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76-81)

第四章 自由黨對荷蘭移民政策之影響

第一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9

第四章 自由黨對荷蘭移民政策之影響

荷蘭政體採君主立憲制,政治權力由內閣所掌握,孰能成為擁有國會席次 多數之政黨便能對諸多政策產生一定的影響力。自由黨於 2010 年大選後成為國 會第三大黨,並在第一第二大黨席次加總仍無法過半之情形下支持前二黨組成 聯合內閣,影響力不容小覷。本章旨在瞭解自由黨是否有足夠的政治影響力左 右荷蘭移民政策制定與執行之方向。

循此,本章首先將探討自由黨發揮影響力可運用之政治工具有哪些,再分 析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層面,最後歸納截至 2014 年年底為止所取得之具 體成果為何。

第一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

荷蘭為民主政體,政策最基礎的輸入項來源來自人民本身,因此試圖激化 甚至改變社會大眾對移民議題之立場是最直接能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一 旦獲取足夠人民支持,且於國會獲得一定席次,無論成為執政黨與否,均有足 夠的議價潛能左右政府制定有關政策之方向。自由黨總共有三種工具可茲運用 於影響荷蘭移民政策:利用突發事件激化輿論、提出國會動議,以及參與政黨 協議。以下分別做細部探討。

壹、 突發事件與輿論

學者伯考特(Joost Berkout)等人認為,在把移民議題政治化的過程當中,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0

超過一半的話語權來自政黨行為者,包括政府與國會,而只有 43%來自非政黨行 為者。在移民與移民整合議題的辯論上,政府與國會自 1990 年一直以來便始終 佔有主導地位。

1此外,在討論有哪些因素可能加速移民問題被政治化,伯考特等人亦發現,

除了移民本身、文化差異,以及經濟危機等三項因素以外,突發事件之產生同樣 對移民議題政治化有推波助瀾之效果。如 911 事件,佛圖恩之死、左派導演梵谷 (Theo van Gogh)被摩洛哥裔移民刺殺身亡、滯德難民於跨年活動對德國女性集體 性騷擾等事件,均激起荷蘭社會對移民是否仍應抱持開放態度之爭論與質疑。2

自從 2005 年創黨以來,自由黨始終以強烈措辭反對伊斯蘭文化。懷爾德斯 曾把伊斯蘭教譬喻為「落後的法西斯宗教」,而做為國會議員他也不遺餘力遊說 國會立法禁止可蘭經、禁止國內建立新清真寺,並且關閉所有伊斯蘭學校。3其 最為人詬病的反伊斯蘭行動則體現在 2008 年所自製並公開播放之短片「神裁」

(Fitna),當中不乏許多西方國家遭受恐怖攻擊之影像,以呼應懷爾德斯將可蘭 經比喻為納粹聖經「我的奮鬥」(Mein Kampf)之主張。4

除了將摩洛哥裔罪犯比喻為「街頭恐怖份子」或「穆斯林殖民者」,以及將 荷屬安地列斯稱為「罪惡淵藪」而主張應放到網路上拍賣以外,5懷爾德斯亦不 祇一次公開表示穆斯林移民完全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用來伊斯蘭化西方國家之傳

1 Joost Berkout, L. Sudulich and W. van der Brug, “The Politicization of Immigration in the Netherlands,” pp. 105-106.

2 Ibid., pp. 116-117.

3 Ilse N. Rooyackers and Maykel Verkuyten, “Mobilizing Support for the Extreme Right: A Discursive Analysis of Minority leadership,”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Vol. 51 (2012), p. 134.

4 Justin Crewson, “Geert Wilders and the Dutch Party for Freedom: A Turn Towards the Centre?”

Master’s Thesis, the 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Windsor (2014), p. 4.

5 Maarten van Leeuwen, “ Clear vs. Woolly Language Use in Political Speeches: The Case of the Controversial Dutch Politician Geert Wilders, “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Poetics and Linguistics Association, http://www.pala.ac.uk/uploads/2/5/1/0/25105678/vanleeuwen2009 (200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1

統策略,因此他除了積極要求荷蘭政府必須禁止可蘭經之外,6同時也必須對伊 斯蘭婦女徵收「頭巾稅」,並將不遵守西方價值觀之穆斯林移民驅逐出境。

自由黨另一主要成員史波特(Bart Jan Spruyt)與懷爾德斯口徑一致,同樣公 開抨擊摩洛哥青少年的幫派問題、恐怖主義,以及仇視西方文化之心理,並警告 社會大眾居住於主要城市的穆斯林人口已達警戒線,未來荷蘭境內的穆斯林人數 甚至將超越本土荷蘭白人。若荷蘭政府再不作為,穆斯林移民不但將「淹沒」整 個國家,荷蘭社會與文化也將受其控制,最終成為成功被「伊斯蘭化」之國家。

7此一言論亦成功挑起政府與民眾對荷蘭傳統的包容精神與面對外來威脅文化時 如何進行取捨之爭論。8學者伯斯(Linda Bos)與布藍特(Kees Brants)便認為,

因為越來越多的選民逐漸對荷蘭政府維持開放社會之政策產生焦慮,許多媒體為 增進收視率也開始報導越來越多有關移民之議題,使無論是政府部門間、民間,

以及政府與人民間對移民議題的討論程度均變得越加頻繁與深入。9

此外,自由黨亦於 2012 年 2 月 8 日成立名為「中東歐移民舉報中心」

(meldpunt Midden- en Oost Europeanen)之網站,接受並公開展示一般民眾對 來自中東歐移民之不滿與投訴。網站中羅列許多煽動性言論,包括「你曾因為 來自波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或其他東歐國家之移民而失業嗎?請務必讓 我們知道!」,以及「中東歐移民越多,犯罪案件也會越多」等。10雖然荷蘭政

6 “Ban Koran like Mein Kampf,” The Telegraph,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1559877/Ban-Koran-like-Mein-Kampf-says-Dutch-MP.html (09. Aug. 2007).

7 “Interview with Associated Press: A Princess and a Refugee Stir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Netherlands,” Het Weblog van Bart Jan Spruyt, http://bartjanspruyt.blogspot.tw/2007/11/interview-with-associated-press.html (16 Nov. 07).

8 Lucien van Liere, “Teasing Islam: Islam as the Other Side of Tolerance in Contemporary Dutch Politics,”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Religion, Vol. 29, No. 2 (2014), p. 198.

9 Linda Bos and Kees Brants, “Polulist Rhetoric in Politics and Media: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e Netherlands,” Europe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Vol. 29, No. 6 (2014), p. 705.

10 “Problems with Poles? Report Them to US, Says New PVV Website,”

http://www.dutchnews.nl/news/archives/2012/02/problems_with_poles_report_the/ (08. Feb. 20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2

府並未介入,但該網站在歐盟內部極具爭議,11最終迫使歐盟執委會公開發表 譴責言論,並呼籲荷蘭民眾應維持其包容之傳統。12據記錄顯示,截至 2012 年 4 月 16 日關站為止,於網站進行抱怨中東歐移民之次數總計便超過四萬次。13

貳、國會動議

當新內閣於 2007 年上任後,自由黨曾因內閣擁有兩位具有雙重國籍之閣 員,且國會亦有數位議員擁有雙重國籍,因而多次於國會提出敵視穆斯林族群 之動議。

第一次動議所針對之對象為兩位擔任次長職的內閣閣員阿伯勒(Ahmed Aboutaleb)14與奧巴拉克(Nebahat Albayrak),原因在於除了荷蘭國籍以外,他 們亦分別擁有摩洛哥與土耳其國籍,但此動議最後遭到當時隸屬工黨的眾議院 主席費伯(Gerdi Verbeet)拒絕而遭撤回。15

除了雙重國籍問題之外,自由黨亦提出另一動議,希望國會對於無論是來 荷工作、留學或家庭團聚的外國人,均應儘速修法使其在未來僅能申請一次一 般居留許可。雖然當時的執政黨「人民自由民主黨」認為此一動議在法律上不 可行,但第二大黨基督教民主黨反而採取支持之立場。惟後者最後仍決定撤回

12 “Dutch Allow Wilders’ Anti-Pole Website, EU Critical,” Reuters, http://uk.reuters.com/article/uk-dutch-immigrants-idUKTRE8191ML20120210 (10. Feb. 2012)

13但經『新鹿特丹商業報』(NRC Handelsblad)披露,打電話至該網站抗議自由黨行為與言論之

次數反而高出許多,達 135000 次。

14 阿伯勒為荷蘭歷史上首位擔任四大城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與烏特列支)市長的穆

斯林移民後代,從 2009 年便持續擔任鹿特丹市市長至今。

15 “MPs unimpressed with motion from PVV,” The Exapatica-Dutch News,”

http://www.expatica.com/nl/news/country-news/MPs-unimpressed-with-motion-from-PVV_142769.html (16. Feb. 200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3

支持,因此國會最終並未成功通過此一動議。16

同年,自由黨再次於國會提出類似動議,希望禁止國會議員與行政官員擁 有雙重國籍,以避免產生忠誠問題。然此動議僅受自由黨本身支持,因而不了 了之。17自由黨所提出的第四次動議則是出現於共同審議移民預算之會議,其 要求政府應立即停止接納來自穆斯林國家之移民。18自由黨於同年提出最後一 次動議,主張政府應立法禁止女性執法人員穿戴面紗,結果反而獲得國會多數 支持。19

除了提出動議之外,自由黨亦於國會開議時公開抨擊亦具有摩洛哥籍的工 黨議員阿里(Khadija Arib)在就任議員職位前一天接受摩洛哥國王冊封,並強 烈質疑阿里對荷蘭是否具有高度忠誠與認同。20而三大政黨之一的「人民自由 民主黨」同樣也認為阿里的雙重背景有可能對荷蘭內部進行族群整合帶來負面 效果。

參、政黨協議

自由黨於 2010 至 2012 年間支持由「人民自由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 黨」所組成的少數內閣,使國會總席次最終得以過半。雖然自由黨沒有派出黨

16 “CDA Pulls Support for PVV Motion,” The Exapatica-Dutch News,”

http://www.expatica.com/nl/news/country-news/CDA-pulls-support-for-PVV-motion_143879.html (22. Mar. 2007).

17 “Morrocan-Dutch Politician to Lead Dutch City: Muslim Tapped as Rotterdam Mayor, “ Der Spiegel International, “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europe/morrocan-dutch-politician-to-lead-dutch-city-muslim-tapped-as-rotterdam-mayor-a-585457.html (22. Oct. 2008).

18 除了眾議院拒絕對該動議納入辯論議程以外,當時的司法部長巴林(Ernst Hirsch Ballin)更譴責

自由黨言論不但違反荷蘭憲法,同時也違反國際法。

19 “Wilders to Introduce Burqa Ban Bill,” DutchNews.NL,

http://www.dutchnews.nl/news/archives/2007/07/wilders_to_introduce_burqa_ban/ (12. July. 2007)

20 “Wilders Subjects MP to Malicious Attack,” DutchNews.NL,

http://dev.dutchnews.nl/news/archives/2007/03/wilders_subjects_mp_to_malicio/ (09. Mar. 200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4

員擔任新內閣任何要職,21但對新政府卻能產生正式且實質的影響力。首先,

懷爾德斯不僅每個禮拜均有與首相會晤的固定時間,同時他亦得以對『人民自 由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黨』任命之新閣員行使否決權。22最重要的是,為 換取懷爾德斯支持預算撙節政策,新政府則必須對某些政策面進行讓步,23其 所付出之代價便是對移民政策再一次進行限縮24

在實行「協商式民主」(Consociational Democracy)制度的西歐國家中,政 黨協議為組成與支持聯合內閣之政黨意念之總和。自由黨雖未入閣,但若仔細 觀察 2010 年大選後的政黨協議內容,再與懷爾德斯過往之主張進行比較,則可 發現此份政黨協議在未來對移民與難民政策制定之擘劃納入了許多前者所提出 之政見。

由於行政權與立法權均受聯合內閣所掌握,政黨協議對未來國會制定法案 之方向有直接影響。大部分法案一旦做成,很快便會在國會決議通過後由行政 單位擬定施行細則開始執行。作者認為政黨協議為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最 重要之方式。該協議羅列新內閣在未來對外交、內政等所有面向制定政策之方 針,針對移民與難民政策之部分將於本章第二節進行細部探討。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7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