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人才選拔及培育系統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71-80)

一、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人才選拔及培訓系統現況與策略

De Bosscher 等 (2006) 的九項西方競技運動成功關鍵因子中的人才選拔及培育系 統 (talent identification & development system) 的內容是指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競技運動員,

國家的一系列培養系統,是培養優秀運動員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的階段。冰雪強國之所以 能夠在世界地位中保持強勁的競爭力,是因為他們已經形成穩定且龐大的人才培養與選 拔體系,進而有著堅實的後備人才儲備 (王紅、李長香、武加紅,2017)。中國學者指出 培養和儲備高素質高質量的冰雪運動競技後備人才是推動中國冰雪運動發展、提升中國 冰雪運動國際競爭力、建設冰雪運動強國的基礎和根本 (王錐鑫,2017;吳曉華、伊劍,

2017)。吳曉華等 (2017) 表示對於舉辦冬奧會的東道主國家來說,冬奧會的籌辦和舉辦,

不僅將會大力推動政府財政與社會資本在體育產業的投入,推動冰雪運動基礎設施的完 善和冰雪產業的快速發展,而且必會帶動中國「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這一宏大目標的 實現,為冰雪運動後備人才的儲備打下堅實的物質和文化基礎。受訪者A (2019 年 4 月 8 日) 也表示說「特別是這樣一個在備戰北京冬奧會的特別時期裡,國家的投入也大,

借此機會來擴大我們的體育人口,擴大中國參與冰上運動的青少年後備選手,對推動三 億人上冰雪都是一個帶動,也是一個示範」。中國目前正在備戰 2022 年北京冬奧會,

後備人才的培養和選拔將會直接影響到中國代表團在此次冬奧會中的比賽成績。為了中 國冰雪產業及事業的長期持續發展,在備戰北京冬奧會的背景下,我們要加強問題意識,

理性客觀分析中國目前冰雪後備人才的培養現狀,包括自身優勢及與冰上運動強國的差

60

距和不足,積極抓住冬奧會的機遇,充分利用東道主優勢,借此機會創新出新的人才培 養模式,提高後備人才質量與數量,更進一步的提升中國冬季項目的國際競爭力,以期 讓冬季項目如夏季項目一樣達到在世界上體育大國的地位。

但目前眾多學者在冰上項目後備人才相關的研究中提出目前中國冰雪運動後備人 才的水平和厚度備受考驗,後備人才不足,拔尖人才稀缺,這已經成為中國制約冬季項 目競技發展的癥結問題。圖 4-3 可以看到:在 2015 年申辦 2022 北京冬奧會成功前,

2006-2009 年冬季項目運動員人數呈下降趨勢,2009-2012 雖人數有上升,但呈現小幅度 上升,沒有形成穩定的上升態勢,且與夏季項目運動員人數相比較,冬季項目運動員人 數每年都是夏季項目運動員人數的1/60 以上,落差尤為之大,這數據表明中國在冰雪運 動員的數量上極度匱乏 (王錐鑫,2017)。

4-3. 2006-2012 年冬夏季項目參訓運動員比較 (數據來源與《中國社會統計年鑑 (2006-2013)》)。資料來源:引自“我國冰雪運動競技人才儲備與發展路徑研究”,王 錐鑫,2017,南京體育學院學報,31(2),83。

這個東西怎麼說夠不夠呢,參賽的人數每個項目就那麼幾個人,像短道就是男五女 五,速滑是男十女十,就這麼幾個人參賽。所以妳說現在好幾百個人夠不夠肯定是 夠了,關鍵是在於優秀運動員的數量夠不夠,那我們總要精益求精,永遠要最好的,

永遠沒有止境 (受訪者A201948)

61

看到受訪者A 的陳述,目前中國競技冰上後備選手的整體情況,更精準的說是頂尖 優秀選手不夠。如前述第三節中提到的冰上運動群眾基礎薄弱及普及率低是造成頂尖優 秀選手不夠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為冰上運動普遍危險性高,訓練環境惡劣,運動損傷 風險係數大,但政府目前對於冰上運動員的保障體系卻較為薄弱,導致很多青少年及其 家長會因為其危險性而減少自己孩子對於冰上運動的接觸,從而降低了冰上運動參與率,

群眾參與基數低進而優秀選手的選拔就會較為困難。或許有些家長會讓自己的孩子以愛 好去接觸冰上運動,但少部分會讓其孩子將冰上運動作為職業去發展其競技水平,這一 情況也降低了優秀選手的選拔概率,這一原因會在下一節第五節中詳細闡述。原因三就 是中國培養與選拔競技冰上運動選手的模式。在申辦 2022 年北京冬奧會成功前,中國 一直延用傳統的「三級訓練網」培養體系培養冬奧會項目人才,也就是第二章第二節第 三部分中提到的梯形培養體系,如圖 4-4 所示。這樣的培養模式一直由國家統籌發展,

歷經 30 多年的時間,培養了一批世界冠軍和奧運冠軍,奠定了中國冬季項目運動員相 對紮實的基礎 (馬毅、呂晶紅,2016;吳曉華、伊劍,2017),受訪者 F (2019 年 4 月 3 日) 陳述說「現在在受訓的國家隊運動員都是十年以上的老隊員了」。但這樣培養模式 的缺點是培養出一位優秀運動員成為國家隊運動員需要的時間太久,並且國家統一招收 培養這樣單一的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冰上項目的快速發展需要。目前在即將到來的 2022 北京冬奧會背景下,持續過去的模式是不能快速培養足夠的優秀運動選手為備戰冬奧的。

國家隊

4-4. 中國冬奧會項目人才培養模式。資料來源:“我國備戰 2022 年冬奧會重點項目 後備人才培養問題探究”。馬毅、呂晶紅,2016 年,體育科學,36(4),6。

市(省)級專業隊 (冬奧會項目以市為 單位參加全國比賽) 市、區、縣業餘體育學校

62

2022 年北京冬奧會,中國提出了全面參賽的目標,平昌冬奧會有 15 個大項,102 個 小項,但中國代表團僅參加了 5 個大項 55 個小項,約一半的小項沒有中國運動員的身 影,為了盡量實現全面參賽的目標,國際體育總局於 2018 年提出了跨界跨項選材人才 培養與選拔的新舉措。「要在北京冬奧會取得優異成績,我們要解決一個‘跨’字,就 是在跨項、跨季、跨界上下功夫,通過多種方式來提高運動競技水平,補齊運動員參賽 經驗短板、彌補冰雪競技隊伍管理不足」。這是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在2018 年「兩 會」上的發言,提綱挈領的指出了中國冬季項目的發展方向 (國家體育總局官方網站,

2018)。同時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陳應也表示說「跨界跨項選材是備戰 2022 年冬奧會工作的基石工程,是快速提高運動水平的不二法門,是運動員可持續發展 的重要途徑,是以先進理念超越時間、以訓練積澱縮短時間、以科技助力追趕時間的有 效辦法。」 (搜狐網,2018)。受訪者 A 針對跨界跨項選材政策表達意見如下陳述:

其實我是這樣理解的,跨界跨項政策的出台是有個合理性的,政策的存在就是有他 的合理性的,雖然冰上項目儲備了很多優秀的人才,為了備戰 2022 年北京冬奧會 來講的話有一定的基礎,但是競技體育是精英體育,他是需要有一定的天賦的,跨 界跨項運動員裡邊如果有有天賦的運動員脫穎而出,那對於備戰冬奧是有幫助的 (受訪者A201848)

誠如第貳章第二節第三部分研究者通過文獻發現並呈現於本研究跨界跨項選材運 動員來源圖示中所示,加之國家體育總局官方網站及中國各大媒體官方網站如新浪網的 公告及受訪者的陳述,發現三方面陳述跨界跨項運動員的來源均是一致的,如新浪網 (2018) 公告說正在進行中的跨界跨項選材,短道速滑運動員有改練速度滑冰項目的,從 曲棍球運動員中選拔適合練冰球的人才等等。受訪者E 也針對冰球跨界跨項選材的運動 員來源陳述說冰球運動員的來源為三方面,一是曲棍球,二是滑冰,三是輪滑,也闡釋 了從這三方面運動員來進行選拔的原因及各項目的優劣勢:

63

冰球跨界跨項選材分幾塊,第一個是曲棍球,曲棍球可能弱勢是不太會滑冰,這個 大家都知道,但是優勢是團隊項目,他手上的功夫和冰球相對來講有一點類似,然 後當然從滑冰的角度,從體能可能會更好一些。還有一塊是從滑冰就短道速滑這個 拿過來,冰上感覺可能會好一些,但是欠缺的是團隊意識和他的手上功夫,還有一 個部分是輪滑,輪滑就是最接近的,就是相當於他的技術他的裝備他的這種戰術意 識都是符合冰球的需要的,只是說從陸地過到冰上,他需要有一個技術上的改變,

所以目前我這塊是從這三塊來拿人,但當然這個大家也知道這個,冰球是冬季項目 中唯一一個集體項目,而且他對運動員的要求是一個綜合性的,他不光是一個體能、

技術還有團隊的配合,還有滑冰他是一個四面八方的,所以可能技術要求和團隊這 部分他是最難的 (受訪者E201842日)。

2017 年下旬國家正式通知跨界跨項選材後,2018 年中旬為鼓勵加速跨界跨項選材 運動員的實施,針對從2018 年平昌冬奧會結束後到 2018 年年底之間,通過跨界跨項選 材工作選拔出來的備戰 2022 年北京冬奧會的運動員,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下發了關於 設立跨界跨項運動員運動水平等級激勵政策的通知,通知中提出三點激勵政策,如下所 示,並且制定了「2018 擴面,2019 固點,2020 精兵,2021 衝刺的備戰方針」 (國家體 育總局官方網站,2018):

一、通過選材的運動員,經比賽選拔,入選國家集訓隊後,授予相應項目的一級運 動員稱號;已是一級運動員的,可申請授予運動健將稱號。

二、運動員在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代表國家隊參加冬季項目國際賽事的,授 予相應項目的運動健將稱號。

三、運動員獲得2022 年北京冬奧會參賽資格或入選 2022 年北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

三、運動員獲得2022 年北京冬奧會參賽資格或入選 2022 年北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7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