualification for family reunion, harder cultural integration exam to pass, and longer period to enjoy social welfare and political rights.. Ch. engchi. i n U. v. Key words: Far-right parties, Dutch politics, Party for Freedom, Geert Wilders, Dutch migration policy.

(6) 目錄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背景 ..................................................................................................................1 第二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4 第三節 文獻回顧 ..................................................................................................................6 第四節 研究途徑與研究方法 ............................................................................................14 第五節 研究範圍與研究限制 ............................................................................................15 第六節 研究架構 ................................................................................................................17. 政 治 大. 第二章 荷蘭極右派政黨於國內與歐盟層次之角色 ............................................................19. 立. 第一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荷蘭極右派政黨之發展 ........................................................19. ‧ 國. 學. 第二節 自由黨發展歷程及其訴求 ....................................................................................28 第三節 自由黨於歐洲議會之運作成果 ............................................................................35. ‧. 第三章 荷蘭移民政策之轉變 ................................................................................................42. sit. y. Nat. 第一節 荷蘭移民政策之組成:國會法案 ........................................................................42. io. er. 第二節 荷蘭移民融合政策之轉變 ....................................................................................49 第三節 荷蘭移民接納政策之轉變 ....................................................................................57. n. al. Ch. i n U. v. 第四章 自由黨對荷蘭移民政策之影響 ................................................................................69. engchi. 第一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 ........................................................................69 第二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層面 ........................................................................74 第三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成果 ........................................................................81 第五章 結論 ............................................................................................................................87 參考文獻 ..................................................................................................................................93.

(7) 表目錄 表 2-1 荷蘭極右派政黨之發展 .............................................................................................. 27 表 2-2 荷蘭穆斯林人口組成與來源 ...................................................................................... 35 表 2-3 2014 年歐洲議會選舉結果 .......................................................................................... 38 表 2-4 歐洲議會 2014 年選舉歐洲主要極右派政黨之表現 ............................................... 39 表 2-5 2014 年歐洲議會選舉結果—荷蘭 .............................................................................. 40 表 3-1 荷蘭人口總數與組成來源 .......................................................................................... 43 表 3-2 荷蘭移民融合政策之演變 .......................................................................................... 56. 政 治 大. 表 3-3 荷蘭移民接納政策之演變 .......................................................................................... 65. 立.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8) 第一章. 第一節. 緒論. 研究背景. 自 1648 年西發利亞條約(Treaty of Westphalia)簽訂以來,主權神聖且至 高無上之概念固然使得現代民族國家在國際法規範下不受他國侵犯,但直到第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蓬勃發展的民族主義在相當程度上卻也同時阻礙鄰近 國家間進行區域的政治與經濟整合。除此之外,歐洲極右派政黨亦藉由民族主. 政 治 大. 義之思潮,提出融合歐洲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以及達爾文社會進化論之主. 立. 張,並藉此得以在歐洲各國國內滋長、茁壯。. ‧ 國. 學. 「極右主義」(Right-wing Extremism)並非只存在於歐洲國家的獨特現. ‧. 象,北美、日本、冷戰結束後的中東歐、俄國,以及中東等地均有極右派政治. y. Nat. sit. 活動發展之記錄。但究竟何謂「極右主義」?目前學者專家所做出之定義可謂. n. al. er. io. 眾說紛紜。穆德(Cas Mudde)歸納多數學者的研究文獻,發現極右主義有五個. i n U. v. 特徵:民族主義、種族主義、排外、反民主與強國家(Strong State)。1而在實. Ch. engchi. 際比較了德國、比利時、荷蘭、奧地利、丹麥等五國國內極右派政黨黨綱後, 穆德認為極右主義的核心特徵結合了『民族主義、福利沙文主義(Welfare Chauvisnism)、排外、法律與秩序』。2. 然而,西歐國家的極右主義之所以特別引起學者的研究興趣,主要是因為 孕育當地極右思想的「法西斯主義」(Fascism)曾經引發威脅歐洲文明存亡的. 1. Cas Mudde, “Right-Wing Extremism Analyzed: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Ideologies of Three Alleged Right-Wing Extremist Parties (NPD, NDP, CP’86),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Vol. 27, No. 2 (1995), pp. 206, 218-219. 2 Cas Mudde, The Ideology of the Extreme Right (Manchest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0), pp. 165-184. 1.

(9) 第二次世界大戰,3且若干西歐國家的極右派政黨也打破了政治學者傳統上對於 「單一議題政黨」(Single-Issue Party)僅獲得少數擁有相同立場之群眾支持之印 象,無論是在地方或全國性選舉結果均能屢創佳績。4. 即便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法西斯主義因受到主政者強烈抵制而逐 漸消亡,但極右派政黨反而取而代之開始崛起,並積極涉入西歐各國的國內政 治。藉由反對、排除、抵制或壓制少數族群,極右派政黨意欲藉由煽動民族情 緒之方式吸取更多游離選票獲取政治權力與利益。極右派政黨過去曾經打壓之. 政 治 大 的各種不同移民族群則是近幾年來極右派政黨攻擊的主要目標。 立. 對象包括猶太人、同性戀者,以及殘疾人士等。而就現狀來看,來自前殖民地. ‧ 國. 學. 一般來說,在歐洲的極右派政黨主要有兩大訴求:反歐洲整合與反外來移. ‧. 民,且訴諸民族主義始終為極右派政黨賴以生存之手段。在近三十年來,歐洲. y. Nat. 地區在經濟與政治層面的整合程度均越來越高,在各個歐盟成員國簽訂「歐洲. er. io. sit. 單一法」 (Single European Act)與「馬斯垂克條約」(Treaty on European Union)後,第一支柱的「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ies)架構不但催生. al. n. v i n 了歐洲單一市場,而且也進一步推動了經濟與貨幣聯盟。 經濟與貨幣同盟成立 Ch engchi U 5. 後,使用歐元雖有助於降低歐元區國家的國際貿易成本、減少各國間的物價差 異,並控制通貨膨脹,但由於缺乏一致的財政政策,歐洲中央銀行無法直接控 管個別成員國的財政預算與赤字,使得少數成員國因主權債務償還逾期所導致 的違約問題擴大成為歐債危機,對歐盟整體及個別成員國的經濟發展均造成莫 大衝擊。向來反對歐洲進一步整合的各國極右派政黨亦利用歐債危機作為其成. 3. 陳慶昌,〈國內政治與歐洲整合理論〉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碩士論文,2003),頁 1。 Cas Mudde, “The Single-Issue Party Thesis: Extreme Right Parties and the Immigration Issue,” West European Politics, Vol. 22, No. 3 (1999), pp. 183-184. 5 Michell Cini and Nives Pérez-Solórzano Borragán, European Union Politic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p. 29-31. 2 4.

(10) 長茁壯之動力,向民眾大肆鼓吹國家在經濟與財政主權之自主、甚至退出歐盟 之必要性。6. 另一方面,無論是 2007 年的全球金融風暴或 2009 以來的歐債危機,所導 致的經濟成長停滯與高失業率均使得歐洲既有的移民問題再度被突顯,甚至放 大檢視。由於在單一市場的機制下歐盟成員國間人力可自由流動,且許多西歐 與北歐國家原本便已採行較為寬鬆的移民與難民政策,再加上許多國家內充斥 非法居留人士,使得有心人士將經濟危機所衍生的青少年失業率問題與移民政. 政 治 大. 策進行掛勾,藉此在政治上獲得更龐大的支持勢力。. 立. 就其發展現狀來看,可發現許多歐洲國家的極右派勢力已無法被忽視,某些. ‧ 國. 學. 極右派政黨甚至有左右政策制定的影響力。舉例來說,丹麥「人民黨」(Dansk. ‧. Folkeparti, DF)現今已是該國第三大黨;奧地利「自由黨」(Freiheitliche Partei. y. Nat. Ö sterreichs, FPÖ )在 2013 年大選在國會 183 個席次中取得 40 席;主張比利時荷. er. io. sit. 語區應有更多自治權的極右翼黨派「佛拉芒聯盟」(Nieuw-Vlaamse Alliantie, NVA)更是在 2012 年大選共 150 個席次中獲得 27 席而成為比利時國會最大黨,. al. n. v i n 只礙於其他黨派聯手制衡而無法組閣; 希臘奉行新納粹主義的極右派政黨「金 Ch engchi U 7. 色黎明黨」 (Golden Dawn)亦於國會 300 名席次中擁有 21 席;8而法國極右翼政 黨「民族陣線」 (Front National)不僅已為該國第三大黨,其黨魁勒朋(Marine Le Pen)甚至於 2012 年法國總統大選的第一輪投票中取得 18%的高支持率,創下該. 6. “What Is Brexit and Why Are We Having an EU referendum?” The Independent,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uk/politics/what-is-brexit-why-is-there-an-eu-referenduma7042791.html (24 May 2016). 7 “Belgian Flemish Separatists Make Gains at Polls,” BBC News, http://www.bbc.co.uk/news/worldeurope-19943890 (15 Oct.2012). 8 “Greece's Far-right Golden Dawn Party Maintains Share of Vote,”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2/jun/18/greece-far-right-golden-dawn (18 June 2012). 3.

(11) 黨創立以來所打出的最佳選戰成績。9此外,在黨魁懷爾得斯(Geert Wilders)的 領軍下,荷蘭的「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 PVV)於 2010 年大選取得 24 名國會席次也足以杯葛聯合內閣所欲通過之法案與採取之政策。10. 在前述眾多西歐極右派政黨當中,本論文主要研究對象為荷蘭的自由黨。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荷蘭在過去七十年共出現九個極右派政黨。「國家歐 洲社會運動」 (De Nationaal Europese Sociale Beweging)首先於 1953 年成立, 其他尚包括 1958 年成立的「農夫黨」(Boerenpartij)、1971 年成立的「荷蘭人. 政 治 大 Centrumpartij)、1982 成立的「央黨」(Centrumpartij)、1986 年成立的『中央民 立. 民聯盟」 (Nederlandse Volks-Unie)、1979 年成立的「國家中央黨」(Nationale. 主黨』(Centrum Democraten)與「央黨 86」(Centrumpartij 86)、2002 年荷蘭政. ‧ 國. 學. 治人物佛圖恩(Pim Fortuyn)所成立的政黨「佛圖恩名單」(Lijst Pim. ‧. Fortuyn)。「佛圖恩名單」甚至在 2002 大選後成為國會第二大黨,但最終於. y. Nat. 2008 年宣告解散,而在解散前便已取代其地位的是懷爾得斯於 2006 年 6 月所. er. io. sit. 成立的自由黨。在懷爾得斯領軍下的自由黨在成立五年內便已迅速崛起成為荷 蘭第三大黨,且於 2010 年大選獲得國會眾議院共 150 名席次中的 24 席,隨後. al. n. v i n 並支持由第一大黨「人民自由民主黨」 C h (VolkspartijUvoor de Vrijheid en engchi. Democratie, VVD)及第四大黨「基督教民主黨」(Christen Democratisch Appèl, CDA)所組成的聯合內閣,其政治實力實不容小覷。. 第二節. 9. 研究動機與目的. “Marine Le Pen Scores Stunning Result in French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2/apr/22/marine-le-pen-french-election (22 April 2012). 10 “Right Wing’s Surge in Europe Has the Establishment Rattled,” 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13/11/09/world/europe/right-wings-surge-in-europe-has-theestablishment-rattled.html?pagewanted=all&_r=0 (08 Nov.2013). 4.

(12) 在 2014 年 5 月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出爐後,反移民、反歐盟的各國極右派 政黨在選舉中獲得了空前勝利,尤其是法國的「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與 英國的「獨立黨」 (UK Independence Party)更是紛紛超越其國內的主流政黨, 而分別獲得 24.95%與 26.77%的選票,11在歐洲議會分別擁有 24 名席位。12相較 之下,荷蘭的極右派政黨「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與 2009 年歐洲議 會選舉結果並無二致,獲得四個席次,僅以 13.32%的選票成為荷蘭政黨在歐洲 議會選舉的第三多數。13. 政 治 大 「中央統計署」 (Centraal Bureau voor de Statisiek)2015 年的資料顯示,具有移 立 就人口組成而言,荷蘭國內種族的多元性並不亞於英國與法國。根據荷蘭. 民背景之第一代與第二代人口共有 3,665,321 人,佔荷蘭人口總數的 27.69%。14. ‧ 國. 學. 此外,荷蘭政府所制訂的移民政策乃立基於「多元文化主義」. ‧. (Multiculturalism),社會福利政策所佔政府支出比例亦非常驚人。第一代移民. er. io. sit. y. Nat. 所享有的社會福利便佔了荷蘭社會福利總支出的 20%以上。15. 全球化程度越來越高、地區整合程度越來越深,且歐債危機尚未完全解除. al. n. v i n 的今日,另一波抗拒整合、抗拒外來移民得的反動浪潮正在逐步席捲整個歐洲 Ch engchi U. 大陸。根據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大學」(ETH Zürich)經濟研究所每年所做出 的「全球化指數」 (KOF Index of Globalization)顯示,2015 年荷蘭的全球化程. 11. “Results by Country-France,” Results of the 2014 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 http://www.resultselections2014.eu/en/country-results-fr-2014.html#table02 (26 May 2014). 12 “Results by Country-UK,” Results of the 2014 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 http://www.resultselections2014.eu/en/country-results-uk-2014.html#table02 (25 May 2014). 13 “Results by Country-Netherlands,” Results of the 2014 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 http://www.results-elections2014.eu/en/country-results-nl-2014.html#table02 (02 June 2014). 14 “Bevolking; generatie, geslacht, leeftijd en herkomstgroepering, 1 januari,” Centraal Bureau voor de Statisiek, http://statline.cbs.nl/StatWeb/publication/?DM=SLNL&PA=37325&D1=0&D2=0&D3=0&D4=0&D5=a& D6=l&VW=T (16 May 2015). 15 Aslan Zorlu, “Immigration Participation in Welfare Benefits in the Netherlands,” 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Labor in Bonn (IZA), Discussion paper, No. 6128 (2011), p. 5. 5.

(13) 度高居世界第二,僅次於愛爾蘭。16此外,荷蘭亦是「歐洲經濟共同體」 (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六名創始國之一,在「歐洲單一法案」於 1987 年開始生效後,貨物、服務、人員與資金均可於荷蘭與其他成員國間自由 流動,為其創造另一波經濟發展高峰。但歐債危機爆發後,荷蘭亦直接受到衝 擊,不僅 2008-2013 的經濟成長率由 1.8%下滑至-0.9%,失業率由 3.6%飆升至 7.7%,且國債佔國民生產總額亦由 58.5%上升至 67.9%。17首當其衝受到歐盟整 合正面與負面之影響的荷蘭,為何該國極右派政黨在國內民眾的支持率不但沒 有增加,反而從 2010 年歐洲議會選舉的 17.0%得票率跌落至 2014 年選舉的. 政 治 大 降至 2012 年的 10.1%。荷蘭極右政黨主張嚴格限縮移民政策與脫離歐盟等訴求 立. 13.32%,且自由黨在荷蘭國會選舉於眾議院的得票結果亦由 2010 年的 15.4%下. 是否已逐漸背離多數人民之意願,亦或有其他可能之因素?自由黨受荷蘭民眾. ‧ 國. 學. 支持程度開高走低的演變過程與背後成因似乎值得吾人加以探究。. ‧ y. Nat. 循此,本論文研究問題有二:. er. io. sit. 壹、探求荷蘭的移民政策從 2006 年至 2014 年這段時間是否產生重大轉變。 貳、探求極右派政黨是否對荷蘭的移民政策產生任何影響,及其影響荷蘭移民. n. al. 政策之方式為何?. 第三節. Ch. engchi. i n U. v. 文獻回顧. 對於本論文所提出的研究問題進行探究之前,有必要先瞭解過去的國內外 學者對於此一議題的研究成果,以說明此些文獻對於本論文之關聯性、啟發 性,及可能有哪些研究不足而需彌補之處。循此,由於本論文的兩個變項分別 16. “2015 KOF Globalization Index,” ETH Zürich, http://globalization.kof.ethz.ch/media/filer_public/2015/03/04/rankings_2015.pdf (2015). 17 “Netherlands Government Debt to GDP 1995-2016,” TradingEconomics,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netherlands/government-debt-to-gdp. 6.

(14) 為荷蘭的移民政策與荷蘭自由黨,因此在進行文獻檢閱時亦會以這兩者進行分 類,以探討學者對於此一議題之觀點。同時,藉由檢視前人之研究,也希望能 對本論文所提出的研究問題做更細部、更準確之調整。. 壹、荷蘭移民融合與移民接納政策. 相較於美國所採取的「自我歸類」 (self-classification) ,荷蘭政府對於移民人 口的登記方式乃是依移民之出生國或其父母之出生國而歸類為「少數族群」. 政 治 大 標:促進法律前之平等、在多元文化之基礎上解放少數族群,以及改善少數族群 立 (Ethnic Minority)。1983 年荷蘭國會通過的「少數族群政策」首先確立三項目. ‧ 國. 學. 的社會與經濟狀況。依據此項政策之精神,荷蘭於 1994 年通過「按比例改善移 民在勞動市場的機會法案」(SAMEN),明令雇主所聘用的少數族群雇員需符合. ‧. 當地工作人口中少數族群之比例,並適時提高其工資比例與提出年度檢討報告。. sit. y. Nat. 然而學者基勞頓(Guiraudon)等人認為,荷蘭的少數民族政策之所以仍未能消除. al. n. 其體現在就業與教育。18. er. io. 民族間在經濟與社會上的不平等,原因在於民族間的隔閡依然存在,此一隔閡尤. Ch. engchi. i n U. v. 此外,1980 年代起荷蘭亦開始制定族群融合政策。在此一政策下,難民與移 民得以長期居留,且荷蘭政府也積極保護他們的權利,並鼓勵他們保留自身的文 化傳統。對於不懂荷蘭文的移民,政府甚至會提供服務將官方文件譯成其母國語 言。移民除了享受荷蘭社會的高福利以外,無論是以居留或者依親之方式取得荷 蘭國籍均相對容易。至 2006 年為止,具移民背景的第一代與第二代人口已達荷 蘭總人口 19.3%。儘管荷蘭的移民政策相對寬鬆,移民族群亦享有良好的社會福. 18. Vieginie Guiraudon, Karen Phalet and Jessika ter Wal, “Monitoring Ethnic Minorities in the Netherladns,” 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 Vol. 57, No. 183, pp. 75-87. 7.

(15) 利,其教育程度與經濟狀況仍屈居劣勢。19. 外來移民及其後代已對荷蘭社會之組成造成相當大的改變。如今具有外來 移民背景的荷蘭人已超過荷蘭總人口五分之一,而這主要來自四個國家,包括 土耳其、摩洛哥、蘇利南與荷屬安地列斯。近年來的政治爭議主要聚焦在來自 信仰伊斯蘭教、接近一百萬的非西方國家移民。移民雖然大多居住在大城市, 但融入荷蘭社會的程度卻相對較低,且也有比較高的失業與犯罪率。為改善穆 斯林移民對荷蘭社會的低度參與問題,並維持社會福利制度的有效運作,荷蘭. 政 治 大 策進行大幅度調整,要求外來移民在相當程度上必須接受荷蘭文化與主流價值 立. 政府自 1980 年代施行「少數族群政策」起至今已對移民接納政策與族群融合政. 觀,並積極參與各種社會活動。20. ‧ 國. 學. 從就業層面來看,具備勞動能力之移民人口所享有的社會福利比例一直備. ‧. 受爭議。根據佐魯(Zorlu)分析,移民所享有的社會援助與「失能豁免保險」. y. Nat. sit. (disability benefits)無論是在範圍或是程度均比非移民人士來得多。此. n. al. er. io. 外,就移民的性質來說,即便是在荷蘭出生、成長的非西方國家移民第二代,. i n U. v. 其所耗費的社福支出仍比來自其他西方國家的移民多出兩倍,著實對決策者造 21. 成不小的壓力。. Ch. engchi. 而在移民政策方面,荷蘭政府無論是在制定與執行移民接納或族群融合政 策時,均分別會由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著手進行。索爾登(Scholten)認為,在 型塑移民融合之政策上,中央與地方政府發展出了不同的形式。比起由中央政. 19. 伍慧萍、鄭朗,〈歐洲各國移民融入政策之比較〉 。《上海商學院學報》 ,第 12 卷第 1 期(2011 年),頁 40。 20 Rudy B. Andeweg and Galen A. Irwin, Governance and Politics of the Netherlands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5), p. 44. 21 Aslan Zorlu, “Immigration Participation in Welfare Benefits in the Netherlands,” 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Labor in Bonn (IZA), Discussion paper, No. 6128 (2011), p. 1. 8.

(16) 府進行最終的政策整合,地方政府在型塑移民融合政策時更像是在解決本地的 問題,基本上也就是問題解決導向,而不只是反映中央的要求而已。22另一方 面,除了由上而下的政策整合模式,中央與地方政府亦有許多平行的互動。然 而,索爾登並不認為地方政府會因為第一線與移民有所往來而因為種族文化之 不同而制定更具包容性的地方政策,相反的,地方政策有時甚至產生比中央的 移民政策來得更具同質性或排他性。即便是在鹿特丹與阿姆斯特丹兩個國際大 城,基於「共存共容」(Keeping Things Together)之概念所制定的政策常常也 只是為了解決特定的問題而已,反倒是跟道德感的包容理念沒有太大關係。23. 政 治 大 然而移民政策不過是政府眾多公共政策之一,為何會在 1990 年代開始逐漸 立. 被政治化而成為每次大選激烈辯論之議題?荷蘭是第一個極右派政黨能在國會. ‧ 國. 學. 取得席次的西歐國家,自 1982 年央黨在選戰得利開始,2002 年的佛圖恩名單. ‧. 與 2006 年的自由黨亦接連於於國會大選屢創佳績。此外,極右派政黨同時也挑. y. Nat. 戰了荷蘭歷久不衰的三大政黨的政治地位,包括基督教民主黨、自由民主人民. er. io. sit. 黨與社會民主黨。范豪登(Van Heerden)等人便認為,其實在過去二十年以 來,基督教民主黨、自由民主人民黨與社會民主黨對於移民接納與族群融合政. al. n. v i n 策之立場在某種程度上已逐漸往極右派政黨靠攏,原因是為了吸納更多的游離 Ch engchi U. 選票。因此,極右派政黨於選舉上取得突破性成果前,主流政黨便已經開始醞 釀並進行相關政策之改變。具體而言,主流政黨所提出的政見開始把荷蘭帶往 單一文化的走向,作法像是包括強制進行族群融合、限縮難民庇護與經濟移民 之數量,以及使依親移民的過程變得更加困難等等。但另一方面,其他小黨如 綠黨或社會自由黨等則是採取完全相反的策略,其所提出之主張越來越與極右. 22. Peter Scholten, “The Multilevel Governance of Migrant Integration: A Multilevel Governance Perspective on Dutch Migrant Integration Policies,” in Umut Korkut, Gregg Bucken-Knapp, Aidan McGarry, Jonas Hinnfors and Helen Drake eds., The Discourse and Politics of Migration in Europe,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13), pp. 152-153. 23 Ibid., p. 168. 9.

(17) 派政黨大相逕庭。最後,范豪登認為移民政策之爭議之所以被政治化,主要原 因仍在於反映極右派政黨之興起。24. 貳、荷蘭極右派政黨. 1970 年代以後,來自荷屬殖民地(蘇利南、荷屬安地列斯群島)、土耳其 與摩洛哥等移民大量湧入荷蘭本土。到了 1990 年代初期時,來自非歐盟成員國 的移民大概佔了荷蘭總人口 3.9%。然而,在 1988 年到 1992 年這短短四年時. 政 治 大 族主義蔓延的情形下,此一社會環境之改變已成為了極右派政黨成長茁壯之溫 立 間,支持限縮移民享有之權利與福利的人數也整整翻了一倍。很明顯的,在種. ‧ 國. 學. 床。在無力感的驅使之下極右派政黨尤其受到勞工與低收入族群之支持。 即便荷蘭的極右派政黨首先在 1982 年取得國會席次,但依格那茲(Piero. ‧. Ignazi)卻認為,儘管越具有種族主義傾向與越認為自身受到社會邊緣化的選民. sit. y. Nat. 支持極右派政黨的機率越高,但由於此些政黨缺乏組織與領導力強的人物出. al. er. io. 現,且對極右派政黨崛起的外部反制力量也非常強大,因此極右派政黨如「央. v. n. 黨」 (Centrumpartij)與「中央民主黨」(Centrum Democraten)始終發揮只能短. Ch. engchi. i n U. 暫左右輿論的政治影響力,使得荷蘭極右派政黨在 1980 與 1990 年代一直無法 在政壇嶄露頭角。25. 另一方面,由於極右派勢力在比利時的法蘭德區(Flanders)亦受到一定程 度之支持,因此亦有學者對荷蘭與比利時進行比較分析。德威特(De Witte)與 卡蘭德曼(Klandermann)的著作發現,比利時的極右派政黨在選舉上比荷蘭的 24. Sjoerdje van Heerden, Sarah L. de Lange, Wouter van der Brug and Meindert Fennema, “The Immigration and Integration Debate in the Netherlands: Discursive and Programmatic Reactions to the Rise of Anti-Immigration Parties,” Journal of Ethnic and Migration Studies, Vol. 40, No. 1 (2014), pp. 132-134. 25 Piero Ignazi, Extreme Right Party in Western Europ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170-173. 10.

(18) 極右派政黨來得功。作者認為,比起比利時,荷蘭較無國族或種族認同之威 脅,因此荷蘭的極右派政黨也比較無法發展出次文化網絡。此外,由於極右派 政黨常常會導致國內衝突與分裂情節升高,對此荷蘭政府始終採取相對壓制的 態度進行處理,因此也不利於此些政黨內部組織的穩定度。最後,相較於比利 時,荷蘭國民對於外來移民的負面觀感相對較低,且對政府的施政成果也較為 滿意,因此支持該國的極右派政黨的選民也少了許多。循此,由於在社會結構 上選民已不易被其政見所吸引,荷蘭極右派政黨在組織與動員上便顯的更為困 難重重。然而,德威特與卡蘭德曼最後也認為,一旦荷蘭出現有群眾魅力、且. 政 治 大 比利時越來越相近,而這似乎應驗了 2002 年佛圖恩名單與 2006 年自由黨在荷 立 亦有能力維持政黨內部穩定的極右派領袖型人物時,其向上擴展的模式便會與. 蘭政壇之崛起。26. ‧ 國. 學 ‧. 范得帕(Van der Pas)、德芙芮(De Vries)與范得伯格(Van der Brug)等. y. Nat. 人則是試圖從個人層次出發,探討自由黨黨魁懷爾得斯(Geert Wilders)在選舉. er. io. sit. 結果之得利是否與其在媒體上出來的出眾領袖氣質有關。其認為,儘管一般學 者常認為政黨領袖的個人特質與政黨成功與否息息相關,但從實證研究所得出. al. n. v i n 的結果可以發現,在螢幕前所表現出的自信與氣度,其實與選民支持與否沒有 Ch engchi U 太大關係,即便是對未來願景所提出之政見亦與選民所給予的支持程度也沒有 直接關連。懷爾得斯之所以在選戰上能有出色表現,主要還是與其在大眾媒體 上的曝光率有關。原因在於無論是喜好或是厭惡懷爾得斯之記者,常因其於公 眾場合所發表的驚人言論能快速吸引社會大眾注意力,而認為無論對於懷爾德 斯之正面或負面報導均非常具有可看性,因此可以在報章雜誌或電視上持續下 去,以吸引大眾的收視率與點閱率。27. 26. Hans De Witte and Bert Klandermans, “Political Racism in Flanders and The Netherlands: Explaining Differences in the Electoral Success of Extreme Right-Wing Parties,” Journal of Ethnic and Migration Studies, Vol. 26, No. 4 (2000), pp. 713-714. 27 Daphne van der Pas, Catherine De Vries and Wouter van der Brug, “A Leader Without a Party: 11.

(19) 從過去的歷史可以發現,儘管荷蘭極右派政黨偶爾能在選舉擁有驚人表 現,但選民對於此些政黨的支持度卻並不持久。布萊克(Bleich)與蘭柏 (Lambert)認為此一現象應與荷蘭的歷史背景與法律制度有關。其認為,有些 國家之所以特別對國內帶有種族歧視色彩之政治組織壓制,原因主要來自於荷 蘭過去的專制體制歷史。此外,有簽署並批准「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公約」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ICERD)的國家也會因為國際輿論壓力而增強對此些組織的壓制力道。28. 政 治 大. 荷蘭不但有被納粹專制政權統治之歷史,在 1971 年亦批准了「消除一切種. 立. 族歧視公約」 (ICERD)。即便在歷史上一直有極右派政黨之存在,且自由黨甚. ‧ 國. 學. 至有能力在 2010 年成為國會的第三大黨,布萊克與蘭柏仍視荷蘭為對此些政治 組織壓制力道程度非常高的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荷蘭脫離納粹統治. ‧. 後,荷蘭女王懷厄明娜(Queen Wilhelmina)首先於 1944 年頒佈了「叛國組織. y. Nat. sit. 解散決議」 (Besluit Ontbinding Landverraderlijke Organisaties),此一決議賦予了. n. al. er. io. 法官禁止極右派政黨進行過度擴張之權力。自此以後,荷蘭政府始終有意願且. i n U. v. 亦有工具打擊極右派政黨的成立。儘管在歷史上荷蘭法官並沒有幾次完全實行. Ch. engchi. 此項禁令,但實行此項禁令的可能性已確實造成了嚇阻效應。舉例來說,1998 年阿姆斯特丹法院便因其黨政大會上充滿種族歧視與排外的言論而宣告極右派 政黨「央黨 86」(Centre Party ’86)為違法的犯罪組織,隨即令其解散。. 穆德(Cas Mudde)則是從較為宏觀的角度觀察歐洲極右派勢力發展之現象。 其認為,儘管學術界與媒體都認為歐洲的政治傾向正在右偏,但卻很少人能提出.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eert Wilders’ Leadership Performance in the Media and His Electoral Success,” Party Politics, Vol. 19, No. 3 (2011), p. 463. 28 Erik Bleich and Francesca Lambert, “Why Are Racist Associations Free in Some States and Banned in Others? Evidence from 10 Liberal Democracies,” West European Politics, Vol. 36, No. 1 (2013), p. 144. 12.

(20) 實證。儘管歐洲極右勢力確實會從人民著手而逐漸並依序影響政黨、政策,直到 政治。然而,此些政黨大部分只能影響移民政策之走向,且最多只能算是催化劑, 而非主導者。總體來說,歐洲極右勢力的影響力還是有限的,但在未來還是有可 能因為金融危機、適度的立場調整、以及媒體的話題性與能見度而逐漸增加他們 的影響力。29. 參、綜合評論. 政 治 大 無論是在選舉與媒體上均產生非常高的話題性,但多數仍並不看好荷蘭極右派政 立 綜合以上文獻所提出的主要論點,可以發現儘管荷蘭極右派政黨近年來的確. ‧ 國. 學. 黨未來能產生巨大的政治能量而影響該國的政策走向,有些學者從法律、制度與 歷史的面向切入,有些則分別從社會與組織內部層面進行觀察。. ‧ sit. y. Nat. 儘管如此,卻鮮少看到文獻能提出實證證明歐洲極右勢力確實會從人民著手. al. er. io. 而逐漸並依序影響政黨、政策,直到政治。即便每個人都瞭解他們的訴求主要著. v. n. 重在反開放、反移民與反歐盟整合等等,但卻很少學者能夠證明此些政黨訴求與. Ch. engchi. i n U. 該國的相關政策產出是否確實具備因果關係,亦或只是成為政客吸納選票之工具 而已。此外,即便是探討移民政策之文獻,也多數著重於制度與法規本身之內容 或政府施行之過程及結果,而較少提及極右派政黨在這當中的角色為何,是否確 實造成一定程度之阻力。. 有鑑於此,透過收集第一手資料而對自由黨成立此一時點前後進行比較分析, 本文期望能得出一定的研究成果,證明此兩項變數間是否存在單向或雙向影響之. 29. Cas Mudde, “Three Decades of Populist Radical Righ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So What?,”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Vol. 52 (2013), p. 1. 13.

(21) 關連性。若有,其方式與過程分別為何。. 第四節. 研究途徑與研究方法. 壹、研究途徑:歷史研究途徑. 歷史研究途徑(Historical approach)係以歷史的角度,運用史實資料與方 法,來陳述相關議題的演變,並以此解釋其中的因果關係,以及對外來的發展. 政 治 大. 做出預測推斷的研究途徑。換句話說,歷史研究途徑,不在建立歷史演變的法. 立. 則,而在了解時空背景對於研究主題產生背景的因果關係探討。. ‧ 國. 學. 歷史為過去的政治,而政治乃現在之歷史,包括政黨史、外交關係史、政. ‧. 治思想史。而對於歷史之定義,王玉民在其著作中則認為:『係指該問題發生. y. Nat. sit. 及演變的沿革具有長時間研究的性質,藉由分析與該問題有關的資料,歸納出. n. al. er. io. 可供解釋與預測的理論。』30. Ch. engchi. i n U. v. 此外,歷史研究由於受題材之約束,大抵只能從三方面去從事研究: (一)重新鑑定資料之可信度或真實性 (二)重新解釋史料或事實—由於新資料之出現,不同的思想與方法,都可能 有新的解釋 (三)將原有史料或史實重新安排,會產生新的意義與概念。31 在歷史研究的過程中,判斷資料的可信度則是採用資料的重要關鍵。. 30 31. 王玉民,《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原理》 ,(台北:紅葉文化,1994) ,頁 247。 同前註,頁 21。 14.

(22) 由於探討移民政策是否受政黨政治之影響而產生轉變必須先對其歷史演變 與現況有通盤瞭解,故本論文將主要採取歷史研究途徑作為研究途徑,並以荷 蘭自由黨成立前後作為分野之時點而對該國移民政策是否因此開始產生變化進 行分析。. 貳、研究方法:文獻分析法. 本論文所採取的主要研究方法為文獻分析法,即對於政策、獨特的事件、. 政 治 大 一般來說,第一手資料包括政府文件與官方出版品與其發佈之新聞稿等等,第 立 個案、情勢與問題蒐集並整理相關的第一手與第二手資料後再仔細進行分析。. ‧. ‧ 國. 學. 二手資料則包括專書、期刊與會議論文等學術著作,以及報章雜誌等等。. 就本論文來說,作者將蒐集與荷蘭移民政策及該國極右派政黨相關的正式. sit. y. Nat. 文件作為研究之基礎。前者包括荷蘭政府歷年來的移民法規與相關統計數據,. al. er. io. 後者則包括自由黨創立後所提出之政綱。此外,荷蘭政府所發布之聲明以及自. v. n. 由黨代表人物於公開場合所發表之言論亦均會被納入第一手資料蒐集的範圍. Ch. engchi. i n U. 內。就第二手資料來說,作者亦會蒐集過去有關此一議題的國內外學術專書、 會議與期刊論文,以及網路與實體新聞報導等做為本文研究之輔助資料來源。. 第五節. 研究範圍與研究限制. 壹、研究範圍. 一、時間範圍. 15.

(23) 本論文旨在探討自由黨對荷蘭移民政策之影響。故即便於第二章第一節敘 述過去荷蘭極右派政黨之歷史發展時之時間範圍會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後,但為求聚焦本文主要的核心問題,本文其他章節之時間範圍將限縮為自由 黨創黨年(2006 年)至 2014 年年底為止。. 二、空間與研究對象之範圍 為呼應本文所提出的核心問題,研究的空間範圍將主要限縮在荷蘭國內。 然由於第二章第三節亦探討自由黨在歐洲議會的政治表現,因此在本節亦會將. 政 治 大 在歐盟層次的探討上作者亦會聚焦於歐洲議會本身,以及歐盟主要成員國國內 立 研究範圍拉大至歐盟層次。但未免範圍過大模糊本論文主要著重之部分,因此. 的極右派政黨,以觀察各國極右派政黨間是否有彼此合作以擴大其影響力之可. al. er. io. sit. y. Nat. 貳、研究限制. ‧. ‧ 國. 學. 能性存在。. v. n. 社會科學的有趣之處在於能以不同切入角度對同一事件進行分析與觀察,. Ch. engchi. i n U. 以得出不同的結果,然而這也代表著對同一事件擁有通盤了解不但需要花費大 量的時間與資源,同時也需要極大的篇幅做解釋,因此吾人勢必需要對檢視的 對象和詮釋角度做一定程度之取捨。循此,本論文的研究限制如下. 一、語言 進行本論文研究所需之第一手資料大部分為荷蘭政府所公布、尤其有關移 民議題的官方文件、法令規章,以及國會的議事記錄。然作者雖從 2014 年九月 至荷蘭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學生生涯,唯恐所待 時間仍不足於完全通曉荷蘭文,故本論文研究資料來源均仍以英文翻譯的官方 16.

(24) 文件為主。. 二、研究對象 由於荷蘭為多黨制國家,走極右派路線之政黨並不只限於自由黨。此外, 除了荷蘭以外,近年來歐洲許多國家的極右派問題亦逐漸被彰顯出來,包括英 國、法國、奧地利、希臘等其他歐盟國家。雖然在多方比較下或許能對極右派 的相關議題產生更全面的認識,然囿於作者論文撰寫時間與語言能力之限制, 在相當程度上仍必須對其進行取捨,實謂可惜。. 三、後續發展. 立. 政 治 大. 由於本文研究之時間軸只至 2014 年為止,然自由黨仍為荷蘭國會第三大. ‧ 國. 學. 黨,因此其存續對未來對荷蘭移民政策走向之影響力是否會擴大或縮減雖仍有. sit. y. Nat. 研究架構. io. n. al. er. 第六節. ‧. 繼續深究之價值,但並不在本論文的研究範圍內。. Ch. engchi. i n U. v. 本文共可分為五章。第一章為緒論,第一節首先說明本文的研究背景;再 於第二節闡明研究動機與研究目的;第三節為文獻回顧,藉由研讀其他學者對 於荷蘭移民政策與荷蘭極右派所做出的有關研究成果,除了藉此能更深入了解 此一議題的因果關係外,也試圖在本論文之篇章內容中補足過去尚未被研究透 徹之處;第四節為研究途徑與研究方法,作者分別採取歷史研究法與文獻分析 法,以試圖從漫無邊際的資料蒐集中找出變數間的關連性;第五節為研究範圍 與研究限制,對本論文的時間範圍與空間範圍進行限縮,目的在於排除不必要 的中介變數與資料蒐集。最後,第六節則為研究架構與章節安排,分別以架構 圖與文字說明交代本文之研究內容與方向; 17.

(25) 本論文第二章專門探討荷蘭的自由黨。第一節首先從過去有關文獻交代極 右派政黨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於荷蘭萌芽、發展,甚或進行細部轉型之過 程;第二節從其黨綱與黨魁之發言瞭解自由黨的主要訴求為何,有關於移民政 策的訴求分別為哪些,及其內容為何;最後第三節則試圖從國內與歐盟的層次 觀察自由黨是否已足以對此二者產生影響力,並已展現初步的政治成果。. 本文第三章主要在說明荷蘭移民政策演變之過程,其中並以自由黨成立的. 政 治 大. 2006 年為分野之時點,以比較成立前後荷蘭的移民政策是否因此而進行局部放 寬或緊縮。. 立. ‧ 國. 學. 第四章為本論文研究之重心,即試圖分析自由黨究竟是否足以影響荷蘭移. ‧. 民政策制訂與執行之方向。循此,第一節首先必須釐清政府與自由黨對於移民. y. Nat. 政策制訂立場的相同與相左之處分別為何;第二節則探討自由黨得以影響該政. er. io. sit. 策制訂方向可運用之工具有哪些;最後,第三節將綜合前述研究之結果,以歸 納出自由黨對於此一議題是否存在著任何具體之成果。. n. al. Ch. engchi. i n U. v. 本論文第五章為結論,除了分別回答本論文一開始所提出的二個主要研究 問題外,也希望能說明本論文對後續研究之貢獻與不足之處。. 18.

(26) 第二章. 荷蘭極右派政黨於國內與歐盟層次之角色. 懷爾德斯所領導之自由黨並非荷蘭歷史上的第一個極右派政黨。自第二次 世界大戰結束以降,荷蘭共出現超過九個、在政治光譜上被歸類為具有極右派 傾向之政黨。1980 年成立的「央黨」更是西歐國家中第一個取得國會席次之極 右派政黨。儘管本質相近,但不同的時空背景與政治環境仍使其政治訴求有著 細微之差異。尤其在三波主要移民潮與歐債危機後,穆斯林族群更是成為荷蘭 極右派政黨所針對之主要目標。循此,在探討自由黨之前,有必要先對荷蘭歷. 政 治 大. 史上、尤其 1980 年後的主要極右派政黨進行通盤之瞭解。. 立. ‧ 國. 學. 其次則為對自由黨本質進行細部之探究,包括成立之過程、過往在荷蘭大 選上取得之成果,以及其主要政治之訴求為何。尤其在族群融合與移民政策議. ‧. 題上,懷爾德斯所採取之立場、態度與作為更是吾人必須探討之重點。. sit. y. Nat. al. er. io. 再者,自由黨與其他歐盟成員國的極右派政黨亦具有密切之互動,如法國. v. n. 的「民族陣線」、比利時的「弗拉芒聯盟」,以及英國的「獨立黨」等等。尤其. Ch. engchi. i n U. 在過去幾次歐洲議會選舉,此些政黨所取得之席次更有逐漸茁壯之趨勢。循 此,本章最後一節將從歐洲議會進行分析,以瞭解自由黨在歐盟上是否已展現 初步之政治成果,並且逐漸產生影響力。. 第一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荷蘭極右派政黨之發展. 荷蘭極右派政黨之發展最早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納粹統治時 期,但直至 1970 年代大量來自北非、土耳其與南歐國家之移工,以及來自荷蘭. 19.

(27) 前殖民地如蘇利南(Suriname)與荷屬安地列斯(Netherlands Antilles)之人民 大量湧入荷蘭形成第二波移民潮後,荷蘭極右派政黨在 1980 年代以後才開始逐 漸擁有一定的支持度。除了本論文所主要研究之對象「自由黨」以外,荷蘭在 過去 70 年共出現其他九個具有相同政治立場之政黨,以下便以 1980 年做為前 後分野之時間點進行說明。. 壹、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至 1970 年代. 政 治 大 立的「國家社會主義運動」 立(Nationaal Socialitische Beweging)便帶有法西斯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間期,政治人物穆瑟(Anton Mussert)於 1931 年所成. ‧ 國. 學. 義之色彩,但從未在任何選舉取得任何突破。由於穆瑟的政治言論不但充分代 表了中產階級想法,同時也揉合了激進、極端之措辭,因此在獲得一部份民眾. ‧. 支持下首度於 1935 年地方選舉獲得 7.9%得票率。. sit. y. Nat. al. er. io. 取得初次選舉成果後,穆瑟原有的國家社會主義立場更形極端,隨後不但. v. n. 組織了一支民兵,同時也吸納了其他小型極右派組織,最終總共招募了超過五. Ch. engchi. i n U. 萬黨員。1但即使黨員為數眾多,「國家社會運動」的政治表現並不出色,兩年 後於 1937 年全國大選所獲得的得票率不逾 4%。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佔領 荷蘭期間,「國家社會運動」才在納粹的授權下擁有政治影響力而成為當時荷蘭 唯一合法政黨,並擁有超過十萬名黨員。而為避免納粹勢力死灰復燃,荷蘭女 王懷鄂明娜(The Queen Wilhelmina)於 1944 年 9 月 17 日簽署「叛國組織解散決 議」 。該決議不但解散了國家社會運動,同時也對未來擁有相同政治傾向之政黨 產生相當強大之阻力。2 1. Herman van der Wusten and Ronald E. Smit, “Dynamics of the Dutch 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 ( the NSB), 1931-35,” in Stein Ugelvik Larsen, Bernt Hagtvet and Jan Petter Myklebust (eds.), Who Were the Fascists (Bergen: Universistetsforlaget, 1980), p. 539. 2 Jaap van Donselaar, “Patterns of Response to the Extreme Right in Western Europe,” in Peter H. 20.

(28) 在 1950 年代,極右派勢力如「前政治犯協助組織」(Stichting Oud Politieke Delinquenten)企圖以協助前荷蘭納粹黨員免受國家清算之形式重啟政治活動, 但隨即受到政府有關當局大力壓制而強制解散。但一部份的組織成員在解散後 隨即與惡名昭彰的前「納粹武裝親衛隊」(Waffen-SS)成員范提能(Paul van Teienen)於 1953 年逕行創立「國家歐洲社會運動」(Nationaal Europese Sociale Beweging),企圖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荷蘭首先成立的第一個極右派政 黨。3儘管「國家歐洲社會運動」向政府所提出之政黨組織章程內容相當符合民. 政 治 大 國組織解散決議」以其擁有重組前納粹組織「國家社會運動」之潛在意圖為由 立. 主原則,但荷蘭最高法院仍認為大部分成員均為前納粹黨員,便遵照 1944「叛. 旋即於 1954 年予以勒令禁止。4. ‧ 國. 學 ‧. 在 1960 年代,為爭取國內農人權益而於 1963 年所成立之「農夫黨」. y. Nat. (Boerenpartij)亦具有極右派政黨之傾向,因而吸引許多前「國家社會運動」. er. io. sit. 成員加入。除了鼓吹全球化與歐洲整合對國內農業與畜牧業所帶來之威脅以 外,「農夫黨」亦支持專制制度與個人主義,並反對政府實施議會制度與課徵高. al. n. v i n 額所得稅。「農夫黨」於 1966C 年地方選舉獲曾得 6.7%得票率,隔年全國大選則 hengchi U. 獲得 4.7%之選票。據 1964 年一項民調顯示,「農夫黨」黨魁庫庫克(Hendrik. Koekoek)受民眾歡迎之程度僅次於社會黨主席。5惟許多黨員在第二次世界大 戰期間擁有協助納粹統治之背景,與戰後荷蘭反法西斯主義的政治氛圍有所衝 突,使黨內對於此些黨員是否能繼續擁有黨籍之爭議形成擁護與反對兩大派. Merkel and Leonard Weinberg (eds.), Right-Wing Extremis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London: Frank Cass, 2003), p. 282. 3 Jaap van Donselaar, “Post-war fascism in the Netherlands,” Crime, Law and Social Change, Vol. 19 (1993), pp. 90-92. 4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p. 78. 5 Hans Daalder, “The Netherlands: Opposition in a Segmented Society,” in Robert Alan Dahl (ed.), Political Opposition in Western Democracie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6), p. 234. 21.

(29) 系。在派系之爭越演越烈後,「農夫黨」聲勢每況愈下,並於 1968 年一分為 二,但直至 1981 年才徹底瓦解。. 6. 1971 年所成立之「荷蘭人民聯盟」(Nederlandse Volks-Unie)在政治立場上 更形右傾,其主張也更符合傳統極右翼政黨之理念。「荷蘭人民聯盟」的初始創 立宗旨在於使荷蘭與比利時荷語區能合併為同一國家,並將其他種族驅逐於新 荷蘭王國之外。其充滿「種族中心主義」(Ethnocentrism)之主張同時也融合了 對專制主義與統合主義之信仰,與對議會制度的不信任。譬如「荷蘭人民聯. 政 治 大 責,國會議員亦應透過統合主義(Corporatism)代表制之標準選出,而非政黨 立. 盟」於 1972 年所提出的政黨文宣中便呼籲荷蘭王室所提名之總理不應對國會負. 名單比例代表制。7「荷蘭人民聯盟」不僅吸納許多前「國家社會運動」成員加. ‧ 國. 學. 入,在公開談話上亦充分表達其反移民之訴求,其於 1974 年首度在海牙參與地. ‧. 區選舉時所發行的宣傳手冊其中一段便寫道:「海牙必須維持白人優勢與良好治. y. Nat. 安!幫助我們解放海牙,免於蘇利南與安地列斯人所帶來之瘟疫」。8但即便試. er. io. sit. 圖以強烈歧視性之措辭激化民眾情緒,「荷蘭人民聯盟」所取得的選舉成果並不 盡理想,最佳紀錄僅於 1977 年全國大選獲得 0.4%得票率。然有鑑於其煽動與. al. n. v i n 歧視性言論已觸動荷蘭政府之底線,荷蘭法院於 1978 年裁定「荷蘭人民聯盟」 Ch engchi U 為犯罪組織,並剝奪同年地區大選選舉資格。即便於 1979 年提起上訴,荷蘭最 高法院仍維持相同裁定。9. 在無法參加選舉取得地區與全國議會席次的情況下,「荷蘭人民聯盟」最終. 6. Christopher Husbands, “The Netherlands: Irritants on the Body Politics,” in Paul Hainsworth (ed.), The Extreme Right in Europe and the USA (London: Printer, 1992), p. 108. 7 Gerrit Voerman and Paul Lucardie, “The Extreme Right in the Netherlands: The Centrists and their Radical Rivals,”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Vol. 22, No. 1 (1992), p. 38. 8 英譯為”The Hague must stay white and safe. Help me free our city from the plague of Surinamese and Antillianese.” 9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p. 79. 22.

(30) 只能逐漸喪失政治動力,最後宣告解散。此後雖四名前任黨員於同年創建「國 家中央黨」 (Nationale Centrumpartij),但許多成員於 1980 年的第一次公開集會 結束後在阿姆斯特丹襲擊許多尋求庇護的摩洛哥人,10引發大規模抗議,最終 在社會輿論壓力下亦於同年三月自行解散。11. 貳、1980 年代至 2005 年. 「國家中央黨」解散後,「荷蘭人民聯盟」創黨黨員之一布魯克曼(Henry. 政 治 大 在於保存荷蘭文化,但同時也與「荷蘭人民聯盟」極端民族主義之理念保持適 立 Brookman)自行成立「央黨」(Centrumpartij)。布魯克曼創立「央黨」之宗旨. ‧ 國. 學. 當距離。持續給予「央黨」政治動能之來源來自於持續湧入荷蘭的非歐洲國家 移民,及其附隨之高失業率、青少年犯罪、環境與文化認同等問題。對此,「央. ‧. 黨」主張政府應將非法移民驅逐出境,合法移民則應強制予以同化,對於第三. sit. y. Nat. 世界國家之援助則應做為鼓勵在荷移民返回母國所需之資金。12「央黨」於. al. er. io. 1982 年全國大選首度以 0.8%得票率擊敗「荷蘭人民聯盟」而於國會取得一. v. n. 席,隨後亦藉由「將外國人趕出歐洲」之口號而於 1984 年歐洲議會大選在荷蘭. Ch. engchi. i n U. 國內取得 2.5%支持率。13儘管「央黨」在當時已成為戰後荷蘭歷史上最具規模 之極右派政黨,但黨內的極端派系批評黨魁揚瑪特(Hans Janmaat)領導方式過 於溫和,隨後即聯合其他派系於 1984 年將揚瑪特予以除籍。然而與「農夫黨」 命運相同,「央黨」黨內派系鬥爭最終亦造成該黨面臨分裂之命運。14. 10. Gerrit Voerman and Paul Lucardie, “The Extreme Right in the Netherlands: The Centrists and their Radical Rivals,” p. 40. 11 Cas Mudde and Joop van Holsteyn, “The Netherlands: Explaining the Limited Success of the Extreme Right,” edited by Paul Hainsworth., The Politics of the Extreme Right: From the Margins to the Mainstream (London: Printer, 2000), p. 146. 12 Piero Ignazi, Extreme Right Party in Western Europe, p. 164. 13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p. 80. 14 Piero Ignazi, Extreme Right Party in Western Europe, p. 165. 23.

(31) 「央黨」雖於 1986 年地方選舉贏得六名地區議會席次,但得票率差強人 意,僅獲得 0.4%。且由於財務狀況不佳,「央黨」於同年宣告破產而正式解 散。另一方面,前黨魁揚瑪特在被剝奪黨籍後則帶領部分跟隨者自行成立「中 央民主黨」 (Centrumdemocraten),而「央黨」在解散後其餘立場較為極端之黨 員亦自行創建「央黨 86」(CP’86),而形成兩小黨互爭之局面。「央黨 86」在意 識形態上故意與「央黨」及「中央民主黨」做區隔,而轉為支持「種族民族主 義」 (Ethnic Nationalism)、「民族革命」(National Revolution),以及在社會經濟. 政 治 大 次,但由於缺乏足額黨員,「央黨 86」無法參與 1989 國會大選進一步取得政治 立 層面遵循統合主義走向第三條路。15即便曾於地方選舉上獲得四名地區議會席. 權力。直至 1990 年代後期,該黨已成為有名無實之空殼政黨。但由於其仍持續. ‧ 國. 學. 發表許多極具歧視性的公開言論。荷蘭法院最終在 1998 年以唆使種族仇恨為由. ‧. 勒令禁止「央黨 86」再進行任何政治活動,隨即予以強制解散。16. y. Nat. er. io. sit. 相較之下,「中央民主黨」卻能成為 1980 年代中期至 1990 年代晚期在荷蘭 最具影響力之極右派政黨。承襲「央黨」之理念,「中央民主黨」同樣對外來移. al. n. v i n 民充滿成見,並稱之為「外來勢力對荷蘭的侵佔與支配」 。該黨於 1986 年國會 Ch engchi U. 大選初試啼聲時僅取得 0.1%得票率,三年後則透過打著「荷蘭優先」之口號首 度於 1989 年國會大選獲得 0.9%得票率而擁有一席,且隔年再於 1990 年地方選 舉中取得重大突破而於荷蘭四大城市的市議會中共獲得 12 名席次。17從此次選 舉後,許多出口民調均顯示「中央民主黨」的支持率呈現持續且穩定之成長。 三年後, 「中央民主黨」再度刷新得票紀錄,於 1994 年選舉於地區議會一共取. 15. Peter Mair and Cas Mudde, “The Party Family and its Study,” 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 1 (1998), p. 220. 16 Cas Mudde and Joop van Holsteyn, “The Netherlands: Explaining the Limited Success of the Extreme Right,” p. 149. 17 阿姆斯特丹、海牙、鹿特丹與烏特列支。 24.

(32) 得 27 席席次18,且在國會中亦以 2.5%得票率囊括三席。然而在 1994 年大選達 到政治顛峰後,民眾對「中央民主黨」的支持率每況愈下,最終在 1998 年大選 僅於地區議會僅取得兩名席次,且喪失國會固有三名席次,得票率更是下跌至 0.6%。19. 「中央民主黨」失敗主因並不在於缺乏支持者,而在於缺乏有能力之領導 者。依穆得(Cas Mudde)之分析,荷蘭國內對於極右派政黨具有高度壓迫性之 政治氛圍存在,而形成該黨在政治增補上之困難,此一壓力主要來自黨員之雇. 政 治 大 得知黨員另一身份後便直接或威脅免職以要求其職員退黨。其次,許多黨員亦 立 主、反法西斯主義團體、媒體與荷蘭國家安全組織。20舉例來說,許多雇主在. 受到反法西斯主義團體威脅,甚至人身攻擊。再者,荷蘭部分媒體在當時亦喬. ‧ 國. 學. 裝成新成員滲透該黨,並公開披露其具高度歧視性之內部決議與未來採取之行. ‧. 動,使其選舉結果在負面形象大增之下遭受嚴重挫敗。21在各種社會與經濟壓. y. Nat. 力交互影響下,僅存有少數認為政治利益值得犧牲既有生活的機會主義者願意. er. io. sit. 擔任黨內要職,然而這些黨員大部分為過往具有犯罪紀錄、生活在社會邊緣之 人士,並不真正具有能帶領該黨突破政治困境之特質。22. n. al. Ch. engchi. i n U. v. 2002 年由政治人物佛圖恩(Pim Fortuyn)所成立的「佛圖恩名單」(Lijst Pim Fortuyn)更是進一步將荷蘭極右政黨之影響力推至歷史高峰。在創黨前, 佛圖恩原為荷蘭北部「葛洛寧恩大學」(University of Groningen)社會學教授, 但在意識型態上卻極力撇清與法國勒朋(Le Pen)父女及奧地利海得(Joerg 18. 尤其在充斥移民的主要城市中更是受到高度支持,在阿姆斯特丹、海牙與鹿特丹之得票率分 別為 7.9%,9.2%與 10.2%。 19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p. 81. 20 Cas Mudde, The Ideology of the Extreme Right, op. cit., pp. 124-125. 21 Cas Mudde and Joop van Holsteyn, “The Netherlands: Explaining the Limited Success of the Extreme Right,” p. 148. 22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p. 86. 25.

(33) Haider)之關係,因此有些學者傾向視其意識型態為自由主義與右派民粹主義 之綜合體。23然無法否認的是,佛圖恩在反對移民之立場上非常明確,其不但 曾呼籲荷蘭政府應大幅縮減移民人數,亦公開抨擊伊斯蘭與穆斯林族群將危害 荷蘭在文化上寬容之本質。. 儘管在 2002 年選舉結果出爐九天前遭暗殺身亡,24「佛圖恩名單」在 2002 年創黨同年五月的國會選舉仍拿下歷史性 17%之選票與 26 名席次,為該次選舉 獲得第二高票之政黨,可見荷蘭人民在當時對於該黨在移民問題立場上具有相. 政 治 大 府,創下極右派政黨在荷政治影響力歷史新高,但六個月後國會旋即解散。待 立 當程度認同。25在大選結束不久後,該黨與第一及第三高票政黨組成聯合政. 便於荷蘭政治版圖上逐漸消逝。. 學. ‧ 國. 一年後再度舉行大選,佛圖恩名單所獲得之席次已縮減至原有三分之一,隨後. ‧. y. Nat. 佛圖恩於選前被刺身亡固然是該黨在缺乏強人領導下迅速式微之主因,卻. er. io. sit. 無法掩飾該黨體質極度不健全之事實。首先,佛圖恩名單充斥著謀求政治利益 的機會主義者,黨內 26 名國會議員在過去全無政治經驗。其次,該黨內部無法. al. n. v i n 進行良性溝通與合作,因其唯一共同點僅在於對佛圖恩之支持。 Ch engchi U. 26. 最後,在士. 氣日趨低迷,且始終未能出現足與佛圖恩並駕齊驅之領導人帶領該黨走出低潮 之情況下,佛圖恩名單最終於 2008 年正式解散。. 荷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至今曾出現九個極右派政黨,儘管前七個極 右派政黨無論於國會大選或地區選舉的成果均不盡理想,然 2000 年後所成立的 23. Paul Lucardie and Garrit Voerman, “Liberal Patriot or National Populist? Het gedachtegoed van Pim Fortuyn,” Socialisme en Democratie, Vol. 59, No. 4 (2002), p. 34. 24 弔詭的是刺殺佛圖恩之人士並非移民亦非穆斯林,而為動物保育人士。 25 Wouter van der Brug, “How the LPF Fuelled Discontent: Empirical Tests of Explanations of LPF support,” Acta Politica, Vol. 38, No. 1 (2003), p. 95. 26 David Art, Inside the Radical Right: The Development of Anti-Immigrant Parties in Western Europe, op. cit., pp. 182-184. 26.

(34) 「佛圖恩名單」與「自由黨」在近年來所取得的選舉成果已證明極右派政黨於. 荷蘭之發展已無法被忽視。(參見表 2-1) 表 2-1:荷蘭極右派政黨之發展 名稱. 成立時間. 創始人. 最佳選舉成果. 國家社會運動 (Nationaal Socialitische Beweging). 1931. Anton Mussert. 1935 年地方選舉 7.9%得票率. 國家歐洲社會運動 (Nationaal Europese Sociale Beweging). 1951. Paul van Tienen & Jan Wolthuis. 農夫黨(Boerenpartij). 1963. 政 治 Hendrik Koekoek 大. 國家中央黨(Nationale Centrumpartij). 1979. 荷蘭人民聯盟四 名前黨員. 央黨(Centrumpartij). 1982. Henry Brookman. 中央民主黨 (Centrumdemocraten). 1986. Hans Janmaat. n. engchi. 央黨 86(Centrumpartij 86). 1986. 佛圖恩名單(Lijst Pim. 2002. i n U. v. 1994 年大選於地 區議會中取得 27 名席次; 3 名國會 席次. Wim Wijngaarden 1994 年大選於地 &Danny Segers 區議會中取得 9 名席次 Pim Fortuyn. 2002 年大選獲得 17%選票; 26 名國 會席次. Fortuyn) 自由黨 (Partij voor de. 1984 年歐洲議會 大選 2.5%得票率. sit. io. Ch. 查無競選紀錄. er. Nat. al. 2002 年海德蘭省 地區選舉 0.2%得 票率. ‧. ‧ 國. Joop Glimmerveen. 得票率. 學. 1971. 1967 年大選 4.7%. y. 立. 荷蘭人民聯盟 (Nederlandse VolksUnie). 查無競選紀錄. 2006. Geert Wilders. Vrijheid)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繪製整理. 27. 2010 大選獲得 15.4%選票; 24 名 國會席次.

(35) 第二節. 自由黨發展歷程及其訴求. 懷爾德斯所創立的自由黨為荷蘭近代歷史上第十個極右派政黨,亦為本論 文所主要研究之對象。憑藉黨魁懷爾德斯的個人魅力與高組織化的黨團運作, 自由黨創黨至今不過十年便已成為荷蘭政壇第三大勢力,不但在許多議題上均 能發揮影響力,且亦對執政黨具有勒索潛能。探討自由黨是否足以改變荷蘭移 民政策有必要先對自由黨的創立與發展歷程,及其主要訴求做通盤瞭解。. 壹、自由黨創黨歷程與沿革. 立. 政 治 大. ‧ 國. 學. 自由黨可謂是至今在荷蘭歷史上政治動能最為強大之極右派政黨。黨魁懷 爾德斯創黨隔年便首度於 2006 年國會大選拿下 5.9%選票與 9 名席次,四年後. ‧. 大選更是一舉拿下 15.5%與 24 名國會席次,使原有執政黨不得不與其組成聯合. y. Nat. sit. 內閣以避免陷入如比利時過去在 2010 年至 2011 年無政府狀態之僵局。儘管自. n. al. er. io. 由黨於 2012 年國會大選頓失 9 名席次,至今仍為荷蘭國內第三大黨,其影響力 仍不容小覷。. Ch. engchi. i n U. v. 在創立自由黨以前,懷爾德斯原為現任荷蘭執政黨「人民自由民主黨」 (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黨員,擁有超過二十年以上的政治歷 練。懷爾德斯不但曾擔任過荷蘭前首相博根斯坦(Frits Bolkenstein)的國會助 理,亦曾於 1998 年首度代表「人民自由民主黨」參選而成為國會議員。然於 2003 年再度連任議員後,懷爾德斯開始對移民接納與移民整合議題發表強烈的 反對言論,尤其對「人民自由民主黨」黨魁發表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之言論表 達強烈不滿,隨後便決定於 2005 年脫離「人民自由民主黨」自行創立符合其政 治理念之政黨。 28.

(36) 技術上來說,懷爾德斯為自由黨唯一黨員,27目的在於規避荷蘭法律對政 黨組成之諸多限制,28此外,懷爾德斯的領袖特質與管理自由黨之方式亦與其 選舉成效有相當大的關聯。首先,自由黨內部權力高度集中化,懷爾德斯同時 身兼黨魁(party leader)與黨主席(party chair),且雖然黨章規定擁有投票權的 荷蘭公民均得入黨,但自由黨在創黨後便很快停止招募黨員。然此一決定遭受 其他許多政黨與政治評論員之非議,他們認為內部程序不民主的政黨也不應該 參與荷蘭的民選政治。29其次,支持者固然可以給予政治獻金並擔任志工,但. 政 治 大 由黨除了中央黨部之外均無設立任何地區黨部,以避免陷入過去極右派政黨在 立 均不能代表自由黨對黨綱、候選人名單,以及黨揆選任逕自對外發言,使得自. 派系分裂後逐漸土崩瓦解之命運。30再者,懷爾德斯對移民議題的強硬立場亦. ‧ 國. 學. 與其領袖特質有所關連,其於黨內所做成之決定通常不會受到其他黨員挑戰。. ‧. 31. y. Nat. er. io. sit. 此外,憑藉其豐富的黨政經驗與對國會程序操作之熟悉度,懷爾德斯更親 自訓練具有國會議員身份之黨員以確保其擁有足夠交涉、妥協與辯論之能力及. al. n. v i n 技巧。由於許多自由黨所推派的候選人缺乏實務政治歷練,亦沒有專業背景, Ch engchi U 因此懷爾德斯在創黨後每周末都會親自訓練此些黨員,使其能充分了解荷蘭國 會運作之方式與國會議員所需具備之質詢技巧,以建立一個可靠且一致的自由 黨黨團。32姑且不論政治立場,許多政治評論員均認為大部分的自由黨國會議. 27. 自由黨(Partij voor Vrijheid)僅為『懷爾德斯基金會』(Stichting Groep Wilders)之掛名。 依據荷蘭法規,政黨在未接受國家補助之前提下得以拒絕申報其經費來源,亦不需按照民主 程序進行內部運作。 29 Meindert Fennema, Geert Wilders: De Tovenaarsleerling (Amsterdam: Bert Bakker, 2010), pp. 8990. 30 Alex de Jong, “Pro-gay and Anti-Islam: Rise of the Dutch Far-Right,” Roarmag, https://roarmag.org/essays/wilders-fortuyn-nationalism-netherlands/ (08 Feb. 2015). 31 Karen Geurtsen and Boudewijn Geels, Undercover bij de PVV: Achter de Schermen bij de Politieke Partij van Geert Wilders (Amsterdam: HP/De Tijd and Sirene, 2010), pp. 138-140. 32 Ibid., p. 151. 29 28.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