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科學研究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104-113)

一、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之科學研究現況及策略

在競技運動員訓練備戰比賽的過程中,運動科學相關研究必不可少,在選材、醫學、

心理、生理及生物力學等各方面有一定程度的保障和發展,創造並運用更加科學化的手 段和器材輔助選手,會幫助選手提高競技運動成績,並且高效輔助運動訓練。如荷蘭,

其速度滑冰一直在世界上處於領先地位,荷蘭隊整體滑跑技術非常規範,在不同的項目

93

中,荷蘭運動員都有其固定的滑跑路線、滑步節奏和臨場的技戰術模式,路線連貫流暢、

技術含量高,這些都歸功於其國家在速度滑冰方面強大的科學技術,荷蘭在冰刀結構創 新方面有著先進的技術,他們製造了克萊普新型冰刀,被國際冰壇廣泛使用 (王錦國,

2017)。在目前中國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中,第二章第二節中研究者有用資料表示申辦冬奧 成功前,2015 年中國冰上項目的科學研發幾乎為空白,人員保障也僅限短道速滑,但其 實短道速滑保障人員也不是足夠充足的。下面會藉此分為科學器材研發和人員保障兩部 分來進行討論目前中國競技冰上運動的發展情況。

首先在科學器材研發部分,訪談前研究者通過文獻期刊等資料收集發現大多研究顯 示此部分幾乎為空白,甚至冰壺項目根本沒有相關科技輔助設施。訪談後通過訪談者敘 說發現2017 年國家下發《2022 科技冬奧行動計畫》後,開始重視科技器材的研發,但 目前也都還在摸索階段,沒有特別明顯成功的器材用於輔助訓練。

科技輔助訓練的話,冰壺是需要專門有一條道,這樣的話分析運動員技術上從滑行 到出手的每一個技術特點,精準度,包括我們掃冰球員的重心擦冰的壓力,其實每 個項目都有自己這樣的一套技術分析的東西,目前我們的冰壺隊是沒有的,就其他 國家場上的這種設施的東西很多,很先進,中國目前就沒有,不是缺是根本沒有,

現在就只能靠我們的教練員我們的經驗我們走過的路讓他們少走彎路來去幫助他 們 (受訪者C201945)

受訪者 C 表達了她對於為什麼在冰壺這方面沒有科技器材輔助訓練的理解,她說

「其實現在大家都在盡力去做,也確實是想更多的了解,但現在確實對於冰壺的了解認 知度太低了。可能現在是想幫你,想幫冰壺,但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從哪裡下手,懂的人 太少了」。通過其表述,目前運動科學研究方面還沒有很大的進展,一部分或許是因為 開始重視並且實施時間短暫;更大一部分就是和運動項目的群眾基礎及普及率有很大關 係,因為部分冰上運動的發展較晚,並且群眾基礎和普及率太低,中國對於這項運動的

94

研究不管是學術還是實踐都相對較少,所以導致科學研究進度較為緩慢;還有一部分像 受訪者F 所說,訓練是有週期性的,不會立刻看到效果。

前一段時間有這個科技助力,但是可能他對我們這個項目沒有這麼了解和這麼過多 的關注,所以可能很多都是和冰壺無關的,暫時是沒有的,但是我相信下個週期是 會有的,可能在明年或者後年,是一定會有的。因為我們也看到短道和花樣,他們 這些場上的每一個攝像機的角度,他們怎麼能切入這個彎道,是哪刀切能扣住彎道,

切進這個彎道可能對於這個冰塊怎麼能兜住圈扣住圈,讓別人不能超越過,我有去 看去,他們這個攝像機的角度照得非常清晰,就特別好的可以輔助訓練。所以冰壺 現在就完全靠自己,完全沒有這些;現在只有力量測試儀,就測試球和球之間的,

然後再就一些訓練的錄像 (受訪者C201945)

在冰球項目上,科技冬奧實際上訓練中是有在應用的,不能說幫助很明顯,但是確 實是有幫助,因為訓練是有週期性的嗎,不是說電腦一樣,給你輸入一個程序立馬 就會出現效果,人還是要去適應,只能說我們現在會利用一些儀器去提升運動員訓 練的精準度,可能冬奧看到明顯的效果都是快的 (受訪者F201943)

第二部分是在醫療等各方面保障人員。目前通過多位受訪者的統一陳述,可以發現 對應到研究者在訪談前得到的結果,保障人員也較為缺乏的狀況是同文獻參考資料中看 到一致,確實存在的,目前還在進行完善中;各位受訪者對於各自項目的相關保障人員 看法如下所述:

現在的保障人員那肯定是不夠的,就是冬季項目在申奧之前不是很受關注的,所以 參與保障人員就是很少的,那普通的保障人員隨便拉來一個都還可以,但是專業的 保障人員有能力的有經驗有水平的這些人還是不夠的,目前基礎的隊醫心理醫生體

95

能師等等都是有的,但是肯定是越多越好。並且每個項目的保障人員都肯定不一樣,

項目特點不一樣,像短道就是一隻隊,速滑它是分項,所以每個小項群體保障都是 不同的,像短距離、長距離、集群出發這些特點都不一樣,所以保障也都不一樣,

它需要成立不同的團隊 (受訪者A201948)

並且通過受訪者A 的陳述可以得知,冰上運動不是因為有五個項目,只需要五個保 障團隊就足夠,五個大項中還包含很多小項,每個小項的特點均不相同,隨之醫療等各 方面的保障團隊人員也不相同;前面敘述中也有提到 2015 年時中國冰上運動保障人員 僅限短道速滑,受訪者 A 都認為保障人員不夠,且受訪者 D 為國家隊運動員通過其親 身體驗闡述說不是只有滑冰項目看起來危險性很大,保障人員就只對他們很需要,冰壺 運動看起來沒有那麼劇烈,但也很需要保障人員,危險性及永久性傷害也是存在在冰壺 這項運動上的。

醫療保障我覺得對我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像速滑其他的一些項目是一些硬性的傷,

雖然對於我們沒有很大的傷,可是長時間的磨損對於我們來說很致命,因為長時間 做一個動作,腰啊肩啊還有膝蓋,還有擦冰運動員的手腕什麼的就是特別的關鍵,

就需要隊醫每天幫我們做康復放鬆及訓練 (受訪者D201945)

受訪者 C 和受訪者 F 表示冰球項目和冰壺項目一樣,保障人員不充足的狀況同樣 存在,甚至受訪者F 都提到說「運動員一個人就是多功能的複合型的,中國運動員就是 能屈能伸型的,什麼都可以,什麼環境都能適應」,但兩個項目各自缺乏且各自亟需的 保障人員較為不同,冰球缺乏醫療保障人員,冰壺缺乏技術分析人員,這可能與兩項運 動現況與奧運目標的不同而不同;冰球是沒有拿過奧運獎牌的,是淺優勢項目,所以他 們還在發展階段,並且冰球是強烈碰撞的運動,運動員在一場比賽中需要耗費巨大的精 力,若受傷後還要自治,對於備戰比賽的效果來說是有很大影響的,而冰壺曾拿到過奧

96

運會獎牌,是中國冰上項目中的優勢項目,只是近年來未再拿過獎牌,因為當初拿獎牌 的運動員都退役了,繼續當國家隊教練員的也很少,冰壺尤其需要經驗和技術分析,所 以能傳授給新生運動員的經驗和技術分析就相對來說較少,這就需要大量的有國際大賽 經驗的教練或對冰壺項目及其了解的教練來彌補,所以才說兩項運動雖都缺保障人員,

但缺少保障人員的功能性卻不同:

我不知道其他項目是怎麼樣的,我只知道我們之前和我們現在的差距多大;冰球以 前就三個人,除了教練以外就三個人,器材師都沒有,以前就一個主教練,一個助 理教練,一個守門員教練,再來一個翻譯,沒了;器材師好像一個隊一個器材師。

現在出國比賽其實也是這樣,只不過在北京備戰冬奧,保障人員多了一點而已。目 前也就十個人吧,算很少的人數了,正常的話我覺得一個團隊加上教練員準備人員 的保障,大概在10-15個人。其實我們基本上都有,但是呢,不是很專業。比如說 我們這個位置備了一個人,比如說我們喝咖啡這邊備了一個人,但是只能說是他會 喝,但是他不懂這個咖啡哪個哪個的不同,十杯他喝不出來哪個不一樣;不算專業 出身,很多都是現培養的,像體大這種大學即使是康復係的,但他沒有實踐經驗,

對吧,體大我招個博士,但是都是書本的知識,那現在有個運動員一天以後要上場,

我讓他給我治這個運動員,他怎麼給我治,他不能說我翻書本,所以目前我們缺實 踐經驗很多的專業保障人員;崗位配備很容易,但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實實在在的 那種專業人員目前還無法做到國家隊真正的需求。之前據我所知都沒有,之前的辦 法就是運動員自己干,運動員一個人就是多功能的複合型的,中國運動員就是能屈 能伸型的,什麼都可以,什麼環境都能適應 (受訪者F201943)

現在我們女隊這邊的醫療保障是可以的,現在我們兩個隊醫,包括我們的心裡保障 也是有專業的老師來幫助他們,然後我們還有體能師的保障,我們可以有三個康復 的人員,體能這邊我們有請老外這種專業的體能師,是外國人,因為大家不可能集

97

中一件事情就讓一個教練去做,而且說實話,我們也不是從事專業體能的,我們也 要去從他們身上去找對我們隊員的幫助和恢復,但我們現在科學技術團隊的保障人

中一件事情就讓一個教練去做,而且說實話,我們也不是從事專業體能的,我們也 要去從他們身上去找對我們隊員的幫助和恢復,但我們現在科學技術團隊的保障人

在文檔中 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背景下中國大陸競技冰上運動發展策略 (頁 104-113)