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成果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88-94)

第四章 自由黨對荷蘭移民政策之影響

第三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1

柒、歐盟

移民控管與移民整合原本分屬不同的政策領域,但如今差強人意的移民整合 成果已成為政府排斥外國人入境與居留之政策根據。循此,除了國內層次以外,

新政府亦不斷於政黨協議中主張應極力避開甚至修改歐盟法規,以進一步限縮荷 蘭國內移民與整合之立法,使兩項議題最終能合而為一共同解決。49

第三節 自由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成果

自由黨可茲以運用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方式有三:輿論、國會動議與政黨 協議。但究竟何者是自由黨最能有效影響荷蘭移民政策之工具,本節便依上述 三者至 2014 年底為止所分別所取得的不同政治成果一一加以驗證。

壹、輿論

自由黨自創黨初期至今始終維持反移民、反伊斯蘭,以及反歐盟之立場,

尤其移民議題常常與後兩者無法脫勾。懷爾德斯及其黨員之主張與作為看似極 具煽動性,但並未成功激化荷蘭大眾對移民議題之立場,否則 2012 年大選便不 會僅時隔兩年結果反而大幅損失 9 名國會席次。

此外,作者於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交換學生期間曾訪問過周遭許 多荷蘭同學對自由黨之想法,其中有許多人認為懷爾德斯本質上為機會主義 者,只是期望藉由激化社會與族群對立獲得更多選票,其他與移民議題無關之

49 Paul Mutsaers and Hans Siebers, “Low Intensity Ethnic Cleansing in the Netherlands,” Tilburg Papers in Culture Studies (2012), p. 1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2

政見如退出歐盟以及減免賦稅等則並不實際。50

根據荷蘭中央統計局之數據,截至 2014 年八月為止,有移民背景之人數達 3,594,744 人,已占總人口 21.37%。其中非西方國家背景的移民人數有

2,096,592 人,主要來自摩洛哥(385,761 人)、前荷屬安地列斯與阿魯巴

(150,981 人)、蘇利南(349,022),以及土耳其(397,471)。51本地人已非常習 慣來自世界各地移民之存在。因此比起移民議題,更多荷蘭人反而較為關注民 生與經濟議題,但於此些面向上懷爾德斯並無法成功吸引多數選票。

再者,自 2011 年以後,對於移民融合與穆斯林爭議之辯論已逐漸從政治與 媒體操作中淡出,政治人物與媒體所論述之對象也逐漸轉為來自中東歐國家之 移民,並與「反泛歐主義」(Euroscepticism)進行連結。另一方面,相較於過 去將移民融合本身作為一特殊的政策議題,荷蘭政府開始把移民融合之議題置 於教育、住宅配置與勞動市場等不同面向的政策之下進行討論,並停止使用術 語「Allochtonen」(意指非本土荷蘭人)區分本地人與具有移民背景之人士,以 避免落入「自我」(Self)與「他者」(Other)之窠臼。52

作者認為,懷爾德斯之言論所能影響輿論效果有限,真正能影響主流民意 對移民議題立場之因素應為 1980 年代至今移民與本地人口比重之改變所造成的 文化衝擊,以及零星的突發事件,如九一一事件與佛圖恩遭刺身亡等等。

50 荷蘭個人所得稅依實際收入而有所不同,但通常座落於 40%至 52%之間,為其良好社會福利

基礎不可或缺之一部。

51 “Population by Origin: People with Foreign Background,” Centraal Bureau voor de Statistiek, http://statline.cbs.nl/statweb/publication/?vw=t&dm=slen&pa=37325eng&d1=a&d2=0&d3=0&d4=0

&d5=0-4,139,145,216,231&d6=0,4,9,14,(l-1),l&hd=160114-1625&hdr=g2,g1,g3,t&stb=g4,g5 (20 Aug.

2014).

52 Saskia Bonjour and Peter Scholten. “The Netherlands.” p. 27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3

貳、國會動議

荷蘭國會的眾議院議員可對任一議題以提出動議之方式表達其意見,並要 求政府準備相關措施、進行有關政策之評估,或是提供額外資金。然而除了對 內閣的不信任案以外,除非獲得多數議員支持,否則荷蘭政府沒有義務對其他 類型之動議進行回應。53

懷爾德斯雖然多次對少數擁有雙重國籍議員提出有關忠誠問題之動議,但 均因缺乏足夠議員支持而不被納入議程中進行辯論。儘管懷爾德斯於立法禁止 女性警員穿戴面紗此一議題上獲得國會多數議員之支持,在 2010 年大選過後亦 被納入政黨協議中,但荷蘭政府至今始終仍未立法明令禁止女性執法人員穿戴 面紗或頭巾,僅對公共場所如學校、醫院與大眾運輸工具實施部分禁令。54

循此,若希望透過提出國會動議影響荷蘭移民政策,前提為自由黨一來必 須取得國會席次多數,二來該議題必須能獲取國會多數支持。然而自由黨從未 成功執政,且被成功納入討論議程之動議亦屈指可數,因此此一方式並未成功 達到預期效果。

參、政黨協議

當 2010 年由人民自由民主黨「基督教民主黨」所組成的少數內閣在 懷爾德斯支持下得以持續運作後,隔年荷蘭內政部長多勒(Piet Hein Doner)便

53 “Parliament’s Rights and Duties,” Government of the Netherlands,

https://www.government.nl/topics/parliament/contents/parliaments-rights-and-duties (08 Feb. 16)

54 “Dutch Cabinet Approves Partial Ban on Islamic Veil in Public Areas,”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may/22/netherlands-islamic-veil-niqab-ban-proposal-dutch-cabinet (22. May. 1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4

以一紙對外公開信函描繪未來新移民整合政策之方針,其中明確表示政府將正 式揚棄多元文化主義社會之理想,外來移民雖然會帶來新文化並改變既有社 會,但絕不能取代構成荷蘭社會最基礎的歷史、文化與價值觀。55而懷爾德斯 則認為自由黨成功影響政府制定移民政策之方向,免於荷蘭在未來成為另一個 穆斯林國家。56新內閣與自由黨之交集便體現在 2010 年的荷蘭政黨協議與後續 依此一協議所制定之政策內容當中。

如第三章所述,荷蘭移民政策另一重大變革發生在 2013 年。國會分別通過

現代移民政策法案」與國家簽證法案」,雖簡化居留申請核可程序,但對申 請條件則增設許多嚴格限制。此外,國會於 2012 年亦對2000 外國人法案」

進行修訂。若將前三項法案主要內容與 2010 年政黨協議有關移民政策之條款作 比較,則可發現許多雷同之處,包括:

一、無論是居留地位或難民地位的申請程序均予以簡化,且前者只能在國外申請,

若於荷蘭國內則不予以受理。

二、對以家庭團聚之方式進行依親移民的條件限制更加嚴苛,不但僅限於核心家 庭成員,且被依親對象需合法居留於荷蘭達一年以上。

三、移入荷蘭後得申請獨立居留許可之期限由三年延長至五年; 得享有社會福利 與選舉權之等待期則由五年延長至七年。

四、境外移民整合考試標準更為嚴格,且移民必須自身負擔所有費用。此外,移 民必須強制參加文化整合課程教育並通過考試,否則臨時居留許可將被撤銷。

荷蘭政府雖為接受上述課程或自行創業者提供貸款,但貸款人日後必須全數償還。

五、非法居留之外國人負有刑責,荷蘭政府可予以起訴。累進計算法」同時亦

55 Piet Hein Donner, “Integration Policy Based on Dutch Values,” Government of the Netherlands, https://www.government.nl/latest/news/2011/06/17/integration-policy-based-on-dutch-values (17 June 2011).

56 Geert Wilders, Marked For Death: Islam’s War Against the West and Me, op. cit., p. 20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5

受到嚴格調整,以求將慣犯儘早驅逐出境。另一方面,即便擁有永久居留權之外 國人,一旦於境外連續居留超過五年或於境外有犯罪紀錄,荷蘭政府亦可撤銷其 權利

六、外籍白領移民:為促進國內高端產業之發展,無論是對於就業移民或依親移 民的新規定均不適用,以吸引外國高技術人才流入。荷蘭政府同時亦鼓勵外國富 人進行投資移民。

從兩相比較所得出的結果來看,2010 年政黨協議在移民政策部分確實納入 了許多過去自由黨曾提出之主張,可見自由黨雖無黨員擔任閣員,但給予人 民自由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黨」支持少數內閣組成之承諾仍為其帶來一定 的政治影響力,使自由黨在相當程度上能左右荷蘭移民政策制定之內容。

小結

綜上所述,影響輿論走向甚至社會大眾對移民議題的基本立場雖可用為自 由黨獲取政治動能的長期性策略,但效果似乎並不顯著。自由黨自創黨初期便 始終對移民議題保持強硬立場,且攻擊與謾罵之言論有增無減,但根據近 10 年 大選結果顯示,支持自由黨之人數在 2010 年達高峰後便開始一路下滑,可見此 一策略長期下來並不成功。然而作為國會第三大黨,自由黨在體制內仍有其他 方式可茲運用,除了透過黨員提出國會動議以外,便是參與政黨協商。由於自 由黨始終未能成功成為執政黨,政黨協議應是該黨至目前為止所用來影響荷蘭 移民政策最有效的政治工具。若將 2010 政黨協議之內容與荷蘭政府於 2011 至 2013 間的移民政策產出做比較,可發現後者確實納入且成文化許多自由黨過去 對移民政策之主張。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6

即便如此,自由黨於荷蘭政壇最具勒索潛能之期間為僅為 2010 年至 2012 年。

然因對於第二波預算撙節政策意見相左,自由黨於 2012 年初決定停止繼續支持

人民自由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黨」,而使此一少數內閣跟著瓦解,57導致同 年 9 月必須再舉行一次大選。然此次選舉結果不如預期,自由黨僅拿到 15 名席 次。

雖然自由黨於 2012 年大選中喪失 9 名席次,且人民自由民主黨」與社 會民主黨」所組成之新內閣也不再需要其支持,但新政府制定移民政策時仍然繼 續維持緊縮之方向,包括向參與公民整合課程之移民收取全額 5,000 歐元費用、

將未通過公民整合考試之外國人驅逐出境、權利等待期58由五年延長至七年、對 依親移民設立新限制,以及停止所有旨在促進移民整合之特殊政策與相關措施。

地方政府雖仍可對部分移民族群採取特殊政策,但將不再受中央政府補助。59

依作者於荷蘭交換學生為期一年所觀察到之結果,荷蘭社會基本上仍維持 開放、包容,與理性之傳統。但另一方面,荷蘭政府亦維持一貫的務實作為,

一切均以荷蘭國內最大利益為優先。這或許在相當程度上足以解釋無論自由黨 選舉結果是成是敗,隨著移民人口在 1990 年代後快速攀升,執政黨制定移民政

一切均以荷蘭國內最大利益為優先。這或許在相當程度上足以解釋無論自由黨 選舉結果是成是敗,隨著移民人口在 1990 年代後快速攀升,執政黨制定移民政

在文檔中 極右派政黨與荷蘭的移民政策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8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