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發展歷程及其訴求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35-42)

第二章 荷蘭極右派政黨於國內與歐盟層次之角色

第二節 自由黨發展歷程及其訴求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8

第二節 自由黨發展歷程及其訴求

懷爾德斯所創立的自由黨為荷蘭近代歷史上第十個極右派政黨,亦為本論 文所主要研究之對象。憑藉黨魁懷爾德斯的個人魅力與高組織化的黨團運作,

自由黨創黨至今不過十年便已成為荷蘭政壇第三大勢力,不但在許多議題上均 能發揮影響力,且亦對執政黨具有勒索潛能。探討自由黨是否足以改變荷蘭移 民政策有必要先對自由黨的創立與發展歷程,及其主要訴求做通盤瞭解。

壹、自由黨創黨歷程與沿革

自由黨可謂是至今在荷蘭歷史上政治動能最為強大之極右派政黨。黨魁懷 爾德斯創黨隔年便首度於 2006 年國會大選拿下 5.9%選票與 9 名席次,四年後 大選更是一舉拿下 15.5%與 24 名國會席次,使原有執政黨不得不與其組成聯合 內閣以避免陷入如比利時過去在 2010 年至 2011 年無政府狀態之僵局。儘管自 由黨於 2012 年國會大選頓失 9 名席次,至今仍為荷蘭國內第三大黨,其影響力 仍不容小覷。

在創立自由黨以前,懷爾德斯原為現任荷蘭執政黨「人民自由民主黨」

(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黨員,擁有超過二十年以上的政治歷 練。懷爾德斯不但曾擔任過荷蘭前首相博根斯坦(Frits Bolkenstein)的國會助 理,亦曾於 1998 年首度代表「人民自由民主黨」參選而成為國會議員。然於 2003 年再度連任議員後,懷爾德斯開始對移民接納與移民整合議題發表強烈的 反對言論,尤其對「人民自由民主黨」黨魁發表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之言論表 達強烈不滿,隨後便決定於 2005 年脫離「人民自由民主黨」自行創立符合其政 治理念之政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9

技術上來說,懷爾德斯為自由黨唯一黨員,27目的在於規避荷蘭法律對政 黨組成之諸多限制,28此外,懷爾德斯的領袖特質與管理自由黨之方式亦與其 選舉成效有相當大的關聯。首先,自由黨內部權力高度集中化,懷爾德斯同時 身兼黨魁(party leader)與黨主席(party chair),且雖然黨章規定擁有投票權的 荷蘭公民均得入黨,但自由黨在創黨後便很快停止招募黨員。然此一決定遭受 其他許多政黨與政治評論員之非議,他們認為內部程序不民主的政黨也不應該 參與荷蘭的民選政治。29其次,支持者固然可以給予政治獻金並擔任志工,但 均不能代表自由黨對黨綱、候選人名單,以及黨揆選任逕自對外發言,使得自 由黨除了中央黨部之外均無設立任何地區黨部,以避免陷入過去極右派政黨在 派系分裂後逐漸土崩瓦解之命運。30再者,懷爾德斯對移民議題的強硬立場亦 與其領袖特質有所關連,其於黨內所做成之決定通常不會受到其他黨員挑戰。

31

此外,憑藉其豐富的黨政經驗與對國會程序操作之熟悉度,懷爾德斯更親 自訓練具有國會議員身份之黨員以確保其擁有足夠交涉、妥協與辯論之能力及 技巧。由於許多自由黨所推派的候選人缺乏實務政治歷練,亦沒有專業背景,

因此懷爾德斯在創黨後每周末都會親自訓練此些黨員,使其能充分了解荷蘭國 會運作之方式與國會議員所需具備之質詢技巧,以建立一個可靠且一致的自由 黨黨團。32姑且不論政治立場,許多政治評論員均認為大部分的自由黨國會議

27 自由黨(Partij voor Vrijheid)僅為『懷爾德斯基金會』(Stichting Groep Wilders)之掛名。

28 依據荷蘭法規,政黨在未接受國家補助之前提下得以拒絕申報其經費來源,亦不需按照民主

程序進行內部運作。

29 Meindert Fennema, Geert Wilders: De Tovenaarsleerling (Amsterdam: Bert Bakker, 2010), pp. 89-90.

30 Alex de Jong, “Pro-gay and Anti-Islam: Rise of the Dutch Far-Right,” Roarmag, https://roarmag.org/essays/wilders-fortuyn-nationalism-netherlands/ (08 Feb. 2015).

31 Karen Geurtsen and Boudewijn Geels, Undercover bij de PVV: Achter de Schermen bij de Politieke Partij van Geert Wilders (Amsterdam: HP/De Tijd and Sirene, 2010), pp. 138-140.

32 Ibid., p. 15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0

員均能在質詢前熟讀政府卷宗內容而提出相當尖銳之問題,且黨團整體始終能 維持高紀律與充分合作之狀態。33但此些黨員僅限於國會黨團內部擁有影響 力,不但不得同時身兼黨內高階行政職,且懷爾德斯亦以嚴格黨紀加以規範,

此亦為自由黨與佛圖恩名單最大不同之處。舉例來說,自由黨有兩位國會議員 由於未事先將其犯罪紀錄告知懷爾德斯,因此於 2010 年 11 月遭受黨紀處分予 以停權黨籍六周,並禁止其於公開場合或對媒體代表自由黨發表任何言論。34

總體來說,雖然自由黨因缺乏各地方黨部或附屬機構而在組織規模上比佛 圖恩名單小上許多,但自由黨在政黨內部與國會黨團運作上反而比後者更具協 調與一致性。此外,無論是一般支持者或黨員均對自由黨本身與懷爾德斯之理 念抱有強烈認同。即便是落選的自由黨候選人或前任國會議員亦極少批評懷爾 德斯,遑論具有國會議員身分之黨員更是從未對黨或黨魁發表公開負面言論。

35循此,在自由黨內部極少發生衝突的情況下,懷爾德斯更得以依其意志自如 控制自由黨的運作方向,使無論是內部領導、黨員甄補,與國會議員之訓練均 能更臻制度化。

貳、自由黨主要訴求

自由黨之主要訴求不外反對外來移民與反歐洲整合,其內容可從四方面取 得。一為領導人公開之言論,二為自由黨黨團所提起的國會動議與法案,三為 懷爾德斯所撰寫之黨章,四為競選政見。以下僅依不同性質之訴求予以分類並 說明之。

33 De Lange, Sarah L. and David Art. “Fortuyn versus Wilders: An Agency-Based Approach to Radical Right Party Building,” West European Politics, Vol. 34, No. 6 (2011), p. 1244.

34 Ibid., p. 1241.

35 Ibid., p. 1239.

36 “A Dutch antagonist of Islam waits for his premier,” 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08/03/22/world/europe/22wilders.html?pagewanted=print&_r=0 (22 Mar 2008).

37 他曾公開表示:『我認為伊斯蘭教是智能不足且危險之信仰,但我們必須將穆斯林與其信仰

作區別,因為我並不真正仇視這些人』。(I believe the Islamic Ideology is a retarded, dangerous one, but I make a distinction, for I don’t hate people. I don’t hate Muslims.)

38 “Wilders prosecuted in Netherlands over anti-Moroccan chanting,” Bloomberg,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4-12-18/wilders-prosecuted-in-netherlands-over-anti-moroccan-chanting (18 Dec 2014).

39 Marija Davidovic, et al, “Het extreemrechtse en discriminatoire gehalte van de PVV,” In: Donselaar, J., van, Rodrigues, P.R., Monitor Racisme & Extremisme (Amsterdam: Anne Frank Stichting/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170.

40 “Motie Wilders over het Nemen van Immigratiebeperkende Maatregelen,” Tweede Kamer der Staten-Generaal (20 May 2010).

41 “Motie van de Ieden Wilders en De Graaf over de-Islamiseran van Nederland, “Tweede Kamer der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2

三、自由黨黨章

在懷爾德斯所撰寫之黨章上,從字裡行間即可清楚得知該黨之立場,包括 將穆斯林族群以陌生人」(het vreemde)之字眼進行概括以強調荷蘭人之自我 認同、荷蘭人應勇於捍衛固有文化與傳統,以及荷蘭人國族認同應立基於族群 與血緣等等。42依此一邏輯,自由黨黨章明白表示比利時北部的法蘭德斯」

(Flanders)荷語區應併入荷蘭領土之內,而位於加勒比海的荷屬安地列斯」

(Netherlands Antilles)則應被排除於荷蘭王國統治之外。此外,懷爾德斯亦認 為歐盟整合深化將使荷蘭人民逐漸喪失對於母國之認同,若未來歐盟允許土耳 其成為會員國,則此一危機將更形擴大。

四、競選文宣

從歷年來的競選文宣來看,自由黨政見著墨最深之處仍在於反伊斯蘭主義 與反穆斯林移民。以其 2010 年國會大選的競選文宣為例,其政見所涵蓋之議題 除了反對伊斯蘭與大規模移民」以外,尚包括國家安全、社會福利、教育、

文化、外交政策、環境保育等諸多面向。任一議題均有涉及外來移民與反伊斯 蘭之部分,有些亦強調退出歐盟與鞏固單一文化的重要性。以下分別列舉之。

(一)反伊斯蘭主義與大規模外來移民—大幅減少來自伊斯蘭國家之移民43 伊斯蘭主義為政治的意識形態,不能以宗教之形式而得享有特權;政府禁 止設立新清真寺,並關閉所有伊斯蘭學校;不因其穆斯林身份而容許性別上的 差別待遇;不得在公共場合穿戴伊斯蘭頭紗、面紗與罩袍;對伊斯蘭大眾媒體

Staten-Generaal (01 Jan. 2015).

42 Geert Wilders, “Plan voor een nieuwe Gouden Eeuw,” Partij voor de Vrijheid.

http://pvv.nl/index.php/30-visie/publicaties/703-een-nieuwe-gouden-eeuw.html (26 Apr. 2006)

43 荷蘭穆斯林人口約 885,000 人,佔荷蘭總人口 5.8%,其主要來源為土耳其裔與摩洛哥裔之移

民,佔荷蘭穆斯林人口 76%。請參閱表 2-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3

不再給予補助,以減少其政治宣傳;土耳其一旦加入歐盟,荷蘭隨即退出;嚴 懲對女性進行割禮之儀式;禁止在學校開設與可蘭經有關的所有課程;在原生 國必須先參加文化整合考試,在國內則必須全額負擔所有語言與文化整合課程 之費用;非法居留應負有刑責;對申請庇護之數量進行限制,每年至多僅能收 容 1,000 人;荷蘭對其移民政策應保有完全自主制定之權力,不容歐盟置喙;

移民除需具有良好荷語溝通能力之外,亦需於荷蘭生活並工作十年以上才能享 有社會福利。44

(二)國家安全

包含來自荷屬安地列斯等其他種族之移民均需向荷蘭政府登記;非本國人 在荷蘭境內犯罪將予以驅逐出境;撤銷有雙重國籍人之荷蘭國籍;遣返有犯罪 紀錄的荷屬安地列斯移民。45

(三)民主政治

有雙重國籍之人不得擔任中央政府、國會、地區議會、與某些功能性政府 機關之職務,尤其是具有土耳其或摩洛哥國籍的荷蘭公民。46

(四)社會福利

禁止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人進入荷蘭勞力市場;勞工移民必須簽訂契約,

不能以雜工(assistance guest workers)名義在荷蘭居留;監督土耳其裔與摩洛 哥裔之本國人在原生國之資產。47

(五)教育

關閉所有伊斯蘭學校,但可依據憲法第 23 條之規定對有需要之學生提供特 殊教育;外國學生必須負擔全額學費。48

(六)文化

44 “De Agenda van Hoop en Optimisme- Een Tijd om te Kiezen: PVV 2010-2015,” Partij Voor de Vrijheid (2010), p, 15.

45 Ibid., p. 11.

46 Ibid., p. 19.

47 Ibid., p. 27.

48 Ibid., p. 3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4

加強與比利時荷語區在經濟與文化層面之合作;保護受伊斯蘭國家威脅的 藝術創作者安全;尊重並維持荷蘭本地習俗,如聖尼可拉斯節」

(Sinterklaas)的黑彼得(Zwarte Piet)49與荷蘭南部的嘉年華傳統;確認基督 教傳統與人道主義為荷蘭主流文化之根基。50

(七)外交政策

打擊伊斯蘭主義應列為荷蘭重點外交政策之一;即刻援助受伊斯蘭聖戰攻

打擊伊斯蘭主義應列為荷蘭重點外交政策之一;即刻援助受伊斯蘭聖戰攻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3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