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章 緒論

本研究旨在探討 2022 年北京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下簡稱“冬奧會”) 背景下中國 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的發展策略。本章共有七節,第一節闡述研究背景與動機;第二節說 明研究目的;第三節提出研究問題;第四節界定研究範圍;第五節說明研究限制;第六 節說明研究重要性;第七節闡釋名詞釋義。

第一節

前言

2008 年,北京在中國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歷史上,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首次超 越美國排名世界第一,取得了51 金、21 銀、28 銅的好成績。可相較於夏季奧林匹克運 動會的成績,中國冰雪運動的整體實力較世界頂尖水平卻存在一定的差距 (王拱彪、龍 麗,2015)。2015 年 7 月 31 日,北京、張家口聯合申請承辦 2022 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 會獲得成功後,2022 年北京將是第一個既舉辦了夏季奧運會又舉辦了冬季奧運會的城 市,北京也將會是繼1952 年挪威的奧斯陸之後,時隔整整 70 年第二個舉辦冬奧會的首 都城市 (張寗,2017)。同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出批示指出,「籌 辦好2022 年北京冬奧會,對於促進奧林匹克事業發展、進一步提升中國的國家影響力,

意義重大」 (新華社,2015)。習近平主席也於 2017 年指出「體育強則中國強,要大力 發展群眾冰雪運動,提高冰雪運動競技水平」(人民網,2017)。

自2002 年鹽湖冬奧會,中國獲得第一塊冬奧會金牌以來,截至 2018 年平昌冬奧會,

中國共累積獲得 13 枚金牌,其中 12 枚金牌來自冰上運動,僅 1 枚來自雪上運動。自 1980 年中國代表隊第一次參加美國普萊西德湖舉辦的第 13 屆冬奧會,連續三屆均未獲 得獎牌;第16 屆阿爾貝維爾冬奧會才實現了獎牌的零突破,共獲得三枚獎牌;在第 19 屆鹽湖冬奧會獲得了金牌的零突破,總獲 2 枚金牌;在此後的第 20 屆都靈冬奧會、第 21 屆溫哥華冬奧會、第 22 屆索契冬奧會及剛結束的第 23 屆平昌冬奧會又分別獲得了 2、5、3 及 1 枚金牌。由此可以看到中國在冬奧會上的成績雖然穩中有升,但在金牌榜 上的名次始終徘徊於10 名左右,且大多排名靠後,只有第 21 屆溫哥華冬奧會進入到了 獎牌榜前10 名,排名第七 (邵曲玲、王海,2016),詳見表 1-1。從所獲獎牌分佈情況來

2

看,冰上項目共獲得12 枚金牌 50 枚獎牌,分別佔金牌和獎牌總數的 92.3%和 80.6%,

雪上項目以1 枚金牌 12 枚獎牌的成績佔金牌和獎牌總數的 7.7%和 19.4%,可見,冰上 項目成績輝煌,而雪上項目成績則較顯落後,中國冰雪整體實力呈現出「冰強雪弱」的 局面 (王拱彪、龍麗,2015)。

表1-1

中國隊在歷屆冬季奧運會的成績

屆次 地點 金 銀 銅 獎牌總數 名次

13

普萊西德湖 0 0 0 0 0

14

薩拉熱窩 0 0 0 0 0

15

卡爾加里 0 0 0 0 0

16

阿爾貝維爾 0 3 0 3 15

17

利勒哈默爾 0 1 2 3 19

18

長野 0 6 2 8 16

19

鹽湖 2 2 4 8 13

20

都靈 2 4 5 11 14

21

溫哥華 5 2 4 11 7

22

索契 3 4 2 9 12

23

平昌 1 6 2 9 16

總計 13 28 21 62

資料來源:本研究自行整理。引自中國奧委會官方網站。引自“從歷屆冬奧會看中國冰雪項目的未來和 發展”。王拱彪、龍麗,2015,體育文化導刊,5,84-87。引自“新時期我國冬季運動項目的競技發展 研究”。徐剛,2016,北京體育大學學報,39(9),119-125。

徐剛 (2006) 指出中國在冬奧會上取得好成績的項目多集中於冰上競速性項目 (短 道速滑、速度滑冰短距離) 及難美性項目 (花樣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通過表 1-2 可以看到,中國現在在冬奧會項目中的優勢項目並取得金牌的項目,仍然是 1986 年確 立的項目。經過29 年的發展,除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項目,其餘基本沒有變化 (王紫 娟,2015)。通過表 1-2 也可以發現優勢項目和潛優勢項目大部分均為冰上項目。

3

資料來源:引自“我國冬季體育運動發展現狀研究”。王紫娟,2015,冰雪運動,37(1),36。

冰上項目中的短道速度滑冰項目是中國冬季項目中最重要的奪牌項目, 2018 年平昌

4

受到限制,並且比賽競爭性降低、觀賞性也會随之下降,此項目的觀眾則會隨之變少,

項目逐漸沒落從而失去吸引力。因此,國際管理組織為了各個項目的長期發展,利用修 改競賽規則等手段打破個別項目壟斷的現象,再次實現各項目的整體均衡 (徐剛,2004)。

速度滑冰作為中國冰上項目中的基礎項目,近年出現了壟斷的现象,在 2014 年索契冬 奧會中荷蘭共獲得了8 枚金牌、23 枚獎牌,這比其他國家 (波蘭、捷克、韓國、中國、

俄羅斯、加拿大) 的獎牌總數還要多 (徐剛,2016)。由此可以看到,速度滑冰近年的壟 斷現象或許對於中國提高此項目的競技成績會是一個很好的發展契機。

完整的運動政策會影響到一個國家競技運動成績的整體發展 (金雪,2016)。王錐鑫 (2017) 指出一個項目沒有政策的扶持也就沒有資金、教練、場地、器材和人才儲備等各 方面的支撐,冰雪項目很頭疼的問題是缺少國家政策的支持。第 22 屆冬奧會中國代表 團副秘書長郭銘玉曾指出,中國冰雪項目之所以與世界冰雪發展高水平的國家差距大,

這和中國政府對於冰雪項目的重視程度不夠有關係 (王錐鑫,2017)。研究者通過回溯過 去有關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的文獻發現,大部分的研究聚焦於冰上項目的單一方 面 (王錦國,2017)、教練的培訓與發展 (王羽、王立國,2017)、後備人才選拔 (王紅、

李長香、武加紅,2017)、運動員技術技巧 (張姜妹,2015) 及場地設施 (種莉莉、張顯 軍、段菊芳,2016) 等單方面研究,而少有從宏觀的完整運動政策角度來綜整探析競技 冰上運動的發展狀況。

因此,研究者想要從宏觀的運動政策角度來瞭解目前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現 況及策略,並根據De Bosscher、Bingham,Shibili、Van Bottenburg 與 De Knop (2006) 研究得出的「九項西方競技運動成功關鍵因子」作為分析架構來進行探討。由於 De Bosscher 等 (2006) 的研究成員目前在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ort Policy and Politics、

European Sport Management Quarterly 、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ort Management , Recreation and Tourism 及 Sport Management Review 等各國國際期刊中,有持續發表更 新其研究成果 (金雪,2016),並且與數個國家奧會 (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s)、國 際運動組織及研究者合作來進行多個國家競技運動項目發展的研究,可以看出此模式的 適用性已經獲得各國學術界某種程度上的認可 (陳昱文、金雪、黃郁綺、湯添進,2018)。

因此本研究決定使用此模式作為分析架構來探討本研究主題。

5

加之,研究者本身為中國大陸北方人,從小就接觸冰上運動,大學於北京體育大學 協助管理學院院長成立北京體育大學管理學院第一屆冰雪方向班 (北京體育大學管理 學院,2016)。2018 年暑期於中國滑冰協會實習,實習工作內容也與中國競技冰上運動 相關,一直對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的發展抱有極大的興趣,因此研究者想要更深入的 探究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為何?

距離2022 年北京冬奧會僅有約兩年的時間,中國若想借助 2022 年的主場優勢,贏 得國內外觀眾的關注,提升中國在世界冬季項目中的知名度及地位,讓更多的中國人在 未來可以參與到冬季運動中,那麼針對中國冬季項目中的優勢項目即冰上項目,找出其 致勝規律,至關重要。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