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7

第五章 結論

荷蘭為君主立憲制,已實行民主制度逾二世紀,因此無論是自由黨本身或是 其他政黨所制定的移民政策,在政治系統的產出過程中均為反映人民多數意見之 結果。在以民意為基礎,並與其他主要政黨角力下,自由黨與荷蘭移民政策之變 化是否具自變項與依變項之關係,本論文最終章嘗試綜合前三章所得出之探討結 果,以回答首章所提出的研究問題,最後再於末兩段對此一研究問題於未來發展 上進行後續研究之可能性提供初步預測與展望。

研究發現

荷蘭近代歷史上共出現九個具有極右派傾向之反移民政黨,但多數於政壇 之影響力不是微乎其微便是曇花一現,如中央民主黨」與福圖恩名單」。然 而自由黨於 2005 年成立至今甫屆滿十年,僅以五年時間便迅速成功崛起為荷蘭 第三大政黨,且時至今日因移民議題持續延燒而仍得保有強大動能。

創黨人兼黨魁懷爾德斯為自由黨的靈魂人物,懷爾德斯以其豐富的黨政經 驗與對國會程序的熟稔度一人獨自撰寫黨章,並親自訓練黨員於各式場合與他 人交涉、妥協,以及辯論之能力與技巧。懷爾德斯非常擅長公開演說,常於電 視以及選舉造勢場合上強烈抨擊荷蘭政府軟弱的移民政策與歐盟政策,尤其常 以反伊斯蘭化以及反穆斯林移民之大旗鼓動民眾排外情緒。

就國內層次來看,支持自由黨之選民主要來自中下階層,並有逐漸往上蔓 延之趨勢,只要移民議題無法獲得妥善解決,自由黨便能繼續維持一定的支持 人數。而另一方面在歐洲議會中,雖然在許多歐盟成員國國內的極右派政黨於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8

歐洲議會共組歐洲自由民主黨」,然而自由黨於歐洲議會的四名議員均未加入 任一黨團,且歐洲自由民主黨僅為歐洲議會內第七大黨團,因此自由黨對歐盟 未來有關移民政策制定之方向實難產生任何實質影響力。

自由黨基本訴求之一便是企圖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一方面對外減少國外穆 斯林移民大量流入,另一方面對內則同時要求國內穆斯林族群必須融入荷蘭主 流文化社群。針對本論文於緒論所提出的第一個研究問題來看,荷蘭移民融合 政策在自由黨成立前後之方向並無太大差異,其主要轉變在 1980 年代以後便已 開始逐漸醞釀,從一開始對多元文化主義的嘗試走向 90 年代強調社會參與的整 合主義,並在 2000 年後開始實施強調荷蘭國族認同與主流價值觀的同化主義至 今。

而在移民接納政策方面,雖然移民申請程序實施簡化,但申請條件反而變 得更加困難。無論是依親移民或就業移民,取得居留權與荷蘭國籍的資格限制 均越見嚴格。但另一方面,荷蘭政府對於外國高階技術人員與富人則是逐步放 寬其申請資格。可見荷蘭移民接納政策雖有逐漸限縮之趨勢,但大抵乃針對非 西方國家、僅具低技術能力之外國移民,對於來自西方國家的白領階級移民反 而大開方便之門。

本論文所提出的第二個研究問題則旨在探討極右派政黨是否對荷蘭的移民 政策產生任何影響。作者發現,自由黨自創黨以來,無論在國會內外均積極試 圖影響政府制定移民政策之方向,其所運用之方式包括利用突發事件與輿論、

於國會中提出動議,以及支持少數聯合內閣。

以結果論來看,懷爾德斯並未從激化社會輿論對移民議題之看法取得成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9

效,否則自由黨便不會在 2010 年登上政治高峰後僅僅兩年便於 2012 年大選頓 失九名國會席次。而在國會動議上,由於自由黨始終無法成為多數黨,因此在 缺乏多議員支持的情形下,其所提出之動議亦難以被成功納入議程進行討論。

與激化輿論與提出國會動議相較之下,支持少數聯合政府組閣反而使懷爾 德斯得以成功發揮其影響力。若將懷爾德斯過往之主張、2010 年後的政黨協 議,以及 2010 年後荷蘭移民政策所產生之變化進行比較,可發現自由黨對移民 政策之部分主張不僅成功被納入政黨協議,執政黨爾後亦遵照該協議對移民政 策進行修訂,可見此一方式對自由黨改變荷蘭移民政策之作為最具成效,並使 得無論是對依親移民之限制、得申請獨立居留與享有社會福利的等待期,對非 法居留外國人之待遇,以及境外移民整合考試均漸趨嚴格。

後續研究與未來展望

成功的極右派政黨有能力影響主流政黨制定移民政策之方向。當一國的極 右派政黨取得競選突破時會產生感染效應,使主流政黨之立場隨之右傾,而採 取更為限縮的移民與移民整合政策。然而此一立場調整僅為暫時性的,一旦極 右派政黨之勢力開始衰退,主流政黨便會逐漸回復原有立場。

但實際上,極右派政黨對移民的惡意言論與實際政府所制定之政策已逐漸 互相糾結。比起 20 年前,荷蘭政黨對移民整合重要性之著墨越來越深,尤其在 文化、社會、經濟與法律層面上。同時,主流政黨對移民政策之立場也逐漸轉 向單一文化主義,強制移民必須接受荷蘭文化與融入當地社會,而此一轉變同 時也是為了配合荷蘭政府實施縮減難民、移工與依親移民申請人數之計畫。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0

執政黨閣員或許不認同自由黨之言論,但其部分內容仍符合執政黨因應移民 潮而逐漸修改移民政策制定之方向,因此懷爾德斯的部分主張得以被納入移民政 策中。舉例來說,懷爾德斯呼籲政府應大量驅逐穆斯林移民,本質上便與政府自 2000 年以來所制定之驅逐外國人法規趨於一致。懷爾德斯加收「頭巾稅」之主張 亦與官方移民整合政策走向同化主義之方向一致。換句話說,無論是自由黨主張 或政府政策,均致力於使荷蘭國內之文化與價值觀走向同一化。

其次,荷蘭反移民政黨之崛起的確對移民政策之爭論產生影響。然而,在此 些政黨於選舉取得突破性進展之前,主流政黨便已因選票開始調整原有立場。當 自由黨於 2006 年首次於荷蘭政壇初試啼聲時,「人民自由民主黨」與「基督教民 主黨」對移民政策之立場與過去並無二致。然當自由黨於 2010 年大選成為第三 大黨後,後兩者對移民政策之立場便明顯往前者靠攏。1換句話說,主流政黨之所 以會調整原有立場亦部分是基於對選舉的戰略考量。循此,即便反移民政黨得以 直接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主張看似過於武斷,但他們的確加快推動了荷蘭社會對 移民整合議題立場之轉變,影響政府制定移民政策之方向。

本論文研究僅至 2014 年底。然而在 2015 年後,由於敘利亞內戰始終無法獲 得妥善解決,使得以往便已持續流入歐洲的西亞與北非難民之人數在近兩年暴增,

使得如何控管、分配、安置與遣返難民無論是在歐盟層次或會員國國內層次上均 成為首待解決的政策議題。相較於各國執政政府正在想方設法獨自或共同商討如 何處理難民議題,歐洲各國極右派政黨同時也正利用此一態勢積蓄再次崛起之動 能。舉例來說,法國極右派政黨國民陣線

1 Sjoerdje van Heerden, Sarah L. de Lange, Wouter van der Brug and Meindert Fennema, “The Immigration and Integration Debate in the Netherlands: Discursive and Programmatic Reactions to the Rise of Anti-Immigration Parties,” Journal of Ethnic and Migration Studies, Vol. 40, No. 1 (2014), pp.

132.

(Front National)於 2015 年 12 月的地方選舉首輪投票中拿下 28%的選票而 位居第一,雖於第二輪投票中因傳統兩大黨成功配票夾擊而未獲得任何一席,但 議行動,3以及由愛國歐洲人反對伊斯蘭化組織」(Patriotische Europae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 PEGIDA)所發動、串連全歐洲主要都市、包括 阿姆斯特丹在內的反移民示威大遊行。4而在官方立場上,正擔任歐盟輪值主席

2 “National Front Collapses in France’s Regional Runoff Election,” CBC News,

http://www.cbc.ca/news/world/france-regional-elections-national-front-1.3362965 (14. Dec. 2015).

3 “Thousands Riot in Small Dutch Town over Plan for Asylum-Seeker Centre,”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dec/17/thousands-riot-in-small-dutch-town-over-plan-for-asylum-seeker-centre (17. Dec. 2015).

4 “A World Divided: Violent Crashes Break Out across the Globe as Thousands Take to the Streets in Anti-Islam Protests Organized by Far-Right Group Pegida, Dailymail,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435093/A-world-divided-Violent-clashes-break-globe-thousands-streets-anti-Islam-protests-organised-far-right-group-PEGIDA.html (06. Feb. 2016).

5 “Dutch Plan Seeks to Ferry Refugees back to Turkey,” Al Jazeera,

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6/01/netherlands-plan-ferry-refugees-turkey-160128170612335.html (30. Jan. 2016).

6 “Europeans Feel a Duty to Help Refugees-But Not in Their Own Countries,”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news/datablog/2015/oct/30/european-attitudes-towards-refugees-poll-eu (30 Oct. 2015).

7 懷爾德斯在最近一次的公開言論便要求政府必須將男性穆斯林難民進行隔離,以防其男性賀

爾蒙炸彈對本地女性進行性騷擾式之『聖戰』。

8 如本文第二章所述,懷爾德斯於 2014 年 2 月便首度提出『荷蘭退出歐盟損益分析報告書』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2

距離上一次荷蘭國會大選至今已超過四年,下一次大選則預計於 2017 年 3 月 15 日舉行。根據作者近期對荷蘭電視媒體與網路新聞之觀察,懷爾德斯在 2015 年下半年開始於媒體上的曝光率越來越高,無論是荷蘭主流報紙民報」(De Volkskrant)、商報」(NRC)、電訊報」(De Telegraaf),或是公廣系統的荷蘭公 共電視台(NOS)與荷蘭國家廣播電台(NPO),幾乎每兩到三天便能看到有關 自由黨或其領導人之新聞。此外,根據荷蘭國內三大指標性民調公司普爾(Peil)、 艾索斯(Ipsos)與史特明(De Stemming)所做的調查結果顯示,自由黨支持率 於 2015 年 7 月開始快速攀升,已超越第一大黨自由民主人民黨」(VVD)與

工黨」(PvdA),成為荷蘭最受選民支持之政黨。9截至 2016 年 2 月底為止,上 述三家民調公司均預測自由黨將於 2017 年大選中獲得 35 至 42 名國會席次而成

工黨」(PvdA),成為荷蘭最受選民支持之政黨。9截至 2016 年 2 月底為止,上 述三家民調公司均預測自由黨將於 2017 年大選中獲得 35 至 42 名國會席次而成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4-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