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運動生涯及退役後的支援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80-88)

一、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運動生涯及退役後的支援現況及策略

69

De Bosscher 等 (2006) 指出國家政府為保證運動員優良的競技運動成績,補助運動 員生活開支與訓練所需要的費用,並且在運動員在役時期,國家要為運動員提供各項退 役後生涯規劃包括未來就學、就業或者創業上的輔導與補助。如第二章第二節第四部分 所示,從文獻等各類資料中發現 2017 年之前中國對於競技冰上運動後備人才甚至國家 隊後備隊員的社會保障體系都較為薄弱,管理一直存在「重發展輕保障」的問題,保障 不僅是指國家的經費投入,也包含了運動員的文化教育、醫療保險、生涯規劃輔導等等。

大多數冰上運動的運動損傷危險性高,環境惡劣,這樣的問題使得冰上運動後備人才上 述等權益均保障乏力,二、三線的冰上後備人才,其保障程度更低 (吳曉華、伊劍,2017)。

但通過受訪者的陳述,發現為備戰 2022 年北京冬奧會,中國政府意識到了運動員保障 方面的重要性,為此作出了很大的改變。

現在對於運動員的職業規劃問題,中國奧委會也有專門的基金也在做這個,大楊揚 就在做運動員的生涯規劃,包括我們總局的人力中心,都在做這個,其實運動員在 役期間就會接觸到一些關於生涯規劃的輔導課了,反正作為我們這兩支隊伍,就是 國家隊的層面,都是有運動員的職業生涯規劃培訓的,然後運動員再根據自身的特 點去選擇 (受訪者A201848)。

受訪者D (2019 年 4 月 5 日) 陳述說「我是 12 歲開始打的冰壺,是進的哈爾濱體育 運動學校,然後省隊然後專業隊,一步步往上。體校就跟正常上學是一樣的,半專業,

也是有學費的,就像正常你們升學是一樣的。現在我們是專業隊了,我到現在就是不繳 學費了,就是國家負責我們的費用」。可以看到目前中國對於國家隊運動員的保障費用 全權負責。受訪者C 陳述如下:

如果她現在不在國家隊的範圍內,那就是由各地市的體育局來去提供運動員的保障 問題,但她現在是在國家隊的層面裡了,就是國家政府去負責他們的一切保障問題

70

了。說白了我們現在國家隊的球員都是完全由國家去對他們培養,這些包含了訓練 設施裝備住宿,還包含了他們現在出國參加比賽的食宿。所有的就是國家都負責了。

所以說啊,我們的運動員是很幸福的,強大的國家來去支持我們訓練,給了我們最 好的保障 (受訪者C201945)

通過不同項目不同職位的官員及國家隊運動員上面的回答中都可以看到,目前中國 對於運動員的保障有一定程度上認知,並且做出了有效果的改善。教練也會給予自己在 役的運動員一些生涯規劃經驗,日常中也會與運動員進行探討。但從受訪者C 下面的陳 述中看到可能目前存在問題更大的是他們自己對於生涯規劃上的安排及選擇,而非國家 投入多少的問題。冰壺是冰上運動中比較特殊的一項運動,它不需要像短道速滑和速度 滑冰等那樣需要特別多的體力,它更多需要腦力去思考應對對手的策略。年紀越大的冰 壺運動員,經驗越多,對於對手的了解度越高,在比賽時,應對臨場的局面會很快的反 應出合適的策略。但事情都有兩面性,運動生涯可以因此而延長,但是退役後可能工作 的機會就會相對較少,如下受訪者C 的陳述,可以充分了解到冰壺運動員的抉擇困境。

其實運動員是會跟教練溝通的,但是現在面臨的就是做教練的話也是一樣的,你可 能還是會要放棄家庭這樣,舍小家為大家;你兼顧不到,那就只能這樣,就是家庭 和事業你只能選擇一個,那可能家裡人支持你的情況下,你還能兼顧到事業,事業 大於家,兼顧不了的話,只能看自己的個人選擇了,是你到底想要什麼 (受訪者C201945)

34 退役的,運動員年紀再大一點就沒有位置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其實我覺 得更多的,從推廣上來講,體育走向大眾多一點,再就走進校園,然後更多的是俱 樂部的形式能讓我們的運動員這種生涯會更長一些,大家都知道我們的舉國體制嗎,

我們是有些優勢的,但是我們可能會面臨年齡上的問題,對吧,可能我們到了三十

71

多歲左右,對於冰壺項目來講,可能甚至到了四十多歲左右這個期間你的閱歷和經 歷是更豐富的,但是這個時候就會面臨著家庭的選擇問題,對於女運動員來講,面 臨著結婚面臨著生子,但是這個家庭和事業能怎麼一起掌握的好需要有這種俱樂部 的形式,我們可能就會把運動員的壽命更加延續下去。但如果說還是這種職業化,

不能說職業化不好,職業化非常好,因為別的國家沒有這種優勢,對於我們中國球 員來講是有這種優勢的,能更好的讓他們並且可能更多的讓他們把家庭和事業都不 耽誤,那未來俱樂部的形式會促使練的人和參與的人更多 (受訪者C201945)

我們可以教練兼運動員,比如說我們現在的教練25歲,打完2022年,28歲,然後 現在正好有個契機,可以讓他去當教練,但他又捨不得他的運動生涯,那就可以先 把他的工作安排好了,單位的領導支持他,她就可以再去打球了 (受訪者C201945)

對於受訪者C 為中國女子冰壺國家集訓隊教練來說,她在上面有提到部分解決未來 冰壺運動員生涯發展的一些想法,一種是國家若是可以為優秀教練員或者運動員安排好 工作,因為冰壺運動員本身職業生涯相對其他冰上項目更久一點,這樣的話冰壺運動員 在工作穩定的情況下,可以繼續兼任國家隊運動員。一種是可能俱樂部培養運動員的形 式就會把運動員的壽命多延長一些,她說「當俱樂部的教練對我們來說誘惑肯定大呀,

掙得多肯定是存在呀,然後你的壓力不會那麼大,因為不是培養很專業」。受訪者D 也 同受訪者C 一樣提到過若是政府推動冰壺這個項目的發展,這個項目增大了群眾基礎及 普及率或許會增加運動員未來退役後的發展機會,更多的人參與了,就代表這項運動可 以發展的更產業化,也代表著社會會開始開展這項運動,那對於運動員來說就業的崗位 也會隨之變多。

72

普遍大眾對於這個項目有更多的了解的話,政府也對這個項目有更多的支持的話,

那對於運動員未來發展來說,也是更好的,讓運動員有了更多的機會,那如果各個 地方對於冰壺沒有很好的支持和推動的話,那我們也沒有很多的職位去參與,對於 我們的未來也就沒什麼發展,我們的未來規劃也沒有比較寬,就只能當老師或著教 練,那現在去各種小學當老師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很好的發展,不是說去國家隊就是 最好的發展,就是都挺好的發展,看個人喜好 (受訪者D201945)

受訪者 A 為中國滑冰協會及國家體育總局冬運中心官員,也表示說因為現在為了 備戰冬奧,國家在大力發展短道速滑與速度滑冰,發展這兩項運動的非國家機構變多,

所以從事這兩項的運動員工作機會變更多,如下:

現在對於冰上項目短道速滑和速滑這兩個項目來講的話,那還是當教練的比較多,

正好趕上這個時代嗎,趕上好時代,國家大力發展冰上運動,人才供不應求的好局 面,所以就回到各省市回到南方,開展群眾普及的冰上活動 (受訪者A,2019 年 4 月8 日)。

國家對於運動員在役及退役後的生涯輔助安排會很大程度上影響運動員未來的發 展,運動員未來的發展也會影響著青少年及其家長對於這項運動未來發展的認知,若部 分運動員退役後的未來發展較好,則青少年及其家長也會願意讓其孩子去從事這項運動。

很多文獻研究顯示,現今中國適齡子女進入體校進行學習和訓練的人數呈現出下降的趨 勢 (吳曉華,伊劍,2017),連黑龍江省作為中國培養冬奧會項目後備人才的重點省份 (馬 毅,呂晶紅,2016),黑龍江政協官方網站也於 2018 年指出體校招生困難,處於「人才 高地,待遇洼地」的處境,由於專業體育訓練成本高,體育生就業出路不多,「學訓矛 盾」突出,中國對於冰雪運動後備人才培養「重訓輕教」 (黑龍江政協官方網站,2018),

其中主要問題在於:運動員在退役以後的擇業問題,以及學業與競技訓練之間產生的學

73

訓矛盾。從事專業的競技體育訓練,在一定程度上必然影響著運動員的學業,相對的運 動員的文化課基礎水平就會較普通學生差,在同等條件下比拼考大學淘汰率就會很高,

這也就影響著父母讓其子女參與冰上運動的決定。受訪者D 曾私下和研究者說「我算是 幸運的可以碰巧有機會考上體大的研究生,但因為從小就在體校,自己念研究生那段日 子,實在太痛苦了,很多東西都不會,要重頭再學,老師真的幫了我很多,不然我可能 畢不了業吧,這還算運氣好,但又有幾個運動員能像我一樣呢?」。而受訪者E 其也曾 為國家冰上運動員,他對於運動員「學訓矛盾」這件事,抱有著另一種積極的不同的看 法。

我以前也是運動員,但你看到和你聽到的就很不一樣。首先呢,運動員他必須要有 運動素養,他從小也在運動圈裡長大的,他們用運動員都了解的語言,他們懂運動 員,他們對這個項目整個的發展畢竟在這個圈子裡麼,也比較清晰。第二個呢,運

我以前也是運動員,但你看到和你聽到的就很不一樣。首先呢,運動員他必須要有 運動素養,他從小也在運動圈裡長大的,他們用運動員都了解的語言,他們懂運動 員,他們對這個項目整個的發展畢竟在這個圈子裡麼,也比較清晰。第二個呢,運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