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經費支援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54-62)

一、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經費支援現況及策略

De Bosscher 等 (2006) 指出一個國家要發展競技運動,若國家能投入更多的經費補 助在選手的訓練上,會創造更多的機會給予選手發揮出優秀的運動表現並取得優異的競 技運動成績。在經費部分,比較特殊的是,中國在競技體育的發展上因為實行舉國體制 的原因,所以無論是冬季項目還是夏季項目,經費的投入模式一直是「政府投入為主,

體育公益金及企業贊助為輔」。如2008 年的北京夏季奧運會,在舉國體制的背景下,中 國政府全力投入經費在各項物質支援上,舉國辦奧運,首次超越了美國,取得世界第一 的好成績。

我們剛開始就說舉國體制這種模式不好啊,大家有一些批判,但為什麼要用舉國體 制?因為我們剛開始不是體育外交嘛,當我們經濟不行的時候,我們要靠體育去衝,

讓世界了解中國,這是個戰略,不要狹隘的看這個東西,一定是要在高的格局去看 這個東西,中國發展的戰略是什麼,經濟說白了它是需要一段時間成長的,不可能 是說我們今天搞個東西,我們明天在世界上經濟全球總量第一了,多少年了,我們

43

現在才開始達到。但體育不是,我們投入了,馬上就有產出。俄羅斯索契冬奧會,

他們之所以那麼好為什麼?就是他們拿到了冬奧會申辦權後,他們開始著手由國家 來投入,所以 2014 年索契冬奧會,俄羅斯全面爆發金牌戰略,所以你說我們到美 國去上課,他們很牛的教授在和我們講,到底哪個模式好,但其實現在沒有定論,

你說中國的模式不好,但是2008年中國奧運會也拿了51枚金牌,拿到了世界冠軍,

那你說美國的不好,但美國也依舊在國際上很強大。沒有哪個模式是完美的,沒有 哪個模式是糟糕的,所以現在能拿到金牌就是好的 (受訪者 E 為中國冰球協會及 北京體育大學冰壺與冰球學院官員,201842日)。

由上述受訪者E 的陳述可以了解到,在探討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投入經費時,必 然是與中國冰上運動的組織架構是分不開的。各國家在不同的情況下,根據各國國情去 尋找適合的模式發展體育,模式的不同並沒有好壞之分。在中國的發展前期,計劃經濟 體制的背景下,中國實行舉國體制,體育由國家投入為主,為快速通過體育強大中國,

讓中國被看見;21 世紀後,中國已成長為體育大國,隨著社會的發展,計劃經濟體制逐 步轉向市場經濟體制。在十七屆二中全會審議通過的《關於深化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意 見》(以下簡稱《意見》) 中提出了「到 2020 年建立起比較完善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行 政管理體制」的總體目標,並提出「深化行政管理體制改革要以政府職能轉變為核心」。

《意見》中特別強調政府要加強經濟社會事務的宏觀管理,減少和下放具體管理事項,

把更多的精力轉到制定戰略規劃、政策法規和標準規範上。60 多年的競技體育發展歷程 表明,中國已經是競技體育的金牌大國了,但長期持續穩定的強大需要社會各界的力量,

不能只靠政府的力量,要調動起社會各界的積極性,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重要性 (王秋華,2011)。管辦分離的核心原因也是如此,政府職能更加明確宏觀層面上給予體 育發展大方向,深化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調動社會共同作用,注重成本和 效益,保證體育長久持續的穩定發展。2017 年,中國各冰上協會一個接一個跟隨國家政 策,深化體制改革實行管辦分離逐步進行獨立辦公,協會變成民間組織,開始自主尋求

44

社會各界的力量,尋求社會各大企業贊助等。最先進行管辦分離舉措的是中國足協和中 國籃協,短時間內不再依靠國家財政撥款,而自主進行運作,但其實目前中國各冰上協 會卻不如此,均還一直處於「管辦未完全分開」的狀態,也可以說是管辦分離初步階段,

進而經費隨著政策也幾乎是未脫離國家的,雖由於名義上為民間協會的原因不能直接下 發,但是卻可通過冬季運動管理中心進行間接下發:

現在國家隊的訓練經費都是財政撥款,我們這兩個項目 (速滑、短道速滑) 運動員 的吃穿住行支出及教練員的支出都是由國家 (中心) 全部負責的;包括協會的備戰 經費也都是財政經費,因為現在協會屬於民間組織,財政部的財政資金是不可以 直接給民間組織給協會的,所以都是國家審核後給中心,然後協會需要時再從中 心撥走。但也有個別項目不僅只靠國家財政撥款,跟各項目辦活動的規模有關,

那你規模弄的太大,錢不夠了只能再去從其他地方補充 (受訪者A為中國滑冰協 會及國家體育總局冬運中心官員,201948)

面對外界關於管辦分離及管辦不分的疑惑聲,受訪者C 為中國冰球協會領導給出個 人看法如下表述:

其實是這樣,肯定是得用一個積極的態度去看待這件事情。但是第一首先就是要積 極的去推動這件事情,不能有任何言語的去對打這件事情,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麼。

為什麼要這樣做?一定是,國家一定是一個大的戰略,不能說叫簡單粗暴,我想叫 你幹什麼,我想叫你推向市場了,然後就一刀切了,要是像大家認為的那樣,那為 什麼還要國家拿錢?OK,那國家不拿錢的話,這個項目就死掉了,什麼叫“扶上馬 送一程”,就是國家什麼都是循序漸進的,哪有那麼簡單粗暴的,那不可能,也就是 說我現在給你這樣的方向,讓你去盤活,但是我在盤活的過程中,我不可能讓你體 育這邊一下子就死掉,那你看,市場的錢還沒有進來,還沒有個完善的模式,但是

45

短道速滑回過頭來,短道速滑是不是冬季項目中最優秀的項目,他以前完全是靠國 家的經費,那我們還想要保持他的長久不衰,我們還需要保持他的長久供養,那我 這邊市場是可以去開拓了,但還需要有個時間。那這邊還保持著國家的大方向的吃 穿住行訓我還在保證你,那我給你個時間段,那你看現在滑冰協會也有錢進來啦,

它也有一些贊助,慢慢運作的越來越好,那這些錢可能就會養它了,這時候國家就 循序漸進的撤出了,他一定是有個過程的,冰球也是一樣,那冰球那我們現在也開 始自主向外面去招,大家知道冰球協會那相當於商業的模式,冰球現在也是在依靠 國家,但是慢慢的充足後,肯定慢慢就可以自給自足了,這個一定得是有個過程的 (受訪者E201842日)。

所以由上述協會內部領導的陳述可以得知,各冰上協會與政府機構的「管辦分離」

確在實行,目前各冰上協會也確實為民間組織即非營利組織,但經費的來源基本上還是 由中國政府統一投入。經費的投入模式為政府分撥體育資金於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總局 再將應用於冬季運動的經費下撥給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各冰上協會需要時再從冬季運動 管理中心申請,但當需要大於投入時,社會外界的支援也會隨之增加,協會會自主尋求 企業的贊助投入,以幫扶協會的持續發展。誠如受訪者E 所說「扶上馬送一程」,對於 各冰上運動的發展,不能用一刀切的政策,需要有個過程。

中國自 2011 年開始實行體制改革管辦分離後,最先試點單位中國籃球協會、中國 足球協會,讓外界看到了他們實行的速度之快且相對順利和成功,部分原因是因為中國 籃球和中國足球本身就有很深厚的基礎,他們是中國備受關注且發展相對成功的運動,

當國家對他們減輕物質等方面的投入時,他們也可以靠過去深厚的基礎和社會各界對其 的經費支持保持穩定的發展。可冰上項目卻不同,大多冰上項目本身就在申辦冬奧前未 受到國家大力的重視和投入,且小部分冰上項目發展歷史更為短暫,也有部分原因是因 為申辦 2022 年北京冬奧會成功後,中國政府及社會各界才開始大力發展冰雪運動,若 這個時候政府不在經費等各方面支撐冰上運動的發展,那就有可能出現像受訪者C 所述

46

「那這個項目就死掉了」的情況發生。一切事物的發生都需要有一段時間的適應期,在 國家的穩定支持下,各冰上項目再去尋找和社會企業合作的機會,讓經費等各項支援進 入協會後,首先保證協會的穩定持續發展,再依靠其逐漸強大,慢慢脫離政府的支撐,

才會是協會保持穩固的長期發展。如中國滑冰協會在2017 年 11 月,與騰訊體育在上海 聯合宣布,騰訊體育正式成為中國滑冰協會獨家互聯網合作夥伴及中國滑冰協會新媒體 贊助商,作為中國新媒體的領航者,騰訊體育從 2015 年起就拿下了國際滑冰聯合會下 包括短道速滑、速度滑冰等項目在內的中國大陸地區新媒體獨家直播權益 (騰訊體育官 方網站,2017),對於中國滑冰處於體制改革的試點初期的狀況下,這樣的幫助在一定程 度上支撐了處於改革初期的協會,這也是受訪者C 陳述下冰上協會在走向正常軌道的狀 態。

中國的冰上協會中,如第壹章中研究者介紹的中國大陸目前冬季項目發展狀況中所 述,有優勢項目奪牌項目,也有發展中項目;不足三年備戰時間,對於不同項目,從國 家對於參賽運動員的投入情況來看,國家經費下發側重也會不同。受訪者A (2019 年 4

中國的冰上協會中,如第壹章中研究者介紹的中國大陸目前冬季項目發展狀況中所 述,有優勢項目奪牌項目,也有發展中項目;不足三年備戰時間,對於不同項目,從國 家對於參賽運動員的投入情況來看,國家經費下發側重也會不同。受訪者A (2019 年 4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5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